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小说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小说 /

童话

作者:发表时间:2015-05-26浏览次数:

这个世界有太多的遇见都是命中注定,让彼此见证各自的命运。也许一切,只是为了多年以后,从泛黄的老照片里细数过去。

小夕拉着莫毛毛的手走在夜色里,欣赏着河堤边蛋黄色的灯光,还有夏日的清风。小夕留着齐肩的短发,穿着一条白色的连衣裙,她总是眨巴着大眼睛跟别人说想做一个简单大方的女子,然后假装忧愁地叹一口气说:“没认识你们之前其实我一直是淑女,只有老天知道我的过去。”毛毛是一个开朗活泼的女孩子,留着男孩子一样的短发,脸型尖尖的,她把前额上的头发撩起来的时候还可以看到很明显的美人尖,总是笑着,心里却总是特别在意别人对自己的评价,她暗恋一个转班的男生已经很久了,但是自己从来不敢说出来,老是站在篮球场边看着他的背影傻傻的笑,那大概是她最开心的时候了。她有拒绝恐惧症,什么过分的要求她都会答应。校门口的凉面特别好吃,住校的同学不能出去,住在外面的她自然而然地成了早餐派送员。小夕也说不清她们俩是怎么认识的,但这样熟络的关系却让毛毛怎么也不肯帮她带早餐。毛毛就是这样,总认为别人才是最重要的,生气只能对着自己人。

“今天我看见在他打篮球的时候有个女生给他送水了,头发长长的,穿着花格子衬衫和超短裤,看他那个幸福的样子,我真不开心。”毛毛任小夕甩起她们俩紧握的手,迎着夏日夜晚清凉凉的风,突然觉得有些冷了。“我也想把头发留长了,你说好吗小夕。”小夕听见前面似乎有摇滚乐的声音,想去看看就加快了步伐:“都说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你何必非要想着他,就留个最美好的感觉在心里就好啦,初恋只是一种感觉而已,你的真爱不是他,相信我吧。”小夕感觉自己老是批评她也不太好,却总也拽她不回来,就只好一边安慰一边敷衍,谁都不知道结果的事情,小夕也无能为力,“顺其自然吧。”小夕也只能这样对她说了,:“前面好像有人在跳舞诶,我们去看看吧。”小夕拽着毛毛的手小跑了起来。

跑到河堤和老桥的交接的地方,在暗淡的灯光下,她们看到一个男子在跳街舞,他穿着宽松的灰色运动装,头发像是许久都没有剪过的样子,已经留到耳朵下方了,伴着有节奏的音乐在那一小方平地里穿梭着,他不抬头看任何人,偶尔有人在他身边停下来看着,鼓着掌。他偶尔休息一下,走到小小的音响旁边坐下来拿起矿泉水瓶喝口水,然后换着音乐又开始跳起来。她们俩就那样站着看着他,一直看着,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走开。大概半小时以后,毛毛拉着小夕走近他,笑着对他说:“哥哥,你的舞很棒诶。”他没有停下来,似乎是因为音乐声音太大了,他并没有听到毛毛在跟他说话。突然他抬了一下头,正好与毛毛视线相交,又低下了头。然后他走到旁边关了音乐,拿着矿泉水走过来跟我们打招呼:“我看你们在旁边呆了很久了,谢谢你们咯,嗯,你们好。”他说话的时候只稍微抬了一下头,似乎不敢直视我们的眼睛,总是眼神飘离着。“你好,我们俩是旁边学校的学生,你跳舞跳的很好诶。”毛毛似乎在找他的眼神,却总是找不到。“你好,”他笑了笑,喝了口水,“还跳一个小时我就走了,你们还看吗?”他低头拧着瓶盖。“好呀。”小夕和毛毛异口同声地说着。

小夕本来只是想着找点事情转移一下毛毛的注意力,但看毛毛对眼前这个男子似乎有一种有与生俱来的亲切感。一个小时以后,三个人像流浪者一样一起蹲坐在河堤边的路灯下。“我叫童话,你们,要喝水吗。”他先开了口,他举着另外一瓶新的矿泉水说着,没有看着小夕和毛毛,只是有点紧张地看着前方。“名字真好听。”小夕笑着说。“不用啦,你自己喝吧,对了,我叫莫毛毛,就是不要毛毛躁躁的毛毛,她是我同班同学叫江小夕。”小夕瞟了一眼毛毛,想着这个傻丫头倒是不怕被骗,毛毛没有注意到小夕的眼神,开始和童话闲聊起来。

