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小说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小说 /

连生县令(小说)

作者:发表时间:2015-05-27浏览次数:

连生县令

连生跟着伯伯来食堂打工已经两年多了,那个食堂在一个本专科生混住的校区里,并不大,但也不算小,勉强能容得下连生这个十八岁的刚开始什么都不会的孩子。即使刚开始被拼命嫌弃,连生最后还是留下来了。

连生觉得自己的动作愈发熟练,不像刚来的时候被“资历深厚”的老大妈吆五喝六,连生觉得二十岁的自己快像五十岁的大伯一般在日复一日了无生趣的工作里老去——运菜、洗菜、切菜、煮粉、炒粉……等学生们吃完饭走了以后再去洗堆得跟小山似的碗筷和几乎跟他一样高的桶。

连生倒也会给自己找乐子。他最近发现一件好玩的事,洗煮粉的铁桶时,拿个大铁勺,在桶底一敲,就发出震耳的“咚——”不顾身旁被吓坏的大妈在反应过来后骂骂咧咧的大喊,连生竟笑得颇为得意,他觉得自己像一个县令——像还在村里是挤在二叔家看的那部电视剧里的“青天大老爷”一样威武神气。

让他单调的生活变成彩色的还有一个姑娘,一个喜欢在冬天里戴顶红帽子围个红围脖,一蹦一跳的像个红色的小精灵的姑娘,后来食堂的工人们在拿连生开玩笑的时候总开玩笑说她是“连生心心念念的‘阿红’姑娘”,好吧,那我们就先叫她阿红姑娘吧。

连生第一次注意到他的红姑娘是一个傍晚,刚在那时他正在收拾学生们留下的狼藉,几个职校的男生还把剩菜倒在桌上,菜油黄澄澄,连生有些愤怒,但他想起大伯警告他不要惹事,他抿了抿唇,涨红着脸默默地将桌子抹干净,就在他觉得憋屈得慌的时候,一双白皙的双手进入了他的视线,手上拿着一个还剩好多饭菜的碗,连生下意识地接过,不知是因为感动还是为何,他的手竟然有些抖,他不知所措地站在那儿,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视线中只剩下一顶红色的帽子,一个红色的围脖和一个一蹦一跳的背影。

阿红的真名叫若凡,一点儿也不土,还带着几分洋气,她是学校里的本科大一新生,刚被分到这里的时候,这个在南方城市长大的女孩哭了好几天,但最后还是默许了命运的安排,唯一还不能让她接受的是这里又辣又油的饭菜,她总是吃不下,每顿都剩下好多,听同学说食堂的粉可以不放辣,所以她决定去试一试。

连生清晰地记得那是一个中午,阳光很灿烂,一顶红色的帽子出现在他的面前,“小师傅,要一碗粉,只加一点点盐就好喔,不要油,对了对了辣也不要喔。谢谢啦。”许是因为看见红色帽子下的大眼睛太激动了,跟学生一向没有交流的连生居然接了一句“只要盐?你是盐城的不?”说罢就后悔了,立刻转过身去,手忙脚乱地煮粉去了,阿红被他的话愣住,半晌回神,没有生气,笑着回他说“不是不是。”连生僵直了背,不敢回头。“臭小子,再不捞起来粉就烂了!”大伯戳戳连生的太阳穴,连生忙把粉捞到碗里,把碗递给阿红,手有些微微颤抖,他不敢抬头看她的眼睛,阿红没有注意到连生的紧张,说了声谢谢,端着碗走了,身后,食堂的大妈们哈哈笑得厉害,“臭小子还真把自己当成县令啦,神气喔还敢调戏小姑娘!”又是一阵笑声。连生红了脸,那天都没有再说一句话。

从那天以后,阿红姑娘成了连生的“常客”,连生会专门准备好一个只放盐的碗,数着点儿等她来。中午十二点和下午六点,他知道。

连生觉得自己这县令当得愈发顺溜,炒菜的时候看着花花绿绿的菜在锅里随着铲子翻滚着,就好像一个个听话的衙役,自己让他们往东他们不敢往西,正想得得意,听见了最悦耳的声音,“小师傅要五碗粉,一碗不加辣!”连生正要回答,却被大伯接了话,“这小子又做县令白日梦呢,我来下粉吧,今天要这么多呀?”几个姑娘声音交错地回答着“若凡拿了奖,有奖金的,我们这可是让小财主请客呢!”阿红作势要掐那姑娘,几个女孩笑闹成一片,端着粉走了。“她真好。”连生想着,炒粉炒得更带劲了,好像个即将被升官的县令。

连生闲着的时候最喜欢站在食堂的西窗口往外看,能够看到宿舍的大门,偶尔可以看到阿红夹着课本一蹦一跳地从门里出来,她跳的时候总会把帽子震得歪一边,这天也是一样,但她不以为意,在连生看来显得更加可爱了。脑门被拍了一下,是大伯,“臭小子,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趁早打消破念头吧,你还真当自己是个了不起的县令啊,醒醒吧!”大伯的话好像在连生的心里搁了一颗种子,硌得他生疼。

学生们放假了,陆陆续续地有学生提着行李箱从宿舍楼走出来,连生看见了阿红,他眼前一亮,阿红的箱子也是红色的,很大一个,好像很重的样子,阿红提着有些吃力,没看见脚下的台阶,一滑,连生的心跳到了嗓子眼,正想飞奔出去帮忙,却看见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接住了箱子,也接住了阿红,连生长吁了一口气。那个男生很高大,有几分英气,阿红冲他说了几句话,许是在道谢,不知为何,即使隔着一段距离,连生仿佛看到阿红的脸上升起两片红晕,他突然想起大伯的话来,心里居然有些酸,他抿了抿嘴,不明白那是什么感觉。

