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小说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小说 /

过往

作者:发表时间:2015-05-28浏览次数:

以此文纪念我的过往

我叫木子,当我写下第一行字的时候,距离我人生的第一次啼哭已经过去了30年。

到现在我还可以想象着自己蜷缩在母亲肚子里的感觉,温暖舒适。那种感觉就像是待在冬日阳光照射下的温室里一样,没有外界的干扰,一切都很安宁,安宁得让人沉睡,不想起来。

时间是全宇宙最伟大的魔术师,他的魔术不需要破解,时间自己会证明一切。

从幼儿到少年,从少年到青年,再从青年到壮年,然后从壮年慢慢地走向衰老死亡。生命中有很多选择,没有答案,时间会给出最好的答案。

我幼儿时期的生活是从我妈妈的口中得知的。我生活在乡下,跟着我的奶奶一起过日子。那时的时间很充足,每天早晨起来晒太阳,一直到夕阳西下。乡下没有想象中的那样,有很多玩伴,这也是后来我离开后并不想回去的理由之一。对于那段真实存在而于我而言虚无缥缈的阶段,我也无法用更多的语言回忆。

待我长到7岁的时候,我被我爸妈带到了他们工作的城市。爸爸在一家企业上班,妈妈在百货公司里当售货员。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是的,很久以前了。那时,妈妈一直上的是中班,具体时间大概是中午2点到晚上8点吧,没有晚饭时间。我记得,那时候,每天下午,爸爸下班后回家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准备晚饭(有时候是直接从外面买回来的饭菜),然后将饭菜装在一个铁盒子里,牵着我一起去给妈妈送饭。那时候,从别人的眼神中,我们的幸福的,确实,那时我很快乐,因为我们一家人在一起。

后来,我上了小学一年级;后来,爸爸工作的企业破产倒闭;后来,妈妈也辞职了,跟着爸爸去别的城市创业了;后来,我被托付给了小学班主任,三餐加住宿都在老师家里;后来,爸爸的生意越做越大,我也离开了班主任家,开始一个人生活……

后来,我长大了。处于叛逆期的我加上没有人管束,只能自己治愈自己。初中的时候,我已经习惯了自己一个人吃饭,睡觉,上学。当别人五点半放学有爸妈接送时,我已经习惯自己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当别人早上被爸妈叫醒准备起床时,我已经习惯按掉闹钟,自己为自己准备早饭;当别人下雨有人送伞时,我已经学会看天气预报自己带伞……不能说我一个人的生活很糟糕,但我觉得这不叫生活,生活应该是充满情趣的,至少是有意思的。

为了寻找所谓的情趣,所谓的有意思,我开始看各种小说。上课时,老师不允许看,我就选择了旷课,躲在教学楼天台看小说。那时候,我开始疯狂地熬夜,开始疯狂地追更,开始疯狂地旷课,终于,被班主任请到了办公室谈话。谈话的内容我记不清楚了,在办公室的那十几分钟,我感觉自己一直处于神游状态,内心有种声音一直再说:“怎么还不结束,我要回去看书了。”我从来没有对做一件事情有这么强的执念,现在想想,我那时候应该是快疯了。

是的,我疯了,疯狂地沉迷于作家笔下的那个世界。后来,我直接就不去上学了,躲在书店里,看着小说,沉迷在那个世界里。我开始自己写东西。刚开始只是在本子上写写画画,写一些幸福的片段,感觉自己也是幸福的。可当夜幕降临的时候,我走在桥上,看着桥下的车流,有一种无力空虚感充斥着内心,那一声声呼啸而过的声音,仿佛一双手,用力地想要把我拉回现实。

“快来跟着我念我思故我在//忧伤快乐愤怒都是好素材//我要我的每天都很精彩”

我开始重新审视我的人生,是的,我才14岁,人生这个词好像并不属于这个年纪,我开始问我自己什么是我想要的。

我重新回到学校,不是上课,我想和班主任谈谈转学的事情。在我的印象里,班主任能给我更多的意见和建议。班主任说,要跟父母商量,最好不要转学,毕竟适应新环境需要一段时间,而时间是宝贵的。我说,我需要的就是新环境。

我开始和父母商量转学的事情,理由很简单,我想要一个新的环境,我厌倦了这种空虚得只剩下铅字的生活。父亲沉默后同意了,让我转学去他们那座城市。

提前办好转学所需要的手续,习惯一个人处理自己生活的我,在一个阴天正式踏上这座陌生城市的土地。

父母在机场接我,我来到了这个城市里的家。家很大,可是没有我的气息,我的过往。

那天下午,爸爸妈妈带着我熟悉这座城市,有点路痴的我只记得这里很大,很繁华,让我晕头转向。我说我想去学校看看。爸爸就带我去了那所在我生命中留下不可磨灭的烙印的学校。

