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小说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小说 /

暗流(二)

作者:发表时间:2015-05-27浏览次数:

暗流(二)--不指南方不肯休

题引:.闲云过也,雄心如苍狗!

--《小梅花·硕鼠》

吴泽一下楼就感到尴尬的沉默蔓延周身,狐疑的张望中只见难掩颓丧的黑眸只淡淡扫过自己便又低下头,浓密乌黑的长发微鬈,随着女生低头的动作无声的泻下来。两个女生又诡异的沉默着,男生狐疑的摸摸鼻子,才下了很大决心似的上前打破这无声的压抑,笑道,如你所料,陈惜涵,南子午饭都我请的。

“我先去食堂买好等你”未待低头不语的女生有所回应顾安就抢白道。

“奥,那--谢谢你哦,这样晚饭也麻烦你。”一面亲昵的扯起男生的手把卡塞进去一面又迅速用身体拦住顾安晃了晃脑袋示意着,栗色的齐肩发微微的乱了。男生还来不及把校园卡递回去就看见两个女生并肩走了。校园卡照片上女生故意憋着笑一本正经的板着脸,比真人稍胖一点,看上去有些滑稽。

顾安在继一言不发的吃完饭后,一整个晚自习都没有理过自己。陈惜涵虽使着小性儿也不理她,但免不了诧异。和自己大咧咧男孩气的性子不同,顾安是典型的温柔良善的水乡女子,极少赌气,看上去沉默难以亲近实则宽容温和,就连方才对自己的嗔怪,声音都是软糯糯的。

顾安一抬头就看见好友犹豫又探寻的目光,不免蕴了笑意把自己的笔记递给她,示意她噤声后又埋头苦干难缠的解析几何,不知道欲言又止的女生心里百转千回,慨叹万千。

所以见到一下晚自习就出现在课桌前腆着脸对自己谄媚的笑的少女时,少不了惊讶得出声询问。

“回寝室啊,我住校了呀。你居然忘了!”

在感慨其父母效率如此之高之余,顾安不得不忍受身旁女生喋喋不休的细数自己的“过错”。诸如不关心朋友、小心眼的和朋友冷战,虽然条条罪状都让自己觉得莫名其妙,可听着女生在清冷雨夜语调轻快的声音,心情却没来由的很愉悦,不由的弯了嘴角,漫不经心的旋转着雨伞,纤细透明的水丝如烟火般绽放开去,落到地面后破碎,融于黑暗中。

顾安其实知道陈惜涵是为了下午的事怕自己生气又嘴硬着,也不拆穿她,只是加大了手上的力度,水花直直地泼向身旁的女生,一时兴起恶作剧的顾安完全忘了会殃及右侧经过的同学。

男生无奈的低头看向湿透了的衣角,走到咯咯笑着的女生面前,佯装生气道,“这个--算不算祸及池鱼--”结果旁边的短发女生已经一边拧着衣服上的水一边嘟着嘴埋怨,吴泽你快把校园卡还给她,你看她为了这点事一个晚自习没理我,现在还整我,我又不是故意拿错的。

顾安急急的掩了笑声,脸上却免不了仍是笑意盈盈的嘲讽道,“没有啊,我就是想关上身边吐字机的按钮,让这个世界重归静谧。”一面转向男生道,“池鱼,把卡还来我才能充大爷,请二位吃饭赔礼啊。”

陈惜涵也正色道,“也是,我上星期忘充钱了,明天两个人用的话更不够了,正好先吃她的。”

吴泽一面掏着书包,一面说“所以你下午如果不是拿错卡,南子的晚饭是真要‘麻烦’我喽”

“晚餐还是够的”女生愤然道。

男生也不理她的争辩,遍寻无果后只向顾安耸耸肩道,好像落教室了,明天下早自习等你们一起去食堂好了。

顾安故意重重叹了口气,摇了摇头笑道,“你是不是池鱼我不知道,但我这个冤大头倒是做定了,还没拿到卡,就已经欠了两顿饭了,你们明天早餐就吃咸菜稀饭当是可怜可怜我好了。”

自然而然三个人一起走了,只是对话多发生在短发女生和男生间,顾安就那样沉默着。其实自己第一次和这个男生说话,刻意地装作开朗的模样开着玩笑,可原本沉默内向即使精心隐瞒还是立刻露了陷,在此刻三个人的同行中扮演着隐形人的角色。心情沮丧到极点,头也渐渐越来越低。