连生盼着的开学终于到来,又是艳阳天,阿红照常来吃粉,不过这次多了一个人,“小师傅,要一碗辣的一碗不辣的”,连生抬起头,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红色的袖子挽着一个黑色的,然后是阿红的笑脸,身旁站着那个接住她行李的男孩。他突然觉得那天的阳光灿烂得让他有些刺目晕眩,他木然地煮好了粉递过去,背过身去炒粉了,不再去看他们。“这里的粉不好吃,咱们以后出去吃吧,”身后传来男生的声音,“可是外面的粉很辣呢,”阿红似乎有些为难,“不过没关系,为了你可以试试呢!”连生握着锅铲的手仿佛失去了力气,县令心不在焉,衙役们也垂头丧气,那天连生炒糊了好几锅粉,被大伯狠狠地骂了一顿。

阿红很久没有来,食堂的大妈们管连生叫“没力气的县令”,学生们也抱怨连生炒的粉越来越难吃,连生觉得自己很窝囊,却不知道为什么。

学生们都吃得差不多了,连生正准备歇会儿,轰轰打雷了,大雨滂沱,连生忙跑去关窗子,身体却仿佛被定住似的停在床边,他看见阿红和他男朋友站在宿舍楼前,好像在争吵,雨很大,连生看不清他们脸上的表情,只见男生大力地甩开了阿红的手,然后头也不回转身走了。阿红在雨里站了好久,没有回寝室,却向食堂走来。连生忙跑回灶台。取出那个只放了盐的碗。

“小师傅,要一碗粉,多放些辣。”阿红的声音有些颤抖,连生震惊地抬起头,看见她的帽子了无生气地歪向一边,湿漉漉的。他觉得好像有人冲着自己的心口狠狠地揍了一拳,没有多问,他给她煮了一碗粉,热气腾腾的。

不知是不是粉升起的热气液化的缘故,连生看见有水滴从姑娘眼里涌出来,越涌越多,他犹豫了一下,朝她走过去,“你……”刚开口就被打断,“小师傅我还是不会吃辣呢,你看你煮的粉把我辣哭了呢。”阿红抹了抹眼泪冲他笑笑,然后飞快地跑出食堂,消失在雨里,留下连生站在那儿,他抿了抿嘴,觉得心很疼,不知道为什么。

那个只放了盐的碗终于重新得到重用,连生又当回了那个尽职尽责的县令,阿红姑娘每天都来吃粉,看着她的笑容一天天多起来,不知怎么,连生也觉得很畅快,对锅里的菜衙役发号司令也越发起劲起来。这天阿红像往常一样,吃完粉冲他点点头离开,连生望着她一蹦一跳的背影笑了。“听见没有啊?要两碗辣的粉!”这个不耐烦的声音似乎有些熟悉,连生回过头来看,是那个男生,手里牵着另一个女生。“我厉害吧敢吃辣!”女生邀功似地冲男生笑笑,“可不是,你比她有用多了!”男生轻蔑地笑笑。连生觉得有些生气,或许是读懂了县令大人的心情,辣椒衙役们鞠躬尽瘁地发挥了很大的作用。“这粉怎么回事!要辣死我啊!”男生拍着桌子冲连生吼道,“你自己说要辣的,受不了就别吃!”连生的音量出乎意料的大,把男生吓了一跳,“奶奶个熊!”男生把粉泼向连生,白色的外套被溅了一大片油渍,连生抿住嘴唇,愤怒地握紧拳头,给了那个男生一拳。两人扭打在一起,这一次,连生丝毫没有犹豫,也没有退缩。

事情以连生的脸上挂了彩,男生被记过告终。大伯带着连生向领导再三保证才让他勉强留了下来。从领导办公室回来的路上,早已做好挨骂准备的连生耷拉着脑袋跟在大伯身后,令连生感到意外的是大伯没有骂他,仿佛看透了连生的不解,大伯笑笑,拍拍他的头说,“臭小子,不怪你,只是下次别再犯傻了。”

日子很快,一年就这样过去,阿红要搬离这个校区了,走之前来吃了一碗粉,照例不放辣,“谢谢。”阿红对连生说,连生冲她用力地点点头,虽然他不知道她谢他什么,不知道之前的事情她知不知道。但是他很开心,阿红说的每一句话,连生都小心翼翼地收藏着。

连生就在这个食堂里一复一日地当了二十年县令,因为年轻的时候长期泡水,连生的手开始常常不自觉地颤抖,动作也不再像以前那般麻利,当年嘲笑他的大妈们都走了,连生觉得自己这个县令当不下去了。二十年来,他见到了许多穿着红衣服的姑娘,送走了一批一批的学生,但他始终记得那个阳光下一蹦一跳的红色的小精灵。

新生开学了,食堂里很热闹,到处都是学生和送孩子来上学的家长,连生有些忙不过来,“师傅,要一碗粉,谢谢。”一个穿着红裙子的小姑娘笑着冲他说,“小笨蛋,这里的粉都是辣的喔,所以你要告诉师傅只加一点点盐就好喔,不要油,对了对了辣也不要喔。”连生看见小姑娘的后面站着一个微笑着的妇人,她戴着一顶红色的帽子。

连生觉得自己这个县令又可以重新上任了。

我只是想为我爱的人做些什么

——《连生县令》写作初衷和写作感想

写作的灵感来源,其实是观察食堂工人们的工作,突发奇想想写写他们的故事。抱着这个初衷,动笔了。也许操作总比预想困难些吧,想了好久要把故事写成什么文体,表达什么样的感情。想得多了反而愈加犹豫不决思绪混乱,索性任性一番,顺心而为,抛却顾虑,就这样写下来了。

文章里的很多人物,连生,阿红(若凡),大伯,前男友甚至是食堂大妈们,对他们的描写都来自于我听到的看到的事情。

这世上有很多众人,默默付出不需回报却能心满意足的人,愿意为喜欢的人让步改变的人、看得透彻的长辈和各种各样的看客们。他们对事有着不同态度,对人有着不同感情,正因为这些不同,组成了多元化的社会,无论是伟人还是平凡如连生的小人物,都在这样的世界里生活着,通过某个角度,我们可以窥见他们的各自特有的人性,广袤的精神世界,以及他们的,爱。

