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小说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小说 /

死亡绿叶之新闻

作者:发表时间:2015-05-29浏览次数:

那是一个秋天的早晨,正值这收获的季节,微风吹动着树叶轻轻地飘落下来,才一夜功夫,就把树林染成了一片金黄.

这秋天天气虽好,可也给人带来了朦胧的睡意,杰丹亦是如此,现在已过9点,才从睡梦中渐渐醒来,然后费一会工夫洗脸、刷牙,再吃早饭,这似乎都代表大多数青少年的无所事事的生活.杰坐在书桌前,懒洋洋地拿起今早的晨报,随后又打了个哈欠,似乎睡意又直扑过来;而丹却摆弄起了自己的白色长笛,那悠扬的笛声,颤动流淌的音符,使城市浸润于一片和谐的氛围之中.

不一会儿,门铃声响起,笛声停了,报纸也即刻扔在了桌上,目光随即转向门边,脑海中希望有什么新的案子来分析.杰朝门跑过去,从猫眼里往外看了一下,但那股兴奋劲却似乎是没了,脸上那种迎接客人的随和的笑容也消失了.他打开门,门外立即走进来一个女子,杰有些不怀好意地对她说:“你怎么来了呀,唉,原以为有什么案子呢!真无聊啊.”其实那女子不是别人,是杰的同学兼伙伴紫霖,紫霖看着杰那懒散而渴望案件的样子,不禁笑了起来,开玩笑似的说道:“什么嘛,难道我就不能来吗?呵呵,也许呢,我还会给你们兄弟俩带来些什么有趣的消息呢!”杰又不知趣地回应了一句:“唉,就你又能带来什么有意思的消息呢!”紫霖看着他这样的孩子气,便捂着嘴笑了起来.

进到客厅,紫霖跟丹打了声招呼,之后瞥了一眼桌上的那张报纸,然后又似乎发现了什么,露出一脸惊奇而又带有激动的神情,于是便拿起报纸放在眼前,一字不漏的仔细地阅读起来.报纸文字具体如下:四天前的晚上某一小区内发生了一起谋杀案件,死者的头和躯体部分被用锐器砍下,杀人手法实在残忍,且在现场发现一片桂花树叶.其详细手法与线索和四年前的某个杀人案件颇为相似,如有知情者可到警察局了解情况,并请及时监督举报.

杰似乎感觉到了紫霖有些不对劲,赶紧问道:“发生什么事了吗?紫霖,有什么事你就说出来吧,或许我能够帮助你的.”

紫霖像是有些悲伤,又像是有点兴奋,点了点头,说:“嗯.其实也没什么,你看这篇新闻,里面提到的‘四年前杀人案件’,其实那个案件就是在我邻居家发生的,那时我还小,推理能力也不强,到最后,警察也似乎力不从心,没有办法侦破案件,就导致那凶手逍遥法外,又制造出这种杀人案件来,不过这次我想我一定能帮助我的老朋友的.”紫霖说最后那句话的时候显得坚决有力,富有自信心.

杰沉思了一会儿,又用安慰的口气说道:“看来这次有事情要做了,不用担心,你一定可以的,让我来帮助你吧.我想以我们俩的能力一定可以破案的.不过,现在还是请你详细讲一下四年前发生的案件吧!”

听到这里,待在一旁的言丹也似乎有些不满,说道:“喂,你什么意思嘛?‘我们俩’,哦,难道就没把我算上去吗?”

“哦,不好意思,哎呀,你去凑什么热闹啊!我走了,总要有个人看家吧,哈哈,也许会有什么有趣的案子等你调查呢,嘿嘿!”杰搞怪地回答道.

丹听了,像是有些愤恼,但还是无奈地答应了声,嘴里嘟哝道:“唉,倒霉,可谁叫他是我弟弟呢!”

杰稍稍想了一会儿,问道:“唔,哥,你说,这案子是四天前发生的,怎么现在才在报纸上登这消息呢?”

“唉,现在的警察已经是不同往日了,总相信自己有能力侦破案件,也就老顾及警视厅的面子嘛.”