童话静静地说着话,带着就像老朋友一样的语气,让人觉得很轻松。“其实我是一个很怕跟女孩子打招呼的人,直视眼睛的话就会特别紧张,也不知道为什么,从小就这样了,你们不要见怪。”说这话的时候他只偏过头来看了小夕和毛毛一眼,就又马上转过头去了。毛毛开始问着些杂七杂八的事情,不知道他们怎么突然多了那么多共同话题,小夕静静地听着,一直微笑着。小夕就看着对面河岸边的路灯发了会呆,想着陈城怎么没联系她。陈城是小夕和毛毛班上的一个体育生,坐在小夕旁边,平常总是很少来上课。就因为某个晚上小夕寝室开卧谈会的时候她说了一句觉得那个男生挺帅的,侧脸很像那个热播剧《我是特种兵》里的庄焱,因为小夕外公是一个军人,小夕对穿军装的人一向毫无抵抗力。难得在卧谈会里发句言的学霸小夕,一说完这话室友小倩就嚷嚷起来:“哎呀哎呀,我们小夕姐也爱帅哥呀,让我来告诉你,他叫陈城,是体育生哟,我有他的扣扣号码哟~”要不是今天她们两个在外面玩疯了女生寝室大门关了,而且毛毛那个家伙嫌太晚了死活都不肯带着小夕去她妈妈租的地方去睡,一来租的地方太小,二来她本来就说来寝室陪小夕,这么晚回去的话以后毛妈妈肯定再不会让她出来了。不是这样小夕也不会突然想起联系陈城。

学校的体育生一向很少有假期,女寝住校的门卫大叔和他的老婆这周正好家里有事回去了,就把钥匙放在女生体育生那里,等小夕和毛毛十一点回寝室的时候只看见门口贴着一张写着歪歪斜斜字的纸,上面写着:“因有事回家,现已经将钥匙放在一楼体育生那里。”敲了半天门也没人回应,想着要露宿街头了,小夕突然想起了陈城。小夕在扣扣上给他发信息问他在不在学校,能不能帮忙联系到有女寝钥匙的体育生,然后给还他发了自己的手机号码,希望他看到消息以后可以打电话过来。

夜色越来越重,南方夏日夜晚的湿气让人有些清冷的感觉,等小夕回过神来的时候,只听见他们聊起了暗恋的事情,这种就像是老朋友才会有的话题,却在第一次见面就滔滔不绝地开始了。

“我喜欢一个男生好久了,手机背景是他的背影,日记本里都是他,连空间名字都是把他的名字拆开然后设的,我为他做这么多,可是他却什么都不知道。”毛毛坐在他左边的地上,小夕蹲在毛毛旁边,双手捧着脸看着对面河岸微弱的灯光:“你怎么什么事情都往外说,真是不害臊。”小夕插着话,也不知到这丫头怎么了,对一个陌生人这么信任。童话突然微笑起来:“我也喜欢一个女生很久了,大概有,十一年了吧。”突然一阵河风吹过来,小夕裙子摇曳着,她有些打颤。毛毛惊讶着:“这么久,那她知道吗?”“不知道吧,也许知道也说不定,我不清楚。我一直都在等她发现,从十六岁那年等到现在二十七了还没等到。”“你们俩个疯子。”小夕觉得有些腿酸,站起来背靠在路灯上。“为了她我甚至还去自修过心理学,那一阵好像真的就好像疯了一样,特别想要知道她的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像个傻子。”毛毛转过头去,虽然只看到他的侧脸,但是却似乎看到他眼神里透露出来的忧伤。有同样经历的人就像两个都服了毒药等待死亡的人,互相吐露心事,不需要互相安慰,互相倾诉就已经足够了。

“不打算告白吗?”小夕突然就放下了那些对他的防备,小心翼翼地问着。“没这个打算了,不是都说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吗?我想着就这样算了吧。”“那你呢,毛毛,你也打算这样吗?”小夕突然想借这个机会刺激一下毛毛。“我不知道,但我可以肯定的是我绝对没办法痴心等一个人等那么久,十一年啊,我绝对做不到的。”小夕看了看手机,已经晚上半夜零点二十六了。小夕看着手机,陈城没有打电话来,扣扣信息也没有回。三个人沉默了一会,每个人在思考各自的事情。“对了,这么晚了,你们不回学校吗?”童话看着浓重的月色。“寝室关门了,注定要露宿街头了。”毛毛笑着傻傻地说着。

突然发现夜色这么美,走在河堤上的三人,影子落在身后伴着欢声笑语,偶尔会有一阵沉默,只是因为某个共同的话题开始回忆起各自的经历。当有河风吹来的时候,小夕突然有点期待陈城的电话,因为一旦开始付出了等待,就会变得对后来的结果越加的在意。人就是这样,总是希望自己的付出能得到一些回应。不过看着毛毛和童话聊得那么开心,小夕也就渐渐忘记了。在毛毛的穷追不舍下,童话终于屈服了,跟毛毛说起了心理学。

“我是自学的,不是特别拿手。真正学的好的人可是非常可怕的。”童话笑着,“跟你们聊了这么会,我就大概能看出你们俩不一样的地方,嗯。”毛毛和小夕齐刷刷地看着他等着童话说。“毛毛你是一个开朗活泼的人,表面开朗活泼,嗯,应该是一个会比较在意别人看法,会习惯性地对自己比较亲近的人发脾气的人。”他顿了顿,“小夕呢,是个比较成熟的人,刚刚似乎有阵时间心不在焉吧。”