守护型的爱,韧而久而有生命力,是我敬佩的,像连生对阿红的爱,默默却倔强。不需要你知道,不需要你回报,我爱你我知道就好,即使你不知道,我还要感谢你的出现,感谢那样好的你可以让我爱。

迁就型的爱,萎靡无法持久。正如最近流行的“不愿将就”,不愿将就,感情不要凑合着过,不要总是勉强委屈迁就,就像若凡对前男友。也许爱一个人的时候,你可能会为他做出改变甚至是牺牲,但是不要委屈自己到廉价的地步,不要把自己放得太低,不管你爱上的是一个怎样的人,你始终要知道,自己是谁。

因为近来听到的看到的事情,对这两种爱有自己粗浅的理解,就下笔了,也许阐释的有些片面,自己的观点有些偏颇,但是这是我所理解的爱:守护,陪伴,不求回报但不将就勉强。爱上了,很单纯地想为他/她做些什么。想要陪着他/她,快乐着那人的快乐,难过着那人的难过,心疼着那人的心疼,即使是颠沛流离也心甘情愿地甘之如饴。

感动于小人物的生活,感慨于不同的感情,于是写下这些字。

刚开始写的时候在想,故事的主角要叫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连生这个名字就跳了出来,写着写着,发现自己对这个人就像对他的名字一样,带着丝丝的怜悯,莫名的,连生,怜生。有时候我回想,如果语境不在食堂,我的连生,会不会是一个优秀的管理者,他会不会拥有一段相互的感情,是的,相互。

连生的阿红,真名叫若凡。她在连生心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所以戏称她为连生的阿红,她的真名我纠结了许久,最后叫她若凡——好像平凡人,其实她就是一个平凡人,有着自己的人生轨迹,她从不知道连生为她做了什么,也不知道在连生的心里,自己有着天后一样重要的位置,是她,让他有了即使在小小的食堂里也能当一个威武的县令。

连生对阿红,是爱吧,带着感激,甚至有些小小的,崇拜?

爱太深会让人疯狂的勇敢。连生的爱并不算疯狂,但绝对算得上勇敢,他敢去听从内心的声音,敢于维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哪怕那个人从头到尾根本不知道,就算只是一个小小的打工仔,在爱里,连生是富有的吧,哪怕那只是单方面的、一厢情愿的爱。

连生为阿红打了前男友一拳,恐怕是他这辈子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打人,或许那不是或者不仅仅是由于年轻气盛,只是单纯地,想为所爱之人做些什么。

一直很纠结,该给连生一个怎样的结局,因为对这个男主角有着莫名的怜悯感,告诉自己连生应该得到幸福,他是配得上幸福的,不是没有想过让他和阿红在一起,但是这个想法似乎太荒谬太不现实,阿红只是之于连生而言的,之于更多的人,之于她自己,她是若凡。

一段对方不知道的爱会有结果吗?

我不知道。

但是为什么一定要让对方知道呢?

像连生的爱,阿红知不知道,给不给回应,似乎都不影响他爱她。

连生最后也是幸福的吧,我想,又一个“阿红”出现了,但好像连生的希望和冲劲不是因为这个,穿红衣服的人可以有很多,甚至我的生命里会出现跟她长得几乎一样的人,但对我来说,我爱的人,独一无二。

那个孩子,是阿红生命的延续,是她的挚爱,是连生继续充满欢乐地接着当县令的原因,因为他又有了机会,为所爱之人做些什么的机会。

写完以后回头看,发现文章里出现好多次“不知道为什么”“不知怎么的”,是真的不知道吗,也许是,也许不是,感情总是不由分说的,对一个人好,往往不需要什么理由。

我只是想为我爱的人做些什么,这是连生的爱,可能微小,但却足够伟大。

也许我错了,连生不需要我的怜悯——一个能够爱别人的“县令”是威武神气的。

连生县令

2014级新闻与传播学院 卢雅君

连生跟着伯伯来食堂打工已经两年多了,那个食堂在一个本专科生混住的校区里,并不大,但也不算小,勉强能容得下连生这个十八岁的刚开始什么都不会的孩子。即使刚开始被拼命嫌弃,连生最后还是留下来了。

连生觉得自己的动作愈发熟练,不像刚来的时候被“资历深厚”的老大妈吆五喝六,连生觉得二十岁的自己快像五十岁的大伯一般在日复一日了无生趣的工作里老去——运菜、洗菜、切菜、煮粉、炒粉……等学生们吃完饭走了以后再去洗堆得跟小山似的碗筷和几乎跟他一样高的桶。

连生倒也会给自己找乐子。他最近发现一件好玩的事,洗煮粉的铁桶时,拿个大铁勺,在桶底一敲,就发出震耳的“咚——”不顾身旁被吓坏的大妈在反应过来后骂骂咧咧的大喊,连生竟笑得颇为得意,他觉得自己像一个县令——像还在村里是挤在二叔家看的那部电视剧里的“青天大老爷”一样威武神气。

让他单调的生活变成彩色的还有一个姑娘,一个喜欢在冬天里戴顶红帽子围个红围脖,一蹦一跳的像个红色的小精灵的姑娘,后来食堂的工人们在拿连生开玩笑的时候总开玩笑说她是“连生心心念念的‘阿红’姑娘”,好吧,那我们就先叫她阿红姑娘吧。

连生第一次注意到他的红姑娘是一个傍晚,刚在那时他正在收拾学生们留下的狼藉,几个职校的男生还把剩菜倒在桌上,菜油黄澄澄,连生有些愤怒,但他想起大伯警告他不要惹事,他抿了抿唇,涨红着脸默默地将桌子抹干净,就在他觉得憋屈得慌的时候,一双白皙的双手进入了他的视线,手上拿着一个还剩好多饭菜的碗,连生下意识地接过,不知是因为感动还是为何,他的手竟然有些抖,他不知所措地站在那儿,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视线中只剩下一顶红色的帽子,一个红色的围脖和一个一蹦一跳的背影。

