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小说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小说 /

那段时光里有段过往

作者:发表时间:2015-05-29浏览次数:

谨以此文献给在躁动的青春里遇到的你,此间少年。

——题记

是否因为距离总会催生思念。时空上的步步走远,远离那时,远离那地,远离那人。起先借以逃避的理由却惹得早些年的事儿近来在脑海里时常浮现,清晰或模糊零散的碎片。谈不上有多么美好,只觉得一段难得的经历就这样被冲刷掩埋掉稍显可惜罢了。且做个故事留个念想,既然已再回不去,就永远留在这个世界好了。在这个黑白条画铸造的世界里——圆那初为少女时的梦。

(一)

犹记那年瓦蓝纯白的艳阳高照下,矫情的小女子瘪着嘴角,沉着张本就不是那么惹人怜的小脸蛋,故作姿态地学着话本里造得天上地下无什可比的倾城绝艳,微扭着身子,伸出根短短的细指,边戳着右侧垂着头看不清脸上表情的少年的心口,边低声质问着:“难道你就不会难受不会觉得心痛吗?”鼻梁上架着的镜片上似是漫起层薄雾,两只内双的小眼睛微微泛红。原按着早先设定的剧本,稍增加些戏剧冲突效果,是该两眼噙泪的,配上私下里精挑细选的短句,用演练过数遍的楚楚声线缓缓道出。看,不正是一本绝佳的林妹妹怒叱负心人的折子呵。

却不知是否当真年少未经世事,尚不到真正伤心时,还是少年那在久远的记忆里被时光遗忘了表情的脸和好似说了什么的声音,酝酿了许久的泪终没能如愿落下。与往常相同的,走完短短的那段路后,错过彼此的肩膀,一个迈着大步,一个停留原地片刻后才小步跟着。两人一前一后地走入校门,将各自稚嫩的心事用故作的淡然掩盖,混迹在嬉笑玩闹的人群里。却还是有什么,不再相同。舍弃与留恋是否在此时,早已注定了结局里的角色。

(二)

兹拉兹拉的电流声伴着如三月煦风般温润的少年的声音,在耳蜗里打着转。本是冰冷的座机握柄被汗湿的掌心捂得似寒冬腊月的火炉里烧得通红的炭条,脚底不安地蹭着大理岩砖块的水泥接缝处,透过阳台上飘舞的白色纱帘,碧湛的穹顶,特别,特别的,蓝。

是第一次,拨出那熟悉又陌生的七位阿拉伯数字。安然躺卧胸腔内的心脏,在每一个嘟声后,就向上跃一截,加速循环的血液凶猛地撞击着管壁,使手腕与脖颈微微发麻。接着,清晰地记得,那是第五个“嘟”声后,有心跳停止了跳动的,短暂的一瞬——是绚丽的烟花,“嘭”,一下子毫无征兆地,在嘲杂的市井上空绽放出夺目光纹的一瞬——整个世界在这一瞬仿佛都被按下了暂停格,凝固着,静默着,只余未散的淡淡喘息蔓延着。复而有阵阵惊叹,层起彼伏着奔涌而出。但张开的双唇内,柔软的舌头从未有过的僵硬,声带是否腐朽,无比怨恨空白的脑内,竟想不出完满的词句,哦,蠢笨的姑娘。

“喂?……”

“……嗯。”

……

“午安。”

“嗯。”

“再见。”

“嗯。”

所有的,从连接的开始到切断的末端,悠悠的叹息和轻轻的低笑谱写成的五线谱,小提琴与管弦齐奏着《牧神午后》的曲调。一切的起初,坠入梦渊的崖岸边,盛开有大朵,大朵的鸢尾,团团簇簇的蔷薇,和各色的蝴蝶兰,有暗香浮动,精美,而妖冶。

(三)

吵闹的人群离去,独自映照在镜子里的姑娘带着白色的发卡,但仍有丝缕跳脱着。新生的柔软短发向上翘起,鬓角两旁的碎发和着彩色染料与汗水紧贴在脸颊上。真是狼狈的样子呢,不怪刚才被用作同伴们调笑的对象。

清凉的水珠划过眉梢,夹杂在水流的哗啦声里,有谁的脚步在靠近。本弥漫着油粉味的空气里闯入了一股好闻的皂角味儿,对了,呵呵,还有啊,淡淡牛奶的甜香。如此独特而可爱,不仅没有削弱少年此间的阳刚,反而增添令人沉迷的魅力,或许对早已沦陷的女孩来说,少年的一切必然都是好的。

女孩顿了顿擦拭脸颊的手。嗯,她当然知道来的是谁。懵懂的青春里,说“爱”,未免不大负责,言之过重了,且说钦慕吧。俗语里的,传说中的,暗恋对象,就这样,在课间无人的洗手池边相遇,不算浪漫的邂逅,但每每忆起,颇有一番趣味。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女孩已记不清楚,却是持续了许久的,喜欢在教室里、球场上,四下搜寻他的身影。即使他混迹在一堆哥们中,许许多多的人,但只是女孩和他们擦肩而过的一瞬,也能在其中准确捕捉到独属他的那抹笑容。

