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小说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小说 /

珠海没有故事

作者:秦梓航发表时间:2017-11-30浏览次数:

一、

11年夏天,初升高,或许是我人生中最活泼的时光。

那时候还不懂,一首歌里为什么将青春比喻成小鸟;等到喋喋不休的我终于学会沉默,才明白记忆中掉漆的绿色吊扇、课室后面的黑板报、同学叽叽喳喳地吵闹,确实一去不回来了。

故事发生珠海多少让人感觉尴尬,它不如北京天生带着三分压抑,不如上海纸醉金迷,不如成都青

岛三亚充满诗意;珠海是一座不思进取的城市,平凡、慵懒,一如我乏善可陈的青春期。

我的同桌是陆巨根(我在那篇《妇女之友》中写过他),英文名叫露丝,很像一条贵宾犬的名字,但他喜欢自称三足金乌,大概觉得带金的名字有种富贵气,其实这个花名源于有一日他晨勃,睡他上铺的兄弟迷迷糊糊往床下看了一眼,惊叫一声:“露丝你有三条腿!”

从此他不再穿四角内裤。那时还没有阳具崇拜,不然他不会惭愧,而应该沾沾自喜,这是老天爷赏的一碗饭,日后再穷困潦倒,下海总不会饿死。

每天课间十分钟,我们几个坐在课室后排的坏分子喜欢在走廊用篮球“耍猴”,因为篮球场太远。猜拳输了的人要做猴子,被人围成一圈戏弄,有一天我做猴,结果露丝也不知道是用力过猛还是对我总在他做猴的时候将球扔进女厕所怀恨在心,篮球从我的头顶高高飞过,落入了学校围墙外的后山上。

为了避免下一个课间继续做猴,我唰地一下直奔下楼,三步做两步翻过围墙,用一种极度潇洒的姿势一跃而下,虽然事后露丝言之凿凿地说我那时分明是翘着屁股像是一只啄米的公鸡,但我可以确定他是因为嫉妒心而恶意抹黑我的伟岸形象。

然后我抱着篮球,傻呵呵地笑着,一抬头正好对上她的目光,彼时她站在三楼的阳台,看着我笑,阳光以刁钻的角度恰好映亮了她青春的面容,我感觉心脏一窒,从我到她之间的十多米,空气在一瞬间凝固了。

后来我总是害怕喜欢的人问我为什么喜欢她,因为我认为喜欢是一件很玄乎的事情,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哪怕呼吸大力些,也会打碎这一刻的画面,更遑论露丝的鬼叫。

“我操,发什么呆啊你?把球扔过来啊!”露丝站在围墙内大声嚷嚷。

我抱着球怔怔地走过去,对他说:“那人谁?”

他顺着我的视线望上去,恰好看到她转身离开,于是对我挤眉弄眼说:“那人啊,艺术班的,咋啦?”

“好漂亮呀。”我说。

二、

那时候追女孩真容易,六度分离理论在区区千人的校园发挥得淋漓尽致,我只用了一杯奶茶的代价就从班里女同学的手中拿到了她的QQ。

兴奋的我急忙改了个QQ签名:“峩遹見伱▲昰醉大の幸运。”

数学课上,给她发了一条消息:“你好哇。”然后在抽屉攥着我的那台诺基亚5610d,攥到手心都是汗,可惜直到放学仍然没有震动一下。

抱着失望的心情回家,冲完澡后惊喜地发现她发来了消息。

她:啊,你是昨天在后山捡球的那个人。

我(得意笑):是的,我平时热爱运动,所以才能保持良好的身材,帅不帅?

她(……):我只是觉得你很有趣啦,像肥公鸡。

露丝诚不我欺,我果然很像一只公鸡。

不知道回复什么,于是关掉手机,带着少年的忧郁睡着了,等到醒来打开手机,看到她又发来了一条消息:“不过你还是有点小帅啦。”

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差点从床上蹦到天花板。

那时候男生追女生,喜欢找一群狐朋狗友出谋划策,我的首席狗头军师就是露丝,课间我给他分享了和她的聊天记录,他沉吟一会儿,高深莫测地告诉我“三天热三天冷一天见面方针”。

意思是,先趁热打铁聊上三天,然后故意冷落她三天,在她心里忐忑的时候突然出击,约她出来玩。

我听得一愣一愣地对露丝竖起大拇指:“高啊兄弟,你日后一定会成为珠三角第一渣男。”

他轻轻拍了我的肩膀一下,夹着腿羞涩说:讨厌!

期间露丝还拉着我去她的班级找她,在她看见我的时候,我要摆出一副腼腆的笑容,还有每天早早来到学校,将牛奶和三明治塞到她的抽屉里,总之各种俗烂言情小说的桥段,几乎都让我做了一遍。

那几天我和她聊了很多话题,每晚聊到深夜,晚安说了七八遍才肯放下手机,本来打算彻底贯彻露丝的三天热三天冷一天见面方针,但我始终无法忍住和她说话的欲望,于是作罢。

露丝知道后用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对我说:崽,阿爸对你很失望。

终于到了周末,我鼓起勇气约她出来玩,那天她穿着米黄色的卫衣和中长修身的牛仔裤,而我穿着精心准备的11号球衣,踩着一双贼拉风骚的安踏球鞋,感觉自己像是流川枫。

她一见到我就噗嗤一声笑了,我想一定是被我帅到。

“去哪儿?”她问我。

“去我家吧。”我说。

“啊?”