阿红的真名叫若凡,一点儿也不土,还带着几分洋气,她是学校里的本科大一新生,刚被分到这里的时候,这个在南方城市长大的女孩哭了好几天,但最后还是默许了命运的安排,唯一还不能让她接受的是这里又辣又油的饭菜,她总是吃不下,每顿都剩下好多,听同学说食堂的粉可以不放辣,所以她决定去试一试。

连生清晰地记得那是一个中午,阳光很灿烂,一顶红色的帽子出现在他的面前,“小师傅,要一碗粉,只加一点点盐就好喔,不要油,对了对了辣也不要喔。谢谢啦。”许是因为看见红色帽子下的大眼睛太激动了,跟学生一向没有交流的连生居然接了一句“只要盐?你是盐城的不?”说罢就后悔了,立刻转过身去,手忙脚乱地煮粉去了,阿红被他的话愣住,半晌回神,没有生气,笑着回他说“不是不是。”连生僵直了背,不敢回头。“臭小子,再不捞起来粉就烂了!”大伯戳戳连生的太阳穴,连生忙把粉捞到碗里,把碗递给阿红,手有些微微颤抖,他不敢抬头看她的眼睛,阿红没有注意到连生的紧张,说了声谢谢,端着碗走了,身后,食堂的大妈们哈哈笑得厉害,“臭小子还真把自己当成县令啦,神气喔还敢调戏小姑娘!”又是一阵笑声。连生红了脸,那天都没有再说一句话。

从那天以后,阿红姑娘成了连生的“常客”,连生会专门准备好一个只放盐的碗,数着点儿等她来。中午十二点和下午六点,他知道。

连生觉得自己这县令当得愈发顺溜,炒菜的时候看着花花绿绿的菜在锅里随着铲子翻滚着,就好像一个个听话的衙役,自己让他们往东他们不敢往西,正想得得意,听见了最悦耳的声音,“小师傅要五碗粉,一碗不加辣!”连生正要回答,却被大伯接了话,“这小子又做县令白日梦呢,我来下粉吧,今天要这么多呀?”几个姑娘声音交错地回答着“若凡拿了奖,有奖金的,我们这可是让小财主请客呢!”阿红作势要掐那姑娘,几个女孩笑闹成一片,端着粉走了。“她真好。”连生想着,炒粉炒得更带劲了,好像个即将被升官的县令。

连生闲着的时候最喜欢站在食堂的西窗口往外看,能够看到宿舍的大门,偶尔可以看到阿红夹着课本一蹦一跳地从门里出来,她跳的时候总会把帽子震得歪一边,这天也是一样,但她不以为意,在连生看来显得更加可爱了。脑门被拍了一下,是大伯,“臭小子,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趁早打消破念头吧,你还真当自己是个了不起的县令啊,醒醒吧!”大伯的话好像在连生的心里搁了一颗种子,硌得他生疼。

学生们放假了,陆陆续续地有学生提着行李箱从宿舍楼走出来,连生看见了阿红,他眼前一亮,阿红的箱子也是红色的,很大一个,好像很重的样子,阿红提着有些吃力,没看见脚下的台阶,一滑,连生的心跳到了嗓子眼,正想飞奔出去帮忙,却看见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接住了箱子,也接住了阿红,连生长吁了一口气。那个男生很高大,有几分英气,阿红冲他说了几句话,许是在道谢,不知为何,即使隔着一段距离,连生仿佛看到阿红的脸上升起两片红晕,他突然想起大伯的话来,心里居然有些酸,他抿了抿嘴,不明白那是什么感觉。

连生盼着的开学终于到来,又是艳阳天,阿红照常来吃粉,不过这次多了一个人,“小师傅,要一碗辣的一碗不辣的”,连生抬起头,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红色的袖子挽着一个黑色的,然后是阿红的笑脸,身旁站着那个接住她行李的男孩。他突然觉得那天的阳光灿烂得让他有些刺目晕眩,他木然地煮好了粉递过去,背过身去炒粉了,不再去看他们。“这里的粉不好吃,咱们以后出去吃吧,”身后传来男生的声音,“可是外面的粉很辣呢,”阿红似乎有些为难,“不过没关系,为了你可以试试呢!”连生握着锅铲的手仿佛失去了力气,县令心不在焉,衙役们也垂头丧气,那天连生炒糊了好几锅粉,被大伯狠狠地骂了一顿。

阿红很久没有来,食堂的大妈们管连生叫“没力气的县令”,学生们也抱怨连生炒的粉越来越难吃,连生觉得自己很窝囊,却不知道为什么。

学生们都吃得差不多了,连生正准备歇会儿,轰轰打雷了,大雨滂沱,连生忙跑去关窗子,身体却仿佛被定住似的停在床边,他看见阿红和他男朋友站在宿舍楼前,好像在争吵,雨很大,连生看不清他们脸上的表情,只见男生大力地甩开了阿红的手,然后头也不回转身走了。阿红在雨里站了好久,没有回寝室,却向食堂走来。连生忙跑回灶台。取出那个只放了盐的碗。

“小师傅,要一碗粉,多放些辣。”阿红的声音有些颤抖,连生震惊地抬起头,看见她的帽子了无生气地歪向一边,湿漉漉的。他觉得好像有人冲着自己的心口狠狠地揍了一拳,没有多问,他给她煮了一碗粉,热气腾腾的。

不知是不是粉升起的热气液化的缘故,连生看见有水滴从姑娘眼里涌出来,越涌越多,他犹豫了一下,朝她走过去,“你……”刚开口就被打断,“小师傅我还是不会吃辣呢,你看你煮的粉把我辣哭了呢。”阿红抹了抹眼泪冲他笑笑,然后飞快地跑出食堂,消失在雨里,留下连生站在那儿,他抿了抿嘴,觉得心很疼,不知道为什么。