“那这么说来,这个案子岂不是还没有什么进展?唉,现在的这些警察实在是有些……不过呢,任何事情也一定是对立的.所以也幸好,这并没有代表大部分人的工作态度,还是有些警察对处理这种案件很负责任的呀!”

紫霖等到眼前的两个年轻人稍微安静下来之后,像发表演讲似的讲了起来:“四年前,我还只是个中学生,那时我和邻居家的孩子玩的很好.可是在一天晚上,她家传来了一声惊叫声,我明白那就是我朋友的喊叫声,可那时那声音是出现在夜晚,实在吓人,也惊动了我的父母,我们立刻赶过邻居家一看,我朋友的母亲竟出人意料的被人给杀死了.当时,她的头和躯体都被砍成了两半,血从那额头下流出,实在是可怕极了,她那脚上的袜子也染成了红色,可是脚下的鞋子却不见了,那滩血上留下了两半桂花树叶,树叶是竖直的从叶脉处被撕断了,后来在桌底下还发现了一双男人穿的鞋子,而且我还很清楚地记得,我们刚进去的时候闻到了一股浓重的烟味和酒的味道,但是现场也并没有留下烟灰和酒瓶.之后报了案,警察便做了详细的调查,不过并没有什么结果,其中最令我费解的是警察对现场遗留痕迹的检查,毫无疑问,现场没有留下凶手的任何指纹,那凶器也不知所踪,但至于脚印却有些离奇:本来我们那院子一共就住了这么几户人家,而且那几天又正是暴风雨来临的时候,所以在那天院子里也没有人外出,要调查脚印本来是轻而易举的事,可当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在地上竟然没有发现除了那双男人鞋子脚印来过之外的任何可疑痕迹,但湿漉漉的地面上却留下了当天没有出过门的死者的脚印,不过一出了院子,那脚印就消失了,在门口那几棵绿树旁边又找到了死者的鞋子,这双鞋子上还给套上了一个红色塑料袋.这案子真是有些离奇,线索也并不多,但尸体旁边的那双鞋子又给了警察们提供了一些重要信息.后经调查,那双鞋子并不是死者的丈夫的,他丈夫也从来都不喝酒吸烟,而且那天也并无人去她家做客,所以那鞋子也就理所当然的被警察认定为是罪犯留下来的.可是那鞋子里面也是套上了塑料袋,并且它又是新的,鞋码也是大多数人都能穿上的,根本没有什么显著而又独特的性质,因而也就没有采取到犯人的信息.在后来,一名警察拿着鞋子去找卖这种鞋子的店主,但因为店里生意好,人多又杂,或许犯人也化过妆,所以店主对他也就没有印象.至此,线索也就毫无头绪,最终也并没有抓到凶手.不过我想这一次可不同了,我一定会抓住他的!”

杰听了后,稍稍想了一会儿,问道:“那天晚上,她丈夫在什么地方呢?他会不会有可能杀人呢?”

“她的丈夫正赶上那天加班,死者遇害时,他正和同事在工作着,而且他所在的公司离家也比较远,所以警方立刻否定他是凶手的嫌疑.至于死者的女儿,那天她和朋友玩到很晚,死者只是一个人在家,凶手便很快得逞了.等到我的朋友回家后,方才发现了尸体,可是那个时候距离死者遇害也已经半个钟头了!”

“那在死者遇害的那段时辰里,你们作为她的邻居,有没有听见什么古怪的声音或是看见什么可疑的人呢?”

“唔,没有.因为当日下暴雨,雷轰隆隆地响着,家里也都门窗紧闭,那雨声早已和尖叫声混在了一起,所以也就没有听得什么动静.至于人嘛,到是没太注意.”

“嗯,那么你能详细说说院子里具体留下的脚印吗?”

“那日吃过饭之后,她丈夫和女儿就离开了家,可那雨实在是太大了,随之他们俩的脚印就已经是被淹没了.从大门口到她家,只是留有死者女儿回来的脚印,死者出去至大门口的足迹,还有就是那双神秘男人鞋子来过留下来的痕迹.因为雨是到后来慢慢才停的,那双男人鞋印和死者足迹倒也是不太清楚了,不过,警察来的时候还是有那么点浅印迹的.至于我家人的脚印是没有的,因为我们同是属于一个屋檐下,也就没在那淤泥上踩下足迹.”

