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杂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杂文 /

秋日的蝉鸣

作者:王钰琪发表时间:2017-12-18浏览次数:

“周末我想去长沙看看你,周六晚上吃大餐。”

“不用来了,机票好贵的。”

“周六我到长沙出差,顺便看看你啊,一起出来,和老爸吃个饭。”

“那好吧。”

我是在秋暮的一个傍晚收到爸爸发的消息的。至善楼里一寸秋光一寸凉,窗外层层夜色如沁。已经下课一小会儿了,同学们的说话声,笑声,收拾东西的响声,都渐渐消失在了可怕的寂静里。

一直以来,都不愿承认自己其实是一条情感丰沛的河流。总是装出一副淡漠的样子,枯坐在热闹欢腾的气氛里,假装人类的悲喜与我并不相通。但收到爸爸的消息后,这几个月的悲喜哀乐突然翻滚而来,千言万语卡在喉咙里,却像是正在运行的机器被切了电源,不知所措。

上大学以来,我从未有过其他同学那样浓烈的思家之情。尽管对异乡并没有什么偏执的喜爱,但对那个载满了往事故梦的家乡,似乎也没有一丝的留恋。父母不在身边,我也能独自艰难地活着。只是觉得自己正渐渐麻木,变得越来越迟钝,对很多事情都失去了兴趣。

可爸爸说要来看我了……我好想他,却也不敢见他。

那个周六也不过是稀松平常的一天,长沙也是一如既往的无聊。但因为爸爸要来,就有了特殊的意义。

“我到楼下了,给你买了点好吃的,给你提到楼上吧。”

“不用了,我下来提吧。”

可我没想到的是他居然买了两大袋子的零食……都是我喜欢吃的价格不菲的巧克力和饼干,还有坚果和长沙买不到的砂糖小蜜橘。

几月未见,爸爸一点没变。目光交接,我不由得尴尬地笑了。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有好多想说的话,想   想说

 

想说自己最近的生活,想问问他和妈妈工作忙不忙,身体还好吗,学校怎么样怎么样……但就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这是几个星期前的事了,我早已忘了当时说了什么,爸爸说了什么,那段曾有温度的记忆渐渐冷却,本应该难忘的画面也已斑驳。但当时的阵阵秋风却是极凉的,砭人肌骨,初见的对话仿佛被风吹乱。

我放了东西下楼,两个人一起向东走寻觅餐馆。那正是黄昏,天空灰暗没有一片云。

转过一条街时,我突然听到头顶传来一片聒噪的响声。

是满天如雨不绝的蝉声。

已然秋暮,这仍在挣扎着声嘶力竭在枝头呐喊着的是寒蝉了吧。城市坠入深秋,寒蝉又能鸣到几时呢?如果说炎炎酷夏,蝉因燥热而鸣,蝉声如雨仿佛亦能带来一丝凉意,那么在这寒凉的秋季,蝉声也不过是声声哀鸣。凛冬将至,命不久矣,却还嘶喊着一点点耗尽生命。

蝉鸣太吵,淹没了爸爸的声音,一阵沉默过后,我们都不说话了,只是向前方走。

我上一次听到蝉鸣,也是和爸爸一起,在上海的新家后的小花园里,蝉鸣得十分热烈。那时我压根不会想到几个月后我再一次听到蝉鸣声,会是在长沙。人生就是这么阴差阳错。我像一只累极了的鸟飞过岁月跌宕的河流,倦眼看尽河面虚无的倒影。

在附近随便找了一家店吃油焖鸡,逼仄的空间奶黄的灯光里,久违的欣喜寥落的失意一层层地平铺开来,我终于说了好多想说的话。现在的生活,每天的空闲被无意义的破事塞满,不太喜欢的环境,以及对未来的恐惧和迷茫。情感的河流冲破闸门翻涌而出,但流向平地才发现依然无处可去。爸爸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生活有时很无力,就像旁人说的:“人生是一股莫之能御的洪流”。

絮絮吃毕饭,夜已擦黑,蝉鸣仍在。一声叠一声的哀凄仿佛是我这段生活的背景音乐。

爸爸送我到宿舍门口。“爸爸有时间再来看你,照顾好自己。”

就这么匆匆的一个晚上,一顿潦草的饭,乏味生活中突然亮起来的一束光也忽地熄灭了。开楼门的那一瞬间,我回头望了望逐渐消失在深深夜色中父亲的身影,眼泪止不住地往外流。

想到几天前在知乎看到的一句话:“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往往是最孤独的,他看到的只有依靠他的人,却找不到他可以依靠的人。”

我十八岁,没有考上理想的大学,学着一个不喜欢的冷门专业,半年以来屡屡碰壁,人生不知道在朝着什么方向行进。巨大的心理落差,对生活的怀疑,让我不知所措。身处在茫茫的白雾中,望不见过去,更看不到未来。爸爸为了我拼命赚钱,而我却让他失望。我心虚地花着他给我的钱,吃着他买的巧克力,流着没有用的眼泪……

回到宿舍我看到了那袋橘子。百年前,浦口车站,那个肥胖的灰色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的父亲的背影……

小林一茶有俳句:“这露水的世,但是,但是……”是啊,在这露水的世。生活有万种不幸,百般苦难,人生如薤上之露,何苦久于此?

可是,就算短暂的人生挤满了失意,那些欢乐温情的碎片依然缀成了明亮的回忆。

纵然生活此时是灰色的,我也不会投降。不会向碌碌平庸投降,更重要的是,不会向虚无投降。

寒蝉鸣高柳,秋风渐收,朔冬将至。我的十八岁也许是曲折的,但是我相信,我坚信---乏味的生活总会过去,我跋山涉水总会望到大海。

爸爸,我不愿让你失望。

 

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