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杂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杂文 /

秋叙别夏时

作者:张英盼发表时间:2017-12-19浏览次数:

这个时候,天低压城,太阳是救命的绳索。

 

   那个时候,天宽地阔,念书是唯一的大事。  

 

——题记

 

雁过留声,人过留名。我们总有告别的时候,就像在茫茫人海中,路人与路人的缘分只是擦肩而过,但这个相遇的瞬间,却值得深深珍藏。如今正值晚秋时节,告别了盛夏,我却开始怀念起那抹曾让我深恶痛绝的阳光了。

 

在长沙生活了两个年头,除去酷暑时节,太阳鲜少青睐这片土地。常年沉沉的天,让偶尔临幸这晚秋的阳光显得尤其珍贵。盛夏之际,它显得那样地可恶,每逢动笔写字,汗湿的胳膊总会粘在书桌上,这种黏黏腻腻的感觉会伴随着我们走完整个夏天;晚秋时节,它的出现却让人这样地感恩,我们根本不会想起蒸笼般的夏天曾经带给我们的难耐与煎熬,而是坚信只有它,才能把人从层层浓重的迷雾中解救出来,比以往任何经历过的阳光都使人愉快。

 

想来世间事多半如此,当一切都在慢慢离你而去时,你就开始追忆,开始想念,开始一场朝花夕拾。

 

两年后的晚秋,我翻开了日记本,怀念起高三那段闪着微光的岁月。月考的失意,模拟考的压力,睡眠不足的困顿,等等的一系列疼痛感早已被时间冲淡。毕竟此生恐怕不会再有这样一段时光,可以这么单纯地生活,前方有高考这个明朗的目标,身边有可以打闹玩耍的同学,晚自习有班主任的心灵鸡汤,忧愁和快乐都让人无限怀念。

 

高考完的那天,我点开了将近一年没碰过的微信,上百条信息扑面而来,略过了好友亲戚,我点开了妈妈的对话框。她给我发了近10条留言,这是她第一次说这么多话。说不出当时看完后的感觉,就像是蚂蚁爬在身上的那种微痒,痒在心上。妈妈说:“我只要想到明天高考结束就要接你回家,突然发现你已经长大了,不能再把你当成小时候的妞妞了,心里有点惆怅,可能想到你要外出求学,真有点不舍,我觉得你是个不会撒娇的女孩,但内心却有很多话想和妈妈说,妈妈也想听你说……”“要接你放学了,车被塞到路口,我又急又兴奋,想不到看到你的第一句话要说什么,还是说句:乖,辛苦了!高考已成过去,放下来轻松地好好地玩吧!”“这只是你人生的第一个启程点,等你走出校园,还有很多很多需要你面对的人和事,真正的人生才开始,希望你在大学期间好好地充实自己。”不只是妈妈,那天爸爸也是一样地激动。自打我回家以后,他虽然没说什么,但就是盯着我看了好久,我问他:“怎么了?”他说没什么。“再多看一眼,两个月之后你就不在我身边了。哎,我闺女怎么就要离开家离开我了?”他呢喃着又补了一句。

 

以前看不懂父母,现在再看满眼泪花。长大的我确实离开他们到外地求学了。这里没有我的父母,没有我的挚友,没有我对过去的回忆,没有我最为熟悉的方言。恐惧源于未知。就像你去一个地方永远会觉得去的时候路很长,回来的时候却发现很短。因为去的是你不曾走过的路,回的是你的家。刚上大学的那会儿,我觉得自己是那样一个孤立的存在,不仅仅是因为错过了亲友之间的谈笑、温情,而是我担心,我单枪匹马地闯进别人的城市,我无法很好地像父母所想的以长大的姿态去接纳新生活。我原以为黑暗中只有我一叶孤舟,可当我穿过黑暗,回过头去,发现其实原来大家都一样。

 

也许感觉正好,也许正在写的文章正好,也许窗外的雨停了,我发现我不再害怕未来了,也不想再为未来担忧,反正现在的我正走向想到的地方,也许不是一个月两个月就可以实现目标,那么我用一年两年。

 

白云苍狗,物转星移,这一个城市,这一个季节,相遇是多么奇妙的缘分。在这晚秋,不妨为自己举行一场盛大的仪式,跟自己壮美、热烈的夏季好好告别吧!

 

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