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小说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小说 /

梦魇 第六章

作者:发表时间:2015-05-27浏览次数:

结草之恩

东汉末年宦官当道,沧水横流,各地豪强割据州县,百姓苦不堪言,每夜入梦者大多惊惶不安,连我的梦锦也织不出什么绚丽的华章。阴沉沉的气氛让织梦变成了件痛苦的事,我经常在挑针脚的时候弄错针数,心神不宁。

“师父,近些梦锦都是一个样,我都不想织了,不如沿用好了。”在又一次挑错针脚之后,我无奈地仰起头可怜巴巴地望着正走过来的师父。

师父低头看了看地上刚刚织好的几匹梦锦,脸上依旧是慈爱的笑容,伸出手来轻轻抚摸我的发髻。

“也罢,小梦出去走走吧,或许会有新的想法。”

“真哒?我没听错吧?我那牢头般的师父要放我出去啦?是不是我最近表现还不错,刑满释放了?”

“鬼丫头,嘴贫!”师父用手指推了一下我的额头。

“好痛!师父你轻点。这脑袋要是被您戳坏了,以后哪还有像我这样聪明伶俐的徒弟帮您织梦锦啊。”我面朝师父行了个大礼,“师父,我出去一定不惹事,您就放心吧。”

看见师父一脸不信任的样子,我只好又补充一句:“如果,如果我惹事了,您就罚我给绛珠仙子扫三个月的地好吧?”

我向来与绛珠仙子不合,扫地自是不肯的,师父也觉得这个惩罚够狠够重,满意地点头同意了。

“小梦,你的道法尚浅,而人间怨气太重,待太久会损耗精力,这若是碰到月圆之时,还会法力尽失。所以小梦最好能在十五之前回来。”

“好好好,没问题。我肯定会按时回来的。”我望着师父渐渐远去的身影,挥手道别,“师父,我走啦,不要想我呀。”

哈,终于要出去闯荡江湖了,师父最近真是人品好得让人难以置信。“等等,我此番到人间该是几时了?”我一边低声喃语,一边扳手指头算日子,突然空中传来师父的声音。

“人间今时今日已是初十。”

什么?!我就知道师父不会那么便宜我,都初十了,才能玩几天啊?

“师父,你也太抠门啦!铁公鸡师父!!!”我朝师父的厢房扮了个鬼脸。

“鬼丫头,这人间的时辰和这儿的不一样,再不出发,就该到十一了。”

“啊!不早说,我这就走!”我急急忙忙收好东西,奔出了离湖界碑。

在人间的这三日,我逛了都城洛阳。虽然知道当朝天子气数已尽,但洛阳毕竟是帝王灵聚集之地,比其他地方相对都要安全些,正如师父说的,人间怨气重,我的道行修行太低,还是不要冒险为妙。逛了几个官邸,去了几处青楼,每夜还飞身至汉灵帝的宫寝偷听王臣密语,我渐渐对张让这个人有了印象。

之前就有编织过朝臣的发财美梦,送礼之人踏破门槛,没想到竟是这个宦官所想之事。此人诬陷忠良,枉为人臣,也怪这汉灵帝无辨是非之德,让这阉杂之徒毁坏朝纲。我坐在房梁上一边偷听,一边想法子好好整整这坏家伙。

于是在离开前一晚我就潜进了张让的府邸,用琉璃珏给这家伙编了个噩梦。看这家伙在梦里梦外挣扎的样子,就差没拿刀抹脖子了,我不小心笑出声来,惊动了府里面的守卫,吓得我赶紧从房梁上消遁。

第二天在街上就听见有人传言,张大人府上闹鬼,整个房院都点灯入眠。我捂了嘴偷笑,看你这个家伙还敢不敢睡觉了。突然觉得嘴边的手有些不太对劲,感觉怪怪的,我仔细端详了一下,惊恐地发现琉璃珏不见了!

难道是昨晚走得太匆忙?落在房梁顶上了?!糟糕,我这道法消耗得差不多了,那还能那么轻易地潜进去啊……真是倒霉的事情一桩桩,唉,看来只能今晚再去一趟,拿了琉璃珏再回去吧,不然被师父知道了,铁定以后都不让我一个人出来玩了。

凡事不靠法力,就是寸步难行。我在张让的府门外念了好几遍移行咒才好不容易如愿以偿地出现在之前的房梁上。幸好,琉璃珏果然在此,我小心翼翼地把它戴在左手拇指上,虔心祈祷我的咒语能够立马灵验,好让我在浮云现出圆月之前出得这豺狼的府邸。谁知,在移行的过程中,浮云被风吹散,移到一半在院中央显了行……你能想象灯火通明的府上所有的侍卫都拿着兵器围着我看的场景吗?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这样顺便还能挖条地道逃跑。

月圆之夜法力尽失,我怎么那么倒霉啊……

正当我考虑是英勇就死还是就地求饶的时候,一个黑影掠过庭院,瞬间击倒了五六个侍卫。

“是谁?!你这丫头还有同谋?!”

一个侍卫刚想把刀架在我脖子上,就被人一脚踢出五步之外,并且手舞著戟击退上前阻拦之人。还没晃过神来,就被人带到了院墙之上。

“告诉张让,说我曹孟德拜见大人!”说完跳下了院墙,消失于众目睽睽之中。

“丫头,你怎么会在那阉人的府上?”

眼前的少年将酒水递给我,满脸的好奇。我一手夺过酒袋,灌了一大口,凉凉的液体流过喉咙,整个人都觉得踏实了。我用袖子胡乱抹了抹嘴。

“这话我还想问你呢,大晚上的你在人家府中干什么?莫不是些鸡鸣狗盗之事?”

少年笑了,眉宇间透着一股豪气。

“我救了你,反倒被你说成了偷盗之人。”

“不,小梦我恩怨分明,你既救了我便是恩人,我当结草衔环以为报答!”

少年看我一副认真诚恳的样子,愣了一下,眼里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不过很快就变成了不屑。

“你这丫头能报答什么?也罢,告诉我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吧。”

我本想拒绝,但一想到路途漫漫,有人陪着说话也好,就答应让他送我,反正到那之后我就让师父消去他这段记忆。我心里打好了如意算盘,就放心地与他同行。

一路上我们聊了很多,不外乎是些关于这动乱世道的看法,我发现这少年虽年纪不大,但机智警敏过人,对天下有独到的看法,不过到底是个放任不羁的孩子,我有些怀疑我以后是不是还有机会报答他。一个浪子,除了败些家产之外,还会有什么样的磨难?

月色清明,草地上被镀上了一层银灰色,周围透着夜晚的寒凉。

“丫头,天凉了,来,喝口酒暖暖身子。”

少年从身上解下酒袋递给我。我在接过的一瞬间,月光照到了我手指上的琉璃珏,我这才发现琉璃珏与这少年有一线相连,而这条线泛着淡青色的光,来自第五条凹槽。

第六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