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小说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小说 /

夏花以美姿态绽放(下)

作者:发表时间:2015-05-28浏览次数:

脑海中还浮现着她的笑脸,眼神还在人群中寻找她的身影,下半场的哨声就吹响了。

蓝天很想快点把比赛打完,那样他就可以去找她;同时他又希望时间过得慢一点,他想看到沐天出现,看到她为自己加油。比赛的胜负已经很明显了,对手是隔壁学校,篮球向来不是他们的特长。比赛前教练也说过,这场比赛只是热身,感受下比赛的氛围就行了。

一边蓝天又一次顺利地投进一个三分球,赢得一大片欢呼声和掌声;另一边沐天终于做完一道大题,听着远处喊着“蓝天”的名字,享受着一个人的孤独。

沐天离开座位,走到教室最前面也是最靠近篮球场的窗户前,听着窗外喊着的名字。她可以想象明天,不,不用明天,现在就有很多女生看到蓝天打篮球的帅气模样,用瑜沁的话说就是“她沐天又不知道出现了多少潜在情敌”。

“蓝天,我真的很喜欢你,可是我们的距离太远,隔着那层层人海,你真的看得到我吗?”沐天在心理默默地说,脸上不自觉滑下一道泪……

瑜沁“家属”的聚会

比赛结束了,蓝天下场拿起外套就想往外跑去找沐天,但是队长拉住他说等下还要拍照留念。蓝天不能拒绝,就想着拍照结束后再去找沐天。

蓝天本想坐着休息,想想如何跟沐天说,几个学妹就冲上来了。

“学长,你要不要喝水?”其中一个身材比较高挑的女生专注地看着蓝天,眼波中泛荡着桃心。

“不用了,谢谢,队里有水发。”

“那能跟我们拍一张合照吗?”

“呃,好吧。”蓝天微笑着跟学妹们拍照,一如既往地微笑得体。

终于轮到他们队拍照了,他望着教学楼的方向,不知道沐天还在不在,如果在,他希望沐天再等一下,等他出现,他第一次有这么强烈的欲望想要说出口,他怕错过了就没有勇气说了。

好不容易拍照结束了,蓝天拿起背包就想走。瑜沁在身后喊:“蓝天,晚上还有聚餐,不要迟到了。”蓝天挥挥手,头也没回地跑走了。

篮球场离教学楼的距离不近,走路大概要7分钟,蓝天尽力地跑着,心中的急切恨不得一下子就飞上三楼。

蓝天扶着三楼左边的教室门框,急促的呼吸在看到空无一人的教室后迅速平缓了下来。如果他跑得再快点,如果比赛结束的时候他没有和那几个学妹拍照,他会不会见到沐天,看着她坐在位置上抬头给自己一个纯净的笑容……

也许,沐天早就离开了学校,所谓的等待,只是他给自己的假象。

沐天在听到篮球场传来的最后一声哨响,她有些紧张,莫名的紧张。她想走,转身就消失在了楼梯口。

沐天走在校园的小道上,心中的情愫驱使着她走向篮球场。她只想悄悄地看一眼,篮球场人那么多,没人会注意到她的。

面对着已经很熟悉的篮球场,沐天有种沧桑的感觉,她不记得自己喜欢蓝天多久了。从刚开始的莫名好感,到后来的大方暗恋,现在又偷偷摸摸地观看。如果是之前的那个沐天,一定会嘲笑现在的自己。

瑜沁通知完所有人参加晚上学生会组织的聚餐后,身心俱疲,准备离开篮球场,回寝室收拾东西。

“瑜沁姐,晚上是6点吗?”身后的学弟跑了上来。

“恩,是的。今天辛苦啦,晚上好好放松下。”瑜沁听见有人叫自己,回头展现出自己堪称完美的笑容,心中默默感叹学生会不好待啊。

一回头就看到了沐天的脸,跟霜打的茄子一样,明明是她自己比较辛苦,为什么沐天一副比她还可怜的脸色。

“亲爱的,你这是怎么了?”瑜沁出了门,转身走到篮球场的外围。

“你说呢?”沐天的语气中充满了无奈。

“蓝天今天表现不错,我前面看他跑出去了,估计是去找你了吧,不过晚上大家都会参加聚餐,你一起来吧。”瑜沁已经习惯了沐天的单相思。

“我又不是学生会的人,怎么去啊?”

