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小说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小说 /

一个故事,一个人

作者:发表时间:2015-05-27浏览次数:

这是一个从别人那里听来的故事。

暮色四合的街头,人渐渐少了竟淅淅沥沥地下起雨来,这是一个不太繁荣的小城镇,他木木地望了望他身旁的板车,仅仅靠着它勉强地赚一点钱,那便是他的生计。这是一个年过五十的中年男人,胡子碴碴地散落在从下巴到耳垂下方的轮廓上。乱糟糟的头发,在路灯下闪着淡淡银白色发丝的光,穿着松松垮垮的灰色衣服,也许它原来并不是灰色的吧,谁又知道呢。长长的板车骨碌碌地影没在长街的尽头。只留下如细线一样的雨落地时发出的那轻轻的声音。

回到家,也许准确地说是他儿子的家,他的家在乡下,那是一个四周都是竹树和杉树的房子。门前石子铺的小路伸出去,家里还有年过八旬的老母亲和他药罐子不离身的妻子。“哎……”握着房门的手微微地颤抖了一下,长叹一声。静悄悄的合上门。儿子媳妇已入睡,房子里静得很。他摸了摸电饭煲,还微微热着,胡乱地吃了几口饭就将就着睡了。

每天都是这样的生活,也不觉得烦,也不觉得累。或许只是习惯了。一大早,儿子上班了,媳妇送孙儿去学校,然后也要上班。早饭各自解决,甚至连见面都少。少有的和儿子媳妇一起吃饭的情景,他还记得。

那天,媳妇感冒了,儿子在家照顾。中午的太阳有点裂。他回去休息,正好碰上,就坐在一起吃午饭。儿子做了饭,孙儿要到下午才下学,就他们三个坐在一起。没有人说话,许是因为太阳太烈了,房子里有点燥热,人也懒懒的。满是老茧的手抓着那双筷子,他竟慌了,甚至不敢往自己碗里夹菜,只愣愣地吃着饭,似乎眼前那个面容跟他有些相似的男子并不是他儿子。为什么这么冷漠,冷漠得让他觉得稍稍动一下都会碎裂。桌上只有筷子晃动和轻轻敲过瓷器发出的声音。

“爸,等你老了,我也带你出去玩……”

“哎……”他静静地收拾着碗筷,突然想起以前的日子,只有长叹。该回家\看看了,看看老母亲,还有那个不停碎碎念的老婆子。“二娃子啊,爹回去住几天,去看看你娘和奶奶……”他一边洗着碗,一边欲言又止。“好,我就不回去了,公司还有工作。”儿子坐在沙发上抽着烟,眼睛闭着。都没有回头看他一眼。“其实是打算问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回去的。”他轻轻地念着,没人在意。

还是家里舒坦,老婆子又开始了。“老头子,怎么突然回来了,身体不舒服吗?”看着她在厨房里晃来晃去,突然停下来看着他问。“没有,身体好的很。”“哦,那就好,那你去休息一下,我做饭。”又开始忙活起来,“你去洗个澡吧,脏成这样,换身衣服,哦对,顺便看看睡房里的灯,好像坏了,还有,帮我把客厅柜子上面的竹篮拿下来,里面有竹笋,还有……”他转身离开厨房,那个忙活的老婆子还在不停地说着。

“娘……”推开靠厨房的小房子的门,看见母亲在睡午觉。他跟母亲是分开住的,各自饮食起居。父亲去世有十年了吧。母亲还住在这个黑乎乎的小房子里,一间房里做饭睡觉,房子靠着山,即使在中午,也是暗暗的。 在家里住了几天,菜园里除了除草,整了整门前的路,给母亲的房子捡了捡瓦,防止漏雨。难得出太阳,搬了睡椅在门前的坪里躺了躺。在这里长大,又在这里老去,将来,大概要葬在这里了。

一大早起来,要去上工了。看见母亲坐在门前出神,听老婆子说母亲最近越起越早了,说是睡不着。偶尔又忽然会说是怕睡久了,就再也醒不过来了。中午的时候又会再睡一会。陪她坐了一会,她说她老了,怕睡久了不好,看她的背越来越弯了,佝偻着。“我走了啊,娘……”他站起来,习惯性地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走得很慢,快走出小路的时候,他回头朝坐在门口佝偻着的老人挥了挥手。竹林正是换新的时候,风吹的时候簌簌地响着,是清凉的风。偶尔还有露水滴上额头。老人也朝他挥了挥手。笑着,都曾历经沧桑的人们,到头来,境遇也竟出奇般地相似了。他的眼眸里似乎闪了闪泪光。一瞬间,又消逝了。

生活还在继续,没人记得他的事情,就连他自己,也不愿意去记住。

一个故事,是生活。

一个人,是平凡。

一段记忆,是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