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小说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小说 /

此情可待成追忆

作者:发表时间:2015-05-27浏览次数:

午时,阳光灿烂,柳絮飞舞,一长发女子坐在湖旁,听着歌,看着书,此时一片落叶飞到她的头发上,眼泪再也止不住了!

一年前

风轻轻的拂开一层又一层春水,微微荡漾着柳絮的清香。她走下木质的扶梯,沉醉在春色里,他说约她十二点在湖边见面,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他们相恋已经两年,彼此了解,就好像前世就已经积下的姻缘。没有人知道他们是怎么在一起的,除了身边的柳树。

她看了看手表上转动的指针,显示十一点半。她走在湖边的石子路上,数着步子,走到柳树下的长椅边坐了下来,捧起刚刚在书店买的书,封面是一朵白色的蔷薇,衬着白色的底色就只看到素描的黑色蔷薇花轮廓,她喜欢这样简简单单的,就好像是希望自己也可以简简单单地生活,偶尔挽着他的手在四季里散步,看尽万水千山,愿这一生细水长流。翻开第一页,只静静地刻着一句话:能见蔚蓝,自有星空。她微微的笑着,抬头看着柳树在风中摇曳,风里还夹着落叶。看到倒映在湖面上的柳树,却看不到自己。

他走下扶梯的时候,正看见穿着一席白裙的她看着水面微笑着,齐肩的短发,手里还捧着一本书,突然鼻子一酸,竟不知该如何开口。

“我和你爸离婚了,你跟他去美国生活。”等到他听到这句话并且理解了这句话的时候他的母亲已经拖着行李箱坐上车消失在拥挤的车流里。从小习惯了一个人吃饭,看书的他,虽然对这个结果并不惊讶,却还是希望能勉强地维持这个家。也许在亲人面前,他只希望永远做个被人照顾的孩子。父亲的身影总是只能在梦里出现,忙成了他们永远的借口。回家的路在这个家里也只有他记得最清楚,在哪个拐角可以看见木棉花,在哪棵树上住着一只小松鼠,在哪个时间可以看见落日余晖从客厅的大落地窗外飞进来。

“我知道你不愿意跟我去美国,我现在只是希望你能过去陪我度过我剩下的日子。”父亲把病历单推到他的面前,眼睛里的泪光一闪而逝。他的脑海里还在想着母亲那样决绝离去的背影,现在的他只感觉脑袋一片空白。拖着沉重的步子回到房间,看着挂在床头的全家福坐了一夜。天亮的时候开始有人进来清理他的行李,父亲一早已经去了美国接受治疗。留下一封信,只有一句话:孩子,爸爸只是希望在余下的日子里能有你陪在身边。信封里还有一张今晚飞往美国的机票。接到她电话的时候,他只能强忍着情绪:“见一面吧,在湖边,好吗?”她还是那个他的小太阳,总是笑着。可是现在听到她的声音却让他有些不知所措。他想着总是要见一面的,不能就那样离开。他不想让他的小太阳跟自己一样,只能看到一个落寞的背影,甚至连背影都没有的他。

他静静地站着,看着她坐在那里翻动着书页,风吹的时候飘下落叶落在她的发上,没有人发现。他走过去从后面拾起那片她发上的落叶,从背后搂住她,然后把手里的树叶放到她的面前:“看来这片落叶爱上你了呢,我的小太阳。”她感觉到了他身上青草一样的味道,偏头亲在他的脸颊上。他一惊,笑着绕到长椅前面坐下来,把树叶夹在她的书里:“我们家小太阳,让我借一借肩膀吧。”歪在她的肩膀上,看不见她的表情。对不起。