被戳中的两个人只好傻傻地笑了起来。月亮影没在云层里,只有些淡淡的银光。路上只有偶尔的几辆车疾驰而过,远远的看去,黄色的路灯就好像懒洋洋地搭在扶栏边,光线从树叶中间穿出,静谧地美丽着。谁都不记得那个晚上到底各自说了多少话,什么快乐的不快乐的都在那些絮叨的零碎片段里留下了痕迹。

三个人走走停停,小夕只记得困的时候趴在毛毛肩膀上睡了一会,梦里还听见他们两个还坐着聊着,从韩剧聊到八卦,从书本聊到梦想,从饮食聊到爱情观。有些缘分来的那么突然,只是因为你在街边一次意外的停留,就遇见了。

早上五点半的时候,毛毛和小夕爬回了寝室,一觉睡到下午。三个人没有互留电话,也没说下一次什么时候见,只是互相说着谢谢。两个人醒来的时候,就好像是做了一个长长的梦,一样的梦境,看到的是昨天出门前一样的晚霞。让人有一种错觉,但是看看时间,又发现是真真切切的过去了一天。小夕打开手机看的时候看到了三个没有备注名字的未接电话。这更加让她感觉到过去的那个晚上的真实。

她回拨着那个号码。“喂,”她猜中了,果然是陈城。“是江小夕么?”小夕突然有些紧张起来,因为睡了太久的头疼都瞬间吓跑了。“嗯,我是江小夕,嗯,”小夕突然顿住了不知该说些什么。“嗯,我是陈城,不好意思,昨天那时候我已经睡着了,你昨天是怎么搞的。”

时间就像幽深的小巷,你走了好久,回头的时候,开始欣赏起自己来时的路。

“你说你们俩什么时候勾搭上的!”毛毛一口质问的惊讶语气站在校门口看着我和陈城,“快说!”上大学了,她还是一点都没变,大大咧咧,除了她那渐渐到腰间的长发和一袭长裙。“我也不知道。正式来说呢,到今天正好二十天了。”小夕笑着。夕阳光从树叶里穿梭而过,闪烁着。

“你后来还见过他吗?”小夕和毛毛坐在操场边,陈城在篮球场上奔跑着。小夕假装是不经意间提到童话。“没有呢。”毛毛似乎有些伤感,就像是提到一个再没联系过的一个老朋友。“我还记得那时候我们还拉着他参加我们的班会,就只是突然在路上再次碰到他而已,那时候真好。“小夕浅浅的笑着。陈城突然朝这边看过来,小夕扮了个鬼脸喊着:“加油!”“半年之前扣扣上有跟他聊过几次,听他说好像失恋了。那个女生嫁人了,他永远都没敢把爱对她说出口的那个女生。”毛毛简略地谈起他的故事,“后来找了女朋友,是A大学的吧,现在应该还在一起。”小夕没想到他们还谈过这么多,只知道毕业以后她就没怎么联系过他,只偶尔寒暄着关心。谁都不知道到底那一次的遇见给彼此带来了什么,没有人敢忘记那些回忆。

童话知道她们今天来,只是事情太多抽不开身。他在A大学附近找了个工作,做着普通人的琐碎。晚上还要去酒吧跳街舞,周末要去当乒乓球教练。他对自己说要好好赚钱,好好照顾身边的人。头发也剪掉了,露出帅气的脸,只是偶尔还会想起遇见的那两个傻姑娘。知道她要嫁人之后,就再没有停下过工作,只想把自己淹没。疯了一样地卡着节奏,在音乐和舞蹈里释放自己,就那样遇见了一个愿意停下来看着他在路边跳几个小时的女孩子,后来她成了他的女朋友。他承认自己还是放不下那个默默爱了十几年的女生,他只是开始后悔为什么当初就是开不了口说一句我喜欢你,因为那小小的胆怯,因为怕被拒绝,却让一切开始变成了永远的遗憾。他跟毛毛说现在的女朋友挺好的,答应会陪他看夜景,也愿意陪他走遍万水千山。

毛毛的所谓初恋也再也没被她提起,那个永远只有背影的人,也只能留在过去了。这两个暗恋者就这样惺惺相惜地一起陪过彼此一段青春。小夕也没再追问那些过往,倒是毛毛开始稀里哗啦地问起陈城的事情。

据小夕说就只是因为陈城送的毕业礼物。然后才会开始继续在那高中唯一一通电话之后的再续前缘。

打开那个信封的时候,小夕看到了自己在高三倒计时一百天时的那片写了字的枫叶。“我爱我自己,也希望你会爱你自己,加油。——JXX 倒计时一百天。”只是随手在有风的一个日子写下的,留在了哪里连她自己都忘记了。“不知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会在想些什么,不过,我只是想跟你说谢谢你的枫叶陪我度过了那些日子。希望你以后过得快乐。”小夕静静地看着,然后轻轻的笑了起来。

似乎一切故事到了被回忆的时候,就会变成童话里的颜色。不管是快乐的还是不快乐的。到最后,都会是那弥漫在空气里春天青草的味道。

是童话。是青春。是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