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小说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小说 /

十里春风不如你

作者:发表时间:2015-05-27浏览次数:

十里春风不如你

我曾在师大遇见过一个姑娘。早上七点十一到七点十五,在这个时间段里出门,沿着江边的路一路向前,一抬头,她就在你眼前。师大向来不缺姑娘,美人如云,梅兰竹菊,各有其美,但这姑娘像桃花。彼时长沙被倒春寒覆盖着,我把围巾一圈圈绕在脖子上,用棉衣裹紧自己,把自己五花大绑,一边走一边骂。骂长沙的鬼天气,春不如冬,公交太挤,不得不走路,剧本改不完,天天熬夜。就是那天那时我第一次看见这姑娘,一拐到江边的路上她就出现在这个不怎么样的星期三早上,带着奇异的,湿漉漉的气息。像雨天,像早春,像桃花。“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这句子自己从我心脏不知哪个角落里跑进我脑子,又跑到我的喉咙里变成一声咕哝。

后来我不再坐公交,在六点四十到六点五十之间起床,在七点十一到七点十五之间出门,提了热气腾腾的包子与豆浆,跟着这姑娘后面走去上午的课堂,走三十分钟。我不知道这姑娘姓甚名谁,芳龄几何,哪院哪系,亦不知道她从哪儿来又向哪儿去。我俩的旅途到了田家炳教育学院就到了头,我继续向至善楼的方向走,她转个弯进了另一条路口,回回如此。

你抬头从下往上看,总是先见到她那长裙下堪堪露出的脚踝,极白极美。我听说日本有个和尚得道成仙,却在天上猛然见到一个踩衣服的姑娘,亦是极美的脚踝,就那一瞬间他被染心,道行全废,重返凡间。我想我也被染了心,被这姑娘的脚踝、往上的细腰和再往上的三千青丝。我想到这姑娘就想到油纸伞,乌篷船,小巷,骤雨,江南,西厢记,牡丹亭,十八相送,后会无期。想到,古琴,小亭,竹林,楚留香,陆小凤,相濡以沫,相忘江湖。我的脑子突然就迎来了灵感的井喷。我对老杨说,我想好了一个剧。老杨笑起来,两眼眯眯大声欢呼:“我们又有戏可演了!”

我这样看着她的背后,从立春到立夏。从穿棉袄到穿薄衫再到了热的不想穿衣服的时候,然而我没有见过她的脸,从没有。

有些姑娘只适合看侧脸,有些只适合看着背影,我们管这种叫黄油脸butter face。我真怕她是黄油脸,怕她一回头,桃子湖的微风收了,岳王亭的细雨停了,我的缪斯被谋杀,被毁尸灭迹,最后荡然无存。但她的确是我的女主角了,我《倾城》里的秋水就是她。

《倾城》写好只花了我一两个月的时间,男主角自然由老杨来演,老杨在表演方面极有天赋,不去戏剧学院却到了师大学数学。我为此常盼着他走上讲台的那一天——他一定是个很爱演的老师,我也想去听他的课。看他演范柳原,说你是我的药;看他演马路,说你是我温暖的手套,冰冷的啤酒,带着阳光味道的衬衫,日复一日的梦想。

但秋水,这个角色却迟迟没能决定,社团里的姑娘们被老杨叫了个遍,连场记都没放过。当我看见老杨带着个长相清秀的男生向我走来时,我大笑出声。

“算了吧。”我说。

老杨喜出望外,“你要用回王倩吗?我早说她最好。”王倩170的身高,亭亭玉立,顾盼生辉,老杨的女朋友,两人走在一起就是巨人加巨人,时常遮挡住半片天空。

“不,”我刚说完,老杨的脸就垮了下来。“我们要向整个师大招演员了。”

把海报贴出去的时候,我在心里劝告自己。何必如此?我何必如此挑剔?王倩很好,她的白流苏很好。子兮也不错,她的明明让多少师大男生发了疯。要么去找音乐学院的Ann?她的图兰朵让人过目难忘。但我还是把海报贴出去,并且告诉自己,三天。三天内找不到我要的秋水,那就是王倩了。

第三天下午六点四十分,走进来最后一个姑娘,老杨已经睡着了,在我旁边打呼噜。那姑娘五官清秀,倒是很有古典美人的气息,属于耐看型。我翻了翻名册,上面依照满意程度从1一直排到83,我不知这姑娘会给自己安上一个怎样的数字。

试镜不过找一段剧本自己念,我见这女孩儿掏出叠成小方块的纸,兴趣缺缺。夏天的夜晚又闷又热,教室里的大电扇猛烈地转着,发出金属的尖叫。我正昏昏欲睡呢,就听见她的声音。

“……我想给你一切,可我一无所有。我想为你放弃一切,可我又没有什么可以放弃。钱,地位,荣耀,我仅有的那一点点自尊没有这些东西装点也就不值一提。如果是中世纪,我可以去做一个骑士,把你的名字写上每一座被征服的城池。如果我是天文学家,有一颗星星会叫做明明。如果我是诗人,所有的声音都只为你歌唱。如果我是法官,你的好恶就是我最高的法则。如果我是神父,在没有比你更好的天堂……”

很好的表现力。我在心里说。然而老杨已经醒了,丫当年背这一段背得想吐,想必留下的心理阴影面积也有点大。老杨转过头,悄悄说:“这姑娘可以排前三。”

我也挺意外,没想到到了散场还有个意外收获。我对那姑娘笑笑,说,“你演得很好,我们会联系你的。”这是套话,我对每个来演的人都这么说,最终人选还得我和老杨慢慢选呢。

她鞠了躬,有些害羞地说了声谢谢,像是把我的话当了真,转身就向门外走。我目送她出了门,盯着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外,就和老杨说:“就是这姑娘了吧。”

老杨倒是有些诧异的样子,眉毛吊得老高。“这么快?”他问,“选择困难症好啦?”

我又笑起来,说了句回头想起来自己都恶心的话:“我已经找到了桃花一样的姑娘。”

201430023019 文学院 姚殷睿

Tel:155809815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