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小说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小说 /

年岁静好不强求

作者:发表时间:2015-05-28浏览次数:

又是周末,程年末和以往一样坐在树下乘凉,看不远处和自己不在一个年龄段的小孩子过家家跳皮筋,偶尔捣鼓下自己的小玩意儿,她的首要任务就是保证弟弟妹妹的安全,不让他们做危害生命安全的任何事。看看那样活力无限的小孩,程年末很郁闷,这些小孩怎么都不怕晒呢?

程年末微微抬头,看到自家的窗户,那是姐姐的房间,眼睛突然被刺得生疼,也许是阳光太烈了吧。如果姐姐还在的,这个时间,一定坐在房间里吹空调玩电脑,然后指挥自己去给她买零食。一个恍惚,程娴静笑得奸诈的脸出现在窗口,嘴里还说着什么,可是程年末用力听也听不见。

程娴静是家族里同辈人中的老大,最具权威,爷爷奶奶爸爸妈妈都听她的,小弟堂妹谁也不怕,却唯独不敢跟她闹。程年末记得程娴静对她的同学说过这样一句话,知道为什么家里的小孩都怕我吗?因为我舍得打,心狠。

看着程娴静说这话时一副得意欠打的样子,天知道程年末当时觉得有多恶心。

年末没有朋友,这不是她的性格或者人品的问题,她也想找村里的同龄小孩玩,而不是在家里看孩子,可是从十岁到现在的十五岁,姐姐程娴静就一直以长她五岁的人生经验教导她说:“不要总是惦记去找别人玩,小孩子的友谊都是假的,就纯粹图个眼下开心,你以为你们现在关系好就能好一辈子吗?等你们长大了各有各的出息,你有能力了谁都是朋友,没本事就没人记得你!”

程娴静是比较漂亮的,她说程年末,你看看你那大饼脸塌鼻子,长得一副衰样,就应该知道自己是被捡来的,我们程家人怎么长出你这样的丑八怪?

年末不说话,没话说,小时候听到这样的话也就哭,后来长大了,也就无所谓了,她知道这只是玩笑,可心里还是会不舒服,像针扎一样难受,因为话里的嘲讽毫不掩饰地暴露在空气中,然后遇氧爆炸。

谁叫她是丑孩子。

按正常人家来说,姐妹中小的那个应该是相对来说比较受宠的,可年末偏偏不是,因为在她五岁的时候,弟弟程宜就出生了,在重男轻女的程家,从出生的那刻起,程宜就披着闪闪金光,带走万千宠爱。

自然而然的,夹在恶势力程娴静和太子爷程宜中间的程年末,就成了最不值钱的那个。

或许她的不值钱是从一出生就注定了的,看这名字的敷衍程度就知道,年末,因为是春节的前几天出生就叫年末了。听程娴静说过,她出生的时候,家里的长辈们是一致同意将她送人的,因为是女孩;妈妈也点头应允,因为没人带,没钱养。后来是改嫁到城里的奶奶放弃了充裕的生活主动回到村子里抚养她,才有了程年末这个人。这也就是为什么后来只要程年末有一丁点顶撞奶奶就被程娴静甩耳光的缘故。

年末是老师眼中顶呱呱的好孩子,因为各科都是第一,每次成绩单下来,都会被老师狠狠的表扬一次,然后欢天喜地的回家接受程娴静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第一名有什么用,还不只是七八十分?别以为这个很了不起,第一名不能说明你的成绩有多好,只能证明你的班级甚至整个学校教育水平太差,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考试平均分就从来没有低过九十!”

“小时候成绩好有什么用呢?现在呢?不也就是个中等水平?好汉还不提当年勇呢!”

年末一定很想这样反驳,可是她没有,因为她讲话语速很慢,还有一点结巴,每次说话讲到一半就会被伶牙俐齿的程娴静打断:“不准狡辩!”“没有理由!”久而久之,面对程娴静的毒言恶语,年末就不再说话,只是把眼睛瞪得老大,露出一大片眼白,直勾勾地盯着程娴静,接受教诲。

程年末是留守儿童,爸爸妈妈去南方打工赚钱的时候,对她说过:“爸爸妈妈不在家,姐姐就是大人,是家长,姐姐的话就和爸爸妈妈的话一样有道理,就是为你好的,要听,弟弟还小,不懂事,要让。”

在年末眼里,爸爸妈妈这就是助纣为虐,让程娴静这个女霸王登上王位成了武则天。

程娴静初中住校,这对年末来说就是天大的好事,毕竟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而每当程娴静放假回家,那程年末就要跑腿,还要面对无休止的打骂。

程宜喜欢跟着年末玩,因为年龄差距比较小,可年末不是圆滑的孩子,每当程宜一哭,年末就要遭殃,因为不管谁对谁错,被骂的总是年末。

我们就这么一个弟弟,他还小你干嘛不让着点啊?就算他先动手,你也不应该还手啊!他这么丁点大打了你又能有多疼?会死吗?会死吗?打了你会死吗?

