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小说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小说 /

明的世界是光

作者:余婷婷发表时间:2017-11-28浏览次数:

  

       明的世界是光  


  村东头的护城河边上种满杨柳,一排苍翠环绕着远逝的河水,悄无声息的,只是望眼欲穿地伫立着,等待着,守候着。
  我住在江堤上。堤岸上少人家,即使这里的风景最美。当春风吹绿江岸时会捎来遥远的回音,那是对岸船家不知名的号子。春夏之际,江面会升起漫漫烟沙,这时啊,远山上托着北极星斗的烽火台,像是云雾缭绕里擎着苍穹的鳌臂,给人仿佛登上便可以扪参历井的错觉。只是夏日每每暴雨后,那排排的浊浪拍打着堤岸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由此,鲜有人为了贪恋美景而定居于此。
  我贪恋美景?不不,我没有那份雅致。我住在这里,一则是我貌丑,怕吓着人,二则是护城河的对岸便是已亡的吴国,那片土地上有我要守着的人。自我住在这里,每年插一枝柳。满堤的柳,如今都已亭亭如盖。我不奢望能与她重逢,只愿当她有一天想起我,遥望家乡的时候,能看见我为她栽种的满堤杨柳。
  我叫施夷明,也叫东施。
  小时候,我住在村东头,她住在村西尾。由于我们都姓施,村里人便笑称我们为东施和西施。只是我知道,于她更多是褒奖,于我更多是揶揄。但距离和相貌的差距并没有隔断我和她两小无猜的友情。她美,却从不恃美而骄。
  我家是村里唯一的铁匠铺,我爹用他这门独到的技艺给了我优质的生活。可是,即使我绸缎玉帛,却依然不及粗布葛衣的她的万分之一。但那又如何,她从不嫌弃我。总角之年时,她便一头乌亮亮的锦缎青丝,但她却喜欢帮我打理那又黄又少的头发。村里的男童为了吸引她的注意力,便不时朝着在她身边的我扔石子,吐口水,而她一一帮我挡过去。 她便是这样,时常噙着笑,温柔地用她那软糯的声音唤我:"夷——明——""明"字拖得老长,很有韵味。我喜欢听她叫我,像山谷里的黄鹂对着山峦啼叫的似的,婉转清脆,荡得老远。
  愈发年长时,她愈发窈窕。
  还未及笄,十里八乡的媒人便不时在她身边打转,用一种看猎物的眼神窥视着,蠢蠢欲动。她依然不以为意地笑着,轻轻的踱步,轻轻地唤我。可是她哪里知道,彼时的我已从儿时的艳羡变成了嫉妒,深深的嫉妒。我刻意的模仿她。众人赞她心绞痛时捧心之姿似弱柳扶风,深深的动人,我便效仿其姿。可笑的是,我成了众人口中效颦的笑话。是的,纵然我复制了她的举手投足,我依然是东施,那个丑陋的俗不可耐的东施。
  我以为,上天给她的眷顾不会超额。
  那天,她悄悄告诉我,她遇到一个男子,一个让她一见倾心的男子。我瞧着她飞着霞光的两靥,便打趣她:"男子姓甚,家住何处,家中可奉有双亲,若郎有情妾有意,何不叫他快请良媒来,把你家贿迁了去。"她害臊的不敢直视我,微微垂下眼睑,小声道:"他叫范蠡,他…已经跟我爹提亲了。"范蠡?我的脑袋"嗡"的一下,世界全静了。任凭西施如何换我,我却只能看见她的唇在一张一合。我以为上天是公平的,我以为他会为我凿开一扇窗。可是,我头顶的苍穹再也承受不住流云的悬挂,径直坍塌,任凭废墟里血肉模糊的我呻吟着。是的,我喜欢范蠡,在西施之前,很喜欢很喜欢。
  从前那个小小的我和小小的她再也抵挡不住我内心那洪潮的决堤,大水漫灌了我的心脏,又从每个毛孔里溢出,我知道,我再也回不去了,魔念已在我心里长成参天大树。
  吴越战争打响时,她爹在征兵之列。她来求我爹,用钱帮她赎回父亲。我爹说,王命不可违,无能为力。是的,我说的,王命不可违,无能为力。那年她十五岁,失去父亲。
  越国战败了,越王向吴王进献美人,她在其列。她求范蠡带她远走高飞,范蠡哭着对她说,这是唯一的救国之路,并指天发誓,事成之后定将她接回。她放弃反抗,任凭妇人们为她披上霓裳,裹上粉霜。在并蒂莲的红盖头盖住她的凤冠后,在万朝之礼中,她祭出了她的青春,她的爱情。
  是的,是我说的:"城西有女,名曰西施,沉鱼之姿,羞花之貌。"那年她十七,远走他乡。
  翌日,我遇到范蠡。他满身酒气,衣冠不整地横卧在在江东老树下。他笑着对我说:"你可知,她临走时还嘱托我照顾你,你可知这是她自同意后,和我说的第一句也是最后一句话,你可知,那天登船离去之际,她望着江岸,盼了你好久……"他笑得很好看,只是他自始至终未朝我看来。
  我楞了好久,像迷失在一片茫茫海雾中,天上也笼罩着阴霾。只有一盏灯,遥远的,一点儿光,一点儿温暖。我脑袋里翻江倒海,一切逝去的过往历历在目。微笑着的西施,害羞的西施,为我绾发的西施,柔声唤我的西施……天开始下雨,雨点打在身上竟是撕心裂肺的疼。我只是呆呆地站着,良久,终究是哭出声来。
  西施走了,范蠡走了,只有我还在。
  越王打败吴国时,范蠡回来了。他带回了荣耀,却没带回西施。我问他,他只是冷冷地对我说:"如你所愿,她死了。"
  如我所愿?如我所愿,世界上再没有一个叫施夷光的女子,她有着倾城之姿,祸国殃民之貌,坐拥上天最高的馈赠。如我所愿?范蠡,这并不是我所愿得啊。我对他笑,很难看的笑。然而在背身离去时,我笑出泪来。
  我还是在护城河边上守着。我觉得她能看到我为她种下的一线杨柳,因为我能听见她笑着对我说:"夷明,我看见了,你在留我对不对。"
  那年,我和她同时及笄,她为我绾了一个流云髻, 然后将一株茉莉插在我耳梢旁。她笑着,眉眼如新月,双瞳是清泉柔波般的清澈。她说:"夷明,其实你的眉眼很好看。"西施啊,你知不知道,彼时的你,才是世间最好看的一株清幽茉莉。
  多年以后,我重病在床。弥留之际,我恍惚听见门外有人在吟唱:
"一代倾城逐浪花,
吴宫空自忆儿家。
效颦莫笑东村女,
头白溪边尚浣纱。"
  还好,她没离开,她一直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