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小说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小说 /

鬼怪山之谜

作者:发表时间:2015-05-29浏览次数:

作者的话:这是一篇完全的推理世界,这里没有灵异和鬼怪,只有活生生的人,和现实一样的人。所以希望读者从现实的角度作出对案件的推理。

正文:

我叫柳言丹,是个高中生侦探,因曾经破解过许多离奇而又曲折的案件闻名,现在一边完成学业,一边又是警察的得力助手。

今天我和我的女朋友蓝水絮将要跟几位年长的旅友去鬼怪山上探险、露营。鬼怪山,传说古时候有一老道在此修炼,他的修仙之法是吸取孤魂野鬼的怨气来使自己积累灵气,而后得道成仙,但是鬼怪怨气加重,四处晃悠,所以山上常常出现一些灵异事件,古人称其为鬼怪祸乱,鬼怪山因此得名。不过作为具有新思想的年轻一代,是绝对相信科学和作案手法的,鬼怪这类的迷信思想只会让我有解开谜题的冲动。

今天的探险活动是由二麻子、张山、李肆、王老伍、赵溜共同发起的,因为他们对传说中的鬼怪山也感到十分好奇,想满足满足刺激心里,于是就召集了其它几个驴友一同上山,好满足自己的好奇心。而我和水絮则是因为有其它的案件需要上山调查,所以也就图个方便,便跟他们一同组队了。

下午两点左右,我们到了鬼怪山脚下了。虽然此时还是白天,可是这天气却阴沉的很,乌云笼罩,虽没有下雨的意思,云也没有退去的意思。再仔细看看这山,草树较多,但是那草和树叶的颜色竟全是灰黑色,有一点死亡的气息,它的边陵也十分突兀,像凶狠的獠牙,再加上它的传说,的确让人感到一丝的恐惧。

当然,既然决定了也只能往前走了。我们一行人便踏入了这奇怪、恐怖的山林。这个时候,再看看天,还是乌黑乌黑的,一瞬间有雷电劈下,满地都是亮光,再加上一声巨大的雷吼,真让人慎得慌。突然,又是一声巨响之后,没有风,但是两边的树一下子就剧烈的摇摆起来,那绝对不是风的鼓动,就像是人在摇晃的一般。我心里也有些发毛,再看看其它人,水絮早已怕的不行,闭着眼全身颤抖着,抓住我手不放,连一句怕的话都说不出来。而二麻子、张山、李肆、王老伍、赵溜几个人倒是还算淡定,没有丝毫怯场的意思。而其它有几个驴友要看来是要打退堂鼓了,背包都扔了,大步大步的头也不回的就往跑。看到这情形,只听得二麻子笑骂道:“滚滚滚,一群胆小鬼,不敢走就早点滚回去!”

树的摇晃瞬间就停了下来。张山看向我和水絮,也说道:“行啦行啦,别吓他们了。都还是两个高中生呢,倒也比那些逃跑的大人有勇气。”随后,他张开手,原来手上有一根很细很细的线,想必就是通过那跟线的拉动来使周围的树晃动。其它几人也伸开手,都有一根细线。

我半信半疑的问道:“可是你们什么时候把线绑在了树上?”

二麻子说道:“哈哈,我们几个事先就来考察过了。这山上除了那老道的寺庙有点凄冷之外,什么骇人的东西都没有。所以我们想了这一出,也不能枉费了这一行,连点啥恐怖的东西都没有出现啊。”

说着说着,他们都笑了起来。我终于放下了心,擦去额头的汗珠,只得感叹这些大叔童心未泯啊。我再回头看看水絮,轻拍她的手,告诉没事了。她点点头,向我微笑了一下,但还是牢牢地抓紧我,打着寒颤,稍微有些颤抖。

接下来的山路也算平坦,除了那些鬼怪似的张牙舞爪的阴森的树,一阵一阵的雷电和阴风,巨响的雷鸣,好像瞬间就能劈死人。那些驴友也都不说话,自顾自走着,倒像是心里都挺沉重的感觉。

大约到了晚上8点,周围的树木渐渐少了,到了一块较宽的土地上,印入眼前的是那座传说中老道修行的寺庙了,这庙在这天顶之间孤立着,庙前挂了两盏红灯笼,随是灭着的,但是那雷光一闪,好似亮了起来,而庙周围是荒草丛生,一片死寂。

