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文集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文集 /

我们还有过去吗?

作者:张津津发表时间:2019-10-29浏览次数:

我们还有过去吗?

《娱乐至死》是我的语文老师在高二时批评我们在课堂上如何的不严肃,仅仅因为老师的口误都能哄堂大笑随口提及的一本书。那时甚至仍然抱着对老师鄙夷的态度对她说的:“湖南人最大的缺点就是只知道娱乐了。”嗤之以鼻。

“我们的问题不在于电视为我们展示具有娱乐性的内容,而在于所有的内容都以娱乐的方式表现出来。”这句话却着实把我吓到了,波兹曼去世时是2003年,那时的电脑和智能手机都还没有普及开来,倘若老先生能活到现在,他又该有多么的痛心疾首呢。现在充斥着这个世界的是远比电视更加方便的电脑和手机。信息从四面八方向我们涌来,这些消息相比“电视时代”更加快速及时生动了,但是它们更加有用了么,似乎并没有。反而,因为手机的便捷,更多的私密消息花边新闻充斥着新闻版面,我们会关注这个明星吸了毒那个明星出了轨,这些更为娱乐性的信息往往能让人津津乐道好几天。然而,我们遗忘的速度似乎是真的越来越快了,托马斯·卡莱尔说:“过去是一个世界,而不是一片混沌。”但对一个每天要接受无数信息的现代人来说,不要说过去了,就连24小时之前的世界都变得一片模糊。我们会在手机上轻轻一点转发来缅怀今天去世的霍金先生杨绛先生,手指再稍微一滑那仅剩的悲伤就荡然无存了,比起老先生说的用45秒播新闻转眼就是“好……现在”又更快了一些。

“所有的内容都以娱乐的方式表现出来”这句话真真正正的在这个快速发展的信息时代展现出来了。电视手机已经不满足于之前美国80年代的宗教节目和政治节目了。越来越多的真人秀层出不穷,明星们套上“人设”或者老先生所说的“形象”在精心的剪辑之下为观众表现亲情爱情友情科学知识,琐碎而片段化。《中国诗词大会》的本意或许很好,但是最终传播出来的效果却只是“XX获得最终的冠军”“快递小哥打败XXX”这样类似的新闻;《最强大脑》的本意或许很好,但最终谁也没有关注那些仅仅花了不到百分之十的时间传播的知识,观众更在乎紧张的剪辑和配乐下是谁最终获胜。我们记住了那个背诗很厉害的人这个答题很厉害的人,我们记住了这个诗词我从没见过那个游戏的设定似乎有些难,电视一关,我们记不住那怕一句诗词一个新的知识,即使可能像波兹曼先生说的是零碎的没有用的知识,但是连这种知识在一个个能够评头论足的人设面前也已黯然失色。

这片读后感写的有些语无伦次,或许只是因为我也是一个“娱乐至死”时代下的产物吧,对于大段的需要进行思考的句子,总有打哈欠的欲望。哪天找回了印刷时代的基因,我再来重新品读一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