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读后感

当前位置: 首页 > 读后感 > 正文

读后感 /

海上花儿开

作者:秦梓航发表时间:2016-03-31浏览次数:

                  

有这样一本书,读完后令我想要到苏州去找个相好。

许多年前看到侯孝贤的电影《海上花》算是对这个故事的初次接触,不过当时年纪尚小,理解力不够,而侯孝贤是把电影拍得十分含蓄的,长镜头一个接一个,众生便在镜头下轮转。

我读的是张爱玲译注版的,分为《海上花

开》《海上花落》两部。应该是尽可能地保留了原作吴语对白的特色了吧,刚读时不甚习惯,读上手之后便感觉到了吴语那种绵密轻巧的感觉,以至于读完后这几天说话时嘴里都要蹦出几个方言。

回览以往读过的古典小说,寥寥几部,除四大名著外真屈指可数了,值得一提的是名头响当当,心中也时常念叨的《金瓶梅》还真没读,不然在读《海上花》时,同为描写狎妓(鲁迅语:“清之狭邪小说”)心中还可做一番比较。

全书以农村青年赵朴斋到上海而落魄街头为始,至赵朴斋之妹赵二宝恓惶中做梦为终,前半部以商人洪善卿为引线,后半部以齐韵叟为线索,中间写了大大小小几十位人物,生动描绘了清末民初上海滩官场与妓家生活。按照胡适的说法,这本书采用了迂回闪藏的创作手法,既叙述一事未了,另起一事,隔章之后,再叙前事,就好像总是能吊着读者胃口一样。我是很喜欢这种风格的,相较于大部分西方小说从一而终一笔到头的写法,《海上花》读起来至少不会腻味,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反而添了许多看头,看官急于知晓后事如何,作者却荡开一笔写另一对倌人客人了,体验真可谓新奇。

自古以来,文人便喜欢用自己的笔墨写妓女,无论是美人香草还是红颜知己,在以往的时代里,妓女仿佛更受才子们待见,章台柳下永远有一双身姿绰约的玉人戏弄风月。然而我无奈的发现,这些个才子佳人不过是朝夕间产生的幻觉。无论是《霍小玉传》里书生李益与霍小玉,还是李师师与宋徽宗,亦或是柳如是与大文人钱谦益,杜十娘与太学生李甲,才子总是借着风花雪月,良辰美景,以一种比“嫖”更好听的名头干着和“嫖”一样的勾当。爱情?只怕是不复存在的。

倒也怪不得张爱玲说“中国自古就是一个爱情荒芜的国度”,也怪不得《红楼梦》这本稍显玛丽苏的爱情小说一出就冠绝古今,如此流行,亦怪不得张爱玲那么喜欢《上海花》,或许我同她一样,爱上了这其中的真实,这些有着“长三”名头的清倌人浑倌人,那些个享誉上海滩的绅宦们公开与“才子佳人”决裂的名士名妓形象,甚得我心。

说它真实,倒还真不是说书中许多人物现实中真有此人,李鹤汀即盛宣怀,黎篆鸿就是胡雪岩,赵朴斋索性更是不更姓不改名的成了主角;而是它写官场,官人,商场,商人,妓院,倌人,上海滩十里洋场尽数再现。

就像是既有陶玉甫李漱芳这对恋人传奇的感情不会令我因为他们之间的特殊关系而感到虚假一样,洪善卿与周双珠这两个虚伪世故的人亦不会让我厌恶。说到洪善卿这个人,大概是全书最忙的人了吧,刚开始还觉得这人处理事情通达有度,尔而对自己的亲妹妹及其一家零落上海不管不问的虚伪世故又深恶痛绝,他的好与不好真真令这个人物变得厚度有层次了。而我却也知道在他一次次进出周双珠家的情景感受到他的孤独,他也是知道和周双珠再要好也是没有结果的:双珠不中意他。我还喜欢那么一个情节:风光地迎娶了张蕙贞,冷落了沈小红后的王莲生,在周双珠家打茶围时坐在烟榻上兀自无故落泪了。王莲生怕是本书第一忧郁的主儿了,电影版里是由梁朝辉扮演的,侯孝贤选角实在是准呐。或许他与沈小红早已不是那种客人与倌人的关系了,至少他们自己清楚,不然没理由解释王莲生在沈小红面前那么的“妻奴”,而沈小红自己姘了戏子面对王莲生又做了张蕙贞时不觉理亏地去捍卫自己在莲生心里的地位。风光一时的张蕙贞到底也没有得到王莲生的心。

读书最怕没有角色,没有各色鲜明的角色。尤其是人物众多的书更不好把握,《红楼梦》完成度顶好,百年后的这部《海上花》倒不也差,同样是那么多女子,我喜欢李漱芳的痴,也喜欢吴雪香的憨,还有陆秀宝之浪,黄翠凤之泼辣,卫霞仙之口才,以及赵二宝的忠厚,无不让人倾情。还有许多倌人,客人亦各有特色,实不能一一列举出来。所以这也是本书真实的一个方面。

中国历来有句俗语“婊子无情,戏子无义”,而在本书中无疑是打了说出这句话的文人士大夫一记响亮耳光。黄翠凤艰难赎身后头一天便穿起了丧服,只因她八岁就失去父母遂被卖到烟花巷十数年不曾戴孝,这一举引得罗子富的深深敬佩。齐韵叟的一笠园里两个戏子,棋官瑶官年纪虽小,却通大体识大大礼,替小赞小青瞒其携貲远遁,和吴素兰义结金兰,又岂是无义之人呢?我读后竟觉发笑,这些个文化人真真是不要脸呐!

以上这些稍显不成熟的话是我读完此书后的感受,只因描写妓女的小说未读几本,《金瓶梅》《品月宝鉴》《九尾龟》有着“嫖宿指南”之称的书尚且未读,不敢再多做评价。书是好书,只恨不火,也难得张爱玲叹到“张爱玲五详《红楼梦,看官们三弃《海上花》》”。

海上花开又海上花落,花也怜侬君不胜悲喜。休说生生花里住,惜花人去华无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