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活动

当前位置: 首页 > 活动 > 正文

活动 /

书法变革的时代,谁才是下一个主流?

作者:崔愫发表时间:2017-11-28浏览次数:

 

活动感想

说到书法,马上映入人们脑海的,无非是篆、隶、楷、行、草,或者是四大楷书名家柳颜孟欧,又或者是中学时代早已朗朗上口的"天下第一行书"––兰亭序。但其实,书法从轩辕黄帝时代,已经历经了5000年的文明流传至今,积淀下丰厚的底蕴让人用一生都难以探索穷尽。

 

对于千百年前的文人墨客而言,书法的确是一位朝夕相伴的友人,才能在日复一日的练习和推敲中造就我们浩浩汤汤的书法长河。在那个时代,不同的体验阅历、不同的人生境遇,都融进了书法的一笔一画中,成就了笔墨交融间的灵魂碰撞。而每位书家因时而变,刻画出时代精神的风格,也顺理成章的成为了时代的主流。

 

历史上每个时期的书法主流都由时代的基调以及书法家自身的理解而定,这一代代的传承给今天的子孙展现了一幅精彩绝伦的书法大演奏,跌宕起伏的音律变化也正是书法历史在主流的不断变化中创造的繁荣。

 

随着时代的不断进步,科学、经济、生产更多的占据了人们的生活。从软笔字到硬笔字的转变,再从手写字到电脑打字的发展,书法被时代的洪流挤压,慢慢的退出了人们的生活,从一直以来的必须变成了一门缺失实用性的艺术。即便是那些对书法存有报复、富有理想的当代书法家,都很难再走出古人书迹的框架,让书法的发展得到创造性的突破。正因如此,仿古追宗成为了这发展的几十年里,人们默认不变的主流。

 

在与书法相知相伴的七年光阴里,自己从幼稚的临摹一笔一画,演变为今天开始学会去思考笔墨下的灵魂。反观这漫长岁月中,不变的曹全碑、欧阳询再到兰亭序,不也正是当下大多数人难以改变的书法轨迹吗?但现实证实了我们的错误,也证实了坚持了几十年的书法界中保留的不变的仿古思开始有了地动山摇。

 

不久前在文学院举行的谭彭剑书法展交流会上,对汉字实用性普及的新观点被提出。一种文字只有社会使用它,它才会有存活的可能。许许多多消失的古代文字,甚至有一些已经彻底失去了传承人而导致文化断节,而能保存下来的也鲜有人知晓,更加没有人会利用。现实性的问题不断的敲打着我们,那些一直以来对古人的追捧真的适用于今天的生活吗?

 

任何艺术它首先应该有生存的基础、工作的用途,它才能活下去,只有立足现实,在生活中开花,才会有所谓的艺术。如今,那些一直以来执着于繁体、文字符号的老一辈已经开始被迫的退出历史的洪流,而新一代的我们才是建设路上迎风破浪的主力军。书法为什么会在这一辈人的视野里淡出,甚至变得陌生和遥不可及,因为太多的年轻人心里都固定了“书法学了没用”的思维,宁可去惊叹少数人对书法的灵活运用,也不愿花太多时间在书法上面倾注心血。

 

许多同学和朋友都难以理解我如何做到伏案日夜,苦练书法,而他们这样的困惑也证实了书法的实用性,在偏颇的主流下变得索然无味。谭彭剑先生书法展中,有一部分是现代规范字的书法欣赏,字里行间没有复杂的结构笔画,没有深刻抽象的形态笔锋,干净利落的用现代规范字演绎了现代实用性书法的新形态。这一展,让所有认识书法和不认识书法的人,都看懂了书法,欣赏了书法,明明白白的体会了书法的美和现实意义。

 

年轻的一代,终究才是所有文化的继承者,书法的发展若是无法满足每一代新人的审美和实用要求,即使它拥有再优厚的历史,蕴涵着更加深的人文内涵,都会变成时代的抛弃品,被人忘之脑后。

 

书法不仅是视觉艺术,更是心灵是艺术。人们会用视觉、听觉、触觉去认识艺术,却最终也要通过心的感应才能用心灵的冲击感去唤醒自己的灵魂。书法也同样如此,只有被这个时代认可,用最真切的表达去吸引每一位走在时代前沿的人,它才会被带到下一个时代,继续创造缤纷的书法历史。

既然如此,那所谓仿古追宗的主流更应该从今天起放下,那些繁体和冗杂的书法形态也应该放下,即使只是简体字的动态美,也同样可以让所有的年轻人拥有眼睛和心灵里最澄澈的体验,去主动创造这个时代的主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