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杂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杂文 /

我更爱内向的自己

作者:潘特发表时间:2017-12-19浏览次数:

犹记得大家都还很小的时候,天性爱玩,三五成群的,不管是谁,只要你加入了游戏,大家就能玩得不亦乐乎,简直闹翻了天。我在一个小工厂里和同龄的孩子们在那时候所度过的时光每天都是这样,他们的父母其实大多都是工厂里的工人,抑或是下海打工几年才会回来一次的诸如此类的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人。而那时的自己也丝毫不会在乎他们的家世或者长相身材之类的,因为在孩童时光尚未接触世态的炎凉和人情的淡漠,每天都过得天真无邪无所顾虑,根本就没有这种概念。而那时的笑容也灿烂得如那弗罗里达州绵延万里的暖阳,是那么的纯净澄澈,以至于在很后来当我重新翻开那些照片的时候,我仍觉得这笑容有着能够击中人心的力量。那时候过年,七大姑八大姨来家里时,觉得特别新奇,特别欢喜,总会不停的喊他们,拥抱,亲吻什么的没有一丝顾虑,诸如新年好恭喜发财之类的话也天天挂在嘴上,十分惹人喜爱,以至于父母都觉得我一定会是一个特别开朗的孩子。后来渐渐长大,看过很多书,接受了很多新的思想,也开始慢慢接触到了人情世故,看到并经历了这个社会的黑暗,甚至感受到了鲁迅先生的无声的愤怒和遗憾,渐渐的就变得没有那么天真无邪了,过年的时候再次看到那些亲戚,喊他们喊的没有那么甜了,也不会主动去亲他们或者抱住他们,只是在旁边远远的看着,完全失去了儿时的那种可爱和亲切感,后来这种态度持续了几年,父母开始焦虑起来,以为我的心理出了问题,每次过年的时候都强迫着我去和他们问好,去和他们拜年,那时的我只是觉得特别不舒服,不想和他们交流,不想去亲近他们,在吃年夜饭的时候也总是对他们给我提出的话题提不起兴趣,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尬聊。亲戚们的孩子大多是男孩,过年的时候生龙活虎的,有孙悟空大闹天宫的气势,而我只是默默的坐在一旁不说话,静静的看着他们玩,亲戚们有的说我害羞,有的说我听话,有的夸我成绩好以后是考清华的料,那时的我并不太理解这些,只是觉得不和他们讲话挺舒服的。当我舒舒服服的坐在角落里自己玩的时候,父母总会把我从角落里拉出来放在聚光灯下,甚至要我表演个节目,此刻的空气总是凝固的,场面也是寂静不已,长大后我才知道原来有个词叫尴尬。之后每每过完年回到家,父母就把火发在我的身上,说我自闭,自卑,甚至说我会得抑郁症,被别人欺负一辈子之类的,然后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直直的望着我,好像要把我吃掉。那时的自己只是特别特别不开心,以为世界上只有我是这样的,只有我这个不懂礼貌的小孩在过年的时候不会喊亲戚,只有我这个小孩嘴巴不甜,看不懂别人脸色,不会做事,加上他们总是凶凶的望着我,我就更不想和他们说话了。直到有一天,我发现了书柜上的《小王子》,坐在阳台上痴痴的看了一下午,幼小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震撼,发现自己可以完全进入书中,与很多各种各样的朋友进行了丰富的交流,感觉得到某种升华。直到后来我爱上了阅读,可以这么说,如果没有阅读,我就像一具没有灵魂的空壳,是阅读削去了我的棱角,让我的心变得更加柔软,是阅读洗涤了我的灵魂,让我变得更加深邃内敛,我更爱内向的我,如果有来世,我依然希望自己能像现在这样,不受外界的干扰,不被他人的观点洗脑,安安心心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成为自己希望成为的人,如此,便能素然无悔,安度此生。

