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小说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小说 /

当马铃薯小姐遇上芥末先生

作者:发表时间:2015-05-30浏览次数:

在糟糕的天气遇见糟糕的人

马铃薯小姐第一次见到芥末先生是在一个热辣到快要爆炸的下午。长沙的这整个夏天让每个人都成了移动盐场。天气够热,热的人够呛。就和他的名字一样——芥末先生。

拖着140斤的身体艰难挪上公交车,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座位坐下。马铃薯小姐长长地舒了口气,掏出纸巾“啪”一下往整张脸都盖去,使劲揉搓了几下,纸巾全湿透了。听见声响的乘客都微撇了撇嘴,心里大概在想这个小姑娘真是有够粗鲁。要我说应该是她的痛域比较高吧。

公交车摇摇晃晃,时快时慢,司机偶尔还来个急刹车。头靠车窗的马铃薯小姐眼皮一上一下,张张合合,一分钟过去眼睛已经牢牢被眼皮锁住,就这么睡着了……睡吧,睡吧,就几分钟。……咦?背上是什么……唉,睁不开眼……

公交车一阵剧烈的颠簸,司机一个刹车使后半个车身猛地蹦了三蹦,马铃薯小姐背上的“东西”也随之磕了三磕。嘶……痛……无奈之下只好挣扎着张开眼皮,单手抚上左背揉了揉。

“怎么看着肉挺厚实啊还能磕得我那么疼!”寻声看去,左边的座位何时坐了个年轻男人的,不是大婶吗?向上抬眼,青葱般的手指正轻轻揉着额头。

原来是她睡着睡着就趴到座椅前的扶手上了。旁边这个男人是她睡着后上车的,刚好大婶下车他就坐到了旁边的座位,在公交车司机充满魔性的驾驶中也睡了过去,不知不觉就把额头抵在她的左背上当支撑了。

“哦……我肉是厚却不见得你的头可以随便靠。”马铃薯小姐微笑着优雅地对他说。

“肉厚就是拿来靠的嘛。姑娘我看你一脸弥勒佛像,服务下人民咯。”

“还有,擦擦你的大脸吧。”

说完他就起身走向后门准备下车,刚好到站车门打开,一双大长腿一前一后随意一跨,落地。嗯,目测身高180+。

马铃薯小姐摸了摸嘴角,睡着的时候没流口水啊。掏出手机照了照,满脸的白色纸巾屑……好吧,她什么时候能擦汗擦的温柔些?

生活总有那么多的不期而遇

一周之后的暑期支教见面会上,马铃薯小姐第二次见到了芥末先生。生活就是这样爱开玩笑,老天也总喜欢为你安排诸多意想不到。

“短短15天我们并不能教给孩子多少知识,但至少可以带给他们一些新奇,欢乐和陪伴。所以针对我的课程……”五分钟的发言最后一个字刚脱口,热烈的掌声就响彻整个会议室。马铃薯小姐象征性地拍了拍手掌,嘴唇紧抿,眉头飞向一边,不过不得不承认芥末先生的发言确实思路清晰,掷地有声。

“姑娘,咱们原来一个队啊。虽说只见过你一次,不过你体态特征明显,好认。合作愉快。”会议结束时两人几乎是同时踏出会议室门,并排走着就像两条平行线,只不过一条很细,一条格外粗。

所以暑假要和这个冤家朝夕相对15天?老天你不如挖坑给我跳吧。心里别扭的马铃薯小姐就像蔫了的胖茄子,斜睨了芥末先生一眼,什么话也没说就转身大步走开了,都快到宿舍了鼻尖仿佛仍残留着丝丝呛人的芥末味。

让人炸毛的酷暑从6月底就忽隐忽现,随之而来的暑期支教也不远了。

最后一科考试结束,马铃薯小姐兴致勃勃地来到超市,为即将到来的15天支教生活大采购。巧克力、薯片、奥利奥、杯面、软糖......必备用品还没拿,零食已经占据了购物车的大半。好吧好吧,自己开心就好,还要和孩子们分享的呀。就这么慢悠悠地把超市绕了个遍,看到想买的毫不犹豫就放进购物车里,眼看着车里已经没有足够的空间再装下任何东西,马铃薯小姐楞了三秒,推着购物车向收银台走去。看着收银员一件一件地给东西扫码然后放进袋子里,一种莫名的满足感溢上她心头。

