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小说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小说 /

耳洞

作者:发表时间:2015-05-28浏览次数:

当我回过神来,已经被林悦带到了精品店门口。

“呐,这儿手艺还不错,我那时候就在这儿穿的!”她拉着我就往里面走,我抬头瞟见了门口那张写着“安全穿耳”的白色纸张,脑子里蹦出的想法是“哎呦,老板字写的挺好,字如其人!”

其实学校附近这家店来的挺多的,店面干净,布置温馨,东西质量也挺不错,有卖一些我比较喜欢的簪子,古风的一些小配件什么的,常用的那两个簪子都是在这里入手的。老板娘的温柔也是我爱来这儿的原因。初到这个城市的时候,觉得这个城市的人好凶,去超市什么的,总是被粗暴对待,一点都享受不到当“上帝的感觉”。久而久之,慢慢筛选出了一些喜好的小商店,老板清一色好人,常来常往,便成了见面就会笑着打招呼,有时间唠唠嗑的关系,这个老板就是其中之一。

店里还有一个女生在打耳洞,旁边陪着她的同学一直安慰说“一点都不痛的,一下下就好了!”。她们穿着附近高中的校服,青春写在白净的脸上,笑靥如花,不禁让我怀念起高中那段纯真美好的岁月,对旧事往人多了很多想念。

“老板,她也要打耳洞!”林悦熟络的跟老板娘说明来意,老板抬起头,看着我浅浅的笑,“等一会儿吧,先帮她们弄好!”,我稍稍点了一下头,不自觉的伸出右手摸了摸耳垂,问自己,真的要么?

“我去那边帮你物色物色好货,等过一段时间,耳洞长好了就可以美美的带上出去玩了!”林悦边说边走去了我们常去的那块区域,这么久的朋友,她对我的喜好了如指掌。

这边老板已经把工具消好毒,打算给那个女生穿洞了,小姑娘还是有点畏惧的,隔老板好几步远,在老板“可以了”的话语中脚步有些顿,老板主动走近了一些,往她耳垂上用棉签抹了抹,然后拿起了那把像枪一样的工具,女孩在枪还没有碰到自己的时候就紧张的闭上了眼睛,头略略往后缩了缩。枪碰到她的一瞬间,我看到了她脸上细微的抽搐。

我,真的也要,让那个约定,消失么?

我看到了六年级的我和初一她。

从我们那一届开始,小学的六年级被并到了镇上的初中里,于是我每天上学的时间由每天的走路25分钟变成了骑自行车40分钟,当时的她也在那个学校读初一,于是我们依旧可以像过去的六年一样,一起上学放学,一起谈天说地,一如从前。

那好像是一个很平常的夏日,放学后的,我俩骑着各自的自行车,在回家的那条必经的河边的路上。这条路向来少车少人,所以我俩一般都是并肩行驶方便聊天。

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聊到了耳洞的话题,说道看到很多小学生和初中生打耳洞,她表示强烈的不理解。“这么小,打什么耳洞,真是的,又不好看!而且学校又不允许带耳钉耳环,说不定哪天那个洞就又堵上了。”

还说了些什么,我记不清了,只记得最后我们做了一个约定,约定初中毕业之前绝对不打耳洞。

当时的我不想事,少有自己的想法,和她在一起总是听她讲述和评论为多,听她说她的朋友们,以及朋友们的爱情。感觉她的世界真神奇,真好玩,觉得她懂的好多,好有见地。

有次语文课上,老师不知道为什么也谈到了耳洞这个事情,他也很愤慨的样子,说打耳洞是一种自残的行为,好端端的在自己完好的身体上钻一些洞洞眼眼,让身体变得有残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打耳洞既是一种对不起自己,也对不起父母的行为。虽然我觉得不至于老师说的那么严重,但是觉得,好像也很有道理的样子。更加觉得她果然是很明智很有见解的,为我们的约定感到很开心!

后来日子照常过,中考我考去了别的初中,我们那个小地方最好的初中,一个和当初那个学校在相反方向的学校。

六年级毕业那年的暑假,我玩疯了。和六年级认识的那帮认识一年的同学到处串门,今天一大群去你家,明天去我家。我还跟着她去了好多她的朋友家,慢慢的和她的朋友也熟了,只不过,刚熟悉就开始生疏,因为开学,从此不再有联系。我们开始有各自的学业,我也开始了我的新生活,认识新的人。

少有手机和没有网络的年代,我们俩也逐渐断了联系,关于她的消息,从来我们家串门的她的父母,奶奶到我父母,我奶奶那儿,然后从我爸妈,奶奶那儿以饭桌为媒介,传到我这里。