“今天晚上的聚会可以带家属,你就以我家属的身份参加好了,顺便见见蓝天嘛。”瑜沁笑了起来,沐天还是脸红了。

终于表白了,却被放手了

晚上聚餐后是自由活动,在瑜沁的游说下,大家转战去唱歌,沐天也去了。

从聚餐开始,蓝天和沐天的距离就一直保持在3米左右,不远不近,有种故意的感觉,沐天一直觉得是自己太敏感了。

蓝天在白天的比赛中表现不错,一顿饭下来,大家都玩嗨了。进入KTV时,蓝天挑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坐着,他眯着眼看着3米处的那个人影,侧脸那么纯净,身边的人都成了她的陪衬。

蓝天闭上眼开始思考,下午未完成的事情要不要继续,他要如何开口,首先他要怎么过去……需要思考的东西太多,房间里空气很闷,头开始痛了起来。

沐天静静着坐在沙发上喝饮料,瑜沁拉着她想跟她合唱,被沐天拒绝了。

瑜沁深情地唱着歌,声音中透露着些许兴奋的感觉。沐天觉得房间里有点闷,就想去趟洗手间清醒一下。

看着沐天走出去,蓝天也支撑起自己,扶着墙跟着出去了。房间里的人站着坐着,混乱得没人注意消失的两个人。

洗手间外的洗手台,沐天往脸上泼了水,微红的双颊如滴水的樱桃,分外诱人。

蓝天很想上去从后面抱住她,告诉她自己的想法,但是他怕这样做会吓坏沐天。他已经明显感觉到沐天躲着自己,他不能也不想把沐天推得更远。

蓝天拧开水龙头,微凉的水带给他渐渐清晰的思路。

“你今天没有去看我打比赛啊?”蓝天强装平静地笑着说。

“我在教室写作业,前一段时间落下了很多试卷。”沐天低头看着水以一种美丽的螺旋姿态进入下水道。

“哦,那你知道我一直……”蓝天的话还没说完,沐天像一只被惊醒的兔子一样抬起头,盯着蓝天。蓝天被沐天这样一盯,不敢继续说下去了。

两个人就这样看着对方,没有说一句话,或者是不敢说话。

嬉笑的声音近了,篮球队的队长走了过来,看到在洗手间的蓝天就搭上了他的肩。

沐天一看这架势,匆忙地说:“我还是先进去了。”话还没说完,就快步离开看。

蓝天看着搭着自己的队长,觉得很无奈,或者用无能为力来形容,他不知道,接下去的明天,他要怎么面对,她会怎么面对他,或者她还会让他面对她吗?

第二天就是周末了,大家都在家里休息。沐天待在家里心里很不平静,她知道蓝天要说什么,但是本能让她不敢听下去。纠结了一上午,她最终得出结论,是自己还不够喜欢他,所以接受不了。

自以为想通了其中的原因,沐天打电话给瑜沁。

“瑜沁,你清醒着吗?”当沐天耐心地听了8次等待音后,瑜沁终于接起了电话。

“什么事啊,你说。”昨天晚上玩的太迟了,瑜沁还有点困,意识有点不清醒。

“我想通了,我要放下蓝天,其中的原因就不要问了,就这么决定了,你要帮我。”沐天一口气说完,等着电话另一头的回答。

“好。”瑜沁和沐天一直觉得无论什么环境下,闺蜜就是要互相支持的。

夏花终以美姿态绽放

接下来的日子,沐天没有去篮球队训练场地,蓝天也没有出现在沐天的面前,篮球队接下来的比赛占据了他大部分的时间。付出总是有回报的,蓝天所在的队伍今年如愿地拿到了冠军。