“您好,一共是358元。” 马铃薯小姐赶紧伸手掏向背包,捣腾了好几下,可就是怎么捞也捞不到钱包 ,该不会没带吧?“哗啦”一下,她将背包里的东西全都倒了出来, 找了不下三遍,事实证明她的眼睛没有问题,钱包不在。马铃薯小姐脸“唰”一下涨红得不像话 ,尴尬之余满是焦急,这可如何是好?“不好意思,我......我的钱包好像......”她手足无措地摸着后脑勺,喃喃到。“我来帮她付吧。”清朗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扭头一看居然是他,芥末先生眼里噙满了笑意,好像已经在一旁看她的笑话看很久了。“谢谢,不用。”马铃薯小姐没好气地说到。“你要么不买要么付钱,后面可是还有很多人在排队的。”芥末先生眼里的笑意更甚,嘴上满是调侃。罢了罢了,到时候再还钱好了,马铃薯小姐提起三大个购物袋愤愤然地转身离开,身后的芥末先生从皮夹里掏出400递给收银员,“真是抱歉,麻烦你了。”“哪有哪有,这是您的小票。”微笑致歉后,芥末先生接过小票就向马铃薯小姐离开的方向追去。

“喂,我说钱是我帮你付的你都不用给我打个欠条吗?”“回去就还你!”说实话,马铃薯小姐真心不太待见这个好像动不动就能遇到的损人精,和他搭话仿佛周围的空气全都变成了呛人的芥末味。扭头睨了眼一身轻松的芥末先生,再低下头看看自己提着的这三个沉甸甸的购物袋,芥末小姐的心里愈发不平衡,“你什么都不买去超市瞎逛什么!”“谁说我没买?”说完,芥末先生将手里的矿泉水拿到她的眼前晃了晃,“不就是瓶水至于跑那么远到超市来买吗?宿舍楼下多的是。”“你不知道多运动有利于健康吗?还不容易发胖。”芥末先生边说边笑着将马铃薯小姐从头打量了一遍。“虽然我知道这三大袋东西姑娘你肯定能胜任,不过作为一名成熟的男性,当和女性走在一起时还是应该彰显一下绅士风度。来,我提吧。 ”这下马铃薯小姐没有犹豫,二话不说就将三袋东西甩给了芥末先生,脚步一下就轻盈了不少。

这一路两人都不再多言,马铃薯小姐数到第25棵街边梧桐的时候宿舍映入眼帘,“就到这儿吧,谢啦。”没聋的人大概都能听出这声“谢”说得有多不情愿。芥末先生毫不在意地将东西交给她,“钱下次见到再还我吧。还有,以后出门要记得带脑子。”轻笑一声转身走向男生宿舍。

一路费力爬上楼梯打开寝室门,红色的钱包果然安静地躺在书桌上。拉开椅子一屁股坐下整个人都摊到了书桌上,马铃薯小姐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钱包,足足愣神了20分钟。不走运的一天,不过真要是没遇到他还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呢。

无法重新来过的支教行

这天,一直火辣辣的长沙难得地下起了小雨,两个月来从未感受过的清凉好像在预示这趟支教行也会让人意犹未尽有所收获。马铃薯小姐渐渐从车窗外收回视线,扭头扫视了一遍车里的队友,漫长的行程让大家都纷纷睡去,好像为了配合天气喧嚣都消失了只剩下安静。她逐渐将视线定格在一张硬朗的侧脸上 ,看着这副姣好的面容,心情可没那么轻松,未来的15天都要和他朝夕相处该怎么确保队里的融洽和谐?忍忍吧,无非就是损损我,熬过这15天就好了。马铃薯小姐自我安慰到,那苦大仇深的表情就好像心里说的这些话怕是连自己都不信。

