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小说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小说 /

恶人

作者:向芬发表时间:2019-09-10浏览次数:

 

 

前半夜下的雨在不平整的窄巷里留下了一个个水坑,仿佛听到远处汽车的鸣笛声,光却透不过来似的,周围一片黑暗。一阵摩托的轰鸣声划破了平静,犬吠声遥遥相应,像启动了某个机关,惊醒了沉睡在黑夜里的恶魔。

紧接着凌乱的脚步声响起,有人在不要命的跑,踩进了水坑溅了一裤腿的水。谁家的花盆遭了秧,被慌张逃跑的人扫在了地上。花瓣沾到脏水,瞬间低垂下了脑袋,被紧跟上来的脚步彻底地踩进了水坑里。有什么“砰”地摔到了地上,求生的本能带动了猛烈的挣扎,眼看着就要叫出声来,那些人终于忍无可忍,底底地骂了一句什么,地上的人在痉挛几下之后不动了。

太阳终于从地平线上升起,下完雨后的潮湿空气里似乎带了一点甜腥味,还没被阳光驱赶干净,贴着地面钻进鼻子,引得早起的人接近。一声尖叫骤然响起,唤醒睡梦中的人们开始新的一天。

(一)

“听说欠了好多赌债······”

“哎呦好好的一个大小伙子做什么不好要去赌钱啊”

“怎么偏偏死在了这里,真是晦气!”

······

江明昨天晚上就趴在桌子上睡在了网吧,被网吧老板拍醒才想起来书包还在家里。网吧老板在一来一去中早就脸熟了他,幸亏记得他还是个学生。在横竖交叠的街巷里转了几个弯,他才拐进了他家在的那条街。

这一大片老旧的街区位于城市边界,与高楼林立、绿化美丽的城区格格不入。房子大多两层,墙皮被雨水常年浸润起了斑,左边楼上窗户外的防盗窗被右边飘过来的油烟裹上了一层厚厚的黑垢,依旧没有人打扫。七拐八拐的街巷也是因为这些房子在建的时候东一个西一个,哪里还有空就插在哪里,就像此刻围在后巷叽叽喳喳讨论的人一样,没有规矩,被警察轰到警戒线以外也要伸长脖子跟同样围在旁边无所事事的人讨论几句。

江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左右听到了几句知道有人被捅死了,但从小在这里长大的经历告诉他还是不要多打听为好,即使这件事就发生在他家后巷。脚下的花盆静静地躺着,花瓣的最后一丝艳丽终于被赶来看热闹的脚步踩碎,就像被泼了油的翅膀,张都张不开,又想要飞到哪里去呢?他捡起了那盆花,放在了进门的台阶旁边。他想,难道被污水浇灌了的花就不能好好生长吗?

他回家拿了书包,在书桌上发现了几百块钱,他转身打开了他爸爸的房门,却没有发现人,应该是天还没亮就走了。他爸爸跟这个街区的大多人一样,没有文化只能干些卖力气的活,只是他家特殊,他爸爸一般比别人早出发也早回家。昨天他回到家的时候他爸爸还没回来,他懒得在家弄饭吃,就去了网吧泡了碗面。以前如果他爸爸那时候还没回,当天肯定就不会回来了,就睡在工房里,昨天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一趟,还留下了几百块钱。明明还不到发工资的日子啊。他回到自己房间里把钱收进了抽屉里,在锁门之前对着房子里轻轻说了一句,“我去上学了。”干净的相框里永远明亮的笑容迎着阳光,好像在目送他。

(二)

几根电线横亘在灰暗的半空中,隔断了看向远处的视线,仿佛也把两地分成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江明揉着青紫的颧骨皮肤,“嘶”地吸了口气。门没关,他进去一看,只有厨房灯亮着,他爸爸正拿着锅铲在炒菜。

“我回来了!”他喊了一句,把书包顺手丢进了破了洞的沙发里。

“哎——来拿碗筷吃饭了。”他爸爸端着刚盛好的菜出来,腰上还系着围裙,看他低着头,仔细看了看他,“脸上是怎么回事?”

被他爸爸看见了也不躲了,顺手捏了一块肉,“没什么,不小心摔的。”

“······以后小心点。”他爸爸无奈道。

他答应了一声,继续往厨房走。他不喜欢打架,只是在这个地方,暴力往往比讲道理能更快地解决问题,而他只想快点回家。

吃完饭之后,他在房间里看了会儿书,他爸爸进来了。他觉得今天有点奇怪。虽然是两父子一起生活,但他爸爸在他上高中以来从没有进过他房间,至少他在家的时候没有过,他爸爸说,独立才是长大的开始。他看见他爸爸的手里拿着一小包什么东西,然后走到他面前,交给了他。

“这是什么?”

