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小说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小说 /

最最懵懂是年少

作者:发表时间:2015-05-28浏览次数:

我一直都不相信两个完全陌生的人会一见钟情,我只相信,在某一时间某一地点,不经意间看了某个认识却不熟悉的人一眼,便成了怦然心动的瞬间。

校运会。

兔子因为生理期无法上场,我便光荣的成为男女混合接力赛的一员。临时被拉上场让我倍感紧张,许致远就是在我闭眼深呼吸时出现的。他拍了拍我的肩膀,递给我一瓶水,“别太紧张,像平时那样跑就行。”

“许致远,人家也紧张,人家也口渴,人家也想喝水嘛~”一旁的易子乐捏着嗓子,最后一个拉长音差点让我把喝下去的水全吐出来。

许致远笑着摇了摇头。

阳光与校服衬衫的结合似乎会让人的魅力值飙升,那一刻我觉得他的笑容异常灿烂,灿烂得让我移不开眼。

接力赛我们班拿了第三,成绩还算不错。我把接力棒递给许致远的同时,也顺带给了他半颗心。

坐在看台上休息时,兔子告诉我许致远正在参加男子跳高决赛。我望向操场另一头的比赛场地,距离太远,近视的我看不太清楚,但我能想象得出他在阳光下跃起的样子。

好吧我承认,很久之前我就对许致远心怀不轨了。他就像每个少女在青葱岁月里幻想过的初恋,如偶像剧里的学长一般,白衬衫搭篮球鞋、与脸型完美配合的发型、不算黑的皮肤、偏瘦的身材、让人无法忘却的淡棕色的眸子,笑起来就像太阳般温暖。

我和许致远小学的时候就认识,那个时候的我特别调皮,成绩也特别差,而许致远就是那个万恶的别人家的小孩。我就是在“许致远这次又考了全班第一”“许致远在数学竞赛中拿了一等奖”“许致远每天起床都会自己叠被子”“许致远……”等这种话语中度过我认为的悲惨童年的。直到初二那年因为爸爸工作上的原因,我离开了生活十三年的小岛,跟着爸妈搬到了别的省份。

再次见到许致远,是在四年后我重新回到海南的那天。在大人们的寒暄中,他冲着我微微一笑,用一句“我记得你,你叫林苍麦。”敲开了我的心门,住进了我的心里。

趣味运动是校运会的最后一个项目,也是唯一一个允许所有的人围观的项目。

站在看台上,我伸长脖子想从下面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找到许致远,旁边突然有人靠了过来,是许致远,还有那个我想忽略的易子乐。

“怎么不下去看?”许致远递给我一瓶拧松了瓶盖的水。

“人太多了,又挤又看不清。”而且不容易找到你。

“许致远同学~”易子乐把手搭在许致远的肩上,一副痞子样,“你不能因为这水是用班费买的没花你的钱就可以到处借花献佛。”

许致远看了易子乐一眼,“你就不能正经一点儿。”

“我一直都很正经的好吗?对吧小麦麦。”

闻言我不可否置的点了点头,每次易子乐喊我小麦麦的时候,我都有种鸡皮疙瘩掉满地的感觉。

闭幕式结束后易子乐硬是拉着我和许致远拍了张照片,这是我和许致远第一张也是唯一一张合照,虽然把中间的易子乐P掉后两个人中间空空的看着很奇怪。

校运会结束后便是紧张的复习,高三逐日加重的学习压力碾得人发疯。男生们通常选择在球场解压,女生们则偏爱在寝室里大肆讨论班里的各种男生,来来回回挂在嘴上的,无非就是那几个长得帅气和家境不错的。

或许是因为在意,我总是能自动筛选并保存和许致远有关的信息。

1995年出生,巨蟹座。身高181体重138。喜欢旺仔牛奶,每天上课前都要喝一瓶,不喜欢吃鱼也不喜欢香菜和葱。喜欢打篮球,三分球命中率特别高。对白衬衫特别偏爱,从来不穿校服T恤。他还是和小时候那样优秀,当过班长做过团支书,老师都说他的管理能力很强。成绩特别好,是老师眼里得好学生,同学眼中的大学霸。不过这些都对于我来说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高二第一学期谈过一场两个月的恋爱,那个女生是文科班的,叫徐佳嘉,兔子说她是众多男生心目中的女神。

其实在我转学过来得第二个星期,我就在办公室见过徐佳嘉。我想第一眼看到她时我是羡慕她的,高挑的身材,白皙得皮肤,姣好的容貌。她的笑容很好看,尽管有些骄矜,可她脸上流露着那样飞扬的容光,像要将最后一缕阴霾燃烧殆尽。我忽然很理解为何许致远会对她念念不忘,没错,许致远心里还有她,这是易子乐告诉我的,不过这一点儿都不妨碍我喜欢许致远。