比赛结束后,就是换届选举,紧接着就是期末考试,一连串的事情,充实地让蓝天可以短暂地忘记三楼左边的女孩,只是偶尔他会看着某个角落发呆,自己也不知道想什么。

既然她选择回避自己,那自己也要尊重她的选择。蓝天一边惋惜自己没开始的初恋,一边投身到无尽的学习中。

时间用卷子来丈量是非常短暂的。沐天和瑜沁转眼又一起毕业了,填报志愿的时候,他们特意填报了另一所城市的同一所大学,继续他们的同学友谊。后来在同学聚会中得知,蓝天当初填报的是北方的一所高等学府。当他们知道的时候已经是大学一年后的夏天了。

瑜沁和沐天回到家的第二天就约好了出门逛街,半年没回这里,心里还是有点好奇的。他们打算回当初那家香锅店吃东西,却发现那家店被一家饭店代替了,据新店主说是他儿子在另一座城市结婚了,把他接过去了。沐天和瑜沁都有点失望,但也很开心,独身的老人可以和在外的儿子团聚。

走在路上闲逛,寻找着美食,他们又在当初那家饰品店看到穿墨绿色围裙的蓝天。那一刻,沐天不能欺骗自己,她还是心动了。她看着蓝天,更成熟了。他们看向彼此的眼神,在沐天看来,已经没有当初的那份情谊了,心中还是有点失落了。

不管怎么样,一年多不见的同学还是坐下来一起吃饭一起聊天,说着大学校园里的趣事。一顿饭很愉快地结束了,两组人也互相留下联系方式,分开了。

夏天,天气很热,瑜沁和沐天有时候都懒得出门,三个人就经常在网上聊天。

跟平常一样,沐天起床打开电脑,这时门铃响了,沐天跑去开门。

“您好,您的快递,请签收。”门外的快递员专业地微笑着。

沐天签收完快递关上门,她记得自己没有买东西也不会有人给自己寄快递啊。她摇了摇箱子,很轻感觉是空的,她甚至觉得是别人的恶作剧。她打开箱子,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封信。

沐天打开信封,一抖,掉出东西,是蓝天的照片。照片上,蓝天穿着蓝色外套站在雪地里,那样的年轻,那样的闪耀,就像那年夏天他给予的明媚笑容。沐天翻过照片,发现上面还写着字:“我比想象中喜欢你,从那年第一眼看见你呆呆样子的时候开始,我觉得我一辈子都逃不开了。”沐天看着熟悉的字,突然心跳加快,眼泪一瞬间就要流出来的感觉。

沐天坐在地上,看着蓝天的照片,她终于知道自己有多喜欢蓝天了。当初是她打断了蓝天的话,这一次,轮到她了。

沐天坐在公交车上,她觉得那年夏天,那朵娇羞的花朵正以她最美的姿态绽放!

主题:午时,阳光灿烂,柳絮飞舞,一长发女子坐在湖旁,听着歌,看着书,此时一片落叶飞到她的头发上,眼泪再也止不住了!

午时,阳光灿烂,柳絮飞舞,一长发女子坐在湖旁,听着歌,看着书,此时一片落叶飞到她的头发上,眼泪再也止不住了!

时光回到三年前,她叫金晴,拥有阳光般美丽温暖的名字,却拥有不了阳光般美丽温暖的内心。

金晴的爸爸是一位钢琴老师,拥有出众的外貌,但是身体有残疾,走路会一瘸一拐的;金晴的妈妈是一位拉丁舞教练,热情火辣。当初金晴爸爸妈妈的结合就是因为双方父母的承诺,生下金晴也是被家长逼迫的结果。

金晴的小学是家门口的学校,中午都是回家吃饭睡觉的。小学五年级的某一天,金晴和往常一样回家吃饭午睡,但是那天中午,金晴的妈妈没有叫醒她。在那个炎热的午后,金晴的妈妈拖着她酒红色的行李箱离开了这个家,留下了金晴,一同留下的还有她那几年的过往。