那个只放了盐的碗终于重新得到重用,连生又当回了那个尽职尽责的县令,阿红姑娘每天都来吃粉,看着她的笑容一天天多起来,不知怎么,连生也觉得很畅快,对锅里的菜衙役发号司令也越发起劲起来。这天阿红像往常一样,吃完粉冲他点点头离开,连生望着她一蹦一跳的背影笑了。“听见没有啊?要两碗辣的粉!”这个不耐烦的声音似乎有些熟悉,连生回过头来看,是那个男生,手里牵着另一个女生。“我厉害吧敢吃辣!”女生邀功似地冲男生笑笑,“可不是,你比她有用多了!”男生轻蔑地笑笑。连生觉得有些生气,或许是读懂了县令大人的心情,辣椒衙役们鞠躬尽瘁地发挥了很大的作用。“这粉怎么回事!要辣死我啊!”男生拍着桌子冲连生吼道,“你自己说要辣的,受不了就别吃!”连生的音量出乎意料的大,把男生吓了一跳,“奶奶个熊!”男生把粉泼向连生,白色的外套被溅了一大片油渍,连生抿住嘴唇,愤怒地握紧拳头,给了那个男生一拳。两人扭打在一起,这一次,连生丝毫没有犹豫,也没有退缩。

事情以连生的脸上挂了彩,男生被记过告终。大伯带着连生向领导再三保证才让他勉强留了下来。从领导办公室回来的路上,早已做好挨骂准备的连生耷拉着脑袋跟在大伯身后,令连生感到意外的是大伯没有骂他,仿佛看透了连生的不解,大伯笑笑,拍拍他的头说,“臭小子,不怪你,只是下次别再犯傻了。”

日子很快,一年就这样过去,阿红要搬离这个校区了,走之前来吃了一碗粉,照例不放辣,“谢谢。”阿红对连生说,连生冲她用力地点点头,虽然他不知道她谢他什么,不知道之前的事情她知不知道。但是他很开心,阿红说的每一句话,连生都小心翼翼地收藏着。

连生就在这个食堂里一复一日地当了二十年县令,因为年轻的时候长期泡水,连生的手开始常常不自觉地颤抖,动作也不再像以前那般麻利,当年嘲笑他的大妈们都走了,连生觉得自己这个县令当不下去了。二十年来,他见到了许多穿着红衣服的姑娘,送走了一批一批的学生,但他始终记得那个阳光下一蹦一跳的红色的小精灵。

新生开学了,食堂里很热闹,到处都是学生和送孩子来上学的家长,连生有些忙不过来,“师傅,要一碗粉,谢谢。”一个穿着红裙子的小姑娘笑着冲他说,“小笨蛋,这里的粉都是辣的喔,所以你要告诉师傅只加一点点盐就好喔,不要油,对了对了辣也不要喔。”连生看见小姑娘的后面站着一个微笑着的妇人,她戴着一顶红色的帽子。

连生觉得自己这个县令又可以重新上任了。

我只是想为我爱的人做些什么

——《连生县令》写作初衷和写作感想

写作的灵感来源,其实是观察食堂工人们的工作,突发奇想想写写他们的故事。抱着这个初衷,动笔了。也许操作总比预想困难些吧,想了好久要把故事写成什么文体,表达什么样的感情。想得多了反而愈加犹豫不决思绪混乱,索性任性一番,顺心而为,抛却顾虑,就这样写下来了。

文章里的很多人物,连生,阿红(若凡),大伯,前男友甚至是食堂大妈们,对他们的描写都来自于我听到的看到的事情。

这世上有很多众人,默默付出不需回报却能心满意足的人,愿意为喜欢的人让步改变的人、看得透彻的长辈和各种各样的看客们。他们对事有着不同态度,对人有着不同感情,正因为这些不同,组成了多元化的社会,无论是伟人还是平凡如连生的小人物,都在这样的世界里生活着,通过某个角度,我们可以窥见他们的各自特有的人性,广袤的精神世界,以及他们的,爱。

守护型的爱,韧而久而有生命力,是我敬佩的,像连生对阿红的爱,默默却倔强。不需要你知道,不需要你回报,我爱你我知道就好,即使你不知道,我还要感谢你的出现,感谢那样好的你可以让我爱。

迁就型的爱,萎靡无法持久。正如最近流行的“不愿将就”,不愿将就,感情不要凑合着过,不要总是勉强委屈迁就,就像若凡对前男友。也许爱一个人的时候,你可能会为他做出改变甚至是牺牲,但是不要委屈自己到廉价的地步,不要把自己放得太低,不管你爱上的是一个怎样的人,你始终要知道,自己是谁。

因为近来听到的看到的事情,对这两种爱有自己粗浅的理解,就下笔了,也许阐释的有些片面,自己的观点有些偏颇,但是这是我所理解的爱:守护,陪伴,不求回报但不将就勉强。爱上了,很单纯地想为他/她做些什么。想要陪着他/她,快乐着那人的快乐,难过着那人的难过,心疼着那人的心疼,即使是颠沛流离也心甘情愿地甘之如饴。

感动于小人物的生活,感慨于不同的感情,于是写下这些字。

刚开始写的时候在想,故事的主角要叫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连生这个名字就跳了出来,写着写着,发现自己对这个人就像对他的名字一样,带着丝丝的怜悯,莫名的,连生,怜生。有时候我回想,如果语境不在食堂,我的连生,会不会是一个优秀的管理者,他会不会拥有一段相互的感情,是的,相互。

连生的阿红,真名叫若凡。她在连生心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所以戏称她为连生的阿红,她的真名我纠结了许久,最后叫她若凡——好像平凡人,其实她就是一个平凡人,有着自己的人生轨迹,她从不知道连生为她做了什么,也不知道在连生的心里,自己有着天后一样重要的位置,是她,让他有了即使在小小的食堂里也能当一个威武的县令。

连生对阿红,是爱吧,带着感激,甚至有些小小的,崇拜?

