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小说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小说 /

戏子

作者:夏银穗发表时间:2019-09-11浏览次数:

樟城算得上一座老城了。

据说为避战乱的老祖宗定居在此之时,樟树便种满了全城,樟城由此得名。

近几年来,因靠近港口、巨擘常驻,樟城已经是繁华之地。数十年前的建筑被拆得一点不剩,新的城府拔地而起。唯有梦楼,说是百年前的老楼,如今还赖皮地占着巴掌大的地方,陈旧地活着。梦楼外是曲折的街道,梦楼内时不时传出戏曲的声音,咿咿呀呀,唱的都是旧时光的繁华。内外冷清,像极了迟暮的老人。

今日却有些不同。穿过斑驳的小巷,黄包车一辆辆驶过,都在梦楼停了下来。卖花、卖香烟、卖新鲜吃食的小贩挤在一起吆喝着,把破旧的戏院衬托得热热闹闹。

原来今天是《将军》首演的日子。当首都陷入纷飞战火之中,将军自樟城应征入伍,屡立奇功、保得国土安宁。战争停息,将军的传奇不知被谁改编成故事在梦楼上演。巧的是,将军回乡的第一站,就是这梦楼。

百年安宁的小城头一次出了这样一位将军,城中富豪纷纷携礼而来,想要见一见英雄的模样。数十年冷清的戏院也是头一次坐满了人,观众正襟危坐,注意力不在即将开场的戏剧上;只是用余光或扫视全场或互相打量,心想着“将军在哪儿呢?”

“上次这般热闹,该是姥姥和姥爷还在的时候。那时,梦楼座无虚席,名角相聚,唱的可都是盛世华章。”一个女人站在偌大的戏台旁微微看向观众,对身边的徒弟说着,嘴角扬起。

“对了,咱们去后台看看吧。”

此时后台却是一片慌乱。演将军的年轻小伙战战兢兢,怎么演都不对味儿。

“你等我一下。”

女人出去了,再回来时,手上拿了一坛酒。应该是在楼外酒贩那买的,市井的酒浓烈,老百姓不会分辨好坏,只要几杯下肚,能与旁人吐出家长里短即可。

女人递给了年轻小伙一碗,“喝吧。”

小伙仰头一口灌下,不料喝得太猛,辣味和苦味从舌尖蔓延至全身,呛得他脸颊通红。不过这方法真是奏效,回想着剧本的词,再演时已经颇有样子。女人指着戏台,“将军,开场了。”

小伙登上了台,面对底下攒动的人头,深吸一口气后决定开始。起初不过是强装镇定,直到剧本的场景不断重现,他逐渐忘却台下乌压压的一片;在灯光中和故事纠缠着,戏台化成将军的记忆原野。


记忆中,战友涨红了脸说着“我誓要与那些通敌叛国、鱼肉百姓的混蛋斗争到底”,最后他看着他们在战役中失去呼吸。记忆中,最交心的挚友在某次醉酒后被他用手枪对准胸膛,无声无息地消失在黑夜里。记忆中,是他在战争中侥幸存活;是他偷了卧底的密函,瓦解敌人的核心;是他小小年纪,拿了赫赫功勋。

记忆中,离开樟城时,家乡绿意盈盈、初春在侧。而熙熙攘攘的车站,来来往往的过客步履匆匆。他双手提着行李,只能向送行的人微微点头,“我会好好照顾自己,也定将竭力保卫首都,还望姐姐保重。”说罢便转身向火车走去,顷刻淹没在人海。

记忆中,初春出发的列车开到了凛冬。三年时光转瞬即逝,他再回来时,风雪来得突然,淹没了整个樟城。


不知为何,故事一幕幕上演着,戏中人几度哽咽。台下的观众却不为所动,他们期待,焦灼,彻底不耐烦,最后愤然离席。

“将军在哪儿呢?”

“真是无聊,将军肯定懒得来看。”

只剩下女人泪眼朦胧地鼓着掌,一遍又一遍感慨,“果然得了姥姥和姥爷的真传。”

将军的确没有出现在观众席,归来之时姐姐便告诉他,“你的故事就由你来演。”

生于文人世家,自小跟着姥姥和姥爷学戏的他,听过无数英雄故事和谋士传奇。还记得他第一次登台,紧张到忘词,偷偷喝了家里的酒,带着醉意胡乱嚷着“热血男儿就应该救国于危难,当一个在台上空喊的戏子有什么用!”

演罢,他才恍惚明白,此前的三年是何等短暂,倒是靠戏子之梦可回温百年。再说了,如若当初没有人冠以将军之名在台前卖力演着大戏,他也难有英雄之梦吧。

可惜戏子有情,看客不信。

风雪渐渐小了,肩头的雪转瞬即逝,就像儿时他在台前见过的模糊面孔。


几天后,他收到樟城各家富贵的来信:“戏子如水,不喜欢换掉便是。将军的荣耀岂能由他玷污,择日定将前来拜访,亲自听将军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