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文集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文集 /

在黑夜的尽头

作者:冯佩瑶发表时间:2019-10-29浏览次数:

在黑夜的尽头

——《白夜行》书评

《白夜行》被称为东野圭吾的代表作,当之无愧。

东野圭吾,日本推理小说作家。《白夜行》是我看过的他的第一本书,但其中为之感叹的不仅仅是作者缜密的逻辑思维,更是其中两位主人公悲凉的爱情。

在那个布满灰尘的废弃大楼里,当桐原亮司看到那不堪的一幕时,当他用那把精致的剪刀插进父亲的心脏时,注定了这整个悲剧的开始。悲剧是什么?就是把最有价值的毁灭给人看吧。

东野圭吾笔下的桐原亮司,从小就是一个寡言少语又冷静机智的人。他从小就生活在阴暗里,当他亲手杀死父亲之后,就注定只能活在黑夜里,病态的、偏执的、守护着雪穗,守护着属于两个人的秘密。书中有一段描写侦探今枝跟踪调查化名秋吉的亮司的情节。“这个人活着到底有什么乐趣?简直孤独得要命。”这是今枝对亮司的感叹。

反观东野圭吾笔下的雪穗,提起她便想到“蛇蝎美人”这个词,她狠毒、无情,她从一个受虐者慢慢变成施虐者。她说过“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不暗,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虽然没有太阳那么明亮,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凭借着这份光,我便能把黑夜当成白天。你明白吧?我从来就没有太阳,所以不怕失去”。

整本书作为一本推理小说,每一章分别从雪穗或者亮司的视角来写,平行叙事,将桐原亮司和唐泽雪穗两人童年悲剧之后19年的时光慢慢讲述。没有一次正面相逢,但其实于细微之处又一直联系在一起。两人看似生活中一直在做自己的事,其实与此同时,很多情节都透露了他们也是在为对方做事,小说基本没有写到二人有过并肩努力,但是当你仔细看一看其中的情节,却发现,没有一次他们不是并肩战斗的。两人是一样的。

比如在夕子突发心脏病去世的案件中,亮司帮友彦制造不在场证明,意图要推迟夕子的死亡时间。书中含蓄的交代一个女人在11点叫了客房服务,被认为是夕子,从而推迟了死亡时间。那么这个女人是谁呢?作者也暗示了同一时间雪穗从家出走,当我每次再回顾情节才发现,雪穗和亮司不是没有正面相逢过,是每一次都在默默支援彼此。

“枪虾通常是盲的。一个枪虾会挖一个洞,然后虾虎鱼会游来同住,而作为挖洞的回报,枪虾会受到虾虎鱼的保护,甚至得到食物。通常虾虎鱼坐在洞穴的入口处,枪虾忙着清理通道,当枪虾出来倾倒沙石时,它总把一根触须搭在虾虎鱼的身上,其他鱼来袭时,虾虎鱼一动身,枪虾就逃回洞中。”

人们把这种现象称作“互利共生”。

于是笹垣润三用它来形容亮司和雪穗的关系。

无论是雪穗给亮司做的绣着两人名字缩写的RK的袋子以及雪穗给她的店起名叫R&Y,还是亮司亲手做的的男孩女孩手牵手的剪纸,都证明支撑他们度过这漫长岁月的是对彼此深深地感情。很多人说雪穗对亮司是没有爱的,这我不太认同,虽说雪穗选择了一成选择了高宫,虽说书里最后一幕亮司自杀之后,雪穗头也没回地走了,但是两人从童年时期那种为了彼此奋不顾身的感情是不容置疑的。但是他们的爱慢慢变得扭曲,变得不再单纯,变得不择手段。

黑夜尽头,永无白昼。但仍希望冗长的黑暗中,你是我唯一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