我们渐渐的朝寺庙走去,到了那门前,可是谁都没有再上前的意思。就在我们犹豫谁去开门的时候,突然,一个雷电劈下,那声音既像狼嚎又像鬼叫,那寺庙的门就自己慢慢的开了……

大家看到这自己打开的门,都倒吸了一口凉气。门开的那一瞬间,无数的蝙蝠一边叫一边从门里出来,往天空飞去,一下就没影了。这时又打了个雷,闪亮了里面的一切,正中间的那不是佛像,而是一个恐怖的鬼的塑像,那像是一个活物坐在那,但是它的确没有动。我们一行人已经吓得跟那鬼像一般不敢动了。

稍稍静了一会,二麻子一边擦汗,一边打破了这沉寂:“大家别怕了,没事,没事。不怕、不怕。”

张山也晃过神来,安慰道:“是啊,都是文化人了,还怕这迷信什么的干嘛呢?”

我也安慰着水絮,告诉她有我这么聪明的侦探在场,不管是人还是鬼,都是干不出什么名堂的!她点点头,露出僵硬的微笑。

为缓和一下气氛,大家决定先退出这寺庙,到外面宽阔的休稍作息。我们一行人来到庙前的空地,由于天色已经暗了,二麻子和张山两个人决定去折一点的树枝来烤火照明,其他人就跟我们在一起坐在空地上等着,也好有个照应。不久,那两个登山老手果然摘来了大把的树枝,只是那树枝灰黑色的,活像鬼魅一般的手爪。

李肆掏出打火机,熟练的朝那树枝点火。火着起来的那一瞬间,火苗窜的有两三米那么高,我们着实惊吓了一下,然后李肆突然癫狂的叫喊起来:“放开我、放开我!”语音未落,李肆的脚已经离地了,他的身体在往上飘!是的,他的衣领就像是被什么拽住一般的。我连忙跳了起来,试图抓住他,可是他一直在竖直的往上飞,我已经触摸不到了,并且还在往上走!他的叫喊声没有停止,哭喊声和呼救声依旧在空中回旋。周围的人也都慌乱和惧怕着,想把他救下来,可是谁都无能为力。

这时候,大概到了十米的高度,他停止了,停在了空中。他对着眼前的空气喊道:“求求你,放开我,救命、救命啊……”

我听到一声沉闷的冷笑声从我耳边划过:“哼哼,呵呵。”

可是现在我哪有功夫去理会这些!?突然,他的领子像是被放开了,他直直的往下坠!我们都始料不及,他坠入了那树枝燃起的火里!

我们试图快速的灭火,可是他只稍微扭动着挣扎一会,再也没有吭声。等我们灭火完毕,他已化成了焦炭,就跟那路旁的树木一般,灰黑,像鬼一般的狰狞。

水絮按捺不住心里的恐惧了,顿时瘫软在地方,“啊”的大叫了起来,我只好抱住她,让她埋在我的怀里。很久很久,她吐出几个字来:“我们还是回去吧?”

二麻子叹了一口气说道:“不行,走不了的,天这么暗,现在我们下山随时都可能遇到更恐怖的事情,而手机又没有信号,求救不得。所以我们得撑到天亮,天一亮咱们就下山!”

看着李肆就在我们眼前如鬼一般的被杀,大家心里都不好受,叹气、颤抖、无奈和恐惧。

我也思考着,这四处都如此空阔,空中没有电缆,也没有起重机之类的,到底是如何做到把人拽上去的?我脑海里闪过刚来时众人拖动绳线使树木晃动的场景,思索着难道这也是如此的手法吗?可是除了二麻子和张山两个人找树枝离开了一会,其他人都在我身边,哪里有时间空闲去完成这手法的构造呢?即便是通过绳索将人拽起来,又怎么能吊起到那么高的位置,绳索又是怎么解除的使人掉下来呢?我听到的那冷笑声又是从谁那里发出来的呢?

无数的手法和疑问在我脑海里呈现,可是一一不得解。难不成真的有鬼?不不不,不可能,在现代世界里,鬼绝对不可能存在!

就在我思考的时候,众人已经焦虑了起来。

“怎么办?是鬼!是妖魔鬼怪!?”

“再呆下去,是不是我们都会被鬼杀了!?”

“不,这太可怕了!救命救命啊!”

二麻子朝着那几个慌乱的人吼了起来:“怕怕怕,怕什么怕,不管怎么样,现在都得再坚持一个晚上!”

