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活动

当前位置: 首页 > 活动 > 正文

活动 /

善意悲剧

作者:胡冰倩发表时间:2019-02-28浏览次数:

 

在沈从文的笔下,记录了许多带有浓厚湘西色彩的乡土故事。故事中的人们纯朴、善良而远离世俗偏见,带给读者宁静纯粹的感官体验。沈从文眼中的湘西是不带偏见、善解人意的,但他从不避讳对湘西落后面的描写,他将这些内容看成是“乡下人”自然生活中极为平常的一部分,倾注他的关心与爱护,凝结成他笔下一个个鲜明的人物。他的代表作品《萧萧》这一位十二岁的童养媳,正是他所钟爱的人物之一。

 

在萧萧的身上,承载着湘西少女的天真烂漫,也承载着作者对童养媳这一落后制度的悲悯同情。

 

从故事的总体来说,萧萧的命运是不幸的。从小丧母,没有完整家庭的抚养照顾,又在尚未懂事之时早早嫁了人。以一个“城里人”的眼光来评价,萧萧只是一个封建落后制度的牺牲品。这样一个女子的一生应当只能是“悲惨”的,“不幸”的。但在沈从文的眼里,萧萧的生活尽管有波折,但始终是受到善意的款待的。

 

记叙萧萧经历,沈从文的文字使用得克制小心。他没有用咄咄逼人的语气哀怜萧萧作为童养媳的“不幸”,而是珍惜萧萧如同对待自己的孩子。在沈从文眼里,萧萧的生活是平静安逸的:嫁到小丈夫家,萧萧“像一株长在园角落不为注意的蓖麻,大枝大叶,日增茂盛。”“一切并不比先前受苦。”沈从文尊重乡人,将他们视作自己的邻居:萧萧受诱怀孕,“一家人的平静生活,为这种新事全弄乱了。生气的生气,流泪的流泪,骂人的骂人,各按本分乱下去。”在他看来,这样的乡间生活、乡人举动,他所描绘的情景都是“本分”而合情理的。身为一名知识分子,他对待乡村的态度是敬重且亲切的:自觉与之为伍,不以文化人的高傲对他们有所看轻。

 

萧萧所生活的世界是美的,是善的。不受儒家道德观念的束缚,萧萧犯下的大错并没有受到过多的惩罚。沈从文这样评价对萧萧的处置:“沉潭多是读过‘子曰’的族长爱面子才做出的蠢事。”“伯父不读‘子曰’,不忍把萧萧当牺牲。”对于发卖萧萧,“大家全莫名其妙,只是照规矩,像逼到要这样做,不得不做。究竟是谁定的规矩,是周公还是周婆,也没有人说得清楚。”沈从文对于儒家的教义是持怀疑态度的,他的思想开明而朴素。对于腐儒教义的反对,他的表达显得十分含蓄委婉。萧萧对女学生“隐隐约约的愿望”是对于自由的向往。新的“萧萧”来了,萧萧的经历是否会再一次重演呢?在这循环的童养媳制度中,需要怎样的契机才能使男女间的婚恋恢复自由平等的地位呢?我们不得而知。而故事欲言又止的收尾也正是沈从文心中的隐痛与对乡村女子的悲悯。

 

沈从文从湘西走向城市,几经周折,终于找到自己的精神家园,在城市中止步于养成开放包容的精神,而将自己所有的热情都投入对乡村的重新塑造刻画。在他的笔下,交融提炼了城市和乡村各自的优点,成为了善与美的化身。

 

沈从文的作品是凝练深刻的。在萧萧的身上,体现着他对乡人淳朴善良的歌颂,也融聚着他对纯真女子的真挚祝福和同情。正是他对文学至真、至美、至善的追求,为我们留下了一个美丽、纯净的精神世界,为萧萧留下一个不带伤害的“善意悲剧”。

  

  

  

活动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