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小说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小说 /

蓝叶蓝衫

作者:发表时间:2015-05-28浏览次数:

湖南师大外院13英语范冰馨

画于叶脉

我捡起了地上的一片落叶,仔细端详起来,觉得它看起来十分奇怪。

没错,单独看它的时候不会觉得它有任何异样,但是置于这一堆落叶中轻而易举地就能辨别出它。在这一片被金黄色的枫叶铺满的地面上,唯独有一片湛蓝的叶子。卓尔不群,美色欲滴,蓝的耀眼且妖艳,深深地吸引住了我。于是我走上前,把它拾起,捧在手心,细细地端详。它不像它的其他同胞那样枯黄颓败,而是饱满的富有生机,新鲜靓丽,有着光滑的外表。对,光滑,我发现它奇怪的地方了。

它光滑的好像能反光,事实上,它确实像一块玻璃一样,映出了一些影像。我把它慢慢地往眼前靠近,想看得更清楚一些。

往事如画

“璟儿,快来!你师父已经在这儿等你很久了,你又偷偷跑去哪儿玩了,小念也是,没有看好你,害得大家都找你半天,越来越不像话了!”一位披着蓝色绸衣的妇人脸上带着焦急和几分责怪,对着一个小女孩训斥道。

小女孩看起来只有五六岁,稚气的脸上平时洋溢着的总是满满的笑容,但此刻竟被一种委屈给取代,看起来分外可怜。嘴唇张张合合,但还是一句话都没有说,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想为自己辩解但又因为有所顾忌而不合适开口,只有低着头一言不发。

“娘亲,我知道了,我先去找师父了。”小女孩等那妇人话音一落,就飞也似的跑了。

这儿的环境优雅而美丽,依山傍水,俨然世外仙境之感,居于此间,心胸也跟着开阔起来,仿佛与世间的纷繁杂乱都隔离开了,就像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居,安静而美好,没有战乱,不像外面的世界。

身着蓝色绸衣的妇人此时安静地坐在湖中心的八角亭里,岁月给她的容颜带来了沧桑与磨难,但不难看出,她的美丽丝毫未减。少了青春的朝气,多了经历的沉淀。眉间的那一抹忧愁即使在这幽静的环境里似乎也未曾解开,好像早已篆刻在额头上,成为不可抹去的印记,除非香消玉殒。

不难猜到,这忧愁来自于她的丈夫。湖水微动,思绪渐渐回到从前。

画中有雾

西晋时期,八王内乱。

晋武帝本依托汝南王司马亮及外戚杨骏共同辅政晋惠帝。但杨骏渴望势力的心不断膨胀,趁晋武帝病危之时,要求单独辅政,半强制性拟成诏书。太熙元年(290年),晋武帝去世,太子司马衷继位,是为晋惠帝。惠帝愚钝,无力掌控国家,朝政旁落于杨氏。

杨骏望着此刻美满的一家,心中早已被幸福填满。人生在世,追求的无非是事业与爱情,再加上家庭。如今,他该有的都有了,仕途之顺令他喜不自胜。他虽然没有皇帝之名,可基本已是独揽大权,形如傀儡的司马衷他早已完全不放在眼里,与正妻尽管貌合神离,不过对此他从未在乎过,他最爱的永远只有千尘和他的小女儿璟,千尘最爱穿蓝色的衣衫,所以他也穿;千尘最爱吃桂花糕,所以他也吃;千尘最爱赏画作画,所以他练画替她搜遍名画;千尘最爱读史,所以他许诺要替她创下无与伦比的历史,给予他所能给予的最大幸福。两人既为爱人,胜似知己,时常秉烛夜谈。从天文地理到诗词歌赋,聊起就忘了时间,不知不觉已见黎明微光,却不觉疲乏。而璟作为他们爱情的结晶与见证,杨骏更是宠爱有加。至于不能给她们名分,虽深感歉疚,但一是政治因素,二是低调才能给她们最大的保护。还好千尘也不在意这些。

他总是和璟说:“有一个地方,很美丽,很单纯,那里的人不需要勾心斗角,那里也没有口蜜腹剑,表里不一。那里没有战争,没有吵闹,只有平静,安详与幸福,有一天我,你,还有你娘就会搬到那里去,我们一家三口过着美好与幸福的小日子,再也不会有人打扰,就那样隐居起来,你觉得怎么样?”

可爱的小姑娘总是若有所思的样子:“好呀,爹,那我们什么时候才去呢?我好希望快点去啊,那样我们三个就可以每天一起玩了,不像现在,你总是没空陪我。”说着还嘟起了嘴。

“璟儿乖,快了,总有这么一天的。你看,每年冬天,这座山坡的后面都会开很多腊梅,大部分都是五瓣的,不过如果璟儿仔细找,就会发现六瓣的腊梅,你找到了就把它采下夹在书页里压平晒干,收集到了49朵,就一起拿来找我,就是那时候。”杨骏带着浅浅的微笑温柔地说道。

“好啊好啊,那我现在就去找!”璟儿兴奋的不行。

“哎,急什么,现在是夏天,冬天璟儿再去,乖。”

“啊,好吧。”璟儿低下头,有一点儿委屈。

很多事情总是悄悄地发生在你不知道的地方。就像轻风悄悄拂过水面,但掀起的何止一点涟漪。

司马衷的皇后贾南风是开国元老贾充之女,凶狠且野心勃勃的她此时也想像杨骏一样操纵晋惠帝以把持朝政,杨骏为了抵御贾南风的势力,与杨太后联合。而贾后则串联司马亮及楚王司马玮共同讨伐杨骏。

