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小说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小说 /

火车站的夏天

作者:发表时间:2015-05-28浏览次数:

我能想到的最洒脱的再见,不是用语言来表达的。我们在一座城市相遇,相识,相知,到最后相离,其中的过程,快乐忧伤,就像指间的烟,能给人安宁,但总伴随着忧伤。

我们在夏天来到这座陌生的城市,她以出奇的热回应着我们的到来。火车站,常年人口流动最多的地方,我们拖着小小的行李箱,揣着小小的梦想,从四面八方汇集到这里。

站在火车站的出口,看着建筑前的“长沙”两个大字,我终于到了这里。两个月前,我参加了一个比赛,继而有机会到位于长沙的总部学习。

说是总部,其实就是一座空旷的办公楼,加上一群热爱写作,随心生活的人。出站口没有人来接我们,我们在一个星期前就拿到了自己的行程表,首先就是在长沙火车站找到同一天到达的人,然后自己打车去酒店,那里会有人告诉我们下一步做什么。

火车站的夏天很炎热,火车站的夏天很凉爽。站在温度接近40度的室外,看着一玻璃墙之隔的候车室,想象着温度维持在28度的室内,如果可以不顾及形象,我真想趴在玻璃墙上做壁虎状,感受那向往的凉爽。

我等待着陆续抵达的剩余3个人,从行程安排上看,我会跟这3个人度过接下来的一年生活。我本不是一个乐于与人交往的人,从小喜欢躲在自己的世界里,这也是我为什么会爱上写作的原因。我喜欢用文字记录下自己的所有感觉,只有写下的文字是长久的,可以持续的,而感觉在那一瞬过后就消失了。

第二个到达的是一个穿着张扬的女生。看到她的外表,我以为她是那种喜欢热闹,热爱夜生活的人。但当我看到她的眼睛时,安静自然,脸上也没有浓妆的痕迹。

她说她叫G,来自海南。就是这个来自中国最南部的女孩,在接下来的一年里,给了我们很多快乐,我们也一起痛苦着。

第三个到达的是一个叫J的男生,长得很漂亮,我觉得那是种超出男孩子所该有的漂亮,一种可以用阴柔形容的美。

第四个达到的男生,穿着运动背心和短裤,背着大背包,拿着篮球,大步洒脱,脸上是那种经受过太阳考验的笑,阳光帅气。他叫K。

我们在火车站相遇,拎着各自的简单的行李,说着简单的事情,对于接下来的一年,也抱着简单的心态。人活在这里,总不会被饿死。

躲进开足了冷气的出租车,K说着他一路上的事情。来自北方的大男孩,热情,让人不自觉地对他产生好感。

我坐在靠窗的位置,K坐在副驾驶的位置,J和G坐在他身后及他身后旁边的位置。一路上,K说着,J和G迎合着,我只是看着窗外,偶尔听见他们大笑就跟着微笑。我就是这样的人,明明不知道,却不想让别人发现。

L说,我背井离乡,离开大洋彼岸的家,本身是充满浪漫主义的,我又企图通过这次机会斩断自己和以前过往的联系,这也是生活在自己世界里的人的通病。事实证明,我病的不轻。

我打算重新开始,所以我两个月前偷偷买了机票回国,偷偷地参加比赛,努力地争取这个机会,就是想好好地静一静,暂时逃离过去。那样的生活,我就像是傀儡,没有自己的想法。

其实,我也不是一个有很多想法的人。只是突然有一天,我发现我竟然连自己到底喜欢什么东西都不知道,这一点刺激了我的神经,我究竟喜欢什么?

我喜欢旅游吗?我只是不想一个人呆在家里。我喜欢美食吗?只是一个人的时候很无聊。我喜欢写东西吗?只是满腔的话不知道跟谁说,跟空气吗?

这一次,我想找到自己真心喜欢的东西,不然,我不想回去过那种生活。L说,就算不知道自己真心喜欢生活,日子也可以很好地过下去。可是,造物主还是让一部分人偏不想将就,我就在其中。

到了酒店,接待我们的是跟我们差不多大的一个女孩子,她告诉我们,我们这两天会先住在酒店里,然后会搬去公司的宿舍,我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在出版社帮编辑做事。工作轻松,工资不高,好处就是能帮助我们出书。

我来这里的原因是想一边写自己喜欢的文字,一边逃离自己原有的生活思考自己到底要什么。J说他来这里是想换个城市生活,去找另一种生活的感觉。G说她来这里是想自己一个人生活,过自己想过的那种安静又热闹的生活,没有人管束的生活。K说,他来这里,是逃避,他想做的事情遭到了家里人的反对,经历了无休止的斗争无果后,他选择用离开表达自己的不满。