我初三那年,她升了高中,听说在那个学校成绩挺不错。后来我也毕业,去了市里读高中,而她的情况似乎变得没那么好,成绩波动挺大。高二那年,无意间得知,成绩慢慢回升高三即将毕业的她放弃了升学,去了市里郊区的一个职校从头读起了园林设计。

在同一个城市的我们,未曾联系。

高中凭借出色的运气,我考上了现在所在的学校,那年夏天家里帮我在村上办了个升学酒兼谢师宴,请了很多任课老师和亲朋好友,我喊上了到那个阶段为止还玩的比较好的小学同学,初中同学和当时正恋恋不舍的高中小伙伴。

我们是同一个村的,加上许久不曾联系,我并没有单独的邀请她,但是我想,并且肯定,终于会再见她了。

在那天的人来人往中,一片嘈杂声中,我就是捕捉到了久违但是熟悉的她喊我名字的声音,这个声音从六年级毕业到那一天,整整穿梭了六年。

我转过身看着站在我对面的她,熟悉的人,已经不是不是熟悉的模样。也对,六年都过去了,即将20岁的人要是还是像初一的样子该有多悲哀。而且年月只是让她变得更漂亮,更有气质了而已,多么值得开心的事情。

变了那么多的她,吸引住我目光的是她耳朵上的小耳钉,其实是比较常见的样式,一个小小的银色的五角星,中间一颗略大的水钻,周围比较有设计感的镶了一些小碎钻,简洁大方,却能抓住人的眼球。

“好久不见,恭喜你考上好大学呀!”

“谢谢,的确好久不见呢,越来越漂亮了,耳钉也很漂亮!”

“是嘛?谢谢啦!你也变了不少呀!”,她下意识的摸摸了左边耳朵的耳钉,和我寒暄着。

碰巧高中同学在喊我,我只能抱歉的对她说“有点乱,你随意坐哈,那边同学喊我,我先过去了,过两天一起出去玩!”

后来一起出去玩也没能约起来,倒是暑假在各自家里度过了不少时间。我见她戴过很多不同于那天的耳环耳钉,我再没说起和那相关的事情,她也不曾提过。

再后来,我来到了现在的生活,她开始在景区开始导游的工作,有了彼此的联系方式,却疏于联系类似失联。但是从那儿以后我变得喜欢看街上女孩子的耳朵,看盛开在她们耳垂上的各式各样的耳环耳钉。

思绪回到现在的时候,旁边女生的耳洞已经打完,看她的表情,似乎是还好的样子,老板在嘱咐着一些注意事项,林悦也已经选好了耳环,拿着一副我留意过很多次的比较有味道的耳环走过来。

“我猜这个你应该会喜欢~”她献宝式的拿到我眼前晃了晃,“等你耳洞长好了,我就把这个送你当礼物!”,她很是欣赏她的眼光,其实我也很欣赏,“这么好,不用等耳洞长好,待会就可以送给我了!”我打趣到。

老板送走了那两个女生,听我们俩聊天,笑而不语,手上倒是一刻没停的又开始了新一轮工具消毒,然后拿着棉签走向我,在我耳垂上抹了抹,凉飕飕的。

“别动啊,很快的,不会太痛!”老板依旧温柔如水,我看着那把枪慢慢靠近。在枪头消失在我视力范围内的时候我脑子里一团乱麻,最后还是忍不住喊出了“等等!”,老板收手快,但我还是退了一步,撞倒了架子上的商品。

“不好意思啊,我还是不打了!撞倒了东西,真是抱歉!”,说罢我蹲下去跟林悦捡地上的商品,一一挂回原位。老板依旧是笑着,把枪放回了桌上,也蹲下来跟我们一起整理,“没关系啦,又不是什么大事!什么时候做好决定了再来也没关系嘛,其实我觉得你的气质,不打耳洞也挺好的!”

收拾完起身,到耳钉区域找了一对圆形的星座耳夹,对着镜子夹好转向林悦“这样子应该也可以吧?我不打耳洞还是可以和你一起带耳环的嘛!”。

仔细想想,会出现在这儿,只因为刚刚和她看时尚杂志时赞了几句某个街拍的女生的耳环很好看。她平时就总对我这对完整的耳朵觊觎不已,好几次说要买一样的耳环带去街上遛遛。她的一时兴起,于是有了刚才发生的事情。

“也好,我省了一对耳环钱!”她打算把手中的耳环放回原位。

“站住!这对耳环,我还是要的!你,还是要买的!”我胳膊一伸,勾住她脖子把她拽了回来。

气氛在我们的打闹中又回到了我们进店时原本和谐的样子。

我想,就这样吧,也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