好在教学楼到学生宿舍距离不远,男生很快与两人分别,顾安抬起头和旁边眉笑颜开的女生一起愉快地道别。宿舍楼前的灯将男生颀长的背影在昏暗不明的地面上拉出细而长的影子。形单影只的在昏黄灯光下的身影却不显寂寥,脊背微微的弯曲着,一只手插在宽松的裤带里,一手打着伞,很是舒意的样子。

感到身边的身体突然止步,顾安才抽回游走的思绪,这才看见前方隔十来步远亲密的共打一把伞的少年少女。由于方才一段插曲,此时女生楼下只零星剩下他们还有顾安、陈惜涵三把伞,陈惜涵只是微微停滞了几秒,便继续走了。

出乎顾安意料的是,女生并没有假装什么没看见的“路过”已经由刚刚的相对交谈变为借着夜色和伞遮掩下亲密拥抱的两人,而是直接走近,不顾倏然直起身瞪大双眼望向自己的少女主人公炙热的目光大声说:

“慕南,这次是我连累你,手机被我妈扣着了,月底拿到生活费我再想办法赔你。”

顾安及时上前斜了眼眉头紧皱一言不发的男生,笑了笑说,“那不打扰。”就扯走了撑着笑脸微微有些发抖的女生,说着“别在这风口冻着了。”走向宿舍大楼。

是啊,好像真的很冷。风裹挟着细而密的雨丝斜斜的打在脸上,潮湿的寒气顺着鼻息肆虐全身,让人止不住地轻轻颤抖。陈惜涵深深吸了一口气,握了握好友同样冰凉的手,转身走向自己的寝室。走了几步又突然回过头问,“你觉得她漂亮吗?”

顾安正在甩着伞上的水珠,溅到眼里,用力的眨了眨眼,眼睫也湿湿的,顿了顿才抬起头说道,“你也知道这不是原因。”无言的笑着离开,其实不问答案也是了然的。去15班的时候见过很多次,及腰的深亚麻色长发烫成精致的大波浪,乌黑的瞳孔因为总是瞪得很大的眼睛时常蒙着一层水雾般,小麦色的肌肤在人群里也格外醒目。

夜深人静的时候一切归于沉寂,深入骨髓的冰凉也在厚重棉被下消散。因为他一个眼神,你热血沸腾,挺身而出;又因为他某一蹙眉,你如坠冰窖,呵气成霜。

你以为分享一个除了彼此无人知晓的秘密是亲密,可是现实的亲密是靠近到听对方的呼吸宛若潮汐,仅凭声息聆听心声;是共一把伞,肩与肩相互摩擦,隔开整个世界冰冷的雨;是黑夜静谧而漫长,只剩心跳如擂鼓和对方细微的鼾声。时间的齿轮向后倒退,所有的疑问都有解释,所有的谜题都有答案,所有的幸福都是心酸。

“你帮我,行啊!我手机借你用。”涎皮赖脸的男生笑眼里如缀星芒。

“嘿,球踢过来!”大汗淋漓的少年笑眸里染着暧昧的温暖和亲密。

夕阳勾勒出男生棱角分明的侧脸,你一面插科打诨一面暗暗观察他漆黑如夜的瞳仁,你知道身后二人的影子肩并肩几乎相融,你觉得这是世界最浪漫的事情。你一个人乐在其中,就算知道了另一个女生的存在也固执的坚持自己是最特别的。

大概是所有女生的通病吧,你分毫无差的知道关于他的所有,喜欢、厌恶、口头禅、小习惯,计算星座、血型、诞辰,让看似不可思议的偶遇变得简单而直接,你改变自己让巧合变得恰如其分的自然和合适,现实虚化的美好就像海市蜃楼一样给予你最深切的希望,而且你深信不疑。

直到真相,刺痛眼球。伴随而来的巨大委屈和心酸变得可笑,其实,陈惜涵你自己都知道吧。

“吶,我喜欢—-”

“我知道你意思,可我--”

“欸!我真的蛮喜欢你眼睛啊,我眼睛也这么大就好了。”

即使表白后一转过头看见的便是男生慌张又犹豫的表情,即使知道男生被打断的后半句答案是什么,还是坚持自欺欺人,甚至明明心里悲伤翻江倒海表面却依旧云淡风轻的嘟嘴抱怨所谓眼睛小的生理缺陷,好像蹩脚的谎言都是言之确凿的事实一样。

