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小说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小说 /

暗流(一)

作者:发表时间:2015-05-27浏览次数:

(短篇)暗流(一)--山月不知心底事

题引:All this happened,more or less.故事中的一切,或多或少都发生过。

——库特·冯内古特《第五屠宰场》

顾,安。

顾安放下笔,看着自己郑重其事的一笔一划写在新笔记上的名字。犹是小心经营,还是把顾字的一撇写得太过长了点,字失了重心,终是刻意也疏于防范意外。

翻过令人懊恼的封面,就是崭新洁白未染笔墨的一张纸,心情顿时舒畅了许多,年少时的心思总来去匆匆,跟时间一样。就像昨天的事,经过“艰苦卓绝”的中考来到了这个旁人眼里的重点中学去继续为越发艰难的高考奋斗,现在却是高二了。

教室外太阳很好,抬起头,阳光便打在脸上,不由地眯了眼,再懒懒的踱上前去倚在栏杆上。课间走廊已经是热闹鼎沸了。栏杆旁三三两两的倚了不少人,他也在其中,和一群男生在说笑,从距离隔得远,只能看到嘴巴张合,听不清说了什么,倒是他笑得很是开怀。顾安突然想到一句话,

有的人笑得开心得你想跟着一块笑。

闭上眼,迎着阳光,想着,想来便是这种吧。

隔了很久才知道名字,吴泽。好像有点平平无奇的两个字,却貌似是许多学生茶余的谈资,颇有些事迹,每个人的学生时代里总有几个这样的人物。名字的作用,大概是你看到这几个方块字就想起一张脸,看到这张脸就想起那几个字,就算记住了。总之后来,顾安记住他,想到那几个字,想起得都是走廊里那张笑的什么似的的脸。

“顾安,陪我去楼上。”白皙略带些肿的的手指敲着栏杆,指甲刻意涂着透明的甲油,亮亮的。陈惜涵老是藏着自以为瞒过老师的小心机。一边起身边朝她笑道,快期中考了你还不安分点,因为手链盯你呢。她不以为意地笑笑便直向前走去,快走两步才追上。

远远地在门口瞥见教室投向陈惜涵探寻而暧昧的视线,顾安下意识后退躲开,假装抬头仔细看着班牌,2年15班。反观主人公陈惜涵,高高的挑着眉,状似不在意的刻意淡然不理会又有点不耐和局促的等待着。移了视线向下,宽大的校服只露出纤细的手腕,皮质的手工编绳若隐若现。

第一次看到它是她笑盈盈地伸手至眼前,挂着金属质字母的皮绳松松挂在手上,M,我低低的念着。抬头看向她时依旧是明目张胆的笑得很灿烂的脸。如果朋友分两种,极端近似或极端反差,顾安和陈惜涵约摸是后者,一个极开朗明媚,一个是内敛沉默。

许是也知道过于明目张胆,穿着蓝色衬衫的男生递给她什么后未说一句话便走回了座位。他一定没看到手链上的字母,顾安心里想着。

看清她拿来的是什么的时候,顾安凝了笑别过头往前头走,身后的女生笑着扑上前,被推得微微倾向右侧的顾安知道自己的手肘擦过的是衣料,可莫名的觉得存在少许温度。彼时吴泽及时闪避侧身让两个女生并排而过,然后听到响起的上课铃,踩着铃声的末梢奔至教室后门时,正看到方才从身边走过的隔壁班女生也飞跑进教室。他见老师还没来,便不疾不徐地走向位置坐下。

地理老师走进教室的时候,顾安正忙着压下奔跑的喘息,又掩饰的喝了一口水,瞄了眼同桌的页脚,才故作镇静地翻到那一页。其实她自己不串班,倒是时常被陈涵惜拉着楼上楼下的跑,但遇上他也不意外,早先听得的小花边便是他与15班的一名女生。

不多会,同桌面无表情的递予一张小纸条,然后继续听课,从来实验班对于课堂听课效率都是最重视的,所以忽视教室那头用笔头轻敲课桌的陈惜涵,有些惭愧的默默收了纸条到桌里后,也将思维转向冰岛除了盛产地热能还富藏什么能源的问题上。

自进了这个班来,自己的成绩一直时上时下的,并不十分如人意。想当初为了进这个班,费了那么多心思。还记得分班考试一走出来自己就对父母说没有发挥好母亲瞬时沮丧颓然却强撑笑意说没准其他人也难得写不出的神色,出乎意料的竟然考上了,传来消息的时候,母亲极欢喜的抵在书桌前,眼里都掩不住得意色,说着,我说说不准还能上的吧云云。

看着窗外蓝得不见一丝云彩的如洗天空,暗暗下了决定。突然觉得教室安静得让人不安,也不知道走神了多久,急急的找方才做题思绪戛然而止的地方。

写完期中最后一场考试卷子的时候,顾安如释重负般的叹了口气,放下笔的手心微微有点潮湿,边搓了搓一边看了眼钟。离考试结束还有十几分钟,大部分学生显然都答完了卷子,考场里悉悉索索响着低语声。听到考场外隐隐有说话声,抬起头便看到吴泽踮着脚往考场里看,显然是提早交卷了。瞥了眼正专注于无声警告企图打手势作弊的学生而无暇顾及场外风景的主监考老师,再看向探头探脑眼里带着狡黠光彩的男生,由于底下的雾化玻璃只能看个轮廓,但可以想见其嘴上必是带着促狭的笑了。由是不经意无声的笑了出来并直视着他,他倒是怕被老师发现似的向后退去了。顾安自是纳罕的看向做出严肃颜色的监考老师,他起步环视着考场,提醒着一群等着考试结束的学生离考试结束还有15分钟。