学校的影子渐渐清晰起来,不宽的乡间公路两旁全是绿油油的水稻田。目的地已经不远了。

车子停稳,大家都纷纷下车开始把行李搬进学校。拖着沉重的行李箱,马铃薯小姐开始发愁了,箱子的重量至少一半都要归功于零食,早知道就不带那么多了。咦?怎么拖不动了,那换推的吧,马铃薯小姐卯足力气一推,“哐……”,箱子倒了,原来地上有个不大不小的坑……正准备扶起行李箱,有人走到面前快她一步将箱子扶了起来。“果然身躯庞大的物种行动都很不灵活啊。”这糟心的嗓音在马铃薯小姐的脑袋里分辨率高达百分之两百。站直身子从口袋里掏出钱递给他,“358,还你。”“我怎么记得不是这个数啊,你没加利息吗?”“利息!你当时借我钱的时候哪有说过要加利息!”马铃薯小姐不可思议地瞪着芥末先生,大概他在她心里现在已经是负分了吧。“那要不这样,今后的15天你每天帮我买一根冰棍当作利息好了。”芥末先生眯起眼,伸了个懒腰,“那我先去休息啦。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哦。”最后朝她挥了挥手,独自留下马铃薯小姐在原地石化。

事实证明和芥末先生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结果就是每天都得承受那么几句冷嘲热讽的“洗礼”,所以对马铃薯小姐来说,支教过程中仅有的慰藉就剩给孩子们上课,陪孩子们玩耍了。

这天下午她刚帮芥末先生买完冰棍回来,就看到队长拉着一个孩子在和芥末先生说些什么,走近就能听到他们的对话,原来是这个小班的孩子从上课开始就一直感到不舒服,直到刚刚实在是难受得不行了才举手告诉老师,马铃薯小姐赶紧将冰棍递给芥末先生,抬手覆上孩子的额头,好烫,极有可能是中暑了。原本要把孩子带去医院,可孩子一直吵嚷着要回家,二来医院离学校太远,烈日下走那么远的路孩子一定受不了。

“要不你们俩送孩子回家吧,他也不想待在学校,让他回家吃药休息。”队长说。“去找把伞来遮太阳,孩子不能再晒着了。”马铃薯小姐一边对芥末先生说一边将孩子背在背上,“还是我来吧。”芥末先生拉住孩子,“让你去找伞你就去。”马铃薯小姐不容置疑的声音响起,芥末先生微怔了怔,转身回屋里拿了把太阳伞撑开帮马铃薯小姐和孩子遮住太阳。“走吧。”

走在两边全是田地的乡间小路上,太阳垂直晒到头顶,全身都被阳光火辣辣地包围着,就算头顶有一把可怜的遮阳伞,马铃薯小姐还是不到五分钟就汗流浃背了,甚至都能感觉到汗珠流到眼睛里的刺痛。当她正要伸手去擦汗的时候,一张湿巾轻柔地敷在了她的额头上,“我看再过不了几分钟,你就变‘湿人’了。”这是马铃薯小姐第一次看到芥末先生露出认真的微笑,不再是戏谑,也没有轻佻,异常坚定的眼神让马铃薯小姐失了神,在她愣神之际,芥末先生揭下湿巾又将她的整张脸轻轻擦拭了遍,感慨道“脸好大。”马铃薯小姐瞬间回神,损人的功夫果然一点没变。

虽然背着孩子在这种气温下走了很久,不过她渐渐感觉没有一开始那么累人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大概是不想让身边的他看轻吧。

把孩子安全送到家,马铃薯小姐向孩子的家长说明了情况,叮嘱他们记得按时给孩子吃药保证他的休息才放心离去。“伞给你撑吧,介于你的体型如果两个人一起的话也相当于你一个人撑了。”说完芥末先生就率先踏出了步子。说的好像谁要和你一起撑一样,马铃薯小姐在心里嘀咕到。

