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小说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小说 /

在云上爱你

作者:发表时间:2015-05-27浏览次数:

时间没有等我,是你忘了带我走,我左手是过目不忘的萤火,右手是十年一个漫长的打坐。

灰色,是今天的色彩。葬礼——很安静。风暮静静地站在那张黑白照片面前的,照片中的女子笑着,长发在微风中扬着,唇角边还有一颗小小的痣,是红色的。

我叫风暮,八岁那年,我成了孤儿。在那个一生中最冷的冬天,我有了一个奶奶,和一个叫七七的小妹妹。

渐渐长大,我发现七七总是过几个月就会忘记我,忘记奶奶。一觉醒来,然后眨着眼睛问我她是谁,我又是谁。有时候她会自己突然想起来,又有时候会忘记某几个月所发生的事情。奶奶去了天国的那一年,七七失去了所有的记忆。那一年,我十六,七七八岁。我们在同样的年纪经历了绝望,善良的天使选择让她忘记了这一切,重新开始她的人生。也是在那一年,我们一起在老房子旁边种下一棵小柳树。七七跟我说,她想把头发留长,因为想做一个美丽的柳树姑娘。

后来,七七总是问我,手臂上的纹身怎么越来越多,我没有告诉她,只是说让她好好读书。回家的日子渐渐少了,只每个月寄钱回去,也不知道七七过得好不好,有时候真希望她把我忘记了,那样,她就不会知道我的结局了。二十五岁生日那天,收到她寄来的照片,是我们的合照,那是她高中毕业是让同学帮忙拍的,我的眉角也有一颗像她一样的红痣,好像是注定了的缘分似的。也许是因为天使的关系,她很少再失去记忆了,快乐地生活着。

再见时,却是她挡在我的身前落泪的样子。我早已想像过子弹穿过我胸口的痛苦,可是天使,如今的痛,你叫我如何承受。

只有手铐拷响和晃动的声音在灵堂里响起,又渐渐远了。七七,你等我。十年。

我叫七七,八岁那年,我失去了所有的记忆。没有过去的我,一觉醒来,有了一个大我八岁的哥哥。他也有一颗红痣,不过,他的痣长在眉角。

我们一起种了一棵小柳树,现在已经很高了,我现在就住在柳树上,它长在云上。开始我还以为是别人骗我,后来我发现,我真的会突然忘记几天或者几个月所发生的所有事情。我很害怕,我怕哪一天我会忘记回家的路,然后找不到他。所以从那以后,我天天写日记,每天都要翻翻日记本里的故事。因为怕忘记他的样子,高中毕业那天特地让同学帮我们拍了照片,洗了两张。一张寄

给他,一张永远夹在日记本里我要写的那一页,好像真的有天使,有时候忘记了,又会在看到照片的时候突然想起来。渐渐地,不会再忘记很多的事情了。

他手上的纹身越来越多了,脸上也多了几条浅浅的疤痕,问他,他也不会告诉我他离开家的故事。渐渐地,他很少回来看我了,放假的时候,就只好一个人在老房子里等,然后陪陪我们的柳树。我的长发及腰了,我很开心。

收到你的信,说这个月等我放假就回来看我。我在老房子里等着你回来。打零工赚了些钱,还省了些生活费,帮你买了手机,想以后可以找得到你。去巷口等你的时候,看见他们拿枪指着你,我报了警。

我的人生,都是因为你才开始的,这样结束是最好的结局了。那天,我好想告诉你不要哭,可是自己却不争气地流泪了。你要好好活着。

今天是我的葬礼,看见你来了,我很开心。

十年后

风暮出狱的那天,去柳树旁坐了坐。

“据报道,A省警方于昨日晚十点在省边界地区抓获两大贩毒集团首领,猖獗二十几年的贩毒分子落入法网……”

风暮坐在柳树下捧着七七厚厚的日记本,一页一页地翻动着,有微风,有暖阳,还有住在云上小房子里往窗外探头探脑的七七。

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