“前段时间听杂货店老王说了,学校不是组织了个暑假游学吗?你怎么不跟我说呀!”

他打开那个用毛巾包着的东西,里面还用了一层红色塑料袋包着,他隐约猜到了什么,果然是一叠百元钞票!

“爸,这钱哪里来的?”他爸爸是一个为了省电费连电灯都只开一盏的人,怎么可能有这么多钱。再加上之前他书桌上的那几百块,加起来有小几千了。

“这你就别管了,别怕给你爸花钱,有什么活动一定要参加,本来就因为参加的活动少被别人说闲话······”

他还在震惊于哪里来的这么多钱,他爸爸犹自说起了对他的愧疚。他爸爸是个老实的人,如果不是老板突发善心加工资,就是被人骗了还不自知。他不得不打断他爸爸。

“爸!”他把那包钱塞到他爸爸手上,“这个活动没什么意义,我不想参加,爸你拿回去自己留着吧。”

“不行,爸就是为了你才答应那个人的——”突然停止的声音隐藏着秘密。

他试图拿出大人的姿态和他爸爸商量,因为他知道,在这个地方,任何一笔来历不明的钱都很危险。他搬出自己不是小孩子的道理,并表明不说明钱的来历自己是不会去参加的。他并不想让他爸爸觉得自己不相信他,只是他本能地对平衡被打破感到恐惧。肮脏往往诞生于混乱与欲望,他要想不被肮脏同化,就必须保持这种平衡。

(三)

黑夜孕育了恶魔,当善良的人们沉浸在甜甜的梦乡里,有多少黑色幽灵正在试图破壳而出。

某处隐秘的地下空间里,尼古丁气味的烟雾挤占空气缓缓上升,逐渐消散之后隐秘不见,就像隐身在空气中,然后趁机钻入大脑让人癫狂。有人在不停地磕头,血混着被吓出来的泪水沾在脸上,他不想成为第二具在黑夜里被魔鬼杀掉的尸体,颤抖着发出的痛呼声飘出来,化作风的呜咽往远处走。

一旦和魔鬼交易,除非丢失灵魂,否则永远别想走回光明的世界。

风呼啸着从江面刮来,江爸爸到了约定的地点,等着那个人的到来。他想起昨天晚上和儿子的对话,紧了紧手心。

“爸,你知道那天倒在我们后巷的人是为什么死的吗?”

“人靠样貌是看不清好坏的,一张嘴里面无论吐出什么好话都不可以轻信。”

“爸,我从来没有觉得你少过我什么,你不需要多做什么事来补偿我。”

“我只希望咱家里还能干干净净的,总有一天我们会到那个世界里去,带上我妈,栽好几盆她最喜欢的花。”

······

小孩好好地成长了,大人却一时糊涂。尽管知道自己的儿子泡网吧、打架、逃课,眼睛看得却很清明。江爸爸终于感叹孩子长大了,并早已悄悄地扛起了守护家庭的担子。他在孩子成长的过程中并没有花费多少时间教会他分清善恶,他只能祈祷孩子不要成长为一个恶人,而在那样的环境下孩子自己摸索出保护自己的方法,他又怎么能带给他恐惧。

风裹挟着水汽拍在脸上又冰又凉,仿佛在攻破什么心理防线,交易发生的地点为什么选择在一个让人不安的地方,大概是魔鬼引诱的套路。

不远处一辆车闪了两下灯停了下来,在黑漆漆的夜里像捕食者看见猎物时眼睛里放出来的光。江爸爸看着那人走近,终于把在心里说了很多次的话说了出来。

魔鬼们做钱的生意,信奉的道理也很简单,钱和命,只能选一样。既然你要命,那我就把钱带走了。而那些被魔鬼取走性命的人,一只脚踏进了肮脏的水坑里没有拔出来,就越陷越深了。

“钱,不需要了,连带利息都在这里。”

(四)

江明还是那个江明,他爸爸不回来就泡在网吧,被网吧老板数落不爱学习,时不时打个架逃回家,捏起一片肉就往嘴里塞。身边的事还是一样地发生,风声里有时候还是会夹杂着呜咽,关于魔鬼的留言也还是没有断,还是有不怕死的人往魔鬼洞里钻。只是江明想着,有些东西失去了就找不回来了,哪怕有一天逃离了这个地方,没有了那些东西,生而为人的存在还能成立吗?幸好他没有丢,曾经差点丢了也被他和爸爸找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