我仍然在放假的时候打着妈妈不在家的名号光明正大的去他家蹭吃蹭喝,心安理得的享受着他妈妈准备的爱心早餐,仍然一下课就去找许致远聊天,好让他缓解学习压力。放学的时候拉着他和易子乐还有兔子一起去食堂吃饭。有事没事拿着各种题向他请教,然后看着他的侧脸犯花痴,想着总有一天他会发现我的好,然后放下他高傲美丽的前任和我携手共创美好未来。

班上的男生有时会和隔壁班的男生打篮球,有许致远的每一场比赛我都不曾错过。当然,为了掩人耳目,我是打着为兄弟加油的旗号拉着兔子去的。我和许致远光明正大的独处便是每个周末乘坐同一班车回家,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易子乐那个阴魂不散的总是会在我勾搭许致远的时候出现,并且成功引起许致远的注意。

很多次和许致远漫步在校道上,我都会在心里呼唤,牵我牵我快牵我。无奈许同学是一个纯纯的正人君子,他总是与我保持着正常的行走距离,款款而行。

那个周六兔子为了当学霸弃我而去,我只能一个人待在球场。心血来潮的我跑去食堂买了瓶脉动和一瓶旺仔牛奶,在手里握了很久,终于在许致远中场休息的时候递给了他。在他的“谢谢”和男生们的起哄生中,我故作淡定的离开。

在车上刷微博时看到它@我的微博,简单的一句感谢,没有任何多余的文字。无视评论里的调侃,我留下一句“都是自己人不用客气”。

反正现在不是以后迟早会是,我想。

短信提示音是在我回到家里洗澡出来的那一刻响起来的,是许致远。

“一会你要来学校么。。。”他总是用三个句号代替句尾的所有符号,以至于后来再遇到有这样习惯的人我都会有种莫名的好感。

“去,难得许同学这么问我,不去也得去呀是不。”

“嗯,那我等你来。。。”

看完这条短信的我异常兴奋,他说“等你来”,这算不算约会?算不算……算不算……算不算?

我到学校的时候许致远已经在校门口等我了,他递给我一杯奶茶,然后让我陪他去买礼物。我问他为什么,他说一个朋友过生日,让我当军师。我掐指一算,我的生日在下下下个星期一,难为他这么早就开始准备了,不过不管他送什么我都会喜欢。

我们逛遍了学校附近的所有精品店。我想买糖果礼盒,许致远说有人不喜欢吃糖。我想买玩偶,许致远说有人房间里已经很多玩偶了。我说那去书店买书吧,最近都没什么书看。许致远伸出手揉了揉我的头发,他说生日礼物送书寓意不好。最后在一家饰品店里我看中了一条手链。

“就这条手链吧,你看怎么样?”

许致远看到我手里的东西后陷入了沉默,就在我以为他不喜欢准备放回去的时候,他说话了。

“苍麦你知道吗,这是黑曜石,又叫阿帕契之泪。”许致远的声音中有股淡淡的忧伤,“在印第安传说中,部落内的一支队伍中了敌人的埋伏,全军覆没,噩耗传来时他们的家人们夜夜以泪洗面。她们的眼泪洒落到地上,就变成了一颗颗黑色的小石头,谁拥有了这样一块黑曜石,便永远不会再悲伤、不用再哭泣。因为,阿帕契的少女和妇女已经替你流干了眼泪。”

许致远像背书一般说完一段话,然后付钱,带着我离开。

走在人来人往的街上,许致远的身影一明一暗的,好似随时都会消失。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他,心里有些忐忑。

走着走着他突然停住了步伐:“苍麦,你可以帮我一个忙么?帮我把它送给徐佳嘉。”

我想起他刚刚说的准备生日礼物,想起自己三个星期后的17岁生日,心里有说不出的难过。沉默了几秒我还是点头应了诺。

许致远呼出一口气,道:“苍麦,你不要这个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负了你呢。”

可不是负了我么,我认识你那么久,喜欢你那么久,你却还是喜欢上了别人。

世界上最傻逼的事情,就是让自己喜欢的男生回忆他和他的前任甜蜜的往事,而我就是那个最傻逼的人。世界上最悲伤的事情,就是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对别人动情且一发不可收拾,而我就是那个最悲伤的人。

不过我的快乐远远比不上许致远的快乐重要,第二天上晚自习前我就带着那条项链去找了徐佳嘉。

我刚把礼物拿出来,还没开口,徐佳嘉就告诉我:“我认识你,子乐和我提起过你。我也知道你找我的目的,我下晚自习后会找致远说清楚的。”

