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杂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杂文 /

熬夜

作者:潘特发表时间:2017-12-11浏览次数: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活跃在月黑风高夜,沉睡在日晒三竿时。他们违反者老祖宗给我们定下来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准则,大胆的逆天而行。他们潜伏在各个行业,用自己的热情点亮了深夜的灯红酒绿,支撑着夜色下的产业链,他们就是熬夜者。去年的我,也是他们中的一份子,在书桌上刻着一个个可望而不可即的目标,在心里装着一个个空旷的梦想。每日朝夕兢兢业业焚膏继晷,脑海里只有一个事情那就是学习,熬夜对于我来说代表着一种压力,说明今天又是一日蹉跎,而身体健康就像是我和学习做买卖的货币,我只能消费自己的身体来换取学习更高的分数。那时候的自己喜欢在一个个寂寞痛苦的深夜傻乎乎的瞎想,想着毕业以后一定天天早睡早起,一定要锻炼身体,一定要去干自己想干的很多事。

但今年的我仍旧是奋不顾身的将自己揉进了熬夜这个大雪球,自己的很多所谓的梦想都像放屁一样消散,又有许多新的诱惑让我和以前一样用身体健康来换取新的自我愉悦,简而言之就是还是和以前一样熬夜,但和以前截然不同的是,现在的熬夜成为了我缓解压力的一种方式,因为每每这时,想到爹妈睡了,同学睡了,老师也睡了,全世界都睡了,所以终于可以用这好容易偷来的时光,赶紧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我的QQ里有无数个群,形形色色的的人多达百个,每天深夜里只要有人一说话,找了话题就开始唠嗑,我都怀疑他们是不是没有睡觉,当与QQ里的各种人随意的谈论着各种话题,吐槽着人生百态,把各种喜好厌恶讲得热火朝天的时候,我也意识到这样的一件事,这大概并非是我所认为的在熬夜消遣,只不过是深夜里难以入睡,透支生命罢了。在某天夜里QQ消息闪烁的声音贯穿了整个夜晚,于是我就把许多QQ群都屏蔽掉了,除了那些要回答“收到”的,屏蔽掉他们就仿佛屏蔽除掉了一窝蜂,那些嗡嗡的声音随着电波的消失也不见了。由于科技的发展,手机等电子产品迅速兴起,让都市人的夜生活变得无比丰富,晚上本应漆黑的房间里变得有如白昼。唱k,吃夜宵等活动开始充斥着我们的生活,越来越多大大小小的“不夜城”也开始层出不穷。

所有的所谓消遣都是要付出代价的,熬夜仿佛是人们和与魔鬼做了交易,它带给我们的愉悦的同时也给人类的身体带来了巨大负荷,清晨一起来身体好似灌了铅般沉重,眼睛肿得和金鱼一样,头晕眼花,会影响到接下来整整一天。就像喝酒一样,明明那么难喝,那么辣喉,可是还是有许多人甘之如饴,越喝越亢奋,越喝越上瘾,直到麻痹自己,放空灵魂。熬夜何不是如此?在一种极度安静中寻找刺激,在极度疲惫中寻找兴奋,像是精神的毒药,越熬夜越上瘾。  

但是仍有许多著名作家都偏爱在夜间伏案写作,仿佛唯有此刻才能思维敏捷、灵感充沛。如弗兰茨·卡夫卡、陀思妥耶夫斯基、巴尔扎克......这一个个拥有着如雷贯耳的名字的作家们都喜欢熬夜,他们仿佛是黑夜中的精灵,以月光为食,思维在月色下舞蹈。中国著名作家路遥在《早晨从中午开始》中说:“在我的创作生活中,几乎没有真正的早晨。我的早晨都是从中午开始的。这是多年养成的习惯。”在这方面,路遥还说过,“我知道这习惯不好,也曾好多次试图改正,但都没有达到目的……通常情况下,我都是在凌晨两点到三点左右入睡,有时甚至延伸到四到五点。天亮以后才睡觉的现象也时有发生。午饭前一个钟头起床,于是,早晨才算开始了”。“早晨从中午开始”,是他自己的写作状态,也是很多写作者习惯的生活作息方式。所以近年来作家这类职业的人也成为熬夜的高危人群。

“熬夜是没有勇气结束这一天”,何尝不是这样呢?贪恋着昨天遗留的时间,消耗自己的身体和灵魂,这实在是不明智的选择呢,所以,长夜漫漫,令人心悸,不如一觉睡过,只等夜尽天明。

  

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