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杂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杂文 /

上帝的旨意

作者:徐阳发表时间:2017-12-28浏览次数:

 


                            上帝的旨意
                                                      ——评《费城故事》
 

(评论员  徐阳)记得很久以前看过一个笑话:说有一个遇到洪水的神甫,被困在房顶上,他坚信上帝会来救他。这时有个救生员开着小艇路过,要带他走,他说:我要等上帝,我深信上帝会来救我;后来又来了一名警察开着小艇来搭救,他又拒绝了,他说:我要等上帝,我深信上帝会来救我;再后来来了一架直升机,他再次拒绝。最后神甫被淹死了。神父上了天堂后,非常生气,质问上帝:为什莫不来救我,这样以后你的子民还会相信你吗。上帝也很生气:我派了两只小艇一架直升机去救你!难道你要航空母舰才坐啊!
不知道这个故事和新教伦理有没有关系,我从《阿甘正传》《肖申克的救赎》中都看到了这故事的影子,每一根从眼前飘过的稻草都是上帝给予我们自我救赎的机会,只是很多时候错过了,或者说自己放弃了,或者说从来就没有想过救赎。美国的主流文化,应该就是自我救赎的文化吧,积极而努力的生活,成为上帝的选民。
看电影的人经常会把自己的语境和电影联系起来,虽然并没有电影中出现的巨大的生活变故-----大多数人的生活还是平淡的,不会出现艾滋病智障或是被人诬陷入监,但这并不妨碍在低落的时候,去体会一下别人的自我救赎,并从中体会到做人的愉悦。我看了一下在美国标签下的影片排序,《阿甘正传》和《肖申克的救赎》雄踞第一和第二,我估计如果要是有总排名的话,情况也差不多,好东西就是好东西。
《费城故事》有着同一个主题-----自我救赎,只是救赎的理由不同,阿甘要体会生命的不同滋味,肖申克是自由,而安德鲁是爱,有尊严的爱与被爱,法庭辩论的部分是整个片子的精华部分,可能是因文化背景的不同,这个部分反而影响了国人对这部片子的接受,比起看阿甘给肯尼迪总统露屁股,这样大段的场面的确闷了一些,另外还有一个原因,可能就是国人对同性恋还有点不太能够接受吧。
我个人觉得是应该取消同性恋电影题材这个说法的,如果冲着这个提法去拍电影,我以为除了猎奇之外,看不出有其他理由。小波同志说的好:爱一个人难道他是男的女的有那末重要吗?所以安德鲁和乔在谈论案件的时候,当他意识到乔的依然不理解,而自己马上就要面临离开这个世界时,突然转移了话题,他说:你听歌剧吗,这是玛丽亚卡拉丝的。然后以一手握着吊瓶支架,一手扶额,沉浸在音乐之中,光影明暗,安德鲁说:我即生命,我是神圣的,来到这世上,我被遗忘了,我是爱!这是本片的华彩乐章,安德鲁完成了自己的救赎!
每个人都有爱与被爱的权利,而且理应受到世人的尊重,安德鲁以一人之力,不惜对抗一个巨大的律师事务所,不惜对抗顽固世人的不理解,就是要理直气壮的获得这种做人的权利。比起阿甘比起肖申克,他需要更大的勇气,因为除了上帝之外,没有多少人站在他那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