爱太深会让人疯狂的勇敢。连生的爱并不算疯狂,但绝对算得上勇敢,他敢去听从内心的声音,敢于维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哪怕那个人从头到尾根本不知道,就算只是一个小小的打工仔,在爱里,连生是富有的吧,哪怕那只是单方面的、一厢情愿的爱。

连生为阿红打了前男友一拳,恐怕是他这辈子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打人,或许那不是或者不仅仅是由于年轻气盛,只是单纯地,想为所爱之人做些什么。

一直很纠结,该给连生一个怎样的结局,因为对这个男主角有着莫名的怜悯感,告诉自己连生应该得到幸福,他是配得上幸福的,不是没有想过让他和阿红在一起,但是这个想法似乎太荒谬太不现实,阿红只是之于连生而言的,之于更多的人,之于她自己,她是若凡。

一段对方不知道的爱会有结果吗?

我不知道。

但是为什么一定要让对方知道呢?

像连生的爱,阿红知不知道,给不给回应,似乎都不影响他爱她。

连生最后也是幸福的吧,我想,又一个“阿红”出现了,但好像连生的希望和冲劲不是因为这个,穿红衣服的人可以有很多,甚至我的生命里会出现跟她长得几乎一样的人,但对我来说,我爱的人,独一无二。

那个孩子,是阿红生命的延续,是她的挚爱,是连生继续充满欢乐地接着当县令的原因,因为他又有了机会,为所爱之人做些什么的机会。

写完以后回头看,发现文章里出现好多次“不知道为什么”“不知怎么的”,是真的不知道吗,也许是,也许不是,感情总是不由分说的,对一个人好,往往不需要什么理由。

我只是想为我爱的人做些什么,这是连生的爱,可能微小,但却足够伟大。

也许我错了,连生不需要我的怜悯——一个能够爱别人的“县令”是威武神气的。

连生县令

2014级新闻与传播学院 卢雅君

连生跟着伯伯来食堂打工已经两年多了,那个食堂在一个本专科生混住的校区里,并不大,但也不算小,勉强能容得下连生这个十八岁的刚开始什么都不会的孩子。即使刚开始被拼命嫌弃,连生最后还是留下来了。

连生觉得自己的动作愈发熟练,不像刚来的时候被“资历深厚”的老大妈吆五喝六,连生觉得二十岁的自己快像五十岁的大伯一般在日复一日了无生趣的工作里老去——运菜、洗菜、切菜、煮粉、炒粉……等学生们吃完饭走了以后再去洗堆得跟小山似的碗筷和几乎跟他一样高的桶。

连生倒也会给自己找乐子。他最近发现一件好玩的事,洗煮粉的铁桶时,拿个大铁勺,在桶底一敲,就发出震耳的“咚——”不顾身旁被吓坏的大妈在反应过来后骂骂咧咧的大喊,连生竟笑得颇为得意,他觉得自己像一个县令——像还在村里是挤在二叔家看的那部电视剧里的“青天大老爷”一样威武神气。

让他单调的生活变成彩色的还有一个姑娘,一个喜欢在冬天里戴顶红帽子围个红围脖,一蹦一跳的像个红色的小精灵的姑娘,后来食堂的工人们在拿连生开玩笑的时候总开玩笑说她是“连生心心念念的‘阿红’姑娘”,好吧,那我们就先叫她阿红姑娘吧。

连生第一次注意到他的红姑娘是一个傍晚,刚在那时他正在收拾学生们留下的狼藉,几个职校的男生还把剩菜倒在桌上,菜油黄澄澄,连生有些愤怒,但他想起大伯警告他不要惹事,他抿了抿唇,涨红着脸默默地将桌子抹干净,就在他觉得憋屈得慌的时候,一双白皙的双手进入了他的视线,手上拿着一个还剩好多饭菜的碗,连生下意识地接过,不知是因为感动还是为何,他的手竟然有些抖,他不知所措地站在那儿,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视线中只剩下一顶红色的帽子,一个红色的围脖和一个一蹦一跳的背影。

阿红的真名叫若凡,一点儿也不土,还带着几分洋气,她是学校里的本科大一新生,刚被分到这里的时候,这个在南方城市长大的女孩哭了好几天,但最后还是默许了命运的安排,唯一还不能让她接受的是这里又辣又油的饭菜,她总是吃不下,每顿都剩下好多,听同学说食堂的粉可以不放辣,所以她决定去试一试。

连生清晰地记得那是一个中午,阳光很灿烂,一顶红色的帽子出现在他的面前,“小师傅,要一碗粉,只加一点点盐就好喔,不要油,对了对了辣也不要喔。谢谢啦。”许是因为看见红色帽子下的大眼睛太激动了,跟学生一向没有交流的连生居然接了一句“只要盐?你是盐城的不?”说罢就后悔了,立刻转过身去,手忙脚乱地煮粉去了,阿红被他的话愣住,半晌回神,没有生气,笑着回他说“不是不是。”连生僵直了背,不敢回头。“臭小子,再不捞起来粉就烂了!”大伯戳戳连生的太阳穴,连生忙把粉捞到碗里,把碗递给阿红,手有些微微颤抖,他不敢抬头看她的眼睛,阿红没有注意到连生的紧张,说了声谢谢,端着碗走了,身后,食堂的大妈们哈哈笑得厉害,“臭小子还真把自己当成县令啦,神气喔还敢调戏小姑娘!”又是一阵笑声。连生红了脸,那天都没有再说一句话。