“不是不是,是去我家那边,三灶。”

“哦。”

“那……去等公车吧。”我结结巴巴地说。

“嗯,好啊。”她嘻嘻一笑,站前了一步。

恰好一阵风吹来,我的鼻尖传来了好闻的洗发水味道,我强装镇定地别过脸,手脚僵硬地走着,我听到她的脚步声,知道她就在我身后半米远,于是心跳得更快了。

那一天公车似乎和我无缘,等了二十多分钟,依然没有一辆公车经过,我灵机一动说:“要不然咱们飞摩吧!”

她有些心疼地摸着自己的长发说:“真的要这样吗?”

我豪迈地一甩手:“说走咱就走!”

直到摩的一路风驰电挚,将她一头柔顺的长发吹成了蓬松的鸡窝,我才知道她在心疼什么。

我心中愧疚,想要安慰她,脑子抽了将手掌放在她大腿上拍了拍说:“抱歉。”

然后整条街的人都听到了她的尖叫。

“廖家乐!你摸我大腿干嘛!”

三、

我带她去了游戏机厅,那时候不懂女孩子的心思,只想把自己喜欢玩的一切和她分享,我将五十元大钞拍在柜台上,那一百枚游戏币沙沙落入铁盒里的声音,一直留在我的记忆里。

我记得自己彻底告别校园的那天,下着倾盆大雨,我冲到操场外一圈一圈地跑,最后躺在地上,听着雨水敲打地面的声音,让我想起了那天。

不得不说,她游戏玩得是真的菜,那时候我俩玩合金弹头,我平均每关死两三次,她得死个二十三十次,打了大半小时还停留在第三关。

就连身后穿着小学校服的小孩都笑出声来。

“噗嗤,辣鸡。”小孩说。

我拧过头恶狠狠地盯着他:“你说什么?”

他哼了一声,不屑地说:“一粒币我就打通关了。”

我怒极反笑,将一枚游戏币拍在他掌心,指着游戏机:“你来!”

然后我和她站在小孩身后,看着小孩一枚游戏币打了通关,我感觉脸颊有些发热,扯了扯她的衣袖,讷讷道:“要不我们去夹娃娃吧。”

她偏着头盈盈一笑:“好啊。”

讲真,夹娃娃机是我见过最坑爹的发明,完全没有可能夹到娃娃啊!看着她期待落空,我真的超气愤,于是一甩手说:“走!”

我拉着她大步走到柜台前,指着货架上的布娃娃问:“多少钱?”

然后用二十元钱买了一个黄色的大鼻子狗娃娃送给了她,趾高气扬地离开,直到走出游戏机厅我才惊觉,自己竟然牵着她的手。

唔……好软好舒服。

那一天我整个人都处于天旋地转的状态中,幸福得想要手舞足蹈,牵着她的手一直不放,虽然感觉到彼此掌心都出汗了。

送她坐上公交车的时候,才依依不舍地分开手,顿时感觉自己像泄了气的皮球。

临睡前她和我报了平安,还告诉我脱外套的时候发现兜里还有十一枚游戏币,我说留着吧,当作纪念。

四、

露丝是一名损友,真的。

有一天周末,他书包忘记在了宿舍,然后让我陪他回去拿,我说算了吧,周一再拿也一样。他说,不行啊,里面有很重要的东西。

那就陪他回去呗,到了宿舍门口告诉我,他没有钥匙。

然后他就开始踹门,看他那么癫狂,我甚至开始怀疑他的书包里面藏了毒品。

踹了好几脚都没有将门踹开,他都快急哭了,央求我说:“家乐,帮我把门踹开吧。”

我摇了摇头,冷静地分析:“不行,这里有摄像头,抓到要开除的。”

他一跺脚,仰着头,一脸慷慨就义的神情说:“放心踹,有啥事,我担着。”

