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杂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杂文 /

感冒

作者:潘特发表时间:2017-12-19浏览次数:

从很小很小的时候,我对小时候的事还有点记忆的时候,感冒就和我相遇了,那时的感冒像一只丑陋的小兽,在我身边弱弱的咆哮呻吟,一开始我还对他有些害怕,以为自己陷入了一种无法逃脱的困境,后来与他接触直到打退他我才发现这头丑陋的小兽其实挺弱的。往后感冒这头小兽仿佛成为了一个童年玩伴,时不时就找上门来,而我的童年与青少年不是在等待他的光顾,就是在迎接他的大驾光临。而且从小到大我这老毛病就没停过,手上的针孔痊愈长出的小疙瘩都有十几个,但是每次感冒还是会拖很久,痊愈几天后可能没过多久又莫名其妙的再次被他盯上了。而我在成长的同时,我发现这头小兽变大了,而且还长出了三头六臂,外形越来越奇怪,然后攻击性也变得更强,时不时对着我张牙舞爪。

最近的长沙已进入冬季,天气如一个脾气不好的小女孩一样多变。早晨厚外套,中午短衬衫,晚上羽绒服。而天晴的时候,紫外线酌焦着你的皮肤,但要是碰上天阴下雨,再加点风,大夏天也会感觉凉。所以当感冒这次又找上门来打算和我叙叙旧时,是在我的意料之中的,因为如此恶劣的天气,加上平时没有保养好,感冒肯定一下就染上了。而这次的感冒格外凶猛,张牙舞爪仿佛是洪水猛兽般向我扑过来,一上来就是发烧咳嗽头疼。而且因为刚刚开学,各种各样的活动接二连三,没完没了的熬夜和工作,离开了从前长呆的地方,又刚好碰上长沙的鬼天气,街上妖风肆虐,雾霾沉重,每天学习时间也长,这些东西都打乱了我的生物钟。如此,感冒就又来找上门来了。刚开始那一会儿,头剧疼,咳嗽咳的天昏地暗,感觉肺都被咳出来了,发烧发的又冷又晕,喉咙肿得说话都说不出,纸巾满地,鼻涕不断。窝在寝室好像也不是个办法,而家里人总是要我靠物理治疗恢复感冒,感冒坚持不吃药不打针,每次感冒都是煮点姜汤水,避开刮风的日子去跑步流汗。这样一来,过几天就好了。当然,在以前,如果是小感冒的话我还能够坚持恢复,如果一旦没有恢复,就变成了拖延治疗了,肺是很娇嫩的,咳嗽咳久了就把阳气给咳没了。如果就这样放纵下去不治疗,是会落下病根的。偏偏这次感冒时间催的紧,是考试的关头,而且势态如秋水时至,百川灌河;泾流之大,两涘渚崖之间不辩牛马,如果以这样的状态来学习生活必然会受到很不好的影响,于是就打算通过医疗的手段来强迫感冒离开了。我像一只破风罐子,漏着混浊的空气来到医院,开始了为期五天的吊水,细小的针头通过一根长长的塑料管把无数药液输入到我的体内,以一种神奇的力量驱散消灭着感冒,针管里的药一滴一滴漏下,犹如时间之流一点一点流散。经过一周的顽强斗争,感冒已经好了大半,随着最后一次的针管从我的血管中抽出,我的为期一周的打针的经历也就结束了,但是,我与感冒的抗争史还在续写,我的身体像一位兢兢业业的史官,记录着我与感冒抗争的点点滴滴。  

青春是一场大雨,我在这雨中予予独行,一直向前,周围的人都在雨幕中与我渐行渐远,感冒生病固然是不好的,但是即使感冒跟着你,也好像有个人在一直陪着你,所以每每在受到伤害的时候,却又还盼望回头再淋一次。人生就是这样,你可能不停的与某种东西战斗,到头来讽刺的发现,其实也只有他一直陪伴着你成长,陪伴你度过这巨大而又孤独的一生。

 

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