眼看着芥末先生越走越远,好像身影也渐渐变得模糊,马铃薯小姐揉了揉眼睛,诶?好像真的看不清,脚下的路似乎也变得越来越长了,怎么回事?眼睛一眨一眨的间隙,眼前的景象就像是被蒙上了一层黑色的幕布,色彩在逐渐消失......双脚好像停住了,没有了踏在地上的真实感。“喂,大脸,你怎么了,醒醒啊,别晕,我背不动你......”耳边是那个熟悉的欠扁的声音,可为什么睁不开眼睛,鼻尖是洗衣液特有的清香,还夹杂着些许类似芥末的呛。

马铃薯小姐在一阵刺鼻的藿香正气水药味中慢慢睁开眼,从小到大从未中过暑的她这次晕了。据说是芥末先生把她背回来的,看他那副 身板怎么可能背得动140斤的她,说什么她都不信。在她就要下地去求证自己究竟是怎么回来的时候,芥末先生拿着一杯凉水进来了,“喝吧,为送孩子回家返途晕倒的伟大‘湿人’。”“我是怎么回来的?他们怎么都说是你把我背回来的?”“哦,并没有。我让路过的开拖拉机的大伯顺便把你捎回来的。什么鬼能背动你这副庞大的身躯。”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没一句好话。“不管怎么说,谢谢你没把我抛尸郊外。”马铃薯小姐牵动脸皮勉强扯出一个扭曲的笑对他说到。“不客气。”

在干了一瓶藿香正气水后,马铃薯小姐明显好多了。据说这盒藿香正气水是芥末先生走了很久到镇上的医院买的。怎么自己晕了一次他反倒被大家说成她的大恩人了,反正买药和背她回来的事说什么她都不信。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不知不觉中支教生活也临近了尾声。在最后这天,队员们为孩子们筹办了一次汇报演出,从舞台搭建到音响调试,从节目监制到场地布置,每个人都忙碌着,只想给这次支教行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也给这里的孩子们留下一段弥足珍贵的回忆。一首《再见》是大家送给孩子们最后的礼物,马铃薯小姐看见好多孩子都流下了眼泪,不知道为什么虽然鼻头酸酸的她却告诉自己不能哭,不能在孩子们面前落泪,强装淡定地和孩子们一一道别。相比之下,芥末先生平静得多,将孩子们一个个抱起,轻轻耳语,神奇的是被他抱过的孩子们再也不哭了。

一顿盛宴过后,大家从镇上坐车回到学校收拾行李,为第二天的出发做准备,马铃薯小姐提出想要自己走回学校。她好像从来都没有走过这段从镇上到学校的路,最后一天了,走走看吧。不知道是舍不得这15天再也不会重新来过的生活,还是心里仍然挂念着孩子们,总之,她只希望此时此刻时间能过的慢点,再慢点。一路走走停停,用手机拍下夕阳下的水稻田,还有远处的青山,穿田而过的河流,她只想证明她来过。天边逐渐由金黄变成墨蓝,夜幕将就快降临。

晚风吹散了脑中的思绪,双脚停在了校门前。推开铁门,坐在院中秋千上的正是芥末先生,两条长腿一晃一晃,秋千微微荡着。“回来了?我还以为你这种头脑简单的生物找不到路呢。”“那现在好好站在你面前的是鬼吗?”马铃薯小姐翻了个白眼,没有注意芥末先生正朝她走来,“喏,冰棍。”接过他手中的冰棍,马铃薯小姐满是狐疑,什么时候这么慈悲心肠了?“就当是你帮我买了15天冰棍的回报吧。”“哪有人那么小气的,我可是请你吃了15根!”芥末先生闻言转头看向马铃薯小姐,浓眉弯弯,眼里像是拘了星光般澄澈明亮,嘴角上扬,粲然一笑,“认识你很高兴。这15天真有意思。”听了芥末先生的话马铃薯小姐先是怔楞了几秒,随后也“咯咯”笑起来,拆开冰棍舔了起来,没有硝烟味也没有打趣嘲弄,原来他们之间也可以很平静地相处。马铃薯小姐抬头看向夜幕,今晚的星星恐怕是这整个夏天最多的一晚了吧,嘴里一元钱的冰棍此时比任何雪糕都更美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