看他可怜兮兮的样子,我实在不忍心拒绝,只好一脚把门踹开了,然后他嗷嗷叫着冲进了宿舍,将书包抱了出来,打开后掏出一盒杜蕾斯,贴在脸颊喜极而泣。

尼玛……

周一果然被班主任通知去教导处,我还在为露丝感到不值,一盒杜蕾斯导致被记过处分甚至开除,感觉会成为这所高中传唱数十年的神话人物。

到了教导处,看见露丝像是霜打了的茄子蔫巴巴地低着头,我对他投去同情的目光,他看了我一眼很快转过了脸。

“现在事情已经很清楚了。”班主任对教导处主任说。

“嗯,摄像头记录的和口供基本一致。”教导处主任对副校长说。

“那么陆巨根同学予以留校察看处分,廖家乐同学予以开除。”副校长对正校长说。

“老铁,没毛病。”正校长比了个OK的手势。

我操,我急忙说:老师是不是搞错了,我……

说到一半我又语塞了,难道我要说露丝对我说出了事他担着吗?信不信是一回事,就算信了,除了彰显我自己是个24K纯傻逼之外似乎于事无补。

于是我梗着脖子:哼。

出了教导处的门,露丝经过我时轻声说了一句对不起,我没有理他,虽然我自己傻逼的成分比较多,但他也忒不地道了,趴在走廊上,望着电线杆上的鸟,心如乱麻。

我在等家长过来领我回家。

天空飘来一片阴云,天地瞬间暗了几分,然后再也亮不起来,黄昏了,结伴放学的学生三三两两走在校园林荫小道上,偶然一瞥我看见了她。

眼泪呀,就止不住地流下来了。

五、

父母帮我联系了家乡的高中,第二个学期开学就走,离开学校我在家里待着,一直待到过年;那段时间我学会了抽烟,躲在房间一根接一根地抽,瘦了二十多斤。

我才相信离愁别绪确实是自古以来减肥的良药,不然也不会有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这句诗。

终于在颓了一个多月以后,2月13日,她在QQ上问,明天不来见见我吗?

2月14日是情人节,她让我在这一天见她一定有特殊的意义,而我犹疑不定,心中既期待又害怕,期待我们拥有一段肯定的关系,害怕这段关系还没维稳就要别离。

但我还是去了,14日那天起了大早,去理了个头发,刮了胡子,想了想,回家将便服换了,换上了珠海的校服,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要换珠海的校服,这让我在学生放假的月份显得格外奇葩,或许是我心中隐隐觉得,这是我最后一次穿着珠海校服出现在她面前。

然后我去了首饰店,挑了一对情侣银戒指,店员问我戒指要刻上名字吗?

我看了看时间说,不用了。

一直忙活到下午,乘上公车来到了她家附近,她穿着厚厚的衣服向我走来,像是一只企鹅,远远看见我,就笑了起来,眯着的眼睛格外可爱,我想我以后爱上女生的笑容,一定是当年她给我种下的毒。

走得近了,才看见她鼻子有些通红,她有鼻炎,没到冬天总会难受;多年以后我也有了鼻炎,终于可以感同身受。我问她:“想去哪儿?”

她说:“随便走走吧。”

于是我和她从超市走到广场,从广场走到天桥,最后在天空绚烂的烟花绽开的那一刻,拥在了一起。

她比我矮一些,我的脸恰好贴在她的头发上,忽然感觉有些鼻酸,于是流下了幸福的鼻涕。

沾到了她的头发上……

她似乎抱得有些难受,想要挣脱开来,我用力将她抱住,轻声说:别动,再抱一会。

然后假装抚摸她的头发,将那滴晶莹的鼻涕抹均匀。

分别的时候,我将戒指给她,嘴硬地说:“你要就留着,不要就扔了,只是不要给回我。”

她将戒指放在掌心,托到我眼前,嘴角含笑地问我:“这是什么意思呀?”

“我……”

“没什么意思,一个礼物。”我说。

“哦。”她有些失望地低下头说:“那我走啦。”

“嗯走吧。”我夸张地摆摆手。

她一步一回头,看了我三次,走得很慢很慢,终于在她即将到大门口的时候我喊住了她。

“喂,等一下。”

她转过头,一脸期待:“怎么啦?”

“呃……回去记得洗头。”

“哦。”

六、

乘上长途客车,颠簸了六个小时,终于回到了家乡县城;他们说着我熟悉又陌生的家乡话,穿着我从未见过的校服,周遭的一切都显得和我格格不入。

班主任将我引进班级,让我介绍一下自己。

我大声说:“我叫廖家乐,廖家乐的廖,廖家乐的家,廖家乐的乐。”

没有人笑,很尴尬。

班主任呵呵干笑一声,拍了拍手掌说:“好,那你就坐在那儿吧。”他指着第三排靠窗的座位。

我终于不用坐在课室后排的位置了。

窗外有一棵小树,没有叶子,却结满白色的小花,风一吹就摇晃。

三周后,我收到她寄来的一封信,密密麻麻写满了三页纸,让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话是:你要像杨戬一样每天吃好多饭,要像雷锋一样多做好事,最重要的是要像蔡元培一样不打麻将不纳妾。

我懂了她的意思,可我没有回信。

高三再次辍学,我想写作,许多人在嘲笑我,只有她给我发来了鼓励:你一定会成功的。

最后她还说:如果你要写高一那时候的事,记得给我们一个好的结局。

我说:嗯,如果我要写那个故事,男孩会变得勇敢,将那三个字大声地告诉女孩,女孩会变得幸运,不必经历一段糟糕的感情。

她说:其实还是美好的。

我感觉自己被抽空了全身的血液,打字的手也颤抖起来,后来我的QQ被盗了,用尽一切方法也找不回来,其实我知道她家的住址,认识她许多朋友,很轻易可以重新联系上她,但已经没有必要了。

后来有人问我,见你写了很多故事,怎么没有关于珠海的呢?

我说,珠海呀,珠海没有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