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杂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杂文 /

秋分以后

作者:肖旖婷发表时间:2017-12-28浏览次数:

 

春天街的香樟从东大门一直种到西街口,一排排的,站的笔挺,像忠诚不阿的骑士。这要放在青春校园小说里,向前走三步,就能看到穿着白裙子的女孩,藏在树后,偷偷看阁楼上那个眉眼温润的少年。被发现之后,就害羞跑开,“呼啦”一声,像只惊飞的鸟儿。可惜……没有什么怀春的少男少女,只有背着书包,疾步行走的学生。孩子们背着沉重书包,步履疲乏却不停歇。因为再向前走三百二十五步,就是本市最好的重点高中,他们走向的是每一个挑灯夜读的日夜,也是梦想可触的殿堂。我也是他们其中的一员,曾经是,如今再也享受不到那默契奋战的心照不宣,一切也只是曾经……

 

其实我也不大明白处在市中心学区房的春天街为什么要叫一个这样的名字,背负着家人期望和梦想的学生脚步不停的在此行走,风里来雨里去,哪里是轻松明朗的春天,明明是冰冷严酷的寒冬。只有住在街口第一棵香樟树前的王老师会一本正经的和我们说,春天是最好的希望,住在春天街的你们一定会充满希望的考上心怡的学校,实现自己的梦想。然后转过身去写下满黑板的知识点和单词,我们也顺从的翻开书,麻木又机械。这样的鼓励,需要吗?需要,也不需要。那样艰涩的日子里,上课,习题,卷子好像都是习惯性的重复,每个人抱着各自的信仰和希望向前迈步。耳边的鼓励从不会少,听多了反而会觉得多余,而没有了却又敏感到不知所措。

 

每天早上,赶去上课的学生,沿街叫卖的早点铺子,去早市买新鲜食材,想着怎么更好改善孩子伙食,为这漫长战役打响号角的陪读主妇,都是春天街的风景。但其中最特别的莫过于,夹着书偶尔和学生打招呼的王老师。王老师是个“特别”的老师,明明是班主任却不住对面那片别墅区那一片居住区,住的基本是市高中的老师们,拿着不菲的工资和家长们勤勤恳恳奉上的补课费,开着小轿车出入,美满又自得。王老师和我们一样住在春天街,和我们一样早出晚归,我们是因为上早晚自习,她是为了给我们上早晚自习。总是要等到月亮都掩在墨墨夜色之中了,看着最后一个自习或问问题的学生离开,她才拖着身子慢慢悠悠的下楼梯,回到春天街第一课香樟树前的房子里。第二日熹微之时,开始新一轮的周而复始,于我们而言是这样,对王老师而言,同样如此。

 

最后的冲刺阶段,每一刻都是在和时间赛跑,从家里到学校的三百二十五步也要默念着单词或古诗文。有时候会碰到慢慢踱步的王老师,我停下来,和她聊一两句。明明是个不喜欢与老师打交道,平常回答问题都有些发怵的人,在碰到她时,倒是难得的放松和自在。这一点让母亲感到很是欣喜,我总是寡言少语,从学校回家后,也只是闷头回房看书。母亲很是忧虑,怕我压力太大导致精神抑郁,直到有一天她看我和王老师并肩走去学校,脸上是难得的松懈。为此,她还提着水果去老师家拜访,大意是希望老师多和我聊聊,孩子压力大,有个好老师多多开解总是要好些。事情自然是答应了,水果呢?当然又是由母亲提回来,终究进了我的肚子。母亲出发去老师家前我就和她说了,让她不要带水果了,省的之后又提回来,费力气。之前就听说有家长单独找过王老师,让她给自家孩子开开小灶,价钱什么的,一定和对面别墅区的那片老师一样。老师当时就拒绝了,却在之后的自习时间去到那个学生身边,无偿的给他做些辅导。老师如果连母亲这点小恩小慧都收的话,又怎么会和我们一样住在春天街呢?

 

脾出血被送进ICU急救,生命垂危的消息传来的时候,是我离开春天街的第三年。那一天长沙气温骤降,我提着暖壶去接热水,一团团白气顺着瓶口冒出,升腾不见。“叮咚”一声手机来信提示,是一条链接——筹款链接,点开来是王老师躺在病床上的照片,全身插满了大大小小的管子,很无助也很令人心碎。“失血性休克、脾动脉动脉瘤、胰腺假囊肿、腹腔动脉造影、脾动脉栓塞、球结膜水肿……”大大小小的医学术语看得人心惊也无力。回寝室之后,我坐在椅子上呆了一会儿,记得谢师宴那天,我过去敬酒的时候,老师很开心,眼睛眯起来,和我碰杯,说:“我就知道你一定可以的,春天是最好的希望,我们春天街的孩子们果然都是好样的。”穿着夹板双脚的寒意把我拉回现实,七手八脚的翻出棉拖之后。打开手机捐款之后,我把链接转到朋友圈,希望有更多好心人伸出援手。我安慰自己,没事的,筹款手术之后,老师一定会健康的好起来,给了我们那么多希望的人怎么会这么狠心的离开。

 

等待,还是等待……好消息是,筹款信息发出去不到半天就筹满了金额,也再一次说明了桃李满天下的老师值得让每一个学生记挂的好。坏消息是,手术完之后,突然性的脑内出血,让医生措手不及,而老师,终究是离开了……得知消息的时候,我视线还停留在那条筹款链接上——明年,教龄就满30年了。而现在,正面临生死大考。你愿意拉她一把就像当年她拼命推你一样。人间诸事多磨,愿温情不老,岁月不欺人。看着看着觉得眼睛有点酸涩,眼泪簌簌而下……

 

春天街的香樟一如既往的挺拔整齐,一届又一届的学子走完一个又一个三百二十五步,走向他们理想的学府,还是同样奋力叫卖的早点摊,还是同样赶早市为了改善孩子伙食的辛劳主妇。生活还在继续,日复一日的琐碎和繁杂一切都那么秩序井然,只是没有了那个夹着书在树下徐行的身影。门外光秃的枝桠把窗户上的玻璃分割成几块规则的碎片,日子已过秋分,太阳和月亮交换错身的游戏又将迎来新的规则。

 

我无心探求大自然堪称神奇的奥秘,我只知道,从此以后,再也不会有人在那样一个灼热发闷的盛夏午后和我说,春天是最好的希望,住在春天街的你们一定会充满希望的考上心怡的学校,实现自己的梦想。日子过去很远,老师离开已是好几个日夜。我在暗处写下这些文字,窗外的街灯流离成一带星光。人不能在悲伤中自缢,只能昂首向前走,只是在某个无风的午后或昏困的深夜,想起你,想起那一段在春天街冗杂的日夜。

秋分以后,从此昼短夜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