学校很大,我们只是在学校的外围转了一圈,正式的入学在第二天。

第二天,爸爸妈妈一起送我去学校,这是所寄宿学校,管理严格,学风好,当然进来读书的也不是一般人。在这点上,我还是很感谢我的父母,是他们的努力,让我可以在物质生活上无忧无虑。

和父母在教师办公室分别后,我就正式开始上课了。很久没有安安静静地坐在教室里,还是有点不习惯的。

根据身高,我坐在教室的后面倒数第二排,坐在我旁边的是一个女生,前面也是两个女生,后面是两个男生。

回想起我的初中,感觉那三年,最让人痛苦的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当我打算转学走进这所新学校的时候,我就做好了初中三年独自一人的准备。原来班级的人大都有了自己的朋友,固定一起去食堂吃饭和一起回寝室休息的人。我写下这句话不是为了抱怨自己是初中生活有多孤独,我本来就是一个人,我不认为一个人就是孤独。

我是喜欢在这种生活的,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去操场闲逛,一个人回寝室,不用在意身边人的想法,直白地说,就是我想干嘛就干嘛。

大概开学一个月后,我渐渐发现了哪些人是一队的,哪些人是另一边的,可能是因为家庭的原因,我觉得这里的同学都很早熟,也很幼稚。他们因为共同的利益结合在一起,又与和自己利益相对的人划清界限,还幼稚地拉帮结伙,一副立志要身边的人都孤立对方的样子。

我,作为一个新来的同学,毫无疑问地成为他们争夺的对象。我左边和前面的两个女孩子她们一群人是一边的,教室前面的一部分矮个子女孩子是另一边的,他们分离的原因好像仅仅是因为一个男孩子。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A和B是班上长得比较漂亮的女孩子,C是班长,类似于小说里的那种学习成绩好,又会打篮球的那种男生。A和B都喜欢班长,其中A是班长的正牌女朋友,但B并没有放弃,还是各种对班长好,她自己声称不会插足班长和那个女生之间的,她和班长只是纯友谊。同桌在跟我讲述这个过程的时候,语气中充满了对B的鄙视,很显然,她是A那边的。同桌最后问我:“你相信你男女之间有纯友谊吗?”

我相信吗?我不知道,我也不想思考这个问题,我只是静静地对同桌说,我不想参与他们之间的事情,我只想默默地过完我在这里剩下的时间,我不会参与你们,当然我也不会无聊地去加入对方来诋毁你们。

同桌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好。然后我们开始扯其他的事情。

经过和同桌的晚自修长谈后,我开始默默地观察A、B和班长之间的微妙的关系。如果从单纯的少年之间的交往上看,我相信男女之间有纯友谊,但前提是那个女生单纯。如果你亲眼看到班上女生的样子,联系她们的行为,你就不会相信什么纯友谊这种话了。

接下来的日子,于我而言,很宁静,上上课,写写作业,没有同学间的争斗,值得庆幸的是那时,你说你不会参加,她们就不会像苍蝇一样在你面前叫来叫去。

我依旧在空闲发呆的时候,观察A、B和班长之间的关系,感觉像着迷了一样,他们的每一个动作都可以让我有所遐想,我自认为这是看小说的后遗症。

日子安静,半个学期一下子就过去了,期间回过几次家,家里总是空的,妈妈说,公司生意做的越来越大,他们也越来越忙,我长大了,应该学会一个人照顾自己。我照顾自己照顾得很好,时间让我不会想他们,不会再像当初一样,希望一家人还在一起悠闲地散步,快乐地过周末,时间让我学会了习惯,学会了接受。

学校里的篮球赛就要开始了,班长是班里的主力,A和B都是年级里的拉拉队成员,其中A的队长,B是副队长,可能就是因为A比B更多了一种自然。我听人说,本来这次是A领队的,但是前几天体育课体侧,A在跳高的时候把脚扭了,所以不能参加,就换了B领队。

这其实跟我并没有关系,但是星期一下午,体育课之前,班里的同学基本上都去体育场了,没剩下几个人。当我准备起身的时候,A来到了我的位置上,表达了她的想法:她希望我参加拉拉队,最好能代替她领队。当时我的第一想法是:开玩笑吧。虽然我在自我介绍的时候是说过我一直在学舞蹈,但那时因为我没有东西说,只能拿这个凑数。真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当然,我拒绝了,我没有理由说服自己去做我自己不想做的事情。然后A就哭了,真的哭了,当时就被吓傻了,迷迷糊糊地同意了,然后A就拉着我一起去上体育课,那一节课我都是傻傻愣愣的。

