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杂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杂文 /

自习杂记

作者:蔡亚轩发表时间:2017-11-28浏览次数:

(一)

中午吃馒头的时候,一口咬下去,馒头收缩伸展,起了褶子,像人脸上的皱纹。今天发现了两个好玩的博主,觉得太可爱了。觉得自己一事无成,又很没用的时候,就想回家。像高三那样,好像只要躺在家看一天一夜的电影,什么烦恼糟心的事都没有了。想好几天不出门,就是躺着,床上凉了,就去火箱,周围都是我喜欢吃的,一伸手就能够到。

常想自己无能又懦弱,普通又渺小,迷茫又麻木。

(二)

杂文

 

晚上在五楼背书,和前几天同样的位置。没戴眼镜,边来回走,边念念有词。走到小分岔口,有人问:“509怎么走啊,我找了508,507,就是没看到509”,他提着一个绿色盒子,一袋看起来很沉的东西。

我:“应该是前面那个教室的对面的小房子。”凭着以往的经验,我随手往前一指,小房间隔着窗帘漫着温黄的光。
他就真走了。
“真不该随手一指,况且还没戴眼镜,简直是瞎指”之前好像也有绿色盒子轻轻掠过,“万一他再白跑一趟怎么办?”忍不住去瞄一眼,看到原来的温馨黄软帘子让出了屋内的简单景致,里面似乎有两个人,可能是找到了吧。
不知所云地叽里呱啦背书。
他再次路过,往前,右转,等电梯。我走向前,来到电梯口。他坐在绿色盒子上。
“您找着509了吗?”
“找着了,就在那个小房子里,谢谢你啊”他露出笑容,有些憨厚。
找到了就好。
漫不经心瞎指点,下不为例

(三)

油烟街有一家靠近水果店的文具店,每次进去买文具,都会有小店员来询问。每次被问到都很恍惚,因为店员的外表都非常显小,声音还夹杂些许稚嫩,总让我以为是没有穿校服的学生。店老板说的是闽南语,有时在柜台处,有时候是小店员值班。今天去买一个得力的文件袋,在一堆花样百出的文件袋中翻找了一会,无果,便开始寻求小店员的帮助,他的手拨开一张一张的文件袋,也找了好一会。他的身高还没有我高,或许觉得他比我小太麻烦他了,中途想打断他索性自己来找好了,想到或许这会让他挫败,还是决定等他一会。幸好最后找着了,不知他们是否是店老板的亲戚,又为何不上学啊?在文具店里服务着多为师大附中学子的同龄人。

(四)

今夜,云层透亮,晚食未进,胃稍有不适。琐事繁多,不可不为,唯有静心,事方有进展一二。几小时前,我们聊九月的青皮橘,你说“橘子不油腻,喜欢青皮橘”,我:可是我的脸好油腻,在咘嚕咘嚕冒油。哈哈大笑。随后聊到的水果能蹦哒出一间水果铺子。南方的月未及北方清朗,所望同月景相异

(五)

七月,飞走了一支淡绿桔梗。

九月,上帝给我送来一株向日葵。

九月的时候突发奇想种植物,在网上买了一堆的杂七杂八的花草种子,现在记得的只有向日葵了。

向日葵的种子肥大饱满,纵然季节气候不对,想种花的心情,每一天都是春天。九月播种,过几日瓜籽儿微微咧开口,露出里面芽白色的肉茎,身上所附着的白绒绒的毛也很是明显,像是一片“白毛森林”。
当时我坐在窗边,下课铃声总是像泉水叮咚一样令人愉快,一下课就往走廊外跑,去看它有没有趁我不注意偷偷长高那么一点点,乐此不疲。这是我的小乐趣,也是一种逃避。逃避数学,逃避沉闷的教室。每次在走廊,我看花,她拿着书在走廊里一个人来回走动,旁若无人地背书,书本的底部压着“北京大学”的草稿纸。
向日葵本就植株高大,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新叶初吐、舒展,颜色益深,枝节拔高,枝干愈粗。尽管它风风火火地长,可我的预感告诉我,它并不会热烈地开花。好比我的数学,总是胎死腹中。

十一月,秋。它结出了花骨朵,半开含羞半月有余,数学还是一幅“好死不如赖活着”的鬼样子。试卷上是她详细地解题思路与模式,“红红绿绿”一片,一个数学考试总是接近满分的人整天总是不厌其烦地面对一张又一张不及格的试卷。坐在教室里,有时,会听不清所有的话,神思飘远到窗外的向日葵。仿佛它能借给我丝丝慰藉与力量

很多时候,我都觉得当时的它和她是我的救赎,就像我曾给其他友人说:“没有她便没有现在的我”。

现在的那一株向日葵在北方,她依然很勇敢,依然给我力量和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