金晴妈妈的突然离开,让金晴吃惊地说不出话。那个午后,她没去学校,一遍遍地在家中的每个角落寻找妈妈的身影。直到接受了衣柜中妈妈的衣服消失的事实时,她蜷缩在妈妈的衣柜里,空荡荡的,就像她那时的心情一样。

金晴的爸爸对于金晴妈妈的离开并不吃惊,或者说,他觉得松了一口气。和金晴妈妈在一起的时候,金晴爸爸总会觉得自卑。是啊,妈妈是一位激情洋溢的拉丁舞教练,而他只是带着几个学生练琴的残疾教师。

当天晚上,爸爸带着小金晴去吃了她平时最喜欢吃的,但是妈妈从来不会带她吃的肯德基。但是金晴没有爸爸预想中的那么开心。金晴只是慢慢地吃着汉堡,没有哭,也没有幸福地笑,心理只想着以后她只有爸爸了。

金晴的爸爸很忙,经常要出去开音乐学术研讨会,还会跟着大学的乐团出去演奏。金晴从初中开始就学会了一个人生活,并且能把自己照顾得很好。

金晴的青春期成长没有妈妈的陪伴,别人的妈妈陪着自己的女儿逛街买衣服,金晴只有拿着爸爸给的卡去商场中买自己喜欢的东西。金晴和她的妈妈一样喜欢各种新奇的东西,这点在金晴初高中的着装中体现的淋漓尽致。

金晴的身材遗传她妈妈,是一副典型的衣服架子。金晴的衣服有种不属于她这个年纪的美,是那么地吸引人。但金晴的性格,却在妈妈走后的那个午后变得孤僻冷漠。

初中时,金晴处于青春期,荷尔蒙暴动。当时,金晴爸爸接到学校的安排,去另一座城市考察学习任教一年,也就是说,这一年,除了过节周末偶尔去爷爷家,金晴处于放养状态。

金晴并不讨厌离开爸爸的生活,她反而挺喜欢这样的。自由自在的,出去玩不用在意几点钟回家,有没有催她之类的。只是偶尔看到朋友爸妈来接他们时,内心会有种酸涩的感觉。

就是在一段时间,金晴认识了阿辉,同年级出了名的小混混。阿辉是一个挑染着红色头发的少年,喜欢金晴冷冷的气质。阿辉选择在金晴午睡结束后跟她表白。

金晴记得,她问:“我为什么要跟你在一起?”

阿辉说:“因为我可以带你去吃肯德基。”

那时候,大家都是初中生,家里给的零用钱不多,当然金晴和阿辉是例外。

金晴听到“肯德基”三个字就想到了妈妈,那个不喜欢吃肯德基的妈妈和在妈妈离开后平静地带她去吃肯德基的爸爸。

金晴同意了,从那个午后,冷冷的金晴冠上了“阿辉女朋友”的称号。

初中的那段时期,“女朋友”就是一起吃饭,一起看电影,走在路上牵牵手的角色。金晴经常会和阿辉一起去参加阿辉朋友们的聚会,通过聚会,金晴认识了很多人,基本上都是混混,小部分是混混的女朋友。

那段日子,阿辉像承诺的那样,只要金晴不反对,他都会牵着金晴的手带她去吃肯德基。阿辉会带着她过马路,会给她擦嘴角,会讲笑话逗她笑,阿辉说:“金晴,有没有说过你笑起来很好看。”

金晴很少会像跟阿辉在一起的时候那么开心,笑的那么发自内心。金晴觉得,这就是他们所说的喜欢吧。

金晴总是能在人流中一眼看出阿辉,不仅仅是阿辉温暖的笑容,还有他的洗水牛仔裤和大头鞋。阿辉虽然是全校都知道的混混,但他的身上只有挑染的头发有着这种标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