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小说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小说 /

猫小爵

作者:发表时间:2015-05-27浏览次数:

“小爵去哪里了?快叫他回来吃饭了。”老妈一边翻炒着土豆丝,一边对我喊道。我极不情愿地挪了挪早已在沙发上入定的屁股,眼睛依旧不放过电视里的灰太狼,只见那个可怜的家伙飞到天际化为最闪亮的那颗星,那句“我一定会回来的!”响彻耳畔,我咧了嘴笑,这才慢吞吞地回答:“啊呀,他肯定找个地方睡觉去了,别管他了。”正说着呢,一团嫩黄慢慢地踱步过来,轻轻一跃就坐到了我旁边并以舒服的姿势躺倒,还不忘抬头两眼仇怨地看了我一眼。我们对视了一秒就知道对方心里所想。“臭猫,还挺准时啊,都不用我叫了。”“喵呜~”小爵含含糊糊地回答一句,放下脑袋眯起了眼睛。我盯着眼前这个傲慢无比的“猫爵爷”,心想曾经有个乖巧懂事的猫咪站在我面前,都怪我没有好好教育,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定会重新给他洗脑,如果要加上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当然这个仅仅是想法,洗脑这件事情,如果真要做,起码要给我个“月光宝盒”把时光拉回到我五岁那年,从我和小爵见面的那个下午开始。那时的小爵才刚出生不久,一堆小猫崽拼命地往母猫的奶头挤,挤不到的就只能在旁边闭着眼睛开口乱叫。我和小我一岁的表弟在一旁观看,小姨特地吩咐过了,不要乱动小猫崽,生怕我们不小心弄死了那些脆弱的小生命,可是看着喝不到奶的猫仔乱叫,心里也不是滋味,正找寻着看有没有喝完奶的猫仔可以下岗换一换,小表弟就指着其中一只小猫崽说:“表姐,那个是不是晕过去了?”我顺着望过去,只见一只猫崽以躺倒的姿势,嘴里含着奶头,却不像其他猫崽一样不断吮吸乳汁,仿佛睡过去一样......这年头,没见过连喝奶都晕的......为了不违背小姨的嘱咐,我们找了块海绵戳了戳那只猫崽。第一下动了,第二下开始吮吸,第三下干脆换了个躺的方向,含了含奶头,又不动了......“这是又晕了吗?怎么一喝奶就晕啊?”小表弟拿着海绵不知所措地看我。作为表弟心目中无所不能的表姐,我自然不能显示出我的无知:“这没什么,估计是过敏,睡一觉就好了,放心吧,有我在,它不会死的。”我信誓旦旦地保证,不过还是以防它再度晕过去,我叫来了小姨,希望她能把这个过“过敏”的小猫崽放到一边,顺便让没喝到奶的猫崽乘机含上奶头。从此这只传说对奶水过敏的猫崽进入了我的视线。

第二次见到那只猫崽的时候,已经是几个星期以后,猫崽们陆陆续续断了奶,母猫带着孩子们在院子里晒太阳,正是初冬,阳光暖而不烈,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幻觉,总觉得猫崽们在阳光下蒸发着一股子奶香味,怪好闻的。我搬来了小凳子陪它们晒太阳,顺便找找那只容易昏厥的猫崽。其实也没花多大功夫我就认出来了,它总是和别的猫崽不一样,至少在我看来是不一样的——别的猫崽都凑在母猫旁边,只有它躲了这暖阳,找了个树底下,把半边身子晒着,半边身子挪到树荫里,悠然地睡着。多年以后,每当我想起这一幕的时候,都不由得感叹小爵的诗意——三毛有段话“如果有来生我要做一棵树......一半洒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没想到年纪轻轻的小爵竟有如此高的觉悟,不愧是我一手调教的。当然,如果光从这睡姿就判断出小爵,那我也未免太冲动了,俗话说得好,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于是我蹑手蹑脚地走过去,用手戳了戳它的背,果然一动身二动嘴三换姿势接着睡......我满脸笑意,心里看上了这睡姿销魂的小东西。接下来自然是向小姨“提亲”,要了这小不点。貌似我把它抱回家的时候它还在睡,一路的颠簸都没把它弄醒,那时候我就该知道,它的睡功又上了一层,应该趁早帮它改掉这毛病,要不也不会落到走火入魔的下场,都是姐姐的错啊~