她把夹着落叶的书合上,放在长椅上,突然才想起他打电话时微微的颤音。她只知道他总是一个人生活,脸上也总是透着忧伤,那份忧伤一直深到他的心里。“怎么啦,不开心么?”她小心地问着,怕伤到他。伸起左手搂着他的肩膀,把脸靠在他的发上。“嗯。”他的眼角渗出了泪水,人总是会在被安慰之后才会变得脆弱。“你哭了吗?”她莫名地伤心起来,跟着他一起落泪。“嗯。”“是有话要跟我说吗?”她用右手的衣袖擦了擦眼泪,鼻子塞塞的带着哭腔问他,“一猜就不是什么开心的事情,说吧,心情阴天的少年。”“给我看看你的书,小太阳。”他假装如无其事。扭过头去的她,拿起那朵在风里寂寞的白色蔷薇递给他。“是你喜欢的风格,简单美丽,就像你。”“知道我喜欢简单,那你还这么奇奇怪怪,拐弯抹角的。”她看着他翻开第一页,一滴泪水在在上面晕开。“你带笔了吗?”他静静地问着。“嗯。”她看着他浓重的黑眼圈,憔悴的眼神,只能鼻子酸酸地落泪,不知该如何安慰他,只好掏出口袋里的笔给他。他在书上写着字,用悲伤的笔画。

“我爱你,我的小太阳。”他的字还是那样清秀。

“今晚我就去美国了,我去陪我爸爸,他生病了。”在落笔的那一刹那,突然响起他的声音。她静静地没有说话,好像是被吓到了,又好像早已猜到了会是这样的结局。“他们离婚了,大概是想留我一个人在这世上孤单。”世界都安静了,在那一刻。“什么时候回来?”她故意带着没有情感的语气让那些字眼在空气里凝结。“不会很久。”虽然知道是因为他父亲的病才要离开,却总是不能开心起来,试图理解他,但是心里却不愿意接受。“我等你回来,借了我的肩膀靠以后还是要还回来的。”现在还在身边的人,还过几个小时就会在另外一个空间里了,只希望他快乐一些,虽然微乎其微。“嗯。”

“陪我走走,好吗?”她看着湖面呆呆地说。他从她的肩膀上挪开他的头,感觉有些眩晕,眼前有几秒钟的漆黑,再清晰起来的时候她已经走到了石子路的尽头。他拿起那本书静静地跟在她的身后。这时候的湖面闪着强烈的光,就像一堆碎裂的镜片暴露在强光下,刺痛人的眼。明明是白天,却让人感觉一张凄冷黑夜的幕张开来,慢慢地收紧,再收紧,直到所有人都喘不过气来。

这大概就是所有的画面,深深刻在她的脑海里的那个一年前的今天。其他的她都不愿意去记得。现在的她,已经蓄起了长发,还记得他以前总是说想看她长发的样子,现在,你再也看不到了。当她翻开第一页,泪水开始如决溃堤,再也止不住了。

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就是在这里,同样的地方,可是当幸福和痛苦两种记忆交织,谁也再说不清这其中的情感。

那时候,也是这样的天气。那天,阳光正好,她看着他坐在她常坐的长椅上看书,她头一次那么大胆地捧着书坐到他身边。也许遇见并不需要太多的理由,只是一个美丽的意外。只是为什么结局却会定格成那样。两个人,两颗心,一个故事,一个不下雨的下雨天。如果没有那次的遇见,谁又会知道各自以后的结局呢。

泪水已经在书页上打下泪痕,刻到心里。如果他不曾遇见我,是不是结局会好一点,这一年来她从未停止这样的想法。

一年前的今天,她就像一个游离在丛林里的女鬼,没有了灵魂,心已经被掏空地跪在路边,看着倒在血泊中奄奄一息的他,想流泪,却只有心痛弥漫着所有的一切。她蹲坐在马路中央,似乎听到了救护车来过又走的声音,又似乎没有听见,她不知道所以的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只知道听见声音回头的那一刻他已经被撞倒在那里,手里还紧紧地握着她的蔷薇花。

现在她已经不愿意再记起那一切,每天都会在那个梦中醒来,好想假装一切都没有发生,只想湖面还是飘着清香,他还在身边。

“我们家小太阳,头发长长了呀。”他坐在身边靠着她的肩膀。“对呀,好看吗?留给你看的。”“当然好看了。”

“没有我在身边,你过得好吗?”听见他的声音就在耳边。

“我说不好你还会回到我身边么?”

“我一直在你身边呀,我的小太阳。”

她拾起发上的落叶,夹在和那片落叶一页的地方。

我知道,你一直都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