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小说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小说 /

只能勇敢

作者:发表时间:2015-05-27浏览次数:

从很早就明白我讨厌孤单

就算是谈情感有许多麻烦

也还是很向往爱的人来作伴

我只能勇敢顺其自然

谁叫我对于真爱那么期盼

不想要关住了自己

安全但却太黑暗

莫小白半夜迷迷糊糊从床上爬起来上厕所的时候,看见上铺慕夜的灯还亮着,慕夜一手托着下巴,盯着电脑屏幕,面前放着一堆书,小白拿起来一看,全是经济类的书,“小夜,你一个读文学的研究这么多经济学的书不累啊,还不睡。”慕夜揉揉眉心,“不看完怎么写得出活动策划啊,这个case对他来说很重要。”

“实在不行叫阿清给你写啊,他好像什么都会的样子,你赶紧睡。”莫小白笑着说,慕夜揉揉她的头发说,“阿清跟我们不是同班吗,阿清也要睡觉的啊,他啊不是什么都会,是你让他做的他必须要会。”小白打了个哈欠,“你说得太绕我听不懂啦,你这样下去不行的啦,干嘛不叫他自己写,你自己还有那么多事情,啊呀算啦说了你也不会听,我要睡觉了。”

慕夜苦笑,沈冠清这辈子就栽在这个聪明的糊涂蛋手里了,自己何尝不是一样呢。

人说fall inlove,这一跤摔得还不轻呢。

某个歌手唱过相爱没有那么容易才让人特别着迷,才让人失控般往下掉,饮鸩止渴却甘之如饴。

感情本就是一场风险极大的豪赌,得到一个深爱的人这个诱饵太美好,才让人忘记了赌局可能会有的满腔投入满盘皆输的风险。

写完全套的策划案已经是凌晨三点,看了看邮箱上显示的“已发送”之后,慕夜沉沉地睡去。那人专属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迷糊间想要翻身下床去拿放在桌上的手机,却忘了这是在上铺,“咚!”慕夜从床上掉下来,发出一声闷响,惊醒了正梦到在吃大餐的小白,她擦擦嘴边的口水,掀开窗帘探出头去,眼前的景象让她瞬间清醒。

慕夜坐在地上,脸上是痛苦的表情,额头冒着冷汗。

“小白,拉我一下……”慕夜艰难地吐字,莫小白这才注意到她的右脚脚跟不自然地歪向一边,她吓慌了神,抖着手去拉她“小夜,你现在……现在动得了么?”

脚上传来的疼痛一阵比一阵剧烈清晰,慕夜撑起一个勉强的笑容,“恐怕……不行呢。”小白连忙抄起手机给沈冠清打了电话,“阿清……小夜她脚她……”慕夜拍了拍小白的头,示意她不要着急,慢慢说。

沈冠清到的时候夏慕夜的脚已经肿了,他看着她靠着桌子,脸上尽是落寞失望的表情。

“很疼?”他蹲下来查看她的伤势,“嗯,挺疼的。”她回答,好像在陈述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情。

“哎呦还问那么多干啥,送医院赶紧的。”小白大叫。

到医院看医生拍片子,躺在床上的慕夜认真地听着医生的话,“也就是说我这几天不能动了?”“不是这几天,是这个月最好都不要动,年轻人还是注意点,别留下后遗症!”慕夜点头说好,医生走后,她一脸抱歉地看着替她忙前忙后的两个好友,“阿清,你和小白都回去上课吧,早上的课还是不要翘好,小白中午麻烦你把我柜子里的棕色盒子拿来给我,就是我上个月准备好的那个。”她疲倦的笑笑。

“我先去吃饭啦好饿哦,中午来看你!”小白吐了吐舌头,把若有所思的沈冠清拉走了。

“从床上摔下来了……没及时接到……我晚上改完马上发给你……抱歉啊”,沈冠清拿着药到病房时候,就是听见慕夜轻声对电话那头的人说,她的声音很轻很柔,没有上课回答的自信饱满,没有辩论时的激情滂湃,甚至在和自己和小白说话的时候,也从来没有的语气。对方是谁,顿时心下了然。

“听说你昨天熬夜为了是写他的策划?”沈冠清把药放在桌上,问她。

“嗯。”她低着头看手机,刘海遮住了她的眼睛,看不清她脸上的神情。

“今天的早上你急着接的那个电话,也是他的?”他又问。

“嗯。昨天的策划没写好,”

“夏慕夜,你真该看看你现在的样子! 裴浠烨自己的事怎么不叫他自己去!你摔成这样他问过你没有!你对他来说算女朋友还是一个可以随时利用的工具!”

“他很忙……他也有说……说让我以后小心点。”她转向窗外,“我不知道对他来说我算什么……可是这样挺好的,你跟小白不也一样。”

“小白跟他不一样,他在利用你你懂不懂!”沈冠清有些激动。

“他对我很好啊,只是你们不能理解罢了!”仿佛被戳中了痛点,慕夜开始反击。

“你倒是说说,他对你哪里好!”

Here就是在火药味将要进一步蔓延的时候推门而入的,这孩子今天脸色也不太对劲,“这是莫小姐帮您叫的外卖。”他把东西放在桌上,连个招呼也不打,就转身关门离开,。

身后传来夏慕夜的声音,透着颓然和沮丧:

“阿清,走到这一步,我只能勇敢了,他对我哪里好我说不清楚,但我清楚的是我需要她,非常需要他。你应该知道我,我害怕爱别人,因为我害怕交出肋骨后被抛弃,可我偏偏遇见了他,我走到这里,只能走下去了,就算这是一条绝路我也只能走下去了,你明白吗。”

我何尝不想告诉你我很辛苦我很痛,何尝不想问问你能不能来我身边,可是我害怕你的回答是无动于衷。

把一个人当成信仰来爱,那人就成了你的救命稻草,舍不得放,因为放了就会跌入无底漩涡。所以宁愿选择不听答案接受凌迟,也不愿因为听到那个害怕的答案而被一枪毙命。

感情的道理我们都懂,可是我们总是懦弱地充耳不闻。

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把自己关起来,太黑暗却很安全,不用担心会受伤。

有一天生命里出现了一座灯塔。它的光芒有太强大的感召力,我抵抗不了。

所以决定为了那道光芒,披荆斩棘,哪怕,遍体鳞伤。

我只能勇敢顺其自然谁叫我宁愿浪漫不要平淡

不投入盛大烟火表演没有危险但也不灿烂

不怕爱情苦乐都极端

一旦爱上,别无他法,只能勇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