每个人离开一座城市都是有自己的原因的,或喜欢,或悲伤。

我们选择用酒精麻痹我们在这座新城市的第一个晚上。夜店酒吧的喧嚣让人沉醉,这个地方表面上不属于忧伤,实际上等你揭开了她的面纱就会发现,这里的人,每个都有颗受过伤的心,都选择用喧嚣酒精来填补伤口。

G在快乐地摇晃,J与她共舞,他们表面上都是快乐的天使,黑夜里的玫瑰,他们企图用表面的微笑告诉自己很快乐,而第二天一早酒醒时,也就是他们最痛苦的时候。

K坐在卡座喝酒,一句话也没说,与白天阳光热情的大男孩完全相反的形象。我不喝酒,其实我是喜欢酒精流入胃里,进入血液的感觉的,但是我对酒精过敏,不是到迫不得已的时候,我是不会沾酒的。今夜,就当为新生活的到来庆祝。

在这里,我仿佛是一个旁观者,看着他们并不真实的大笑,看着他们并不真实的快乐。我知道,就这一晚上,第二天,我们都会变好的,变成原来的样子。

宿醉的后果就是第二天被闹钟吵醒时,大脑很痛。G分给我们止痛药,泡了醒酒茶。我们横七竖八地躺在小客厅的地上,地毯摩擦这我们的皮肤,那么真切,我们应该醒了。

八点,我们收拾好自己,等着出版社的人过来接我们。

第一天,我们跟着编辑跑来跑去,打电话联系作家修改文章。我不擅长和人打交道,唯一的长处就是我可以用流利的英语口语和美国人交流。

忙完一天,六点的时候,我们被送到公司的宿舍区。公司的待遇很好,我们四个人,两人一间,两间中间有个公共区域,算是个小客厅。

我们在八点的时候终于把自己的衣服都收拾好了。打电话叫了外卖,我们就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开始有的没的地说着今天发生的事情。

K说,没想到我的英语口语这么好。G和J都感觉很奇怪,他们甚至觉得我不经常说话是因为中文不好,可中文不好怎么会被选来学习的。

我只是笑了笑,说被家里逼的。

我们四个人,有个共同的特点,只要提到家,无论再怎么激情的话题,都会瞬间沉默。是的,被家里逼着去一个完全不熟悉的地方,连跟当地人沟通都有问题,被迫着学会英语,因为要生存。

外卖来了,打破了弥漫着淡淡忧伤的沉静。我们又开始聊着开心的事情,或者是曾经发生过的悲伤的事情,但没有人再说起家这个字。

我们每天忙着跟编辑到处跑,让各种各样的事情填满自己。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四个人怀着自己的心思过着集体生活。不长但又各具忧伤的过往让我们不想别人参与自己的过往,更不会轻易地问及别人的过去。过去对于我们这类人都是一种痛。

我们按着自己的心情过着日子,没有很多忧伤,也不具很多的快乐。每天忙碌的工作,让我们的生活趋于平淡,这种平淡是以前的生活所缺乏的。

我们就这样过了半年,我很享受这种生活,自由,自力更生,没有人用一样的眼光看自己。我希望就这样过下去,我们都知道这种生活很平淡,但也很短暂,我们希望没有尽头,但也知道这样的日子可能明天就结束了。

我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茶水间倒咖啡。安静的生活让我几乎快忘了以前癫狂的日子。

“喂。”

“是我,半年的时间够了,你该去美国那边了。”

知道反抗没用,那一刻我竟然平静地接受了所谓的家里的安排。美国,我真的要回去了,此时的我还是那时的我吗?

晚上我告诉了他们我要走了,要回归我的生活。离开这里了。

半年前的火车站,对我们来说,很熟悉,我们在这里相遇,从这里开始我们平静安逸的日子;同时,它也是陌生的,时间匆匆,它在我们不经意间过了半年。

相遇的日子仿佛还在昨天,今日,我们就开始分别。

没有谁会在同一个地方过着一尘不变的生活,半年的时光让我们明白,很多事情是我们并不喜欢的,但我们还是要去做,生活在这个社会上,很多事情不是你不想就可以不做的。我们无法改变这个社会,但我们可以改变我们自己。

K帮我取好票,J帮我拿着行李,来长沙半年,我的行李还是那样,一个箱子,不多不少。

我和G拥抱后,她说:“我们终将长大,终将离开,只是希望我们几年后还可以约定,在某一天,我们用同一种方式相遇,然后用同一种方式离开。”

我想起刚到长沙的酒店,PUB,然后是公寓,公司。我们没有整天呆在一起,却又像是刚刚才遇见的。我除了知道他们的基本情况,其余的一概不知,甚至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的。