程娴静用手指戳着程年末的肩膀,一次比一次加大力度,咄咄逼人。

年末对程娴静蛮不讲理的样子已经形成抗体了,也懒得去解释,解释换来的也只是更多的辱骂声而已——沉默沉默——年末沉默着露出大片眼白,死死的盯着程娴静,这似乎成了她的招牌表情,不吭声,用眼神发泄自己的愤怒。

即使程娴静不止一次推到她,一脸嫌弃地说:“别这么看着我,看得我心里慌,搞得像我欠你几条人命一样。真有种要把你两颗眼珠挖出来的冲动。”

不会有人知道,程年末有多恨程娴静。

程年末是羡慕并且嫉妒着程娴静的。

程娴静其实很傻很笨,很多事都做不好,可所有人都喜欢她,娇惯着她。

程娴静十七八岁了还能窝在老人怀里撒娇,死皮赖脸的样子更讨喜。

程娴静能在大人面前大声说话,讲大道理侃侃而谈。

程娴静犯事儿了永远不会被深究,成绩也不会被要求拔尖。

……

村子的东头有个漂亮小孩焦夏午,程年末的青梅竹马。或许是人格魅力,村里那么多女生夏午都不爱搭理,偏偏喜欢来年末家里玩。程娴静也喜欢夏午,好吃好喝地招待着,没有人不喜欢漂亮小孩。

程年末和夏午关系很好,程年末对夏午有点依赖,或者还有一点其他的情愫,她问夏午喜欢什么样子的女生,当时十四岁的夏午的回答是:“像你姐姐那样的”

原来全世界都喜欢程娴静,程年末当时就领悟到了。

程娴静除了在小辈面前凶神恶煞,其他时候都是温柔娴静的样子,像她的名字一样。程年末最最受不了最最犯恶心的就是这一点,明明就是隐藏着暴力因子的犯罪分子,因为盛怒下的程娴静经常揪起年末的头发往墙上撞,或者把手边拿得动的东西统统砸过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程年末总是会在半夜一边抽搐一边哭,嘴里还低喃着“别打我”,浑身发抖这样子程年末就会惊醒身边的程娴静,然后程娴静将程年末一脚踹醒:“有病啊!”

程年末到底有多恨程娴静呢?她在日记里用很大的字写到:“希望程娴静毁容,残疾,或者死掉。”

看到程娴静的尸体时,年末是前所未有的平静,因为尸体打捞及时,程娴静只是像睡着了一样躺在地上。

程娴静是为了救因为玩水差点被淹死的程年末而淹死的。

这一年的天气很奇怪,明明还是五月天,大地就像是快被烤干一样。前一天程年末因为玩水被程娴静打了一顿,第二天却还是禁不住炎热去下水游泳,结果陷入了沼泽地,程娴静是只旱鸭子,借着身高优势把昏迷的程年末推上岸后自己却上不去了。

妈妈从外地赶回来的时候抱着程年末又哭又骂又打:“死的怎么不是你?该死的是程年末。”程娴静,你死了还不放过我!

逃开所有的人“你该死”的眼神,程年末把自己关在卧室,哀乐笼罩整个房间,像一群乌鸦将整栋房子包裹,日记本上“死掉”两个字赫然醒目,异常狰狞,程年末将它撕碎了捏在手上,哭不出来。

妈妈有一段时间精神失常,两个月后就去了南方打工,日子还是要过的,一切照常,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只是程娴静三个字成了禁忌,不会有人愿意撕开等待被时间愈合的伤口。

程年末的生活习惯、身体语言越来越像程娴静,只是更加安静。

九月份程年末去了程娴静的学校上高中,走过程娴静走过的路,以程娴静的姿态在这个世界上,苟延残喘。

程年末看着程娴静的窗子发呆,被程宜的欢笑声拉回现实,看到程宜如此活泼,年末挤出一个程娴静式的微笑,终于流下眼泪。

其实阳光没有那么烈,夏天就要过去。

其实疼痛没有那么沉,伤口总要结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