从那天以后,阿红姑娘成了连生的“常客”,连生会专门准备好一个只放盐的碗,数着点儿等她来。中午十二点和下午六点,他知道。

连生觉得自己这县令当得愈发顺溜,炒菜的时候看着花花绿绿的菜在锅里随着铲子翻滚着,就好像一个个听话的衙役,自己让他们往东他们不敢往西,正想得得意,听见了最悦耳的声音,“小师傅要五碗粉,一碗不加辣!”连生正要回答,却被大伯接了话,“这小子又做县令白日梦呢,我来下粉吧,今天要这么多呀?”几个姑娘声音交错地回答着“若凡拿了奖,有奖金的,我们这可是让小财主请客呢!”阿红作势要掐那姑娘,几个女孩笑闹成一片,端着粉走了。“她真好。”连生想着,炒粉炒得更带劲了,好像个即将被升官的县令。

连生闲着的时候最喜欢站在食堂的西窗口往外看,能够看到宿舍的大门,偶尔可以看到阿红夹着课本一蹦一跳地从门里出来,她跳的时候总会把帽子震得歪一边,这天也是一样,但她不以为意,在连生看来显得更加可爱了。脑门被拍了一下,是大伯,“臭小子,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趁早打消破念头吧,你还真当自己是个了不起的县令啊,醒醒吧!”大伯的话好像在连生的心里搁了一颗种子,硌得他生疼。

学生们放假了,陆陆续续地有学生提着行李箱从宿舍楼走出来,连生看见了阿红,他眼前一亮,阿红的箱子也是红色的,很大一个,好像很重的样子,阿红提着有些吃力,没看见脚下的台阶,一滑,连生的心跳到了嗓子眼,正想飞奔出去帮忙,却看见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接住了箱子,也接住了阿红,连生长吁了一口气。那个男生很高大,有几分英气,阿红冲他说了几句话,许是在道谢,不知为何,即使隔着一段距离,连生仿佛看到阿红的脸上升起两片红晕,他突然想起大伯的话来,心里居然有些酸,他抿了抿嘴,不明白那是什么感觉。

连生盼着的开学终于到来,又是艳阳天,阿红照常来吃粉,不过这次多了一个人,“小师傅,要一碗辣的一碗不辣的”,连生抬起头,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红色的袖子挽着一个黑色的,然后是阿红的笑脸,身旁站着那个接住她行李的男孩。他突然觉得那天的阳光灿烂得让他有些刺目晕眩,他木然地煮好了粉递过去,背过身去炒粉了,不再去看他们。“这里的粉不好吃,咱们以后出去吃吧,”身后传来男生的声音,“可是外面的粉很辣呢,”阿红似乎有些为难,“不过没关系,为了你可以试试呢!”连生握着锅铲的手仿佛失去了力气,县令心不在焉,衙役们也垂头丧气,那天连生炒糊了好几锅粉,被大伯狠狠地骂了一顿。

阿红很久没有来,食堂的大妈们管连生叫“没力气的县令”,学生们也抱怨连生炒的粉越来越难吃,连生觉得自己很窝囊,却不知道为什么。

学生们都吃得差不多了,连生正准备歇会儿,轰轰打雷了,大雨滂沱,连生忙跑去关窗子,身体却仿佛被定住似的停在床边,他看见阿红和他男朋友站在宿舍楼前,好像在争吵,雨很大,连生看不清他们脸上的表情,只见男生大力地甩开了阿红的手,然后头也不回转身走了。阿红在雨里站了好久,没有回寝室,却向食堂走来。连生忙跑回灶台。取出那个只放了盐的碗。

“小师傅,要一碗粉,多放些辣。”阿红的声音有些颤抖,连生震惊地抬起头,看见她的帽子了无生气地歪向一边,湿漉漉的。他觉得好像有人冲着自己的心口狠狠地揍了一拳,没有多问,他给她煮了一碗粉,热气腾腾的。

不知是不是粉升起的热气液化的缘故,连生看见有水滴从姑娘眼里涌出来,越涌越多,他犹豫了一下,朝她走过去,“你……”刚开口就被打断,“小师傅我还是不会吃辣呢,你看你煮的粉把我辣哭了呢。”阿红抹了抹眼泪冲他笑笑,然后飞快地跑出食堂,消失在雨里,留下连生站在那儿,他抿了抿嘴,觉得心很疼,不知道为什么。

那个只放了盐的碗终于重新得到重用,连生又当回了那个尽职尽责的县令,阿红姑娘每天都来吃粉,看着她的笑容一天天多起来,不知怎么,连生也觉得很畅快,对锅里的菜衙役发号司令也越发起劲起来。这天阿红像往常一样,吃完粉冲他点点头离开,连生望着她一蹦一跳的背影笑了。“听见没有啊?要两碗辣的粉!”这个不耐烦的声音似乎有些熟悉,连生回过头来看,是那个男生,手里牵着另一个女生。“我厉害吧敢吃辣!”女生邀功似地冲男生笑笑,“可不是,你比她有用多了!”男生轻蔑地笑笑。连生觉得有些生气,或许是读懂了县令大人的心情,辣椒衙役们鞠躬尽瘁地发挥了很大的作用。“这粉怎么回事!要辣死我啊!”男生拍着桌子冲连生吼道,“你自己说要辣的,受不了就别吃!”连生的音量出乎意料的大,把男生吓了一跳,“奶奶个熊!”男生把粉泼向连生,白色的外套被溅了一大片油渍,连生抿住嘴唇,愤怒地握紧拳头,给了那个男生一拳。两人扭打在一起,这一次,连生丝毫没有犹豫,也没有退缩。

事情以连生的脸上挂了彩,男生被记过告终。大伯带着连生向领导再三保证才让他勉强留了下来。从领导办公室回来的路上,早已做好挨骂准备的连生耷拉着脑袋跟在大伯身后,令连生感到意外的是大伯没有骂他,仿佛看透了连生的不解,大伯笑笑,拍拍他的头说,“臭小子,不怪你,只是下次别再犯傻了。”

日子很快,一年就这样过去,阿红要搬离这个校区了,走之前来吃了一碗粉,照例不放辣,“谢谢。”阿红对连生说,连生冲她用力地点点头,虽然他不知道她谢他什么,不知道之前的事情她知不知道。但是他很开心,阿红说的每一句话,连生都小心翼翼地收藏着。

