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小说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小说 /

梦魇 第七章

作者:发表时间:2015-05-27浏览次数:

探梦

“后来呢?”

“后来师父知道了我差点把琉璃珏弄丢的事情,罚我给绛珠仙子扫了三个月的地,而我也再也没见过那个少年啦。只是通过梦锦知道了有关他的事情,包括他后来挟天子以令诸侯还有被册封为魏王之事。”

“那这匹梦锦是怎么回事?”

“那是在他将长子立为太子之后,师父说既然他于我有恩,理应报答,然后又说什么此人后代将有一劫毁其宗庙鼎盛,让我以帝王锦告之。”

小爵仰头看着我,额头上的肉挤了一层又一层,像极了沙皮狗。

“我没记错的话历史上记载的曹操可没登基啊,就算是有帝王相,但没帝王命的话也不可以用帝王锦的吧?你师父是怎么想的?”

“谁知道呢?他死后儿子不是追尊他为武皇帝了吗?照理说给他用帝王锦也不为过。”我伸手去拨开小爵因疑惑而皱满肉的额头,“侦探先生,别想那么多了好嘛?我们先去这个梦里面看看才是正事。”

梦锦必须要有人披着,我才能进入梦境,为了让小爵也能看到,这匹帝王锦自然就盖在他身上了。

“说好啦,这帝王锦也不是所有人都能披的,要是待会梦醒了之后,腰酸背疼什么的可别怪我。”

“知道啦,快开始吧。”

为了以防万一,我在小爵身上先盖了一层未织过梦的素锦,然后才轻轻地用帝王锦把他包裹起来。小爵似乎这些天来真的累坏了,没过多久就入了梦境。

阳光明媚的日子,整个洛阳城像朵盛放的牡丹,一切祥和宁静。我走在这条有些熟悉的街道上,不躲让任何迎面而来的车马路人。反正我本不在这个梦境中,无妨穿过他们的身体,况且我的目光寻找的是已经入梦的小爵。

“喵~”

我停下脚步,一抬头就看见了正从别人墙沿上一跃而下的小爵。这个梦的主人本就不是小爵,所以他也可以随意走动而不被人注意。

我蹲下身子,伸手把小爵放在了我的肩膀上。

“小梦,你可还记得这个梦讲了什么?”

“这我当然记得,我可是花费了好长时间才织成功的,何况这还是给我恩人的梦锦,我当然清楚。看,那边走过来的就是他。”

我指着一名正朝这边走来的少年给小爵看。少年束发及冠,腰带上系着酒袋,行为举止毫无拘束,正是当年豪气不羁的模样。

“他呢,待会要去赛马场挑一匹好马来参加比赛。然后呢就会看到三马共食一槽的情景。最后这个梦就结束啦。”

“这么简单?”

“对啊,预示梦嘛,太长了他醒了以后就不记得主要内容了。”

小爵朝我翻了个白眼。“就这样的梦你还织了那么久……”

“不是,那是我用心好不好,你都不知道我……”

“等等,小梦,看他的样子不像去赛马场啊。”小爵用爪把我的脸扳向少年行走的方向。没错,我亲眼看见他走进了一家酒馆。

“不可能啊,我没给他这一段!”

我霎时间愣住了,难道我的记忆力衰退得这么厉害?小爵轻巧地从我肩膀跳下,径直向酒馆走去。还不忘回头招呼傻愣在一旁的我:“我说,你不打算进去看看吗?”

酒馆里面没什么异样,喝酒的人喝酒,端菜的端菜。少年好像知道有人在等他一样,很自然地上了二楼的厢房。他推开了左边第三间房的门,里面果然早已有人坐在那里。

“阿瞒,你来了。”

另一个及冠的少年亲切地和曹操打招呼,并示意他坐下。

“这人是谁?和曹操很熟啊,直呼小名。小梦,你一点印象也没有?”

“不知道,不过我觉得他长得很熟悉,像我认识的人。”

我盯着那个给曹操斟酒的少年,他手指纤细,不像是习武之人。

“阿瞒,多谢你帮我要回了那幅画。来来来,我敬你一杯。”

两人一饮而尽。

“哪里哪里,我也早看不惯那阉人强取豪夺,这次又抢了秦兄的画,这是断不能忍的!”

“可是你这夜闯张府,不怕他们为难你?”

“那画本是他抢的,现如今还丢了画,有失脸面,我看他也不敢张扬闹事。秦兄放心罢。”

“既是如此,我再敬你一杯!”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那少年仰头饮酒的时候,眼睛似乎注视着我,好似看得见我一般。

“阿瞒,听说你要参加今年的赛马?”

“对,待会我就去马场挑马匹,秦兄可要一同前往?”

“不了,我还有事,就不陪你去了。时候不早了,你也该去马场,不然好马都被人挑拣走了。”

“说得是,那就此别过罢。”

两人互相道别,曹操也像我说的那样去了马场。小爵一路都盯着曹操的一举一动,不放过任何可疑的地方。而我则没有心情,只是一心想着那个少年和他看我的眼神,总觉得在什么地方见过。

本以为这个梦没多长,谁知小爵醒来的时候已经凌晨两点了。小爵果然受不了帝王锦的潜龙针法,刚醒就站不起来,软塌塌地卧在沙发上,让我给他备点猫粮缓一缓。

“这个梦你是想告诉曹操司马懿父子要吞掉他的曹氏王国?”

“是啊,只不过他怀疑错了人,把马腾马超马铁三父子给灭了。虽然我早就知道他会猜疑梦中出现的三匹马,但猜错可没在我的预料之内。”

“你当初见过一面的曹操可不像个猜忌之人啊。”

“可我那时候就知道他生性猜疑。”

“你知道?”

我丢了三块猫粮进小爵的嘴。

“我当然知道,琉璃珏的第五条凹槽代表的就是‘疑’,其他的线都不与他相连,可见他最大的弱点就是猜疑。”我又给小爵喂了点水,小爵咕咚吞下去,呼了一大口气。

“我总算活过来了,真是要命啊。”

小爵摸了摸扁扁的肚子,意犹未尽地说:“再给我来一点吧。”

“好,你等着。”我转身又去拿猫粮。小爵冲着我的背影问:“那直呼‘阿瞒’的少年你真的不知道他是谁?”

“废话,梦境七分真三分假,大多是入梦者的经历所筑。曹操他之前见过谁,我怎么知道。突然在梦里面冒出来大概也很正常吧。”

“嗯,是这样没错。”小爵用利爪插了一块猫粮放进嘴里,“不过刚好让我们知道曹操当时夜闯张府是为了一幅画,这倒是个不错的情报。或许,我们可以把这个隐情卖给历史研究者,然后赚一大笔钱。”

“呵呵,为了证明史料的可靠性,你下一步是不是打算告诉他们我是梦魇的事情?”

小爵认真地想了一下,然后用爪指了指张开的口:“也许你可以用猫粮来封住我的嘴。”

我一把将猫粮塞满了小爵的嘴。

第七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