我一直都觉得自己对两件事是有天赋的,第一就是小说,我觉得我对于与小说有关的事情都是有天赋的;第二件就是舞蹈。不知道A和拉拉队的训练老师说了什么,老师竟同意我加入拉拉队。

值得我骄傲,活着说是庆幸的事是,我没有让老师失望,也没有辜负A让我进拉拉队的决定。接下来的一个月,我们每天中午和下午都会去体育馆训练,我们是指篮球队和拉拉队。所以,我还是无法避免地进入了A和B之间。

虽然A不是领队,但她还是拉拉队的正牌队长,所以她还是有正当理由翘掉自习课去体育馆的。我每天就是被A催着,拉着去体育馆练习。

其实这样也还好,在过去的几天里,大家都安好无事,至少表面上还过得去。

后来,我发现我错了,表面的平淡是孕育着更大的阴谋。这个阴谋终于在那个下雨的周日诞生了。

周日是回校的日子。学校的安排是周六中午放假,周日晚上回学校晚自习,由于训练,我们被要求周日中午回学校。这对我来说是无所谓的,反正我回家也是一个人。但到了学校,我就发现其实那天我应该借故不去的。

那天,距离篮球赛开始还有一个星期,不知道A想了什么办法,做了什么,带队的老师竟然突然说要重新选领队,说什么让每个人都有机会争取。我看到,当时B的脸一下子就白了,然后很不友好地看向了A,然后是我。我有种莫名躺枪的感觉。什么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就是。

还是照常的训练,然后是大家投票,老师做最后的决定。投票其实就是看谁的人多,A身为队长,拉拉队里肯定是向着她的人多,所以遂了她的意,我踢掉了B成了新的领队。

A觉得很开心,站在A这边的人都很开心吧,毕竟B做是事情在她们看来并不令人赞同。这一段时间,每天都可以看到B给班长送酸奶,送吃的,下课的时候还会做到他旁边问问题,有时候晚自习下课她也会和B一起走回寝室区。我觉得,正常的女朋友都会接受不了吧,这明显是公然地挑衅。

其实,A的做法也只是捍卫自己的权利,身为正牌女朋友的权利,虽然做法是极端了一点,毕竟她也不是电视剧里的那种能容忍自己被欺负的人,她实际上是那种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人,今天可能让你得逞,但总有一天她还是会不让你如意。

说到这里,我并没有说我已经站到了A的那边,我还是不想卷入他们中间,我更想当个旁观者,可以清楚地看中间的过程,没有被哪一种思想所影响,但事实是我已经潜移默化地被影响了。

对,我觉得我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但事实上我是一个很没有原则的人。这一个月的相处,我被A影响了,怎么说,那多出来的一份自然很具有感染力,那不像是装出来的。如果那是装出来的,只能说明A的演技真高,至少把我骗过去了。

看不出A是真关心还是假关心,只是觉得我和她之间越来越像朋友,一起训练,一起吃饭,一起自习,一起看电影。

篮球赛很成功吧,我还是没有加入A和B之间的斗争,安静地在旁边看着篮球赛。我知道中途一休息,从领队上退下来B和A都会一起给班长送水擦汗。我承认当我看到B给班长擦汗的那一幕时,我觉得我真的有点讨厌B了,准确的说我讨厌那类人,这明明不是纯友谊,真的纯友谊,应该是在对方有了女朋友之后会选择主动避嫌的。

我一直没有对班长进行很多的评价,因为我觉得对一个自己不熟悉的人,我没有资格,没有权利去评价他。但是从我自己的感觉上看,我也不是很喜欢班长这样的,明明自己有女朋友还不懂拒绝,难怪A会那样做。那一刻,我开始同情A了,喜欢上他一个不会拒绝的人。

A也看到了B给班长擦汗的那一幕,我觉得她的内心应该在暴走,谁能接受自己的男朋友和别的女的举止亲密?反正我不可以。那一刻,我竟然想劝说A离开班长,但我知道我没有资格管这种事情。

似乎冥冥中A感受到我的想法,也可能是我自作多情,篮球赛结束后的那个下午,A拉着我一起去逛街。她突然问我,她是不是应该放弃班长,她觉得他一点都不在意她的感受。我当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只能说,你开心就好,不要活的那么累,还是要以学习为主,我们还小。

这个话题就以“我们还小”就结束了。晚上是篮球赛的庆功宴,地址选在市区的一家KTV,篮球队和拉拉队的成员都会去。

和A一起进的大厅,看到B手里捧着一大堆吃的,跟班长一起从食品区走出来。我站在旁边,总感觉很尴尬,有大事要发生了。

如果班长的这种行为,被理科生称为情商低,那我觉得用“情商高”来形容更贴切。不会拒绝,更每个女的关系都很好,还有“纯友谊”这个借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