其实还是在去年的时候,我都不敢正视自己的内向的性格。当别人说我内向时,我的肌肉会僵硬,会远远的避开他,而当别人夸我一句开朗热情时,却能让我一个月的阴郁一扫而光。直到现在,我终于真真正正的接纳了自己,回顾这逐渐接纳自己的心路历程,只觉满满的辛酸。直到今天,我的父母,我的学长学姐还是会频繁的对我说,你看谁谁谁多么开朗活泼,他们特别受人欢迎,是交际花交际草一般闪闪发光的那类人,他们在社会上更加吃得开,能赚更多的钱,过上更好的生活。去年的我对这句话仍深信不疑,努力的将自己套上一层厚厚的面具,努力的将自己变得开朗热情,努力的对着不喜欢的人拼命微笑,努力的和不熟悉的陌生人尬聊,只为得到别人的认可,只为让自己在反内向的大环境中变得更加合群。而在上一次和我的长辈们争辩的时候,我终于说出了我这十几年来最想说的话:我要做我自己,我更喜欢现在的我。而他们只是在一旁叹息,说我冥顽不灵,说我现在还小,性格还可以改变,以后可就来不及了,说我现在叛逆,不为自己着想,还说我这样的性格在职场上只能成为别人的下饭菜。他们都是希望我能成为那种能够随时随地发表演讲的人,能在饭桌上高谈阔论侃侃而谈、喧哗上天、圆滑世故的人。而现在的我终于能够勇敢的面对这随波逐流的言论,因为我知道,内向不是一种病,内向的人不应该得到歧视,我们有比外向者更加丰富的想法,拥有着更加敏感而丰沛的情感,只是更加喜欢一个人静静的思考着一些东西,而不喜欢在别人面前表现出来。最重要的是,人是复杂的个体,不能仅从一个方面来评价一个人。内向者并不永远都是内向的,他们会在亲昵的朋友面前表现得格外开朗,他们也会为自己钟爱的事物在没有人的地方疯狂的大叫,只是在面对不熟悉的人的时候会变得沉默寡言,不爱说话。我们并不是不开心,也不是对其他人有意见,更不是没有情感少根筋,只是获取快乐的方式与外向者不同。我们往往更喜欢从书或者音乐中获取力量,而外向者则喜欢从社交中获得满足。打个比方,如果要一个外向者一个人在屋子里坐一个下午静静看书难道他们不会难受吗?同样的,我们在喧哗的人群中和陌生人侃侃而谈也会让我们觉得心有余而力不足。虽说可能在某些情景下外向的人更加受人欢迎,但是内向者的沉静往往更能被铭刻在历史上受无数后人铭记。所以现在的我尤其庆幸,因为自己终于能接纳明白这个看起浅显却又折磨人的道理:内向外向没有什么好与不好,每个人生存的方式不同,不可将这两种性格放在同一层次而论。要知道,无论是画鸡蛋的达芬奇还是电脑的创始人亦或是举世闻名的作家,他们都是内向者。而现在有许多挑事端的人喜欢给内向者贴上极端的标签,加上很多父母的思想都是上个历史阶段所存留下来的不开明的思想,所以人们往往谈内色变,但凡孩子喜欢独处不爱说话就仿佛出了天大的问题,恨不得心理辅导,口才培训,把血汗钱砸向各种训练,拼命的把孩子由扳到,明明是一个挺好的孩子,可能就会因为这样而受到伤害或者变得更不喜欢和别人说话,有些孩子可能硬着头皮试一试,但是可能发现自己还是无法从内心里真正的改变,到头来和邯郸学步一样连自己是什么,为什么要改变都不知道了,我们何必活成别人眼中的样子,成为别人生命舞台上的戏子呢?亦舒曾言:我也曾是个富幻想的孩子,然而刹那芳华,红颜转眼老,壮志被生活消耗殆尽,如今我成熟了,做着一切合标准的事,不再叫父母担心,旁人点头称善,认为我终于修成正果,但我心寂寞啊!我不要成为别人眼中的自己,所以我更爱现在的内向的自己。

  

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