张山也稍稍静下来说:“是啊。现在我们还是进庙里去吧,在这样露天的阴深气氛里,还不如呆在寺庙里的安稳。”

大伙也纷纷同意。我扶起颤抖的水絮,跟大家一起慢慢地往寺庙走去。那鬼怪的塑像依然还在,但是比起外面的活人变干尸来说,倒不显得那么骇人。

王老伍点燃了一支蜡烛,大家借着这点点亮光,轻轻地扫开了地面的灰就径自坐了下去。大家都无言,寂静,只有不停的叹息声和唏嘘声。

突然,王老伍掩着耳朵,神情恍惚地低吟起来:“谁在呼喊我?不,不要找我!”他如此反复的茫然的呼叫着,众人如何安慰他都好像听不叫,他的呼叫声越来越大。他又惊喊了一声之后,猛然跳了起来,掩着耳朵就往门外跑去。

众人来不及思考,也马上追上去。当王老伍将要到达门的时刻,那门又突然就自己开了,像是召唤着他!当他再经过那两盏灯笼的时候,那灯笼突然就亮了,是火,是烛火,是真的灯笼里的火亮了起来!

没容我们多想,王老伍已经到了寺庙前的空地上了,他驻足,而我们就在他身后呼喊他。他没有回应,就站在原地,望着深黑的远处。

借着那灯笼的光,他的影子被拉的老长。一阵风冷冷的吹来,又响起了那鬼的嚎叫声。看那地上,无数的鬼魅一般的影子朝着王老伍的方向遁地而去,在吞噬、撕扯的他影子,他还是静静地站着,但是有要倒下去的趋势。

耳边又想起了那沉闷的冷笑声:“哼哼,呵呵。”但是我还是只盯着眼前的王老伍,没有功夫去听这冷笑声从哪里发出来的。随后,他的影子在无数鬼魂一般的影子的强烈撕扯下终于被撕裂了,他就那么软软的瘫倒了下去,倒地的那一刻,两盏灯笼瞬间熄灭了,所有的影子也都消散了。

我快步上前察看,可是他已经断气了,眼生无比的空洞,就像眼珠子都没有了一般,其它却找不出来任何的症状!他到底是什么死的?到底是什么东西杀害了他!?

众人也都来到我跟前,看到眼前发生的这一起起悲剧,没有人多说一句话,只有眼泪和汗水一滴滴的往下落。

我们回到了庙里,又是二麻子打破了沉寂:“我们就在这庙里搭起帐篷吧,小侦探,你跟你女朋友睡一个帐篷,我们几个老一辈的睡同一个帐篷,提高点警惕,要是再出什么事,我们可就真的要全死在这里了。”

这话不是吓人的,这凶手不论是鬼怪还是真人,手法技巧都十分高明和狠辣。要是稍有不小心,真的可能再发生什么死亡祸端。

帐篷里,我让水絮先行睡下,可是被窝里她全身都在颤抖,不过可能是今天的路途太过偏远和劳累,再加上精神上的刺激,不一会儿她倒也的确是睡着了。

我坐在她身旁,我是该保护好她的,我该解开这一切的迷局,为死去的人平反,破开这鬼怪之谜。

于是我陷入了沉思,第二起案件中,那些鬼影子到底是什么东西,难道是有人刻意点燃了灯笼,加上事先准备好的剪纸,再通过线的拉动使其移动吗?可是王老伍的死因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没有任何症状的死去?还有那声冷笑到底是谁!?

想了差不多两个小时,我再看看水絮,她睡着,希望她沉静在美妙的梦里,不要看到如此残酷恐怖的现实。

这时候,我脑海里闪过无数的线索,原来是这样!我懂了,我知道凶手是谁了,以及他的手法和一切的证据!

于是我向帐篷外爬去,想通知所有人一起揭开凶手并且阻止凶手的继续犯案。

可突然,我又一次听到了一样声沉闷的冷笑声从我耳边划过:“哼哼,呵呵。”

我回头看往冷笑声那处看去,可立马就被什么打晕了过去。

(正文完)

后文:第二天,水絮从梦中醒来,却没看到柳言丹。她走出帐篷,看到驴友们都聚集在寺庙门口,她望去,柳言丹在庙门口上吊着,早已死去多时。并且从他的口袋里找到了一张字条:“哈哈,无知的人类,所有的人都是我这个侦探用你们闻所未闻的手法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