小爵的名字是从我看了宫崎骏的动画电影《猫的报恩》才取的,之前一直随便叫他,没个固定的叫法,今天可以叫“崽崽”,明天就可以叫“喵喵”,反正叫什么他都不搭理我,动两动它就别过头去,挪一挪身子把巨臀转向我。真是只无趣的猫。我发现他常常在太阳升起的时候醒来,蹲在阳台上面对灿烂的朝霞,顺便舔一舔手,整理整理仪容,然后在我上学的时候开始睡觉,省去了和我告别的仪式。等我回来若是恰好碰到了夕阳西下,正好是晚霞满天的时候,他又准时醒来,伸一伸后退,拉一拉筋骨,仰头对天吼两句。这若是一匹狼嚎叫倒也有几分英勇,可这“喵喵”两句,似水柔情,偶尔听见还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有时候吓到路人还以为是哪里来的野猫,踹他两脚。久了他也就乖了,不再喊,默默地望着夕阳黯然神伤。我没事的时候也会陪着他一起看日落,虽然在我看来,所有的日落都是一样的,连余晖照在小爵身上发出的光都一样,真不明白他怎么百看不厌。但作为一只有个性的猫,他名正言顺地保持着自己的习惯。

小爵爱睡,但绝不是贪吃的那种,春夏秋冬都保持着曼妙的身材,也许是睡占用了他太多时间,以至于连狼吞虎咽的功夫都省了。嗜睡本也不是件坏事,反正不会给我添太多的麻烦,他睡的时候我弄他的毛也不用担心他会突然醒过来。可是自从我住了校,只有每天下午回一趟,小爵的日子就开始坠入噩梦中,先是被一帮小屁孩用水淋湿身,后来被小屁孩用桶罩住头,最后有一天我回家的时候竟然看到小爵的头掉在地上!

“小爵啊,都是姐姐不好啊,应该把你锁在家里的啊,你死得这么惨叫姐姐怎么办啊!”

我刚要把头捡起来,小爵却睁开了眼。我往后一倒,一屁股坐在地上。

“喵呜~”

仔细一看,原来是被人埋在沙子里,只露了个头。真是吓死姐姐了,熊孩子能别这么玩我家的猫么......

或许那件事情给小爵的打击太大,他至今都不敢靠近小屁孩,连睡觉都找了个地势高的,比如别人家的车顶——虽然有随时被载走的危险,那也总比被活埋了强吧。这件事也让小爵对我产生了“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感情(反正他蹭我腿的时候多了,暂且这么理解吧。)

小学老师让我们写一种小动物,小爵自然成了我的模特,但为了艺术效果,我还是决定先参考一下别人写的猫。

“我的猫很可爱,总会在我看电视的时候躺在电视机上,尾巴掉下来,好像给女主角戴上了围脖......猫咪开心的时候会冲我笑,露出它的小牙齿......”我看着看着,怎么觉得我的猫好像和别人家的猫不一样啊——他从未趴过电视机,从未咧嘴冲我笑,他最多的表情就是半眯着眼,将醒未醒的样子。于是到最后,我参考了别人写猪的作文。

“我的猫很可爱,总会在我吃饭的时候躺在一旁睡觉,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有意思极了......”此事最终沦为笑柄,算了,不说也罢。

鸟儿长大了自然要飞的,猫儿长大了自然要跑的,这是规律,哪怕是只懒猫,也会有逃跑的美梦。有一天小爵不再出现在车顶,有一天他不再蹲在阳台上看日出日落,有一天我喊遍了整个小区都找不到他回家吃饭的时候,我知道这个规律适用于所有的猫,包括小爵。

前些日子我又重温了《猫的报恩》,突然发现里面那个帅气的猫公爵倒有几分小爵的影子——夕阳的光辉照到猫公爵身上的时候,也是那种静谧的,神像般表情,美到不可思议。但愿小爵在另一个地方也像猫公爵一样过得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