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小说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小说 /

窗帘店的女人

作者:周雅婷发表时间:2017-11-28浏览次数:

 

窗帘店的女人

 

 

丈夫蹲在马路边抽完了第四根烟,用力把烟头拧在开裂的水泥地上,骑着摩托车出去和工友打牌了。她还坐在只露出半个身子的门店里,做窗帘。踩着缝纫机,绕着细密的线,灯光下她专注的阴影分明。

 

 

这是第三个年头,搬来这个偏远的小镇,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窗帘店,每天坐在缝纫机前,裁裁剪剪,缝缝补补。想想也不容易,一家人拖泥带水地也过了这么久,挤在只有二层的小房子里每天做着重复的事,换取同样重复的生活。

 

 

她回想起早晨,在孩子们都已经上学离家后的两个小时里,有一个男孩从窗帘店前走过去,还好奇地偏头去看她的脸和瀑布般的满店窗帘。男孩走的很快,带着一阵青春期特有的气味,匆匆擦过她的眼帘。

 

 

她猛然惊醒到自己已经不再年轻,即使两天前还去附近新开的理发店咬着牙做了一个被老板吹上天的新发型,花了她一个星期赚的钱。回到家里被天天打牌的丈夫数落了一顿乱花钱,“他却不关心我今天变漂亮了”那时她心里想。

 

 

男孩的身影一直在她脑海里回荡,“我可能太久没有从我的窗帘事业中探出头来,以至于今天看见一个小男孩竟然会出奇地想这么多”。

 

 

中午孩子们放学闹哄哄回到家,她才从工作角落里爬出来,急急忙忙跑去二楼做饭。

 

 

“妈妈妈妈,今天老师说明天要出去秋游”,孩子们兴奋地窜进厨房,大声嚷嚷着“给我们零花钱买零食”,“零食,零食,零食”,呼喊声抑扬顿挫,此起彼伏。

 

 

“好好好,去钱包里拿吧”,她放下菜刀,顺手捋了一下头发,想着这合伙开的幼儿园什么时候才可以倒闭。不,最好是从来都没有存在过。

 

 

吃过了午饭,孩子们整齐地躺在床上睡午觉。终于安静了,她又习惯性下楼坐在了缝纫机前,不一会儿又闭上了眼。

 

 

男孩是谁?是刚工作时的初恋,谈过一年写了四十八封信,直到冬天她刚织好一条红围巾,却撞见他慌乱脸色站在她家门口。

 

 

“对不起,我们分手吧”,他第一次垂着眼,低下头,“爸妈不同意我们搞对象,我们不会有结果的”。

 

 

她手上还拿着刚织的红围巾,暖暖的捂手刚好。她也不生气,把围巾围在他脖子上,笑着说“那以后不能写信了,我还有很多邮票呐”。

 

 

又做这梦了,没完没了的。她懊恼地揉揉太阳穴,难道是最近工作少了总是乱想。她拿出顾客订的单,又投入到工作中去。孩子们按时出去上学,丈夫也开始工厂下午的工作,她还在吱呀吱呀踏着缝纫机,像当年织那条红围巾。

 

 

下午五点,她刚好看了一眼钟,男孩又从店前走过,这次他走的很慢,却不再看她。盯着脚尖走过坑坑洼洼的水泥地,扬起一点点街道装修后的灰。

 

 

“想发短信给她,我看到了二十年后的你,可惜我们已经不在一起了”,男孩第二次走过窗帘店想着,想着很久之前的一个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