连生就在这个食堂里一复一日地当了二十年县令,因为年轻的时候长期泡水,连生的手开始常常不自觉地颤抖,动作也不再像以前那般麻利,当年嘲笑他的大妈们都走了,连生觉得自己这个县令当不下去了。二十年来,他见到了许多穿着红衣服的姑娘,送走了一批一批的学生,但他始终记得那个阳光下一蹦一跳的红色的小精灵。

新生开学了,食堂里很热闹,到处都是学生和送孩子来上学的家长,连生有些忙不过来,“师傅,要一碗粉,谢谢。”一个穿着红裙子的小姑娘笑着冲他说,“小笨蛋,这里的粉都是辣的喔,所以你要告诉师傅只加一点点盐就好喔,不要油,对了对了辣也不要喔。”连生看见小姑娘的后面站着一个微笑着的妇人,她戴着一顶红色的帽子。

连生觉得自己这个县令又可以重新上任了。

我只是想为我爱的人做些什么

——《连生县令》写作初衷和写作感想

写作的灵感来源,其实是观察食堂工人们的工作,突发奇想想写写他们的故事。抱着这个初衷,动笔了。也许操作总比预想困难些吧,想了好久要把故事写成什么文体,表达什么样的感情。想得多了反而愈加犹豫不决思绪混乱,索性任性一番,顺心而为,抛却顾虑,就这样写下来了。

文章里的很多人物,连生,阿红(若凡),大伯,前男友甚至是食堂大妈们,对他们的描写都来自于我听到的看到的事情。

这世上有很多众人,默默付出不需回报却能心满意足的人,愿意为喜欢的人让步改变的人、看得透彻的长辈和各种各样的看客们。他们对事有着不同态度,对人有着不同感情,正因为这些不同,组成了多元化的社会,无论是伟人还是平凡如连生的小人物,都在这样的世界里生活着,通过某个角度,我们可以窥见他们的各自特有的人性,广袤的精神世界,以及他们的,爱。

守护型的爱,韧而久而有生命力,是我敬佩的,像连生对阿红的爱,默默却倔强。不需要你知道,不需要你回报,我爱你我知道就好,即使你不知道,我还要感谢你的出现,感谢那样好的你可以让我爱。

迁就型的爱,萎靡无法持久。正如最近流行的“不愿将就”,不愿将就,感情不要凑合着过,不要总是勉强委屈迁就,就像若凡对前男友。也许爱一个人的时候,你可能会为他做出改变甚至是牺牲,但是不要委屈自己到廉价的地步,不要把自己放得太低,不管你爱上的是一个怎样的人,你始终要知道,自己是谁。

因为近来听到的看到的事情,对这两种爱有自己粗浅的理解,就下笔了,也许阐释的有些片面,自己的观点有些偏颇,但是这是我所理解的爱:守护,陪伴,不求回报但不将就勉强。爱上了,很单纯地想为他/她做些什么。想要陪着他/她,快乐着那人的快乐,难过着那人的难过,心疼着那人的心疼,即使是颠沛流离也心甘情愿地甘之如饴。

感动于小人物的生活,感慨于不同的感情,于是写下这些字。

刚开始写的时候在想,故事的主角要叫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连生这个名字就跳了出来,写着写着,发现自己对这个人就像对他的名字一样,带着丝丝的怜悯,莫名的,连生,怜生。有时候我回想,如果语境不在食堂,我的连生,会不会是一个优秀的管理者,他会不会拥有一段相互的感情,是的,相互。

连生的阿红,真名叫若凡。她在连生心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所以戏称她为连生的阿红,她的真名我纠结了许久,最后叫她若凡——好像平凡人,其实她就是一个平凡人,有着自己的人生轨迹,她从不知道连生为她做了什么,也不知道在连生的心里,自己有着天后一样重要的位置,是她,让他有了即使在小小的食堂里也能当一个威武的县令。

连生对阿红,是爱吧,带着感激,甚至有些小小的,崇拜?

爱太深会让人疯狂的勇敢。连生的爱并不算疯狂,但绝对算得上勇敢,他敢去听从内心的声音,敢于维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哪怕那个人从头到尾根本不知道,就算只是一个小小的打工仔,在爱里,连生是富有的吧,哪怕那只是单方面的、一厢情愿的爱。

连生为阿红打了前男友一拳,恐怕是他这辈子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打人,或许那不是或者不仅仅是由于年轻气盛,只是单纯地,想为所爱之人做些什么。

一直很纠结,该给连生一个怎样的结局,因为对这个男主角有着莫名的怜悯感,告诉自己连生应该得到幸福,他是配得上幸福的,不是没有想过让他和阿红在一起,但是这个想法似乎太荒谬太不现实,阿红只是之于连生而言的,之于更多的人,之于她自己,她是若凡。

一段对方不知道的爱会有结果吗?

我不知道。

但是为什么一定要让对方知道呢?

像连生的爱,阿红知不知道,给不给回应,似乎都不影响他爱她。

连生最后也是幸福的吧,我想,又一个“阿红”出现了,但好像连生的希望和冲劲不是因为这个,穿红衣服的人可以有很多,甚至我的生命里会出现跟她长得几乎一样的人,但对我来说,我爱的人,独一无二。

那个孩子,是阿红生命的延续,是她的挚爱,是连生继续充满欢乐地接着当县令的原因,因为他又有了机会,为所爱之人做些什么的机会。

写完以后回头看,发现文章里出现好多次“不知道为什么”“不知怎么的”,是真的不知道吗,也许是,也许不是,感情总是不由分说的,对一个人好,往往不需要什么理由。

我只是想为我爱的人做些什么,这是连生的爱,可能微小,但却足够伟大。

也许我错了,连生不需要我的怜悯——一个能够爱别人的“县令”是威武神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