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小说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小说 /

《最佳选择题》连载2

作者:发表时间:2015-05-27浏览次数:

Labor of love

夏慕夜跟沈冠清看完电影从电影院出来,两人的手机一开机就嗡嗡嗡震得不行,两人相视一笑,开始接受信息的狂轰滥炸。

“说好的你请我吃饭呢?”慕夜抬眼看看目不转睛盯着手机屏幕的沈冠清,有些戏谑地问。

“夏主席,小的能不能先赊着?我确实有急事。”沈冠清笑笑,努力做出抱歉的表情。

“得了吧还急事,当我第一天认识你呐,小白刚睡醒想吃什么叫你去喂食吧?”作为相交多年的好友,她了解他,只会因为一个人露出那样的笑容。

“7-Eleven的金枪鱼蛋黄酱饭团。”他无奈地摇摇头笑着说。

“呵,够呛啊,这个点开车过去,回来估计得堵,你也是好心态。”慕夜拍拍他的肩膀,一脸“这个同志任重道远”的表情。

“Labor of love,夜,你比我更懂不是么。”

Labor of love.

慕夜站在原地回过神的时候沈冠清早就没影了,只剩下他的这句话在她耳边回响。突然想起刚认识沈冠清的时候:

大一新生军训结束的那个晚上,新生们和教官聚在操场,灯光,音响,好不热闹。甚至有几对一见钟情的学生拿着话筒在告白,直播的浪漫引起一阵又一阵的尖叫声。

舍友们也玩得很疯,特别是那个叫小白的女孩子,听告白听得哇哇大哭,过一会见告白成功又哈哈大笑。

自己站在远离人群的地方,脑子里是帮他写的活动策划的步骤。

他是裴浠烨,她的学长。

她刚刚高三毕业,是他一点一点教他志愿要怎么填,如何在不同的要求和条件中寻找出最适合的机会。她刚刚高三毕业,是他一点一点教他志愿要怎么填,如何在不同的要求和条件中寻找出最适合的机会。

她上大学,他每天软硬兼施威逼利诱想家常赌气不吃饭的她好好吃饭,哄生活不习惯经常睡不好的她说你乖好好睡觉。

他是她的答案,她的解药,她无助的方向。

她一向善于运筹帷幄,从小组织筹办所有大型的活动,但却鲜少出现在镁光灯下,她认为自己不适合舞台,她不喜欢将自己置身光芒中,但又渴求光芒。

他是所有大型活动的主持人,拥有足够的自信和骄傲,身上的光芒仿佛与生俱来。

因缘际会。在他们认识的一刻起,她便开始追逐着他身上的光芒。朋友们感叹他们的般配,惊讶于她对他的依赖,总是揶揄若是有一天没有了他,骄傲如她该怎么做。她从不理会朋友的揶揄,即使他们在两个相隔甚远的城市,即使他们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即使他从来不说,她亦明白那是彼此的心照不宣,他们需要时间,在一起是毫无疑问的水到渠成。

他是她的肋骨。

那人在另一个城市干什么呢?上次那个等级考试过了么?想多了又嘲笑自己,果然一想到他就停不下来。

“我以为只有我讨厌热闹。”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夏转身,看见一个高高瘦瘦的男生,眉目间透着英气。

“热闹,本来就是来掩饰不安惶恐和悲伤。游乐园也热闹,排队的人那么多,快乐的人还不是一样没几个。”夏耸耸肩说道,注意到他始终注视着人群,仿佛轻易将他们看透,但他的眼神落在一个人的身上时却十分柔和。

“喜欢她?”

“从高中起我就以为自己掩藏的很好呢,现在看来是掩耳盗铃啊,小白跟我从小就认识。”

“她知道吗?”

“或许知道,或许不,这样在她身边看她傻傻的笑也没什么不好。”他们认识多年,他始终伴她左右,高考后的某一天她知道了他的心意,第二天还是毫无反应大大咧咧得要他陪她吃东西。他痛苦过,却日益释然,即使得不到答案,能陪伴也是好的。

后来他们聊了很多,一直聊到晚会结束,明明是第一次见面却能聊得如此坦诚,倒也像一次豪赌:

毕竟谈及肋骨,与交出底牌无异。

或许因为他们太像,都懂高处不胜寒的道理。

或许因为他们一样孤独。

或许他们都一样,怀着或许没有希望的爱去爱一个人。

她见证了沈冠清每一篇文章的发表,看着他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作者成为畅销书的作家,惊叹于他每天早起给莫小白买吃的陪她做各种突发奇想的实验而无所求。

他见证了她的成长,看着她从一个受人排挤欺负的小干事登上许多人羡慕的主席之位,无奈于一个文科出身的她为了帮裴浠烨写策划案通读了一本又一本经济学理论而无所怨。

他的她始终不愿读懂他琐碎后的深情,

手机震动,又有一条陌生的短信进来:

“恭喜你,夏主席。知你不易。”

慕夜冷笑了一下,这样的短信不计其数,不易究竟多不易连她自己都不清楚,恭喜,一个人的庆功宴,喜从何来。

叹口气,去了STAY。

STAY是一家生意很好的咖啡店,据说幕后老板是一个非常厉害的西点师,而且煮的一手好咖啡调的酒更是极品,但他却从不露面。Stay的咖啡和酒有着独到的风味,更重要的是,那里有着慕夜特别爱的,安静。她和沈冠清在那里通宵写稿子,她和莫小白在那里收集论文的材料,她在那里,帮裴浠烨做了一个又一个策划。如果说平常你见到的夏慕夜是自信得无懈可击的,那么你在那里见到的她是生动的,她也是会气急败坏、会兴高采烈、会失魂落魄的。

明知道最近胃不好使,还是跟Here要了杯黑咖啡,Here是这里的服务生,高高的白白净净的男孩子,叫叶墨,但顾客们更喜欢叫他Here,每次点单和结账时就说HereHere.不得不说,这个英文名有几分双管的乐趣。

慕夜一直觉得他长得很像邻家小弟,所以很喜欢找他点单。

喝了一口咖啡,觉得哪里不对,“Here,你今天的咖啡怎么有这么重的奶味?我点的是黑咖啡,不是拿铁呀。”叶墨朝她吐吐舌头,没有应答,但跑到控制室把音乐调成那首她喜欢的Labor of love,然后冲她讨好地笑笑。慕夜无可奈何地笑笑,打开笔记本电脑,开始帮裴浠烨写这个月的策划,第几份了呢。

Labor of love.

在感情面前,不是你有多么的优秀,不是你有再多的成绩就能成为King 或者Queen,相反,需要爱的孩子往往只是小小的labor,任劳任怨地付出,哪怕那是没有希望的无底洞。

有再高的地位再好的名声又怎样,又能怎样。其实最简单的道理我们都明白。

满身繁华,不如深爱的一个他。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