“这可真是难以理解凶手的古怪做法呀.你说会不会是这样呢,凶手先利用某种方法把死者引到了大门口,之后将死者弄晕并将他抬入屋内,喝酒、吸烟,并杀害死者,之后将鞋子放在现场以误导警察,而他却跳屋子的后窗逃走了……”丹深思了一会说道,但还没有说完就又恍然大悟似的想起了什么,接着自言自语地说道,“唉,不对.如果是这样,那就肯定会留下些痕迹的啊,这警察不可能查不出来啊!”

“这不对呀,我们的那个院子是由高高的水泥墙围起来的,而且后窗下边警察也检查过,并没有发现脚印,水泥墙上也没有攀爬过的痕迹.”

“嗯,那如果真是这样,这案子也真是太古怪啦,凶手到底是怎么做的呢?那若是从动机入手,是否会有什么线索呢?”

“那时,警察也想过这个问题,可是死者一向待人和善,不过遇害的前几天里,她也的确乎是脾气有些古怪、暴躁,跟公司里的好几个人对骂过,不过那些都只能算是小事,再者又没有具体的证据证明,那些人最终也是被当成了无辜者.”紫霖想了想后,又接着说道,“那时,我还记得警察的一个推断.刚开始认为凶手是个男人,因为那双男人的鞋和现场留下的烟味和酒味就是最好的证明.他们假设,凶手进屋先将死者杀害,然后脱掉自己刚买来的鞋放在现场,并用某种方法穿上死者的鞋子,跑到院子门口,在院子门口又将死者的鞋丢在树旁,最后光着脚或是穿上另外带来的鞋逃离现场.因为距离发现死者的时候,她已经死去了半个多小时,所以说做这些事是完全有可能的.可是后来,一个知名的警探通过侦查以后却否定来这个说法,他当时提出说如果凶手真的是这么做的话,那么这是毫无意义的,不过仔细一想也还真是这样,他说的似乎是没错,凶手先留下鞋子,再换死者的鞋跑到门口,然后丢了她的鞋,最终却穿上自己的鞋子逃走,这可真是有些荒谬,而且太不靠谱了,这不是太麻烦了吗,再者在这段时间里又容易被人发现.就冲这一点,他即刻提出了一个新的看法:凶手是个女人家,她之所以丢一双男人的鞋子,只不过是想掩人耳目罢了,并且她在现场留下的烟酒味也是为了伪装这一点,其余的手法跟先前的‘男子说’类似.在后来他的这个看法被大多数人认可,也就是认定凶手是个女性.不过最后,那名警探却还附上了一种解释,但我个人认为这想法是不妥当的,他是说既然凶手是名女子,那么凶手正好可以穿上死者的鞋,也就是认为脚上鞋子的鞋码和人体身高都与被害人差不多.最终,警方根据这一情况从死者的公司里发现了一名与之说法相符的女人,而且死者在遇害的前几天也刚好跟她发生过矛盾,警方即刻把她拘留了.可过了不少日子,那女人却依然矢口否认自己是杀人凶手,并以法律来维护自身权益,没办法,警察又没有找到证据,不得以就只好把她给放了.”

“嗯,确实有些蹊跷.那警探也真是不过如此啊,那凶手也可能是在进行伪装啊,他不能就这样误以为呀!那再请问一下,那女人和死者发生的矛盾冲突到底是什么?”

“哦,因为死者是上司,而那女人是下属,据她回答说是死者骂她的工作做的不够好吧,因而两人的关系就渐渐的恶化,并且在死者遇害的前几日还发生了两人对骂的情况.不过这也并没有成为警察们的目标与线索,经过那件事之后,那女人也就辞职离开了,警察也没有再继续追究,直到现在,那都还是一个谜呀.”

“好吧,现在我们两个就去调查这个有趣的案件吧!哥,你就好好留下来吧.嘿嘿!”杰兴奋地向丹招呼道.丹耸了耸肩,摇了摇头,表现出很无奈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