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杂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杂文 /

苦痛源于我爱你

作者:阎艺发表时间:2017-11-28浏览次数:

  

又或者,是因为爱情本身,它无关年龄,就注定是一场劫难和宿命,人与生俱来的原罪。

  

  洛丽塔小恶魔。   

  

  她穿着近乎肤色的碎花裙子,翘着脚丫趴在后院的草地上翻看着杂志。浇花器肆意地在空中洒出晶莹剔透的水珠,浸湿了她青涩的身子。水珠掠过她可爱的下巴,滑过她蜂蜜般的肩头,积累在小小的腰窝里,滴落在青翠的草尖上。圆润的臀部,纤细的脚踝,难以移开视线的地方,诱惑得令人呼吸停滞。转过头,狡黠的蓝眼睛,却异常天真的露齿笑——她聪明无比,知晓所有引诱你沦陷的方式。也成就汉伯特一生的罪恶。

  

情色的隐喻暧昧的象征。

  

湿润的绣花衣裙勾勒出的少女胴体。

  

丝绒一般的小脚丫,涂着朱红色的指甲油。

  

大胆赤裸着绸缎般的背脊,天蓝色领子与少女的蕾丝。

  

雾气迷蒙的浴室玻璃,洛印上了她的唇印。

  

她口里不停转动的jawbreaker,她说出调戏言语后狡黠的眼神。

  

疯子一样展露手臂与裙底,跳着活泼精怪的自创现代舞。

  

在繁复花纹的地毯上像猫一样跪爬着,抵着它毛茸茸的脑袋,小狗嗅出了她甜美的模样。

  

带着阳光的慵懒躺在开着magic finger的床上。

  

肆无忌惮地像小孩一样丢撒着精致的衣裙和五颜六色的发卡。

  

   洛她是无知的,只懂用身体换取自己想要的东西。没人教过她什么是爱,她也不曾爱过汉伯特。两人只是各有所图,相互交易。小恶魔般的面孔,心里却是感情缺失所留下的空洞。她的眼神时常是戏谑的,却有更多的迷茫满溢而出。汉伯特是病态的。他将童年时期逝去恋人的爱移情到了洛身上,想要霸占想要控制。失去了原有的绅士模样,用手抓起了本该用叉子叉起的蛋糕,挂断了莫娜未说完的电话,抓狂地与洛争执咆哮却又立马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享受着洛带给他的愉悦却又懦弱地不敢面对,那一巴掌使他们的矛盾彻底爆发。汉伯特毫无意义的道歉,洛几近崩溃的尖叫,倾盆大雨也掩饰不了两人身影里尽显的孤独。

  

   从那时候开始,一场逃离,一场欺骗,早就没有可以回头的余地了。

  

   荒诞诙谐却又鲜血淋淋,汉伯特对奎尔第的复仇就像小丑们疯演的话剧。汉伯特与奎尔第很像,都为洛丽塔所着迷。汉伯特与奎尔第不同,奎尔第喜爱着所有甜美的小孩,像追逐猎物一般用他所伪装出的充满魅力与神秘感的话剧家模样将他们引诱到手,从不曾记得他们的名字,只当作一个美丽的小小玩物。而汉伯特,前半生被洛丽塔诱惑,为洛丽塔所痴迷,后半生却又将洛丽塔当作救赎,将自己的一切祭献给了她。一个深情的痴狂疯子,在少年时期被命运捉弄;一个可怜的忧郁学者,直至中年时期才遇见自己的洛丽塔;一个想要不计后果释放感情又懦弱得不敢面对自己所犯下的过错的绝望之人,只能静候自己被宣告有罪,只有死亡才能令他的灵魂安息。

  

  这种怪癖式的欲望的展现,却是真的叫人哀伤到了极致。不想去深究其中的社会意义,我只愿意将它视为一部情爱片。少了讽刺与戏谑,剩下的大概是心里最深沉的静默。

  

  我抚摸着我胸骨上的一块刺痛,那就是她披着秀发的头曾有一两次靠在我的心房的地方。   

  

苦痛源于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