直到考试结束收完卷子,顾安刻意拖延着收拾着文具和书,却是没见其身影。便略略垂了头,拖着步子上楼,结果就是迎面几乎直直撞上班主任老师,老师显然也是一楞,不过在看清面容后很快平静道“你来我办公室一下。”

“你知道陈惜涵私自携带通讯工具多久了?”中分发式的班主任老师迫不及待的直切正题劈头盖脸问道。顾安知道自己没有掩饰好表情,索性假意回想。脑子迅速的旋转着。

不是你知不知道她有没有而是你知道她有多久了,很快做出了选择。显然陈惜涵已经被老师盖棺定罪,现在自保无可非议。

“就最近,和她不熟,具体也不知道怎么来的。”自己空洞的声音响起的时候顾安有点诧异自己说谎丝毫居然不紧张,平静得好像在陈述事实。

一回教室便打开桌子取出了纸条撕掉,上面的有陈惜涵龙飞凤舞的字,

手机晚上就放你那了,我走读我妈容易发现。

以前觉得她的字很是写意畅快,现在却憎恶其张扬不羁。顾安有点后悔牵扯进这件原本与自己无干的事里,让老师对自己的信任和好感瓦解支离,自己带着坚定神色抬起头与带着意味深长眼神看着自己的老师对视时,发现她没有对自己坚持对此事不甚了解的态度表示生气甚至不悦,只有无奈。可是让自己陷入这个尴尬境地的人是陈惜涵,是自己平白无奇的惨淡高中生活里少有的鲜艳颜色,是沉默寡言的顾安拥有的奢侈品。虽然上一刻自己还极力在老师面前撇清了自己与她的所有关系,但顾安知道自己需要她,需要她来证明自己的合群而无需被孤立,真是令人羞耻。

将碎纸片揉成一团,握在手里,指关节微微发白,就这样走向楼梯口。

“我喜欢把小纸条都收着”

“我也是,很多女生都这样”

扬起手,毫不犹豫地扔进公共垃圾箱。自由落体状弧线在空中完美而流畅。

脑海里的声音遥远而动听,身体却无动于衷,装聋作哑。谎言和真相交织在一起,界线模糊就像眼前暧昧不明的火烧云和落日,漫无边际的红铺天盖地而来,并不觉得美丽,原本蓝得像疾病的天空红得狰狞。

接下来一整天,搅乱考试结束后好心情的人都没出现。所以隔了个周末才见到的脸庞感到前所未有的陌生,声音却是熟悉甚至带点轻快。

“就知道你不会说的”

顾安别开视线,目光落到陈惜涵光光的只依稀见绒绒汗毛的手腕,顾左右而言他“结果呢”

“要求住校,还有我爸拒绝参加家长会......”

顾安一言不发的下楼,没有看到身后女生倏然暗淡下去的眼睛和大大松了一口气的模样。“听说这次作弊校长勃然大怒,所以,后果很严重!”看着眼前的处分名单榜,顾安对牵扯二十多人榜上有名自己却置身事外的“始作俑者”假意玩笑道。

“他找你帮忙的时候告诉你他会群发答案了吗?不是你给他发答案就借你手机,他是借你手机为了给他发答案,你装傻还是真不懂。”

顾安不顾女生逐渐僵硬的表情,继续说道,“你不想想你妈帮你摆平这件事要费多少心思,她只是个年级主任,不是校长。”

发泄不满要有冠冕堂皇的借口,就像海市蜃楼要有沙漠做背景。我们生存的星球,昼夜颠倒,最动听的告白可能是谎言,最浪漫的恋慕可能是陷阱。嫉妒刺破伪善表皮破茧而出,黑暗情绪滋生迅速得像是癌细胞扩散,人性的凉薄是这样可怖。

树木也有向阳面和背阴面,紧紧依偎却难免暗苔丛生。此刻心里暗潮汹涌的女孩表面却伪装成关心和善的样子,顾安知道,一个人是可以厌恶自己的,就像现在的自己,伪善而刻薄。

对面那个原本乐观爱笑的女生难得的沉默了,像是刻意对比出此刻言语锋利女生的不堪和寡情,寂静之中只剩下脑海的喧嚣。顾安看着眼前垂着眼睫,刘海长长地盖下来若有似无的扫过眼睛,肤色白皙得在阳光下清晰可见纤细的淡红色血管的女生。

真是可耻,竟然嫉妒自己最好的朋友,竭尽心思在成绩上凌居其上,好像这样就可以弥补性格上的缺陷,大家就会喜欢自己比喜欢这个爱笑的女生多一点一样。可是并没有,就偏执的归因于她是年级主任老师掌上千金自得众人追捧讨好。情绪抽丝剥茧,剥落友好表面,暴露不为人知的黑暗。

“呐,还不和我一起背单词,吊车尾了吧。”果然不思进取就注定结果悲凉

“800米第二圈你上哪去了,及格了没啊。”等你一起跑只会拖累自己

“没关系啦,我也没发挥好,下次努力点吧”还不是复习时老是被要求同你聊天

嫉妒这个众人眼中自己最好的朋友,一面自我鄙夷一面在心底对她恶语相向。真可耻啊,顾安对自己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