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小说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小说 /

病房

作者:唐瑾发表时间:2017-11-28浏览次数:

 

 

小说

窗外的天空是灰蒙蒙的,

 

窗内的病房是白晃晃的。

 

 

叶子半躺在病床上,啃着一颗红彤彤的苹果,读着一本封面素净的书。

 

母亲拿起桌上的水壶将水杯倒满,空气中氤氲的水雾打湿了母亲的眼眶。

 

喝水,别看了,母亲抽走她手中的书,

 

现在你还不能给我好好休息吗?

 

她察觉到了母亲眼角的异常,堆出一脸笑容,双手接住水杯。

 

不看了,不看了,她伸手将母亲拉至床头坐下,

 

妈,你看你,又这样了······是不是罗医生又说了什么吓你来着?别信他。

 

她看了看门口,静静的。

 

叶子附在母亲耳畔轻声地说:他准时看您老人家容易糊弄,想骗您交钱呢·······”

 

罗医生,别怪我抹黑您哪!

 

叶子这嘴上一套心里一套不知对着母亲演了多少回了。

 

,母亲拿过她手中的苹果核,重重地丢进垃圾桶里。

 

你个没良心的兔崽子······”还没说完,母亲便背过身偷偷地用手背抹去浑浊的眼泪。

 

她不敢再看母亲,视线落着书的封面上,

 

妈,我属牛的哦~我是你的牛崽子,嘻嘻嘻~”
母亲轻轻的噗嗤声传入耳中,这让她心安了些。
这些装模作样的笑还能维系多久?她不敢想。

 

 

吱呀~”门开了,护士按时过来查房。

 

护士从叶子面前挪开后,一袭碎花衣裙出现在了叶子的视线中。

 

呀呀~泠泠,不得了了啊,这么漂亮的人儿怎么有时间来着臭哄哄的医院呢?

 

换药瓶的护士顿了顿,母亲连忙用手肘捅了一下叶子,

 

没正经!

 

护士取下药瓶瞟了一眼傻笑的叶子,眼神里有一丝可惜。

 

泠泠放下水果篮看了一眼叶子的帽子,

 

你审美品位降低了啊,这帽子太丑了,摘了吧。

 

叶子看着母亲刚刚缓和的表情由凝重了起来,

 

她咧着嘴大笑,哎,你知道我的,向来如此······”

 

妈,你让我和泠泠说会话······”

 

母亲看了看她,起身出去了。
母亲刚合上门,叶子便不笑了。
泠泠,我叫你来是有事要说的······你先把我要你带的文件拿给我······”

 

泠泠将文件递给了她,她本来不想答应叶子拿文件过来的,可是叶子实在是太倔了。

 

她没有办法,她不得不妥协。

 

叶子仔细地看了看文件,这次策划案一定要拿下来······就算没有我,你们也要······”
泠泠生气地站起来,打断了她的话。什么叫没有你?你刚刚要对我说什么?你不是说小病嘛?被你妈困在医院没办法嘛?
叶子抬起头,泠泠,我没有对你说实话······”
泠泠这才注意到病床上写的信息。

 

萧叶    32
乳腺癌晚期
叶子……”泠泠的声音颤了起来,所以你的帽子是······”
化疗。叶子一脸平静,
而泠泠却掩面哭了起来。

 

 

门开了,母亲进来了。
叶子慌张地将文件藏在枕头下,泠泠的泪痕还挂在脸上。
母亲不是没看见了。
她几乎是扑了上去,抢过文件。
她的手紧紧地攥着文件,整个身体都在发颤。
叶子紧张地看着母亲,  

 

泠泠紧张地看着母女俩。
不知过了多久,母亲的手松了,嘴角抽搐了一下,嚎啕大哭了起来,像是忍了许久的委屈。
泠泠赶忙上前,扶着这个仿佛在一瞬间苍老的母亲。
她忍不了了,母亲再也忍不了了。

 

手起手落,
叶子的脸上出现了一个红掌印。

 

 

我要求过你什么了嘛?母亲声泪俱下,

 

我从不求你大富大贵,我只希望我的孩子平安健康······而你,自读书起就开始熬夜,不停地忙啊忙,忙啊忙······现在好了,得病了!你还要工作······你是,你是嫌自己活得太长了是嘛······”
叶子别过头,忍住眼泪。
我就是想从那个山沟里跳出来······”
怎么的?母亲指着她,忘本啊?去过大城市就看不上穷山僻壤的老家了?
不是的

 

叶子突然大叫了起来,母亲和泠泠都愣住了,她也被自己吓了一跳。

 

······我只是想去尝试不同的东西,妈……我有很多很多的追求,我不甘心止步······”
泠泠看着她的朋友,这个拿生命来实现自己的朋友。

 

从高中认识她起,她就是一个拼命三郎。
什么事情都揽,什么兴趣都去发展,什么工作都接······她确实是太贪心了,永远不满意自己的能力,永远······永远在自我压迫中。

 

世上有多少事啊,妈······我知道我不能全做完,但我就是想去做······跨服为什么要追日啊?明明知道自己追不上,可他还要去追······”

 

叶子喃喃自语,她看向了那本《童年》。

 

或许没有那些不公和比较,我也不会这么压榨我自己······”

 

你对我太残忍了!太残忍了!母亲捶胸顿足。

 

不!

 

叶子的眼泪终于忍不住了。

 

是这个社会对女生太残忍了······”

 

语音未落,叶子脸色骤变,呕吐了起来。

 

母亲着急地打开柜子翻找药瓶,泠泠按下呼唤钮求助医生。

 

在他人手忙脚乱的时候,叶子闭上了眼睛,看见一抹雪白。

 

 

一群人涌了进来,

 

又一群人挤了出去。

 

《童年》掉在床底下,素净的封面多了一个黑鞋印。

 

包装精美的水果篮打翻在一侧。

 

玻璃窗折射着一丝阳光,

 

太阳,

竟然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