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杂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杂文 /

梦里我很怂

作者:陈裕芳发表时间:2017-12-21浏览次数:

  

我喜欢做梦,梦里梦到的好是欢喜,也有甚为惊悚的,然而我印象中最深刻的是那一次次刺激的冒险。

 

我梦见被隐形人用松果暗算,逃到了一个陌生的山谷,为了不被追到,紧急情况下,我往山谷里跳下,来不及恐惧那高度便接着又往另一个草丛跳下。没想到的是那里有一条小溪,那里的花儿很多,红艳艳的,特别可爱,只是都在曲折盘绕的藤蔓丛里,我满心欢喜,小心的爬上那粗壮的藤蔓,完全忘了刚才逃命的紧急。可能我有强迫症,明明已经够的着那些花儿了,我仍然小心翼翼的避开那些荆棘,往更高处爬着。此时,我完全忘了原本是想近点看花的,而像是想证明自己身手矫健似的,望着那越来越近的树顶,越来越兴奋,成就感也在发酵膨胀着,好像只要爬上去了就是一件伟大的事情。

 

随笔

 

明明马上就要抓到最高处的树枝了,却发现一条吐着红信子的蛇在我即将抓着的树枝上盘旋着,我浑身像是降了十几度般打着颤儿,一动不敢动,好怕动一下就会被它攻击。它每动一下,我的心跳都像在嗓子眼一般打着鼓,我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咬我,我好像最大的勇气便是时刻警惕它,只要它一攻击我,我就跳下去死了算了。但是,好长时间过去了,我还在煎熬着,我都要站不住了,它还是恶狠狠的盯着我,吐着信子,我全身都是鸡皮疙瘩,我好怕一出声就会激怒它。可能潜意识里有一个救世英雄,终于,一只白色的大鸟,飞了过来,就在我的眼前用长长的尖嘴啄伤了大蛇,就在短短的几分钟内,大蛇从树上掉下去了,我终于舒了口气。可当我想下去时,才发现自己是如何艰难的避开荆棘爬上来的,根本下不去了,也不能跳下去,太高了而且藤蔓太密集了,才刚刚放下心来,不得不再次恐慌起来。相比于面对大蛇的大气都不敢出,我已经没有那么淡定了,竟然对着空中翱翔的大鸟喊到:“快来救我,我在这里,我在这里……”然而并没有什么用,我才想到鸟儿是听不懂我讲话的,只好心灰意冷的不断尝试怎么下去,而丝毫不记得自己此时已经摆脱了大蛇的困扰,离树顶仅一步之遥了。

 

原本以为这已经是最差的结果了,却在我刚踩稳下去的第一步时,那只救过我的白鸟以火箭的速度冲向我,见证过它与大蛇的战斗,我一下子就哭了起来,我像疯了一般准备与它干一架,大不了就是死了。我边流着眼泪,边胡乱喊叫着,我已经全副武装起来,不断的挣扎着,我突然好像啥都不怕了,勇敢的拼搏着。好累,好累,特别累,但是好像没有输,尽管我全身都被啄伤过,但白鸟被我逼迫离开了,只在上方盘旋着。我已经没有力气再战斗了,再也没有力气了,我不想动,一点都不想动。而情况并不理想,才一会儿,那只白鸟又发起了攻势,我的内心是绝望的,但是,这会儿已经完全忘了伤痛,我又投入了战争。只是,不是一开始的攻击与反抗,我趁它靠近我的时候,紧紧抓住了它的双脚,任它怎么攻击、挣扎都不松手,就是这样,我被它带离了树蔓。它企图甩掉我,摔死我,然而,我并没有让它得逞,我就是跟它杠上了,因为我一放手就是高空坠落,死无全尸太惨了。只要我不放手,它就得带着我飞,飞不好,大不了一起死。我是妥妥的咸鱼心态,大白鸟见折腾没效,竟然加快了速度,飞得好快,虽然心里怕怕的,但是像飙车般爽歪歪,我甚至开心的“哇~”了起来,特别刺激。白鸟飞了会儿,就着地了,我落地后放开了手,看着它远去的影子大喊了几声“谢谢~谢谢~”

 

不知道是不是我饿了,于是我看到了一颗蛋,超级兴奋,然后又看到了一颗……之后,开启了不知疲倦的捡蛋历程,每每发现不远处又有一窝蛋就好开心,好像有吃不完的蛋了,我惊讶于满山都是蛋,沉浸于捡蛋的乐趣中,丝毫没考虑自己没有装蛋的工具,显然这是超出逻辑的部分了。我仍然低着头捡着,却不料,飞来了一群庞大的白鸟,然后我怂了。突然灵光一闪,这些是白鸟蛋?我不禁打了个冷颤。

 

你很难想象,那会儿我有多怂,我结巴的讨好道“我真的,真的,一个,都,都,没弄破,真的……”气势太弱了,我不断后退着,因为最前面那只大鸟正一步步靠近。这次,我觉的好委屈啊,我想回家,我想吃饭,我什么都不知道哇,我只是看到很多蛋啊,我不知道是鸟蛋啊!心里各种后悔交织,早知道这样,我一个蛋也不会动的。在众鸟怀疑的注视下,我从兜里掏出两颗蛋,怂怂的递上去,“没有了,真的没有了,我不是想偷蛋啊!”还是没有用,最近的大鸟还用翅膀把我拍进了土里,这会儿,可把我惹火了,我啥时候受过这窝毛的气,而且,我不吃鸟蛋啊,我突然就理直气壮起来,怒气冲冲的吼道“你们欺人太甚,信不信我咬死你们!”

 

胆儿肥了,我抬起了头,站的笔直,一副慷慨就义的模样。它们是瞪着我的,此刻,我也是瞪回去的,谁怕谁啊,我想着。安静,异样的安静,我丝毫不畏惧,它们也收回了尖锐的目光,就静静的对视着。这时,我听到一只大鸟开口说话了,吓了我一跳。“要下雨了,你能帮忙把这些鸟蛋都搬到山洞里吗?”

 

于是,褪去武装的我,看着它们的翅膀,埋怨地问道“你干嘛一开始不说话?我还以为你听不懂我讲话呢!”

 

“我也没说我不能说话啊!”白鸟站的笔直,我心里是生气的,但是一想到还有这么多的蛋要搬,一点都没有捡蛋的欣喜了。

 

后来,我饿醒了!才发现是场梦,真是憋屈,我的梦唉,怎么可以这么惨,不该是我想让它干嘛就干嘛吗?算了,不想了,至少在梦里还没死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