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文集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文集 /

我的坚强都是装出来的

作者:胡锐发表时间:2019-10-29浏览次数:


我的坚强都是装出来的

我是一名钢琴家,我叫唐 雪利,我自幼就开始学习钢琴,我造诣极高,年纪轻轻就赴列宁格勒音乐学院深造,两次被邀到白宫进行表演,人们喜欢听我的演奏曲,南方的人们盛情地邀请我去巡回表演。可是,我知道,他们不是真正地欣赏我,因为我是一个黑人。

我是高贵的,为了应聘成为我的司机,来面试的人们络绎不绝,我知道他们看上了我给出的丰厚薪资,我坐在自己高高的“皇位”上,居高临下地审视着面试者;我住在音乐厅的二楼,我的房间大而空旷,摆满了我喜爱的稀奇物件,这些都是我丰富阅历的体现;我昂首挺胸,只需要安静地坐在后座上,腿上盖上一条暖和的毛毯,我不用提行李,我不用自己开关车门,这些,都由我雇佣的司机来帮我做,旅途的窘迫和疲劳与我无关;每一场演出我必须要用一架高贵的、特定的钢琴,否则我就罢演,我在台上挥洒我的才气,演毕,台下总是掌声雷动,我知道,观众喜欢我的表演。

可是我又是低贱的。我喜欢弹奏古典音乐,可是我却被迫放弃的自己所爱的东西,因为人们认为一个黑人不配弹奏贝多芬、肖邦的曲子;我曾南下到一所豪华的庄园,当我精彩的表演结束后,看似友好的庄园主人却拒绝我使用给客人用的洗手间,他指向院子里那个破烂的茅坑,平静地说道:“那个才是给你用的”;我不能天黑以后在日落镇的公路上行驶;我不能在服装店里试穿我喜欢的西装;不能在白人餐厅里用餐,尽管我是他们盛情邀请而来的嘉宾。尽管法律已经规定了我应该有的权力,我仿佛天生就低人一等,而这些,仅仅是因为我的肤色与别人不同。

我是勇敢的,当我被莫名抓进监狱而警察对我的诉求置若罔闻,我打电话给了总统的弟弟,得到了上层的“特赦”,光荣出狱。

可我又是胆怯的。在一家黑人旅馆,我受到黑人同胞的游戏邀请,但是我却不敢与他们一起,因为我害怕自己的格格不入会令同胞们嘲笑;在酒吧里几个白人把我抓起来揍了一顿,拿猎枪指着我的脑袋,我没有招惹他们,可是我却不知所措;尽管我并没有犯什么事,警察拘捕了我,让我在监狱里赤身裸体瑟瑟发抖,不知所措。

我是大度的。我默默包容他人给我施加的罪行,容忍那些显而易见的不公正,我做了一切所能做出的妥协。

可是我又是敏感的。尽管我朋友的朋友当众侮辱我,可是我还是不争气地去赞美、去挽留他,我内心惧怕孤独,我不想让他离开我;我不能讨论“种族”这个问题,因为有时我分不清对方是有意还是无意,好意还是恶意,很多时候我过分敏感,我将无意曲解成有意,将好意曲解成恶意。

我是受欢迎的,我所到之处掌声雷动,人们无一不敬佩我的天赋;与我同行的两个音乐家敬佩我的才能,我们共同完成了一次又一次的精彩三重奏,黑人酒吧里尽管诧异,人们在听了我的钢琴之后为我雀跃欢呼。

可是我又是孤独的,因为肤色我不被白人所接纳,因为特殊的身份我不被我的黑人同胞所接纳,在这个社会上我就是格格不入的一员;圣诞节,这个万家灯火的节日,我只能一个人,坐在空旷却无人的房间里,独守着我的小世界。

或许,肤色就是原罪吧。

如果我不够黑人,或者是不够白人,那么我到底是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