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小说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小说 /

鸡毛蒜皮

作者:发表时间:2015-05-27浏览次数: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

  小夕最近闷闷不乐。大过年的,家里的电器却因为电工师傅晚上修复电路时搭错了火线烧了大半。那俩夫妇刚从嫁大夕的悲伤心情中缓了缓神,又碰上这等子事,自然是郁闷至极。没水没电的日子已经够另人烦心,那俩夫妇还火上浇油,大过年的,天天吵架,然后又各自生闷气。小夕想着自己放假回家就盼着过个好年,却不曾想大年三十却是自己一个人看春晚,没哭,只是眼睛里汗出了不少,淌着泪在沙发上睡了一夜。

  去三姑家拜年的路上,小夕老想着家里的事,又想起爸爸呆在家里那愁眉苦脸的样子,便更加消沉了,只不说话。

  饭桌上,小夕一声不吭地吃着饭。印象里,姑姑以前是不太喜欢小夕的,许是因为妈妈跟三姑夫是发小,小夕又长得像妈妈,三姑自然就不大喜欢自己了,这也只是小夕的猜测罢了。大人们的世界,十七八岁的小夕自然是掺和不了。小夕听他们谈论起田心姐的婚事,田心姐是三姑的大女儿,才满了二十。中等身材,娃娃脸,长发。有种淡雅的美。记得她以前就很倔,脾气火爆。跟三姑是一样的性子。这对母女自是吵吵闹闹惯了。听说田心姐订婚了,就在小夕的姐姐大夕结婚后一个月。田心姐的家人瞒着所有人,知道昨天才说。田心姐从小体弱多病,宠溺惯了,姑父姑母也是拿她没办法,只得同意了。却不想趁着人多,家人都在,三姑母又跟田心姐吵了起来。说田心姐不懂事,年纪轻轻,只是个不经世事的毛丫头,人情世故都不了解就非要嫁了才甘心。大人们哪知道,有爱情的时候,又哪会顾得了那么多。一旦需要顾及,那需要的就不仅仅只是爱情了,而他们,现在只有爱情。小夕是这样想的。

  小叔怕闹得不开心,插着话说:“大过年的,田心你也少说两句。”有偏过头像三姑说“姐,你也别生气,是女儿总归要嫁了,你想留也留不住。”三姑是个直性子,一听小叔的话,又转而说起小叔来。小叔半年前还是个单身汉,却不想,去年六月中旬突然抱回来一个小女婴,说是他的孩子,详细说起来才知道是她找了一个女朋友,是个已婚女子。已有另外一个四五岁的女儿在夫家,与丈夫不和而提出离婚,因丈夫不肯而离家。母家远在福建,就在镇上找了个工作,然后遇到小叔。从此,又是另外一番光景。为小叔生下一女后,远赴福建去找她的母亲商议自己以后的生活。已去了一月有余了。小叔是奶奶的小儿子,也是娇宠而生,不务正业。三十几岁却还未婚娶。如今突然抱回来一小孙女,奶奶自是欢喜,而却又和所有人一样担忧,没房没车没钻戒的小叔能不能留住孩子的生母。人心真是一个难测的东西,小夕想,世事无常,谁又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情。每个人的人生都不一样,却又似乎又是那样相似,都只是哭来哭去的一场大梦而已。

  看着辛辛二表姐怀里粉粉嫩嫩的小婴儿,安安静静地看着我们这一大家子笑,大人们吵吵闹闹,各怀心事。二表姐辛辛是大姑的小女儿。小夕还记得三年前参加辛辛姐婚礼,那样美丽的她身着白纱,微红着脸,是那样地幸福。现在的她,像个贫苦的妇人,松松地挽着头发,身形也大了一圈,皱纹似乎也多了不少,眼圈也总是红红的。小夕死水微澜地听着大人们说起,辛辛姐嫁的是个有妇之夫,一年前才发现。离了婚后却又发现怀了孩子,天天以泪洗面的她,在所有人的反对声中冒着生命危险生下了这个孩子。她因为之前患病动过手术,医生说最好不要生小孩,不然很可能有生命危险。还记得昨天大姑坐在奶奶身边哭,一个母亲,掉着泪,说着心事:“娘,你不知道,要生的那几天,总有医生过来问我,是要孩子还是要大人……我哪还听得了啊,就只有掉眼泪的心。”小夕坐着,静静地听着。房子里有点冷,下了一天的雨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停。听见大姑呜呜咽咽地哭着,憋了一肚子心事的她,终于在泪水中说了个痛快。长大了,是真的不快乐了,不然这些大人为什么都这样悲伤呢。小夕看着烧着的木炭,火光刺着眼睛,渐渐地呆了。这个世界,该安静了。

  旧的一年,在哭哭笑笑中终将留在岁月的指缝中,偶尔张开手,看见了它,回忆起来,一边笑着,又一边哭着。忙碌的时候,就忘了。

  只是这一切,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