后来,她是问过少年那时有没有感觉到有人在看着你的。少年笑得尴尬,点点头说,感觉像是招惹了只背后灵……堪堪避过女孩扔向头顶的书,他笑嘻嘻地眯着眼睛继续说道,没想到是只这么可爱的背后灵啊,既然都招惹上了就不会放你走喽。回应的是女孩清脆的笑骂,日光下竞相追逐的一对身影,是幸福。

但这更像是女孩偷来的幸福般,洗手池旁故事,可能是女孩一辈子里演得最好的一出戏,写得最好的一本剧。进到眼里的水流,渐模糊的视线,慌乱中跌跌撞撞的身子,抓住某人的衣角,靠着某双手臂站稳的脚步。邂逅,从来都是在刻意中制造出来的。谁能说,彼时独自留下打理的女孩不是有意计划好的。但若是不属于你的,终究都要还回去。

(四)

产生交集之后的故事啊,大概是每个所谓的爱情故事里都会有的,必要的,桥段吧。

柳絮飘飞的时节,一双温厚的手掌掠过你的头顶,抚过你的发梢,拿去白絮或香樟的落叶。你不自觉地随着他的靠近僵直了身子,绯红了脸蛋,跳脱脑外的思绪随春风四下凌乱着。然后他会轻咳一声,试图换回你的注意,拉开你们方才过于贴近的距离,脸上突兀的,是四处无目的地,闪躲着的眼神。然后,向你展示静静躺卧在那肌理分明的掌心里的搅扰者。

那好看的,薄薄的嘴唇一张一合,但是你的心神还没回转过来,只呆呆的站立在那里,听不清楚他说了些什么。

也许,那时的他为此无奈地笑着摇摇头,带着宠溺的爱怜揉弄他刚理顺的,你的发顶,顺势把你揽到怀里。在你的耳边,用湿热的鼻息包裹住你的耳廓。随着砰砰的心跳,这下,你清楚的听到了三个好似在蜜糖里泡过的字——小傻瓜。

也许,他只是就此闭上开合的唇瓣,稍停顿片刻后,轻轻地,试探般地,牵起你仍旧在微微颤抖的手。再迅速撇过头,只拉着你,一眼都不往回看的,大步前行。向着穿透浓密云层的残阳的余晖行进,迎着光,那毫无遗漏地显现在你面前的通红双耳,静默吐露着少年的心事。金色的地面上,前后两道身影被无限拉长,嘴角翘起的幸福弧度,大概就是叫喜欢吧。

记忆总是如此无常。在某些不经意的瞬间,相似的身形,相仿的景致,熟悉的味道,都能轻易勾起你对往事的回忆,细致到那段记忆里每一段对话的词句、内里欢喜或抑郁的含义。但是当你觉得并没有忘记什么,念叨着,毕竟那是最珍贵的记忆呀。努力回想时,就只剩下了模模糊糊的几团雾影。错乱的时空里,是非对错也会跟着紊乱。

(五)

年少轻狂许下的对白,怎会兑现,只是觉得自己已经长成,话本里的爱恨情仇快意江湖格外动人,关于喜爱、关于永远的词句分外迷人,于是开始学习,模仿着。相会的直线,不过分泌过剩的荷尔蒙如正负磁场般的物理作用,并不会影响与改变本质。但就是这样纯粹的,对一个人的着迷,无关其它欲望,倘若真是懵懂的不算数,为何经年后,泪腺仍旧被触动,为何再不会有那样愿意牺牲和无尽包容的感觉。

人生却正是由许许多多的矛盾组建而成,借口也有许多。是阅历不够,年纪太小,没有足够的担当与相互的体谅。你为我所喜,我为你所爱,却抵不住种种外因的拦阻。

导火索是什么,孩子对所属物的占有欲?喜新厌旧的无常?

瑟瑟秋风里因等待太久颤而栗的身体,内里自是无限的愤恨,却看到他和另一个她,笑靥妍妍,并肩同行;目视着他和她登上同一辆公交,前往陌生的那方,多么讽刺,一段故事的末章是另一段故事的引子。

是女孩无止尽的索求,是少年渐渐偏离的心思,难言的对错,庆幸的是现在都可以用简洁的一句不懂事一概而过。

虽然嫉羡曾缠绕着枯骨滋长,手腕曾爬满深浅不一的红痕;虽然我们只是彼此的过客,浓墨重彩里各自浅浅的一笔。但是第一次手指间相互传递的温度与紧握手心的纸条,第一次相拥时感受彼此有力的心跳,第一次唇齿相贴时看到的瞳仁里的依恋,巧克力融于舌尖的甜腻,笨拙的手工玩偶的憨态……这些相互给予的美好,是日后再多的金钱权势也换不来了的,所以,即使某日再见既不会红脸也不再红眼,即使已与记忆中的彼此相去甚远,也将满怀感谢,对你微笑问好。感谢你给予的伤害让我成长,感谢你给予的温暖与感动,曾令我如此愉悦幸福过。

以上,青春记事物语系,终。

来自长江以南送往黄河以北的问候,希望曾经的,我的少年,你能听到。

愿你一切安好。