你早已偷偷关注男生未及言出的那个女生,总是不自觉的无限放大她所有的小毛病,就连美丽活泼也觉得虚假和做作。那个实际与自己生活无太多交集了解也全凭窥探和流言的女生,面目没来由的变得可憎起来。一切都是为了给自己继续接近男生找最能让自己信服的理由,你私下定义这个女孩是不足以与自己心尖上的少年比肩的。

顾安同样在这个雨夜辗转难眠。

自己一时冲动竟然一改往常性格给了慕南脸色,还是有点懊恼的。虽然自己对这个与自己对话其实还没超过三句却从好友口中知晓其所有好恶习惯的男生确实无甚好印象。对于绯色关系秉持来者不拒的态度,对陈惜涵昭然若揭的小心思假意缄默,佯装不知。这个明眸皓齿,眉目清朗的男生,善于与女孩周旋玩笑,难以想象把自己眼中的他与好友口中那个眼底藏着冷漠和忧郁的男生重合,甚至在与他仅有的几次接触中,都不可避免的感受到良好礼教的善意微笑下的疏离和冷淡。于是,更无好感。

其实自己比他又何尝不是五十步笑百步。一面冷眼旁观好友在没有结局和未来的暧昧里溃不成军,甚至于只暗叹其愚蠢无知,一面自以为是的鄙夷甚至怨恨这场闹剧的主导者,刻意黑化他人以安慰自己是正义善良的。世界上没有任何一条法律规定你必须在收获关心时同等回报,谢谢也是足够,也又没有任何人规定他不能放纵对方幻想。

可笑的人呐!不知道潘多拉打开神秘的盒子后,当人们发现自私、嫉妒肆意滋长最终像藤蔓一样蜿蜒包裹整个心脏这一可怕事实时,是不是也像自己此刻一样痛苦得让人窒息。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雨已经停了,地面还有点湿,低洼处还蓄着水。一个人啃着快要冷却的饭团。一个不防,等女生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看见右脚几乎整个浸在积水里了。在经历了昨晚三人同行的尴尬后,顾安显然不会愚蠢到第二天与他们一起吃早餐,找了个借口就分开了,真的很努力,才没有假装不经意回头去偷看二人结伴的身影。

抬起脚查看“灾情”后继而无奈的发现没带纸巾,懊恼的抬眼之际就看见少年的讥诮神色,手里倒是诚意颇足的拿着一包纸巾,不过也没有递过来的意思。顾安突然觉得自己昨天对慕南评价实至名归,立马不甘示弱的口中衔了笑意盯着他手里吃了一半的饭团反击,“和你一样,虽然窘迫到吃饭团了也不至于一包纸都买不起。”男生也不生气,直接抽了张纸递给女生就走了,这下反倒显得顾安自己小气了,忙叫住他玩笑道,“喂,慕南,你看这情况一张怎么够。”

男生折回终于开了金口,“你难道不回去换一双。”顾安抿着嘴笑,“说得有理。”扭头急急的走了,突然又返回来问道,“惜涵你生日给你的巧克力你吃着怎么样。”

慕南说着还好便折了视线到远方,顾安了然直直看向他,说:“我还以为,她毛手毛脚的性子做不好呢。如果不好吃,你不如直接跟她说,你不说,她怎么知道你不爱吃。”看到男生诧异的表情突然觉得很悲凉,明明精心准备却难以言表,于是刻意笑得很灿烂的道了别跑回寝室。

吴泽远远地只看到女生笑得“忽如一夜春风来”的灿烂样子,耳边却响起方才她不温不火的声音,“昨天晚自习作业没写完呢,我买饭团吃好早点回去补作业了啦。”

慕南皱着眉仔细回想,记起来巧克力被一群朋友瓜分,自己只剩一块,边吃边问,“怎么这么甜,哪买的啊。”陈惜涵虚张声势的喊着“你不是爱吃甜的”时有点心虚又带着满不在乎的神情被自己忽略,继续打击她“我的爱吃甜食是对甜品有品质的要求。”一回神就见到吴泽莫名其妙的盯着自己手上的饭团,立马恢复平常模样打趣“没吃饭啊!”

吴泽尴尬的笑了笑,“本来和陈惜涵一起来着,想起来有事就先出来了。”沉吟片刻,又说道,“上次那餐,其实算她请的,卡是她的。”言毕便垂头独自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