永熙二年(291年),司马玮到后,写下诏书称杨骏反叛,要废黜杨骏。紧接着司马繇也率兵随司马玮讨伐杨骏。

此时一位蓝衫妇人牵着一位小女孩的手站在桥上,眼睛出神地望着远方。

[千尘

“骏在哪,怎么还没来?”我惴惴不安地在原地徘徊,拉着璟儿的手也渗出了层层汗珠。说好了今日午时在这儿集合的,然后我们就去一个世外桃源的地方,一家三口过着幸福无忧的日子。骏已经答应我退出政坛了,他不会骗我的。我们地方也选好了,房子也盖好了,柜子桌子都是我们一起挑选的,仆人每日都在那里打扫维护着房子的清洁,迎接着我们的到来。璟儿自小就爱习武,也给她请好了一个出色的师父。这处地方依山傍水,风声鸟鸣。我们都会喜欢的。

可是骏呢?骏在哪?已经离午时又过了好几个时辰了,他还是没有来。他难道反悔了么?

“娘,你的耳环去哪了呀?”璟儿的声音在我耳旁响起。

我下意识地用手一摸,咦,一边的耳环还在,另一边怎么不见了。去哪了,我从来不把它拿下来的呀。今天早上起来我都干嘛了?起床穿衣服,然后小叶帮我梳头,然后我拿着早就收拾好的包裹就出发了。丢在哪了呢?梳头,对,梳头,今天早上小叶的神情就有一点慌张,我以为是因为知道我们要走了,她担心自己的命运,虽然我们已经帮她安排好了后路,可有点紧张也是在所难免。此刻想来,难道是因为她拿了我的耳环?她为什么要拿我的耳环呢?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她可是服侍了我多年的婢女啊,我不应该怀疑她。]

[杨骏

我在府中不断地踱步、徘徊,踌躇、犹豫,不知该何去何从。刚刚召属官讨论,主簿朱振建议在云龙门纵火示威,取东宫外营兵力,入宫反攻,以强取胜。许多人赞同了这个做法,这也是现在最好的办法了。可是,可是我的,我心爱的千尘竟被他们虏去了。就在我刚决定绝地反攻之时,我收到了他们传来的密信:“束手就擒,饶她性命”并附上了千尘的贴身耳环。这耳环,是我们相识之时,我赠与千尘,是她从不离身的呀。那么她现在,恐怕已是凶多吉少了。寥寥数语,我内心已经溃不成军。不管怎样,我不能让她有事,尽管不知他们会不会放人,我都不能冒这个险。千尘,我们的缘分也只能到这了,我走了,如果他们还有一丝人性的话,希望你能照顾好璟儿,勿念。]

军队已经包围了杨骏的府邸,大火被毫不留情地点起,弓箭如雨点般密密麻麻地落下。杨骏及其党众被夷灭三族,杨太后被废且囚禁。

覆上画布

[千尘

他不会再回来了,再也不会回来了,他的脸,还是那么熟悉,可是再也见不到;他的手,还是那么宽厚,可是再也牵不到;他的胸膛还是那么温暖,可是再也拥抱不了,我爱他,我想他,我不能没有他。

这是“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的无奈;还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辛酸。我欲随他而去,却念独女无依。我想他的心愿就是我们能够过得安全无忧吧,可是没有他的日子谈何容易。日日夜夜,我每一天都在做不一样的梦,可是每一个梦都有同一个主题。在梦中,他回来了,他在我身边了。我们牵着手,走过一条条乡间小道,我们在湖边一起欣赏着彼此的倒影,我们在山崖边迎着夕阳紧紧拥抱。一样的路,走出不一样的心境;一样的人,交流不一样的思想。我爱你,我想你,我不能没有你。

梦醒时分,已是黎明。看到眼前的他突然消失,我总是惊愕不已,泪水早已倾之如注,不敢也不愿相信那竟然是梦境。他真实的无以复加,手心也明明还残留着他的温度,可是他的人呢?在哪?在哪?思念如虫,轻轻小小,密密麻麻,悄悄地将我啃噬至尽。]

[璟儿

爹去哪了?娘说爹会来和我们会和的呀!可是我们都搬到这儿来这么久了,爹还是没有来。哎,我要有耐心,坚持等下去。娘已经够愁容满面的了,我如果也这样沉溺在悲伤里,两个人都只会更加难过,我要积极乐观一点开心一点,这样才能让娘也开心。

还有我要摘满49朵六瓣梅花,这是爹答应过我的。摘满49朵然后收集好,这样爹就能回来了,我们一家三口就能过上幸福快乐的日子。我现在先不告诉娘,每天偷偷溜出去采摘,到时候集齐了,给娘一个惊喜!]

画合影消

渐渐地,眼前的景象开始变得模糊起来了。这片湛蓝的叶子依旧蓝的光滑,可是却不再清晰地显出影像来。

终究是曲终人散了,我不知道母女俩的结局,也不知道他们是依旧只能在梦中相会,还是真的有一天会等到他的归来。是啊,很多事情总是悄悄地发生在你不知道的地方。

我轻轻地把这片叶子放回原处,就在此时,刮起了一阵风。这片湛蓝的叶,随着风,摇摇晃晃,起起落落,渐行渐远,目不能及。就像这段情,爱情也好,亲情也罢,握得越紧,流得越快。不如扬起,反而长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