说完她便从我手中拿走礼物,扬长而去,像只高傲美丽的孔雀。

徐佳嘉走后我没有回教室,而是直接去了老师办公室和老师说我有些不舒服想回家休息。拿着假条的我走在校道上突然很想哭,那份礼物就这么送出去了,这还是我第一次陪男生出去买礼物呢,本来以为是他送给自己的,最后发现自己空欢喜一场,既搞笑又心酸。

回到家后我一直在想许致远和徐佳嘉到底有没有和好,询问的短信编辑了好多次最终还是没有发出去。

事实证明我是一个合格的红娘,虽然我除了选礼物送礼物外什么都没做。在我拿着手机纠结要不要给许致远发短信的时候,我收到了易子乐的短信,他问我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才不去上晚自习,问我有没有吃药有没有去看医生。他说许致远和徐佳嘉和好了。他说他和徐佳嘉是发小,她是一个优秀的女孩,说我输给她不算丢脸。他还说不管怎样他一直都在。我没有回复,虽然心里不舒服,但是我才不需要人安慰,可是眼泪它不相信。

我用生病当借口在家待了三天,也哭了三天,期间兔子来看过我,她给了我一个拥抱,她说:“颓废完了就回去上课吧,你还有我。”临走之前她给了我一个盒子,是一条项链,一条黑曜石当吊坠的项链。

于是我决定重新振作起来。

当许致远牵着徐佳嘉的手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当徐佳嘉带着那串黑曜石的手链和许致远肩并肩走在一起的时候,我并没有想象中那样难过,只是有些伤心。

许致远和徐佳嘉重新在一起后我们的吃饭四人组就变成了五个人,吃饭的时候我给他们讲笑话,我觉得一点儿都不好笑,许致远却笑得很开心,因为徐佳嘉觉得很好笑。

我是那种轻易言弃的人吗?我不是。

我还是会在放假的时候去许致远家蹭吃蹭喝,然后一起出门,他去找徐佳嘉然后我回家。我还是会去问他问题,但更多的时候他会丢下一句“我要去找下嘉儿,让子乐教你吧。”然后离开。我还是会在星期六的下午去球场看他打球,不过他再也没有和我乘坐同一班车回家了,因为他要先送他的嘉儿回家。我还是会去看他打篮球,却再也没给他递过水。

2012年12月22日,我们班和隔壁班进行高三第一学期最后一场篮球比赛。在最后十几秒,许致远用一个三分球挽回了我们落后两分的局面。班上的同学都非常激动,包括我,所以我当时直接冲上场一把抱住许致远,还没等我开口,已经被他一把推开,力气很大,我想要不是旁边的同学扶住了我,我会一下子坐到地上。

他看了一眼徐佳嘉所在的位置,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苍麦你不要这样,嘉儿会不开心。”

自从认识以来,他第一次对我动手,也是第一次用这种生硬的语气跟我说话。明明告诉自己不要悲伤,可就是有一股莫名的气流在身体里横冲直撞,最后轰然熏上眼睛。我用尽全身力气才让自己的声音从嘴巴里出来:“对不起。”

当我被兔子拉出篮球场时,我的眼泪再也忍不住。我努力睁大眼睛看着胸前的吊坠,不是说拥有了黑曜石就不会哭泣了么?为什么我的悲伤会越来越多,多到我就要承受不住。

兔子用接近咆哮的声音和我说:“林苍麦你他妈真的够了!许致远他心里只有徐佳嘉一个人,你不要犯傻了好不好!他又不看你,你他妈悲伤给谁看!”

睡觉前许致远给我打了电话,他说苍麦对不起,语气诚恳。他说他当时怕徐佳嘉误会,一时心急才会那么对我。我说没关系。他问我我和他以后还是不是朋友,我说是,怎么不是。

是朋友,也只是朋友。

兔子说得没错,我就是个傻逼,许致远用力的一推将我从傻逼的世界中解救出来。这个游戏不好玩,我不玩了。

什么学霸男神,什么篮球王子,我放弃!想一想,高考才是我的男神。那么,好好准备高考吧。上课认真听课,课后认真复习。我周末不再去许致远家蹭吃蹭喝,也不再去看他打球,一套卷子接着一套卷子的做,做累了就和兔子说说话,和易子乐斗斗嘴。

随着高考的结束,我的奋斗之旅也算告一段落。我的青春总算淋漓尽致的爆发过了,我已经有能量和底气,去承受无论多好多强大的爱情了。没错,易子乐是喜欢我的。在我被兔子拉出球场的那天,他给我看了他的手机桌面,是校运会结束时我们仨拍的那张,不过上面被P掉的是许致远。

易子乐说:”苍麦,我喜欢你,在致远家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喜欢你,等我们考上大学我就追你好不好?”

我说:”好,但你必须带着我一起当学霸。”

我想,在最懵懂得年少时,所谓的爱情的力量,就是让你发现自我,展示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