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小说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小说 /

心软是最致命的脆弱

作者:发表时间:2015-05-27浏览次数:

心软是最致命的脆弱 我明明都懂却仍拼死效忠

“小夜,盒子我给你带来了,里面是什么东西啊?”莫小白拿着盒子进来的时候,夏慕夜正在准备下午的主席就职演讲稿。

“谢啦,里面是礼服和鞋啊,下午演讲要用的。”她回答道,眼睛却没有从演讲稿上移开。

“知道下午的稿子重要昨天怎么不先准备这个。你面对他的时候真是十足的傻瓜。”沈冠清冠上门,不理会小白的挤眉弄眼继续奚落慕夜,很明显,早上的气还没有消。

“沈公子消消气,下午还要麻烦您送我这个顽固不化的笨蛋去学校。”慕夜抬起头朝好友讨好的笑了笑。

沈冠清看着平时爱装强高冷的她这副狗腿样终于还是破了功,大笑着戳了戳她的额头,“主席别贫嘴了,赶紧准备稿子吧。小的甘愿当您的车夫。”

“先给我买吃的吧。”小白朝两人翻了翻白眼,务实地建议。

出了病房,沈冠清和莫小白对视了一下,松了一口气,希望慕夜刚才的笑容和自在都是真的。

化了淡妆,穿上礼服,颓然失望全然不见,一个有着女王气场的夏慕夜在化妆间对着镜子练习微笑,“小夜,你不用带稿子上场啊?”小白担心地问,“她向来好记性,那点稿子对她来说不算什么,”沈冠清接话,“不过,这鞋可足足有十公分,你真的要作死啊。”

夏慕夜正要回答,叶墨带着咖啡进了化妆间,朝三人走来。

“你点的啊?”小白问沈冠清,沈冠清挑了挑眉,“胃不好还把黑咖啡当成白开水喝,这种蠢事我可不做。”

“夏小姐,您要的黑咖啡。”叶墨面无表情地说。

“Thanks.Here.”夏慕夜把钱递给他,叶墨没有回答,只是点点头。

“Here最近心情不太好呢。”小白若有所思地说,“观察得很仔细嘛,跟你一样青春期叛逆呗!”沈冠清揉了揉她的头发,“阿清你要死是不是!”小白作势要打他。

慕夜羡慕地看着眼前打闹的两人,心头涌起一阵苦涩,他和她,有多久没这样说笑了呢。

慕夜终究还是不顾两人的反对穿了那双十厘米的高跟鞋,她每一步都走得沉稳得体,脸上始终挂着官方的微笑,没有离去的叶墨站在场边,他没有忽视她额头的冷汗,他知道,她每一步都走得很吃力。

流利的演说换来了一阵阵掌声,她落落大方地鞠躬表示感谢。

明明竞选是这个月,她却在上个月就买好了就职是要穿的礼服。究竟是有多优秀,有怎样的自信才让她对对这场成功,如此的胸有成竹。

明明是万众瞩目的明星,怎么在那人的面前如此的黯然失色。

按照计划安排,顺利地介绍了其他部门的同事,送走了领导。

即使推掉了庆功宴,她还是把同事们送到了门口,她在排山倒海的祝贺中保持着冷静的微笑,那样的微笑,疏远而礼貌官方而客气。

沈冠清把车开到门口的时候,发现她还站在那里,依旧保持着那个挺立的姿势,“主席,可以了,不用这么严肃了。”“对呀,小夜你超棒的!现在可以放松啦!”小白笑道。

“冠清,你来扶我一下。”她朝他吃力地笑,沈冠清才发现不对,跑过去,却迟了,那个自信满满的夏慕夜,正在倒下。

一双手接住了她,是叶墨。

她像一个被风吹得支离破碎的纸片,她靠着他,涔涔的冷汗从她额头滚下,她撑起一个极其难看的微笑,“谢谢你,Here.”叶墨没有说话,把她交给跑来的冠清,离开了。

沈冠清和莫小白这才看清夏慕夜长裙下肿的老高的脚。

莫小白去拉她的手,一手心的冷汗。

烨,如果你知道的话会不会替我开心呢,现在的我是你喜欢的样子吗。

我好疼啊,我好希望接住我的人,是你呢。

她扮演者强大的角色笑到此刻,她告诫自己要忍住疼痛,因为一旦放松,就是轰然坍塌。

无宠可恃的孩子除了自己坚强一点之外别无他法。

什么强大气场什么自信十足,不过是外强中干罢了。

不过是希望,有一个人,可以成为她不用坚强的理由。

被医生臭骂一顿的夏慕夜在接受沈冠清和莫小白的一轮又议论的批斗后,决定给裴浠烨打一个电话。

裴浠烨。这个让她温暖又寒冷的名字。

她想要一个答案。

“学长……是我,嗯演讲完了,有件事想要问你。”她有些忐忑。

“说吧。”他的声音很平静。

“学长,有没有女朋友或者喜欢的人呢?”她的心提到嗓子眼。

“没有。”

“那,我有句话一直想说,我……”她还没有说完,却被他打断,“演讲完就去休息下吧,有时间帮我把策划案改一改。你去听听《天后》吧,高潮的歌词很不错,我还有事,先挂了。”

他没有给他答案。

《天后》。高潮的歌词。

她并没有马上明白,直到听到那句歌词,他让他听的歌词。一瞬间被惊讶和悲伤击中。

你要的不是我 而是一种虚荣有人疼才显得多么出众

“他的答案在歌词里,所以你快清醒清醒死心吧。”沈冠清把耳机从夏慕夜的耳朵里拿出来,平静地对她说。

“他误会我,阿清,我是爱他的,我是认真的。”她看着好友,眼神里是一大片的慌张。

“他的答案,和误不误会没有关系。”小白难得的冷静,她觉得慕夜真的需要醒一醒了。

“我不相信。”

我的感情,被你当成了虚荣么。

好笑的是我的表达力,还是你的理解力。

究竟是哪里出了错,让你看不清那个爱你的我。

“他都这么说了,你还这么拼命帮他写策划案做什么!你何苦活得这么廉价!”莫小白愤怒了,“我说了,那只是误会。我爱他,我并不觉得这是廉价。”她头也不抬,继续飞快地打字。小白彻底生气了,也不理她,摔门离开。

夏慕夜叹气,好友的建议她不是不听,只是听了意味着自己接受了更残酷的东西。

手机传来震动,打开是一条短信,号码并不熟悉,内容只有六个字:

你为什么这样

她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关了手机,继续改策划案。

她知道自己愚蠢,却只能这样下去了。

在悲伤面前,我情愿做一个沉默的孩子,不哭不闹。

心软是最致命的脆弱,我懂,在爱上你的那刻,我早就将自己的死穴交出。

明明都懂却拼死效忠,因为我害怕我的爱,终究还是被你判了死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