我们都觉得这样很好,不必知根知底,偶尔想起对方时留言,偶尔看看合影,想着对方在干什么。

我期待有一天,我会回来,我们会重新回来。拿着我们与曾经一样的行李,从各个方向赶来,在标有“长沙”的建筑物下,假装彼此不认识,热情地互相拥抱说:“嗨,我是某某某。”

然后我们可以一起住同样的酒店,可能那家店不在了,但我们可以需找另一家。我们可以再去一次PUB,继续跳舞,继续深沉,继续思考着曾经的问题。

我们不会再在同一个地方工作,我们不会再参加这样的活动,但我们还可以来长沙,这座城市,感受它的炎热。我们可以再租一间房子,可以不大,但一定要有个小客厅。我们可以铺上地毯,摆上桌子,叫外卖,然后彼此不说话,感受宁静的氛围。

我们还可以一起离开,我想过最洒脱的离开是这样的。我们订同一天同一时刻的车票,在大厅,拎着来时的行李。等广播通知我们开始检票时,我们站起,不用说太多的话,彼此拥抱,然后拿起行李,转身离开。

离开总是有很多悲伤的情绪。我们不用言语,让悲伤的行动在我们的记忆中划下深深印记。

J说:“这座城市是属于我们的,于我是属于你们的。我们都知道有离开的这一天,既然来了,就不要有不必要的悲伤了。”

K说:“所有的事情总是一连串的,明天我也要离开了,票已经取好了,我们,好聚好散吧。”

我们习惯了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行为方式,不是很惊讶K的离开,只是一切来的太快。

J和G应该也在准备离开了。J说过,这座城市是完整的四个人的,如果哪一天一个人走了,那他也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

长沙四人组就在那个电话接通的瞬间,或者是更早的时候散了。没有悲伤,没有遗憾,那是假的。

我说,我们四个人一起抱一次,数到3,直接转身走,不要回头,三年后我们重新来过。

“好。”

“一、二、三……”

“记着属于我们的三年后,还在这里。”

我多少次想潇洒地转身离开,终于一次实现了。

看着渐行渐远的城市,相遇是一件美好的充满缘分的事情,能认识的人很少,能共事同居半年的人更少,离别是为了下次更好的相遇。期待三年后的我们是否还是一副在人海中寻找的迷茫样子。

回到原来的生活中,没有了以前的纷扰,可能是内心中向往宁静生活的欲望更加强烈了。按部就班地过着日子,一个人上课,一个人回家,一个人吃饭。没有外卖,就算一个人在电视机前吃着汉堡也是幸福的。

一个人如果内心安静,他可以在喧闹中寻找真实的自己所想的自己。

日子平静得三年就像是那半年一样,很快,很宁静。

我一直记着那个日子,第一次到长沙的日子,我买了同一列的车,拎着同一个行李箱。自从离开长沙后,我就没有再用过他,我觉得他身上有种长沙的味道,等着我回去后封印解除。

我还是最早到的那个,还是炎热的天气,我还是站在外面,依靠着我的行李箱,呼吸着车站特有的人味。

没过多久,我就看到了一个穿着张扬的人,拖着大红色的行李箱,没错,那是G。

“嗨,我是G。”

“嗨,我是L。”

没错,拥抱。我们都觉得拥抱是最能表达一个人的情感的,无论是离别的忧伤还是重逢的快乐。

J和K还是那样的顺序到场,大家都拥抱了,然后坐上了出租车,一样的位置,回到一样的酒店,特地申请的同一间房。

我们极力地重现当初的场景,不同的是我们都变开心了,不想当初,点点头,就过去了。

那半年的经历,让我们在接下来的三年中改变了原来的生活。G不再打扮张扬,穿起了职业装,成了朝九晚五的上班族。J也改变了以往的路线,成了一名杂志专刊的签约作家。说起K,那个曾经阳光的少年,在这三年中,开始接受家里的生意,生活也比以前阳光多了。

K说:“当我们选择放弃一些东西,一些执念的时候,我们得到的不仅仅是成长,还有更多的东西等着我们。”

出版社是回不去了,我们在门口看了看,感受曾经的心境。我们也不敢去找出版社曾经带过我们的师傅,我相信,我仅仅是我,他们三个应该也是在第二天就整理好行李离开了。当初等待公司的应该是空荡荡的公寓。

当初的我们是那样的不成熟,为着心中的执念放弃了更广阔的天地。时间证明我们的另一种选择是更好的,不能说是最好,至少我们现在不会像当初一样敏感,因为一些无谓的事情而耗费自己大部分的精力。

火车站的夏天,我们曾经来过,我们也曾走过。可能没有人会知道这里曾有这样一群人,因一座城市相遇,因一座城市成长,因一座城市而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