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杂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杂文 /

分享

作者:蔡亚轩发表时间:2017-11-28浏览次数:

六月的风点起一朵栀子柚树上的青柚果披着晨露,与梦里的星星话别

“啪”——青柚落地,美梦惊碎。所幸皮厚,不至五脏俱损。

青柚晃过神来时,自己正懒洋洋地浮在水上,等待享受碎碗片的“刮痧”,明明是痛苦的事,可它也不知道为什么,觉得一切自然有该承受的理由。忽然,它被一只短黑的粗手捞起,开始了与碎碗片的亲密接触,偶尔“喷”出绿色的汁液以示抗议。

“咚”——“刮痧”完毕,落入水中,抗议无效。

青柚在水中静候着,它相信会有更多的“绿胖子”跳进来陪它。然后它们会被切成“圆月”“半月”,“月”色莹白,还有“翡翠”镶边。柳叶刀,形状似柳,小巧轻薄,巧妇用柳叶刀在青柚片上雕刻,刀法干净利落。被雕刻的滋味并不好受,青柚能感受到属于身体的大大小小的部分从它身体里剥落。

青柚看到其他的伙伴们摇身一变,或喜鹊闹梅,或双龙戏珠,或鸟鱼花草,它无法看见自己此刻将以哪种姿态承接生命的沸腾,但是它们此刻都是雕花青柚。入水洗浴泡净后,它们进入到滚滚沸水中。它们在沸水中遇见明矾和黄铜,似曾相识,如老友重逢。它们一起听着水的“咘嚕咘嚕,咕噜咕噜”,不同的是:明矾慢慢消融,雕花青柚应和着水的律动,而红铜岿然不动。漫长的浴炼把它们熬煮得晶莹透亮,直至满带柚香出锅,,从水深火热到一片清凉。没待多久,雕花青柚再次出水,水稍稍沥干,置于盘中,裹上白糖的梦,放在阳光下接受“日光浴”,它们的身份悄然转换,不再是青柚果,不再是雕花青柚,是雕花蜜饯。它们开始了香甜甜的梦,在梦里它们寻觅以往,自己还是一只只青柚果,在清晨被农妇打落、清洗、切片、雕花、熬煮、裹糖、晾晒,由柔软到坚硬。它们还在梦里遇见了之后的自己,在喜宴上为客人带去一份香甜,传递一份情意。它们在小青果时听到过一句话,这时候也飘飘呼呼散在梦里“不管生活多么苦,她的意义是分享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