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小说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小说 /

梦魇 第四章

作者:发表时间:2015-05-27浏览次数:

琉璃珏

这几日艳阳当头,三连路上的每一寸地方都蒸发着热气,白天几乎没什么人出来闲逛,也就只有傍晚时分,灼人的光收起锋芒,才陆陆续续有吃完饭的人出来散散步,好驱散这一日闷在房里的暑气。

三连路并不是商业地段的繁华中心,居住在这里的大多是退休老人或者是昼伏夜出的小商小贩。解梦馆刚开始搬到这里来的时候,并没有多少人知道,后来慢慢地有人循着旧店遗址留下的联系方式来到这里,又或者是老顾客的口碑相传,慕名而来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只是他们都很低调,名贵而豪华的车子开到木青路口就停下了,寻访者徒步走到这里,轻轻地叩响馆门然后不着神色地进出解梦馆。没错,来访者大多被噩梦侵扰,担心仕途有碍而惶惶不得终日。他们想从我这讨得解梦良方,生怕这噩梦里的事端预示着道途中落。每次我都在面具的后面看着他们惊惶而不安的神色,他们或是虔诚或是低声下气,并没有一丝违逆的样子,乖巧得像只待宰的兔子。若不是每夜都能看见他们梦境里暴虐的欲望,听见他们在噩梦中挣扎的呓语,我当真是为他们感到怜悯。我嘴角扬起一个不经意的微笑,左手食指轻轻摩擦着拇指的琉璃珏,右手在纸上写下他们的解梦方……

“热死了,什么时候下场雨啊。”我无力地摇动蒲扇,和其他躺在摇椅上的老人一起控诉这令人烦躁的温度。我转头看了看旁边的老李,迷迷糊糊地扇着扇子,快要睡着了,他在做一个年轻时候的美梦,和他的初恋一起……等等,我干嘛又看人家的梦,看了这千八百年的梦了,最近还连续看了一个星期我以前织的梦,还没看够啊,我是不是有强迫症?!

我狠狠地扇了自己一巴掌,让自己抽离出老李的梦境。我叹了口气,用食指摸了摸琉璃珏,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开始发呆。

一个星期以前,店长让我好好想想师父留下的梦有哪七个是比较特别的,可从师父教授我织梦术开始到师父意外离世,给我作为样板的梦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何况有时候我都分不清楚哪个是我仿造的,哪个是原版的,再加上我经历的岁月太过长久,很多梦都从我的记忆中消散掉了,这要翻找出来谈何容易……我已经埋头在梦坊里面待了七天,连小爵搬梦锦都搬得虚脱了,我觉得我还是不要那么拼命了。“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我豪迈地喊了一句然后就擅自给自己放了个小假期,搬了店长的摇椅在这槐树底下乘凉。

琉璃珏被我摩擦得有些温热,我的指甲依次触及琉璃珏的五条凹槽。对面的店铺开了灯,槐树的影子正好投在我拿蒲扇的手上,我把椅子压下去些,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好像有了一丝凉风,头顶的槐树叶在轻轻地摇晃着,我透过那晃动的树影,仿佛看到当年离湖畔的叶榕。我眯起眼睛,重重的树影中似乎有阳光投下来……

“贪者欲念驱使无为而惶惶终日,嗔者自卑……小梦,你有在听吗?”

“有,有,小梦有在听。”我匆忙放了手中把玩的小虫,端正坐姿。

“那你把刚刚我说的背一遍。”

“呃,贪者欲念……欲念驾驶……容易摔倒……”我自知没有背会,却还是想碰碰运气,万一我说中了呢……可是看到师父摇头无奈的样子,我就知道没有蒙混过关。

“小梦,世间所有人都逃不过贪嗔痴慢疑。这五句口诀你若不能通读背诵,今后如何驾驭这琉璃珏?”

“没关系啊,师父一直戴着琉璃珏,我帮师父收梦锦就好啦,我才不要这东西呢。”师父宽厚的手掌轻柔地摸了摸我的头,笑着说:“好,小梦就一直帮我收梦锦。”

“太好了,师父不要我背口诀啦?”

“以后每收一匹梦锦回来,就背一句口诀。”

“啊?!”

我顺势装作晕倒靠在叶榕的树干上,绝望地看着重重叠叠的树影投下的阳光……

琉璃珏,如果现在你还好好地待在师父的无名指上,是不是就不会发生那么多的事情,而我还是那个一直跟在师父后面奔跑贪玩的小梦?

我指甲抠着琉璃珏的凹槽,眼神涣散,周围的光线汇聚不到一个点,只觉得辉煌一片。突然一个黑影一跃而起,“有刺客!护驾护驾!”我惊坐而起,呼喊一声,吓醒了旁边的老李。定睛一看,原来是小爵,正端坐在我的大腿上,歪着头冲我甜甜地“喵”了一声。“喵你个头啊,吓死朕了。”我转过头,尴尬地朝老李笑了笑,“没事没事,我家猫,您继续睡继续睡。”老李翻了个身又继续在梦里和初恋约会去了。

“你下次能不能先喵了再跳啊,这大晚上的多吓人啊。”

小爵自顾自地舔了舔左手,然后把肉爪伸出来给我。

“干嘛,舔了口水还要我帮你擦啊。”

小爵鄙视地看着我,晃了晃脑袋示意我看他的手。我靠近了看,有一丝微光,再仔细一瞧,竟是条丝线。

“这不是织梦的线么?不过有点奇怪,我从未用过这种颜色……难道,你发现了什么?!”

第四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